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时比分:第25章 殺戮(2)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大家沉默著抽煙,心情完全處于興奮狀態。

躺在角落里的胡龍,時不時用余光掃著大家,他心里在想,等待大家睡著之后,他便想辦法通知高飛。但是這里的位置到底是哪里,他也說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這里是個廢棄的化工廠,靠近海邊,可能靠近碼頭,然后讓高飛搜索具體的位置。

如果高飛這次順利抓獲這幫人,他在漁州的暗訪工作便完美結束。他曾經打算事后如果沒有死掉,就將這次暗訪的過程寫成一部臥底暗訪記者的黑道風云,想到這方面,他露出苦笑,嘴角抽搐了一下。

寂靜的化工廠,除了他們的氣息,再沒有別的聲音。

一想到明天能夠逃避出去,分到錢,以后再也不用干這種打打殺殺的事情,大家就難以入睡。

胡龍瞥見夜光手表的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

盡管處于興奮的狀態,不過這兩天來都沒有休息好,首先三哥和虎子、瘦駝就打起了呼嚕,其他人也紛紛打起盹來。

胡龍見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覺得時機成熟,便悄聲起來,為了以防萬一,他抽了幾張廢紙,假裝去上廁所,其實他真的也是去廁所。

從房間摸黑出來,他也不知道廁所在哪里,便遠離房間,到倉庫那邊隨便找個地方蹲了下去。

蹲下去之后,他側耳傾聽了一下,確定沒有動靜,便掏出手機拆出電池,然后從鞋尖處摸出一個手機卡,這個手機卡是他有次途經圖書館的時候買的。他就是擔心有天四哥讓他把手機卡拆掉,所以備了個新卡。新卡他已經申請開通,裝進去之后,他很熟練地發了條信息給高飛,大致說一下這邊的情況和位置,以及明天可能的逃離。

發了信息之后,他快速地把手機卡放回鞋底,開始舒暢地大便。

一邊大便,一邊想著明天高飛他們會不會找到這個地方,如果沒有找到,那么他應該怎么辦呢?其實他也想過,拿著一百萬神秘離開漁州,誰也不會知道他干過這宗買賣,除非內部暴露出去。

忽然,前面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他隱約看到兩個人影,立刻警惕起來,把手放在腰間的槍上。

那兩個人影逐漸顯出身形來,他覺得應該是那兩個,他側耳傾聽,斷斷續續的細微聲音傳來,他也聽不清楚是什么。等待他方便完了,對方也溜了回去。

天亮之后,大家才看清楚這個地方,的確是個廢棄很久的化工廠,四處還殘留著化工的液體。偌大的一個化工廠除了幾個辦公室和睡房外就是倉庫。倉庫里空蕩蕩的,只有幾個水池,卻早已經干枯,而且還殘留著一些廢品。

胡龍假裝不經意地看了一下手表,發現時間是上午8點。他猜想高飛看到信息后,應該已經開始搜索這個地方了。如果高飛他們能夠找到這個地方,估計很快就會開始行動。但是也不排除找不到的可能性。

倉庫鐵門有人拉動,大家警覺地對視了一下,接著看見昨晚那人走了進來,雙手提著快餐紙袋,里面裝著的是快餐盒子,還有行李袋。他用腳把鐵門推合,然后向這邊走過來,腳步聲盡量放輕。

“來了!”四哥直接向來人走過去,感激地拍了拍對方肩膀。

靠近門外的肥發和雞仔連忙站起來接過快餐,每人分了一份。

來的人盡管臉黑,眼睛卻特別有神。兩人擁著肩膀坐下,四哥便問:“沒有人跟蹤吧?!?/p>

“四哥放心,小弟也不是第一天到外面混日子的人?!?/p>

“就你賊?!彼母绱蚩購?,瞥了一眼,臉上露出喜悅。

“這地方安全吧?!?/p>

“絕對放心?!?/p>

“事情安排得怎么樣了?”

“已經安排妥當,凌晨兩點離開?!?/p>

“外面的情況怎么樣?”四哥開始動筷子,“你吃過了嗎?”

“吃過了?!彼鋈謊溝土松?,低聲說,“外面的碼頭上有陌生面孔,我擔心就是便衣警察?!?/p>

“我倒有個主意,”四哥忽然停下筷子,視線重新回到他的臉上,“你想辦法引開他們,晚上方便我們出去?!?/p>

“我知道該怎么干?!彼吶乃母緙綈?,站起來說,“我先回去,電話聯系?!?/p>

四哥張了張口沒有說話,然后向他揮了下手。

此時,大家都饑腸轆轆,一陣狼吞虎咽。

黑臉孔走了之后,為了安全起見,四哥安排狗皮子等人輪流值班,以防有人闖進來,或者警察來查找。

這天下午,胡龍、雞仔和肥發三人值班的時候,胡龍越發覺得他們不對勁兒起來,他回想昨天晚上他們到底在商量什么事情?因此越發留心起來,他不想在這個緊要關頭鬧出事情來。直到晚飯后,還不見高飛帶領人前來,他的心里就犯嘀咕:難道他們一直搜索不到這個地方嗎?由于化工廠封閉嚴密,胡龍壓根兒沒有辦法觀察清楚外面的情況。但是有一點胡龍可以肯定,漁州鄉下應該很少有化工廠,高飛他們調查起來也應該很順利,除非這間化工廠是地下加工廠,沒有登記。他越想越覺得后面的可能性很大。

隨著逃離的時間接近,胡龍越感覺到不安,他的直覺告訴他,緊接下來一定會發生什么事情。

此時,時間已經走向深夜12點。

四哥的手機響起,他接了之后掃了大家一眼說:“已經安排好了,到一點半就離開,然后分道揚鑣?!?/p>

三哥吐了口唾沫,皺皺眉頭說:“從明天起,我們這些兄弟就要分開,也不知道以后還有沒有機會見面,三哥對你們對山莊多年的努力工作表示由衷的感謝!”

“三哥,你這是什么話,等風頭一過,我頭一個回來找你喝酒,到時候可不能夠隨便偷偷溜走了?!狽侵廾傷?。

“哈哈,好兄弟,回想起來,你也跟隨我很多年了,到時候你回來找我喝酒,一定一醉方休?!?/p>

其他人略顯緊張不安的臉上也露出了笑意。

三哥向四哥使了個眼色,四哥便讓狗皮子提箱子過來,每個人發了一個黑臉孔帶來的行李袋,除了李夢夢之外,每人清點了一百萬。

胡龍看著這些人興奮地把一沓沓人民幣塞進行李袋,心里越發揪緊。他此時心里在想,如果他逃離漁州之后,拿這一百萬該怎么辦呢?他的心里,其實也產生過貪婪的念頭,但是在正義和邪惡之間,他無疑是選擇了前者。

“阿龍,還愣著干什么!”狗皮子朝胡龍喊了一聲,使他回過神來,然后假裝高興地上前領錢。

就在分錢的工夫,瘦駝、雞仔和肥發忽然掏出槍來,指著大家的腦門。大家愣住了,驚訝地看著這三人。

“肥發,你想干什么?”四哥憤怒地嚷了一聲,雙目噴火。他實在想不通這些跟隨自己多年,曾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會背叛自己。

“四哥,你也別怪兄弟我們背叛你們,其實我們一直對你和三哥忠心耿耿,但是你卻殺了黑鬼?!狽史⒌那掛恢敝缸潘母緄哪悅?,咬牙切齒地說。

“黑鬼他媽的,就是內鬼?!?/p>

“還不是你說了算,據我兄弟三人了解,黑鬼完全不可能是內鬼,而內鬼卻另有其人,并且就在我們這些兄弟當中?!狽史⑺底徘箍諍鋈恢趕蚶蠲蚊?。

李夢夢愣住了。

“肥發,你千萬別輕舉妄動,夢夢不是內鬼!”四哥斷喝了聲。幾乎與此同時,他向胡龍、狗皮子、瘋藝、非洲蒙和虎子使眼色,趁他們沒有動手之前把他們干掉。

“我不管誰是內鬼,我也不想知道,但是那天黑鬼明擺著就是被陷害的,四哥你沒有調查清楚就把他干掉了?!筆萃張鵒松?。

此時的瘦駝雖然還沒有康復,不過受的傷已經逐漸好轉,走動也不礙事。

“不和他們廢話了,我們走!”雞仔邊警惕地掃視著大家,以防大家掏槍,提著兩個行李袋往外走。

“四哥,不好意思了?!狽史⒍嗵崍艘淮?,盯著四哥說,“這是黑鬼應得的?!?/p>

大家知道這時候如果掏槍射擊,只能拼個你死我活,誰也撈不著便宜,所以誰也不敢亂動。

肥發最后一個從房間里退出去,四哥便向大家使眼色動手。

肥發機靈得很,哪有不察覺的,連忙帶上殘破的房門,快步向瘦駝和雞仔跑去,嚷道:“快跑!”

他們還沒有沖出倉庫,四哥和胡龍幾人已經沖出來,掏出槍對準他們的背后直接扣動了扳機。

肥發三人不是菜鳥,急忙各自打了滾兒,閃到廢棄的水池旁邊,然后抬起槍,也不敢抬頭,對著四哥這邊亂射。四哥他們連忙閃到一旁。

這時,三哥和李夢夢惴惴不安地對望著,虎子也跳出去幫忙了。

一陣槍聲過后,頓時安靜了下來,寂靜得有點兒詭異,幾乎使人窒息。

廢棄的水池離倉庫門口只有十幾步,四哥料想他們會拼命往外逃,便向狗皮子他們使眼色,示意一起包圍過去。他們只有聽四哥的命令,貓著腰提心吊膽地小步靠過去。他們擔心的是肥發三人突然放冷槍,誰運氣不好就會丟了小命。

“肥發、雞仔、瘦駝,看在你們跟隨我多年,而且是兄弟的情分上,如果你們放下槍,把錢還給我們,我依然不追究,并且把你們應得的給你們?!彼母縋テ鵒俗炱?,打心理戰。

其實大家心里都明白,四哥這人不可能放過曾經背叛他的人,四哥的為人肥發他們實在太了解了。

“四哥,你這不是廢話嗎?”肥發嚷了一聲。

肥發三人開始驚悸起來,汗水不斷地從額頭上沁出。

他們交頭接耳一番,肥發向雞仔點了下頭,雞仔便脫掉上衣,把其中一個行李袋包起來,然后向門外拋去。四哥這幫人感到雞仔的上衣從眼前一閃,連忙開槍射擊。

等待他們開了槍,發覺上當的瞬間,肥發三人幾乎同時跳出來,向旁邊打了滾兒,然后向他們開槍射擊。

四哥他們見了,因為沒有物體遮擋,急忙在地下翻滾,原本受傷的虎子因為槍傷的緣故,反應不靈敏,腿上挨了一槍,慘叫一聲摔倒下去,連槍也掉在了地上。

四哥幾人急忙向肥發三人開了幾槍,一發子彈擊中了雞仔拿槍的右手,槍還沒有從手上滑落,接著身上又挨了一槍,雞仔便癱倒了下去。

“雞仔——”肥發和瘦駝嚎叫了聲,連忙去救雞仔。

就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候,胡龍并沒有開槍,而四哥等人急忙向他們連開了幾槍,肥發和瘦駝幾乎同時在肩膀和腿上挨了槍,不過還是忍住痛把雞仔拖回水池旁邊。

胡龍一個箭步上前,攙扶起虎子,向房間走去。

虎子忍住疼痛,兇巴臉卻痛苦地抽搐著,非常難看。

李夢夢打著冷顫上前攙扶著虎子坐到床上,開始手忙腳亂地包扎傷口。雖然是射到腿上,但就算手術后,可能也會殘廢了。如此一來,虎子這一生也算完了。

時間已經向凌晨一點靠近,越來越緊逼,再也不能夠遲疑了。

四哥再次向大家使了個眼色,皮笑肉不笑地說:“肥發、雞仔,今天你們竟然這樣對待我,后果你們心里清楚,如果不想死得很難看,你們應該知道怎么做?!?/p>

肥發和雞仔咬著牙背靠水池喘氣,大汗淋漓。

瘦駝就在他們的面前睜著眼睛抽搐著,連話也說不清楚了。

雞仔把頭靠過去,想聽清楚瘦駝說什么。

瘦駝吃力地抬起手,哆嗦著撫摸著雞仔的臉,聲音斷斷續續地說:“你們……快走……不要……管我……”

此時,雞仔和肥發已經淚流滿面。

肥發和雞仔突然怒火中燒,瞪著眼,轉身站起來就向四哥他們開槍。

四哥他們急忙回槍射擊。就在這緊張的時刻,狗皮子飛跑過來推了四哥一把,一顆子彈準確無誤地射進了狗皮子的左邊肩膀上,接著狗皮子啪的一聲摔倒在地上。

“狗皮子!”四哥喊了聲,瞥了一眼狗皮子,同時向肥發開槍。

一陣槍聲下來,肥發和雞仔再度中槍。

肥發見自己不行了,推了雞仔一把,大聲嚷道:“快跑——”

雞仔向前摔了一跤,轉身再看肥發,發現他已經癱倒了下去,雙眼好像死魚一般直直地看著自己。

雞仔反應比較快,等待四哥他們的子彈向他射擊過來時,已經打開門閃了出去。

“追——”四哥大喊一聲,率先沖了過去。

他們追出門外,只見一團黑影向西方跑去,他們連放了幾槍,一會兒就沒有了雞仔的影子。

“怎么辦?”瘋藝喘著氣看著四哥。

四哥眉頭皺了皺,憤怒地說:“先回去,事后再收拾他?!?/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