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90vs足球:第24章 殺戮(1)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寂靜的小山村外,十多個黑黢黢的人影順著小路摸了上去。路邊的狗聽到輕微的腳步聲和聞到陌生人的氣味,立刻如同打了雞血般狂吠起來。他們也沒有心情和時間去理睬這些瘋狗,沿著村莊小道走了片刻,摸到了其中一戶低矮的房門,敲了起來。

黑暗中,敲門聲清脆地響起,響了片刻,里面回應了一聲不耐煩的粗糙的男音:“誰啊,這三更半夜的……”接著聽到一陣細碎的聲音,一會兒便亮起昏黃的燈光。

“是老表嗎,我是肥發??!”肥發對著門空隙壓低聲音喊了一聲。

“肥發?哪個肥發???”

“周發呀,小周村的?!?/p>

“???是你!”話音一落,接著聽到穿鞋的聲音,一會兒門內響起咔嗒的開鎖聲,門從里面拉開了,探出一個老實巴交的灰土臉,是個約莫四十歲的男人。

男人探頭探腦地看著肥發,然后掃了一眼其他人,目光最后落在肥發的身上,壓低聲音問:“搞什么,這是?”

“說來話長,先進去安頓下來再說,好嗎?”肥發拍了拍他的肩膀。

男人連忙打開門,請他們進去。

進入房間,依著昏黃的燈光,里面的情形掃了一眼就看得一清二楚了。只見屋子里污穢不堪,衣服散落著,而且散發出一股難聞的氣息。除了一張破床,什么都沒有了。

“我說肥發,你這老表是怎么活的??!”被肥發攙扶的虎子在肥發耳邊嘟囔了一句。

“我這地方簡陋得不成樣子,要不你們就去我三哥那邊安頓吧?!蹦腥慫底拍悶鹱爛嬪系氖值繽?,往左邊的小門走去。

原來這是一棟連通的瓦房,中間有條走廊,把房子分成兩半。

他們依著燈光,發現只有兩張床。

“你們就隨便休息一下吧?!彼耙舾章湎呂?,目光就停留在三哥受傷的腿上,臉上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囁嚅著說,“阿發,這位老板的腿怎么了?”接著他發現虎子和瘦駝也受傷了,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了。

李夢夢這時連忙幫他們檢查傷口,發現除了瘦駝的傷口流血不止,虎子和三哥的問題都不是很大,便問男人附近是否有藥店,男人點了點頭。李夢夢便掏出錢來,吩咐他買些藥回來。

肥發看著老表說:“這事情你千萬不能夠透露出去,明白嗎?”

男人驚慌失措地連忙點頭,然后攥著錢出去了。

男人回來之后,鄉村的雞已經開始鳴叫了,接著響起吹海螺的號聲,男人告訴他們,這是賣豬肉的。

混戰一晚的他們顯得筋疲力盡,肥發便讓表哥幫忙買豬肉回來弄個早餐,男人從肥發手中接過錢便出去了。他從這些人的穿著上看出是城里人,但是為什么受了槍傷,他不敢問。

盡管很疲倦,但是大家毫無睡意。李夢夢為三人敷藥之后,對四哥說:“今天必須把子彈取出來,要不然很麻煩?!?/p>

大家都明白這個道理。

三哥便說:“阿四,你打電話給梁醫生,讓他過來一趟?!?/p>

據非洲蒙所知,梁醫生是開診所的,年輕時候在醫院是外科醫生。

四哥點了點頭,然后邊掏出手機,邊問肥發這是什么村。他們吃完早餐,躺下休息不久,四哥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掏出見是梁醫生打來的,連忙接了。四哥和他說了一會兒話,便讓肥發老表出去接梁醫生過來。

大概10分鐘后,門咿呀響起,老表帶領一個50歲左右、鬼鬼祟祟的男人進來,手上提著醫用箱子。

四哥連忙迎上去,伸出手和來人握在一起,笑道:“梁醫生,辛苦您老跑一趟了!”

“四老板這是哪里話,我們都是什么交情了?!繃閡繳劬τ喙饃ü諶?,然后停留在三哥臉上,向三哥禮貌地點了下頭。

“那我廢話就不多說了,您老請!”四哥伸手示意請梁醫生進去。

梁醫生首先幫三哥檢查了傷口,然后打開醫用箱子,取出手術刀,得知李夢夢以前是護士,便讓她過來幫忙,其余不受傷的全部退出去。

四哥站在后面看梁醫生動手術取子彈,忽然想起什么,轉身看著木訥的老表,走過去對他說:“麻煩老表出去打聽一下,看有什么消息沒有,但是千萬不能夠走漏風聲?!?/p>

老表此時也知道個中利害,冷靜地點了下頭,然后開門出去。

四哥猜想昨晚的槍戰一定轟動了整個漁州,他擔心這時候警方會對這邊展開調查。他們現在除了錢之外,就是白粉。一旦讓警方逮捕,后果不堪設想。但是目前的情況,實在沒有辦法出去,如果這樣出去的話,不是引人注目嗎。他思考了一會兒,便讓肥發、狗皮子、胡龍、雞仔和非洲蒙幫忙,把裝在箱子里的白粉找地方藏起來,以防萬一。

老表回來,臉色灰白,一副噤若寒蟬的樣子。

四哥等他冷靜下來,便注視著他問:“外面什么情況了?”其實四哥擔心老表會出賣他們。

“聽說幾里外的海灘邊上死了好幾個人,附近的村民都炸開了,昨晚聽到一陣陣的鞭炮聲,估計就是槍聲?!崩媳磧行┨嶁牡醯ǖ乜醋潘母?。他其實已經猜測到這件事情和他們有關。

“老表啊,你不用害怕,只要你不出賣我們,我們絕對不會傷害你的?!狽史⑾蚶媳硎沽爍鲇押玫難凵?。

“我知道表弟不會害我的?!崩媳硌柿絲諭倌?,繼續說,“聽說警察現在已經開始調查了,外面風聲很緊?!?/p>

“多謝老表,事后我們不會虧待你的!”四哥感激地拍了拍老表的肩膀,接著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掛了電話后,四哥說:“現在漁州的風聲特別緊,很多主要道路都被封鎖了,看來回去有點兒麻煩?!?/p>

這時,梁醫生從里面出來,滿頭大汗,深呼吸了一下,才緩緩地說:“已經全部取出了子彈,沒有什么大礙了!”

四哥從懷里掏出一沓錢塞給梁醫生,說:“外面風聲有些緊,出去以后小心一點兒?!?/p>

梁醫生也不推讓,把錢塞進褲袋,說:“四哥請放心,你最明白我這人的!”

四哥點了下頭,對老表說:“麻煩你帶梁醫生出去,盡量避開人群?!?/p>

“我明白?!崩媳硭底耪酒鵠慈タ?,把梁醫生送了出去。

“肥發,你這老表值得信任嗎?”狗皮子掏出香煙,每人拋了一根,叼著說。

“老實本分的人,沒有問題?!狽史⒄抖そ靨廝?。

“話雖這樣說,畢竟多年沒有交往,感情生疏,我看今晚就撤離出去,我另外想辦法安排落腳?!彼母緄閔涎?,皺著眉頭說。

這天下午,漁州公安局門外密密麻麻停了很多警車。

二樓的會議室里黑壓壓坐滿了身穿警服的警員,還有管副局、梁局、市委孟書記等人。

高飛和部下張南、陳亮三人為了打發接下來沉悶的時間,已經點著香煙,不緊不慢地抽起來。

梁局站起來,揮手示意大家安靜,然后一臉嚴肅地說:“今天上午大家辛苦了,現在我手頭上已經有了檢驗報告,死者一共八人,身份也調查清楚了,其中兩人一個叫紅斑,一個叫廢材,走私毒品多年,其余人的身份,有的是通緝犯,有的還在調查中,我猜想是跟隨紅斑和廢材兩人賣命的。并且,我們從現場找到了毒品的樣本,雖然很少,不過可以確切是一級毒品,由此推測這是一次毒品交易?!?/p>

掌聲響起。

局長揚手示意停止掌聲,繼續說:“既然我們推測到是一宗毒品交易,而且死了這么多人,我便猜想這宗毒品交易,紅斑兩人和交易的人發生了內訌,所以才發展到槍戰。根據現場遺留下來的槍戰痕跡,我們發現不是簡單的十來人,而是幾十人。除了紅斑和廢材這些死亡的人,其余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目前我們連簡單的線索也沒有。因此我們接下來的壓力很大,畢竟這件事情轟動了整個漁州,市民議論紛紛,媒體記者也都聚集過來,所以必須盡快破案,給媒體和人民一個交代!”

高飛向管副局使了個眼色,見他一直瞪著梁局說話,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道該不該把他掌握到的線索告訴梁局。

陳亮見高飛眉頭皺成一個疙瘩,便用手肘推了他一下,貼著他的耳邊壓低聲音說:“你這小子,是不是有話要說?”

高飛瞥了陳亮一眼,吐出一圈煙霧,然后舉起手來。

眼尖的梁局向高飛使了個眼色,高飛點了下頭,然后站起來很平靜地說:“據我安排的線人剛匯報的消息,帝都山莊的三哥和四哥,天堂的二當家爆眼狼神秘失蹤了,因此我猜想這次的毒品交易可能與他們有關聯?!?/p>

在座的人都向高飛投過來驚訝的目光,包括孟書記。

“消息確切嗎?”孟書記忽然雙眼大放光芒,有些興奮地問。

“是的!”高飛禮貌地點了下頭,便坐了下來。

此時,管副局的臉色一沉。

“既然如此,高隊長你這就安排人去打聽他們的消息,一旦有新情況,直接和我聯系?!泵鮮榧撬?。

“是!”高飛站起來敬了個禮,便退出來走出去。

他也樂意出來,這次沉悶的會議也不知道要開到猴年馬月。

他出來之后,張南也溜了出來,快跑了幾步跟上高飛。

“喲,你怎么也溜了!”高飛開了個玩笑。

“還不是請示幫你的忙才出來的嘛,接下來應該怎么辦呢?”

“你說呢?”高飛忽然停止腳步,認真地注視著張南。

“這個……其實我也在四哥的身邊安排了一個線人,但是目前卻與對方失去了聯系?!閉拍銑僖閃艘幌?,還是透露出了自己的底牌。

“你這小子……”高飛用手指了指張南的額頭,咬著牙說,忽然他又笑了,“他媽的,真有你的,還有這么一招!”

“還不是向您老學的嗎?”張南撓撓腦門傻笑了一下。

“接下來怎么辦,我也徹底沒底了,我的線人也神秘失蹤了?!備叻商統魷閶?,拋給張南一根,自己想點上火,卻怎么也點不上。他隱約感覺到胡龍這次要出事了。

入夜之后,動了手術的三哥、瘦駝和虎子三人,已經沒有大礙,四哥提出換個地方,當然是為了安全著想。三哥表示贊同,畢竟這地方實在太小,味道也讓人難以接受,而且讓他感覺不踏實。

四哥讓肥發轉交一些錢給老表,他們就摸著黑出來了。

夜晚的山村,已經是萬籟俱寂。

出到村口,他們往東南方向的小路走去。經過小溪和農田,四哥的手機再度響起,掛了電話后,四哥邊在前面帶路邊說:“相信很快就能到了?!?/p>

到底與四哥聯系的那個人是誰呢?他們要去什么地方?

大概半個小時后,道路寬敞起來,他們透過朦朧的空曠的田野,看到前面有支手電筒向這邊閃爍,接著四哥的手機再度響起。四哥接了電話后,也向對方打手電筒。

很快,他們便與對方見面。四哥和對方一見面,就友好地摟在一起互相拍打肩膀。

對方是個三十來歲的青年,黑臉皮,一看就知道是農村人。他和四哥、三哥寒暄了幾句,便說:“跟我來,前面就是了!”說著用手電筒指著眼前的建筑物。

在零碎的手電筒光源中,可以看到是一座不小的好像倉庫一樣的建筑。

敏銳的胡龍,隱約聽到水聲,并聞到魚腥的味道。

一伙人跟隨著對方走過廢棄的圍墻,拉開生銹的鐵門,走了進去。

進入里面之后,四哥的手電筒在里面掃了一遍,他們看清這是個倉庫,應該是廢棄的化工廠之類的。

對方帶領他們走過倉庫,來到一間還算寬敞的房間,照了里面一下,說:“四哥,你們就屈就一下吧,這地方荒廢兩三年了,從來沒有人來過,比較安全?!?/p>

四哥上前拍了拍對方肩膀,眼神中露出感激的光芒,說:“多謝了!”

“都是多年兄弟了,還說這話?!倍苑鉸Я艘幌濾母緙綈?,然后松開手,“走了這么久,想必你們也累了吧,我先回去了,明天會安排好你們離開!”

三哥向他揮了下手。

對方走后,他們便把三哥和瘦駝、虎子安頓在床上,其余人則是把地方掃了個干凈,隨隨便便地躺了下來。

狗皮子問剛才那人是誰,四哥只是簡單說是以前道上的一個兄弟,現在改邪歸正在家鄉做養殖。

胡龍愣了一下,也難怪對方這么黑。

四哥坐下來之后,掏出香煙,向大家拋了根,說:“明天如果成功逃脫,就每人分一百萬,逃脫之后,你們先找個地方隱藏起來,躲過這次風暴之后,你們想回來的就回來,不想回來我也不勉強?!?/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