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vs极速足球比分网:第22章 開始行動(1)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當晚,深夜12點,肥頭豬腦的李主任從花園悄悄開車出來,沿著火車路往神州花園的方向駕駛。

橘黃色的路燈若有若無,像鬼魅般。四周也一片死寂。

他剛過車站不久,后面一輛小車悄無聲息地跟隨了上來。

在神州花園高速路口,有家新開張的酒店。李主任按照對方的要求,開進了停車場。進了停車場后,他看到一輛小車打著雙閃燈,便把車??亢?,見沒有什么人留意到他,摸了上去,敲了三下車窗,車門從里面打開,他低頭進入了副駕駛座。

這時,跟蹤的小車也進入了停車場。車上的人正是白凈英俊的張南副隊長,他按照高飛的指示,跟蹤李主任,想不到今晚對方就有所行動。不過這時,他完全跟丟了,這使他不由地感覺到一陣失望。由此看來,對方反跟蹤的能力很強,他太過大意了。

李主任看著昏暗車窗內的對方側影,嘟囔了一句:“搞什么,這么神神秘秘的,警方反正也懷疑不到我們的身上?!?/p>

對方已經關掉雙閃燈,緩緩地從張南身邊開過去,溜出了停車場。

“最近我感覺市委和局里有些異常,我擔心他們這些庸碌之輩懷疑上我了?!倍苑秸蚨ㄗ勻艫廝?。

“不會吧?”李主任很驚訝地瞪了下眼睛。

“總之小心駛得萬年船,以后你和我聯系盡量小心,最好買一個新卡,我們單線聯系?!?/p>

“好吧?!?/p>

“今晚約你出來,除了要告訴你這些,就是我打算干完這次之后,就退下來,反正離退休的年齡不遠了,我也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p>

“什么?這不像你一貫的風格?!?/p>

車已經向人民大道方向行駛。路上,影影綽綽的路燈,只有偶爾幾輛車從這輛雅閣車旁邊呼嘯而過。

“讓年輕人上嘛?!倍苑轎蘅贍魏蔚乜嘈α艘幌?。

李主任看著他堅毅的表情,似乎察覺到對方確實老了,不由輕嘆了口氣:“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吧?!?/p>

“這次的行動是機密,警方不會知道一點兒線索的?!倍苑鉸凍齬鉅於靡獾男θ?。

李主任也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來。

帝都山莊的晚上,一如往常一樣繁華,只是,在明在暗,都潛伏著幽靈一樣的臥底。

胡龍為知道李夢夢不是警方的線人而吃驚,李夢夢對于胡龍的神秘身份也感到驚訝。

不知道四哥出于什么目的,收到李夢夢和胡龍暗地交往消息的第二天晚上,四哥把李夢夢帶進了另外一個大房,屋里同時還有三哥。自從上次出事之后,四哥就吩咐換了房。

一看到三哥出現,大家都表現出驚訝。胡龍預感到三哥的出現,表明行動即將開始了。

大家問候過三哥后,三哥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坐下,然后他坐在大廳中央,挨個掃了每個人一眼,一臉嚴肅地說:“真正的行動今晚就開始了,事成之后,你們分了錢,就暫時離開漁州,等風波平息下來,愿意回來的就回來,不愿意回來的我也不勉強?!?/p>

大家沉默著,有幾個在低著頭抽煙。

“出于需要,李夢夢也加入這次的行動?!彼母繚諍竺娌沽艘瘓?。

“一個娘們兒,能干什么呢?”肥發、瘦駝、雞仔向李夢夢瞥來一眼,心里嘀咕著。

“這次行動有一定的危險,大家到時候看我的暗號,我的暗號就是槍聲一響,你們就要把對方干掉,明白嗎?”

大家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

“大家準備一下吧,10分鐘后出發?!比緋獎諫系氖敝悠沉艘謊?,時針差不多走到晚上12點。

胡龍惴惴不安地向李夢夢的方向看去,兩人的目光交匯了一下,隨即分開。胡龍在心里揣摩這次究竟是什么行動?為什么把李夢夢也拉進來?

其實,李夢夢也如墜入云霧里。但是,他們都沒有辦法通知警方這次的行動。臨出發之前,四哥讓大家把手機卡拆下來給他,大家當然照做。每人準備好之后,便搭乘電梯直通地下室。為了預防被警方臥底跟蹤,四哥讓虎子留著最后下來。

在昏暗的地下室,他們上了一輛套牌面包車。這次是四哥親自開車,非洲蒙坐在副駕駛座上。

從山莊出來之后,四哥為了安全起見,在南北大道兜了幾個彎兒,并沒有發現尾巴,便放下心來,沿著人民大道往神州花園方向駛去。

在神州花園路口,四哥向右打了方向盤,沿著神州花園外墻大道一直向碼頭方向駛去。但是在離海關處大概半公里,小車拐進了一條偏僻的小道。在黑魆魆的夜里,車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跑了大概半小時后,突然停了下來。

胡龍一直假裝無意地注視著道路,感覺有些熟悉,不過他覺得和上次走私槍支時走的不是同一條道。

而李夢夢坐在他的旁邊,雙手環抱著,時不時用余光向胡龍掃來。昨天晚上的事情后,李夢夢幾乎一夜未眠,她在猜測胡龍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除了是警方臥底,她想不到其他了。李夢夢想起中心市場兇殺案的死者來,自從他死亡之后,她一直很傷心難過。對于一個女人來說,她做不了什么,但是她總是想盡辦法了解真相。

車停下來后,四哥回過頭來說:“到了,大家下車吧?!?/p>

肥發嘩啦一聲拉開車門,大家紛紛跳了下來。

大家四周掃了一眼,發現面包車停著的位置位于一個簡易的、破敗的瓦屋外面,四周除了竹竿,就是雜草。遠一點兒的地方黑魆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三哥和四哥低語幾句,四哥便說:“大家都跟隨我來?!彼母縊底?,也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個手電筒來,拉著李夢夢的手,往前面走去。前面是一條蜿蜒的小道。

鼻子敏銳的胡龍聞到了海腥的味道,他猜測他們是在往碼頭方向走去。

大概15分鐘后,他們來到了碼頭。眼前只是靜靜地??孔偶柑跣〈?,遠處的海面黑茫茫的,海水的拍岸聲倒是時不時傳來。

漁州的碼頭,胡龍沒有來過,也不知道這里是不是真正的碼頭,還是走私偷稅漏稅的那些人用的。碼頭上,除了船上亮著馬燈之外,什么也沒有了。

四哥只是瞥了眼海面,就向左邊走去。由于他們站立的地方離海面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涌上來的海水還無法跑到他們的腳邊。他們一路跟隨四哥和三哥繼續走了十來分鐘,來到一處地方,四哥停了下來,轉過身來說:“就是這里?!彼底派焓種噶酥蓋懊?。

胡龍順著四哥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發現前面有幾間搭建的簡易房子,房子外面的碼頭上,??孔偶柑跣〈?,還有汽艇。這時,三哥的手機響了起來,他一邊說著,一邊向那簡易的房子走過去。他掛了電話之后,轉過身來,很嚴肅地看著大家,說:“如果一旦發生意外,你們就都精明點兒,明白嗎?”

大家云里霧里的,但是從三哥的表情中可以看出這次的行動非常危險。

既然這樣危險,為什么還要帶上李夢夢呢?胡龍百思不得其解。

此時,房子里透出昏黃的燈光。

從下車到現在,胡龍就一直留意三哥手上提著的箱子。

他們還沒有走進房子,房子外面站著的人立刻提高了警惕,從腰間掏出了手槍。三哥這邊的人也緊張地掏出手槍。三哥揚手示意大家放下槍,不緊不慢地說:“我是帝都山莊的老板三哥,你們老板來了嗎?”

站著的十幾位彪形大漢,放松了警惕,把槍塞進腰間,其中一個說:“到了!”

三哥轉過身來,掃了大家一眼,說:“四哥、李夢夢、非洲蒙和胡龍跟隨我上去,其余人就留在原地,注意一下四周,明白嗎?”

“是!”狗皮子等人立刻應了聲。

進入房子,只見里面點著馬燈,房子的中央有一張長桌,長桌的四周圍坐著四個人,后面則站著幾個彪形大漢,虎視眈眈地看著來者。

胡龍見其中一個坐著的竟然是爆眼狼,心里暗暗吃驚,他背后站立的保鏢正是他的四大手下。四大手下見了胡龍,都鼓起眼睛瞪了胡龍一眼。胡龍假裝沒有看見。

坐在首座的一個肥胖中年男人,李夢夢在夜來香茶莊有過一面之緣,知道叫小泉。

小泉連忙站起來,哈哈笑道:“兩位大哥,就等你們了?!彼底叛鍤質疽饉親?。

三哥和四哥分別坐下后,三哥抱拳抱歉說:“實在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了?!?/p>

其中一個身材結實,頭發稀少的中年男人,用鼻子哼了一聲。

“搞什么嘛,干正經生意還帶女人來!”爆眼狼瞥了李夢夢一眼,嘟囔了一句。

李夢夢則沉靜地坐在了四哥的身邊,她的位置是最靠后的。

站在四哥后面的胡龍,仔細地觀察房子里的情況,發現保鏢一共有十個,包括爆眼狼的四大手下。

“既然人已經到齊,我們就廢話少說,直接進入話題吧?!斃∪統魷閶?,向在座的每個人拋了一根。

大家邊點煙,邊點頭。

一直到現在,胡龍這些局外人也搞不清楚他們到底在做什么買賣。

“漁州以前的毒品生意一直是我提供給廢材、紅斑,不過因為他們要開發其他城市市場,所以我考慮到他們可能照顧不過來這邊,所以找上了三哥和爆眼狼,三哥和爆眼狼的意思我也具體了解過了,以后就是你們四人一起平分漁州的毒品生意,具體就看你們的意思了?!斃∪低瓴諾閔涎?,深吸一口,緩緩吐出煙圈。

胡龍聽了小泉的話,才醒悟過來是做毒品生意。他忽然想起之前高飛告訴他的消息,說爆眼狼和三哥暗中斗什么,指的可能就是毒品生意了。據胡龍了解,毒品生意雖然風險大,但是按照三哥背后的關系,在漁州他可以說是毫無顧忌。

大家只是沉默著抽煙,一言不發。

臉上長著紅斑的男人,一臉粗魯,粗聲粗氣地說:“四人平分,難道是每人百分之二十五嗎?”

“紅斑這話我愛聽,我廢材也有意見,畢竟漁州毒品生意我們一直做著,雖說我們去開發其他城市,不過也不能這么便宜拱手送給人家呀!”坐在三哥對面的高高瘦瘦的男人也一臉不服氣地說。

“你他媽的,你們這是什么意思,分明就是不想合作?!北劾僑灘蛔〉善鷓劬?。

“爆眼狼,你這小子別這么囂張?!焙彀叻吲叵蟣劾塹曬?。

爆眼狼的手下和紅斑的手下都把手放在了腰上,一臉的緊張不安,隨時準備拔槍開射。

“這次是來談判的,你們這是什么態度?”小泉忽然憤怒地嚷了一聲。大家立刻安靜下來。

但氣氛也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小泉大哥,你也別怪我生氣,他們這樣的語氣,讓人憋氣?!北劾且廊環叻卟黃降廝?。

“好了,爆眼狼,你就安穩一下,你先說說你的意思?!斃∪蟣劾腔踴郵?,示意他說。

“按照我的意思,每人獨占一個城區,漁州不是分成東南西北四條大街嗎?”

“哦?你這話也不是沒有道理,三哥和四哥的意思呢?”

三哥和四哥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三哥咳嗽了一聲,才沉聲地說:“爆眼狼這話有些意思,但是四條大街差別很大,毒品的買賣自然也有很大的差別,比如說爆眼狼那片區,已經占了漁州一半的生意,我這片區也還算可以吧,但是其他兩片區就沒得撈了?!?/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