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世界杯足球比分:第21章 臥底(2)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明白?!備叻閃成材仄鵠?。他猜測難道孟書記和管局也開始懷疑梁局和大眼三有瓜葛了?

他忽然想起李夢夢的事情,覺得有必要向他透露一下,便說:“管局,據我調查,四哥的身邊有你安排的線人,是吧?”他直視管局雙眼,看他的反應。敏銳的洞察力使他能從眼睛里看出對方是否說謊來,老謀深算的管局也不例外,畢竟兩人太熟悉了。

“哦?”管局不置可否地愣了一下,“你的調查?難道還安排什么人在里面?”

高飛詭異地笑了笑,說:“是機密,只不過你的線人被四哥懷疑上了,所以……”

管局眉頭就皺成了疙瘩,有些驚訝地看著高飛,然后搖了搖頭。

高飛愣了,如此說來,他和胡龍完全推斷錯誤。如果推斷錯誤,那么李夢夢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呢?高飛覺得當務之急,必須想辦法讓胡龍不要輕易靠近李夢夢,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想到了在山莊做服務員的臥底。

“如果你的調查能夠把他們的犯罪證據提供出來,并且是足夠讓他們坐一輩子監獄的,漁州也就太平了?!?/p>

管局說完,說局里還有事情處理,要趕回去,以后大眼三的案情進展,高飛就直接向他報告。管局說完話就拿起公文包,打算離開。

高飛連忙說:“稍等一下,還有件事要和您老說?!?/p>

管局也不遲疑,也不坐下:“說吧?!?/p>

高飛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調查清楚情況再向管局匯報,就撒謊說:“梁局那邊……”

“你記住我的話就行了?!?/p>

“我送你吧?!?/p>

“好吧?!?/p>

管局離開之后,高飛從院中走回來,連忙打個電話通知山莊臥底,讓她盡快將秘密告訴胡龍。

高飛另外給李主任的部下田甜打了個電話,看他那邊是否知道一些房產開發的消息。田甜是高飛在漁州的哥們兒,雖說不上是親兄弟拜把子的那種,但是田甜絕對守得住秘密。

電話打了過去之后,那邊回復近段時間暫時沒有空白地皮投標。

高飛的手停在半空中,驚悸地愣住了。他預感到了巨大的陰謀。

另外,關于管副局剛才那番話,他陷入了思考。按照他的了解,梁局絕對是個正義的人,不可能與大眼三有勾結,但是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讓人意想不到。高飛無奈地嘆了口氣,打了個電話給張南,商議接下來怎么調查下梁局、李主任和大眼三,三人是否暗中真的有交易。

當天晚上8點,帝都山莊別墅,三樓。

四哥洗完澡,恢復了精神,正懶洋洋地倚靠在沙發上看電視,李夢夢卻在看一本醫學的書。之前四哥對李夢夢的懷疑,李夢夢并不知道。胡龍和狗皮子的調查,使他甚感疑惑,后來處決黑鬼這個內鬼之后,他便漸漸對李夢夢釋疑,不過還是對她抱著警惕之心。他感覺可能是自己的敏感,或者是殺人多了,就開始疑神疑鬼。其實,他和三哥的大行動已經密謀好,即將開始,之前的場面只是吸引內鬼出來而已。想不到果真成功了。

這時,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清脆的鈴聲伴隨微微的震動。

他拿起來一看,瞥了眼李夢夢,發現她看書正看得入迷,便離開座位回到房間里接聽。

“小泉大哥……夜來香茶莊,好的,一會兒就過去,什么?帶上女朋友,好的?!?/p>

從房間回到客廳,李夢夢依然沉迷地看著書,他便走了過去,從背后抱住她,把嘴貼在她耳邊摩擦,柔情地說:“今晚陪我去個地方?!?/p>

李夢夢把書合上放在沙發上,怏怏地說:“沒有心情?!?/p>

“怎么了?”李夢夢越是說不去,他就偏要她去。

“父親身體抱恙,想回去看望一下?!?/p>

“在漁州這巴掌大的地方,片刻便能夠回到家,放心,陪我出去一趟,回來的時候送你回去?!?/p>

李夢夢猶豫著點了點頭。

“那好,你先去洗澡,換件漂亮些的衣服吧?!彼母綈牙蠲蚊未雍竺姹?。李夢夢好像蛇一樣滑溜地掙脫他的懷抱,向房間里走過去。

大概20分鐘后,李夢夢打扮整潔出來,煥然一新,讓四哥看得眼前一亮。

夜來香茶莊位于市中心,世貿超市附近,那里相對來說,夜晚比較清靜。路燈和茶莊門外曖昧的青澀燈光一樣,總讓人有種朦朧的沖動。說是茶莊,其實也是可以唱歌跳舞的。

茶莊二三樓的大廳,以及房間內都是這種曖昧的青澀燈光。三樓308房,是一間大房,此時已經圍著茶幾坐好了兩男兩女。

首先說兩個女人,其中一個有些豐滿,透露出如同蜜桃般的成熟美,年齡在三十五左右,另外一個是個打扮妖艷的女孩,皮膚白凈,媚眼之間,風情盡露,說話也是嬌聲嬌氣。

成熟女人身邊的男人有些發福,和女人年齡相仿,而另一個男人一臉兇相,臉上一條很長的刀疤,說起話來,似笑非笑的,雙眼透露出隱隱的殺氣。

他們正邊品茶邊閑聊,門被推開,闖進的也是兩男兩女。他們彼此之間一照臉,氣氛一時緊張冷清。

中年男人連忙起身哈哈笑了幾聲打圓?。骸跋茸?,有話好好說,說不定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p>

來人正是三哥和姚姐,四哥和李夢夢,爆眼的那個卻是爆眼狼。三哥和四哥見了爆眼狼,盡管心中怒火沖天,但是礙于小泉大哥的面子,他們也不敢發火,爆眼狼同樣也是。他們此時想起來,門外沒有爆眼狼的人,同樣小泉也不讓他們帶手下過來。但是令他們想不到的是,爆眼狼的人隱藏于黑暗中。同樣,為了安全起見,四哥也帶了胡龍和非洲蒙前來,兩人正在門外的另一輛車上。

這是一場鴻門宴。

彼此坐下后,小泉為大家斟了茶,芬芳的茶香裊裊飄逸出來,沁人心脾。

小泉挨個看了看大家的臉色,淡淡地說:“我知道你們過去有恩怨,但是為了以后的生意,我想你們應該合作才是,畢竟和氣生財嘛,你們也不會和錢過不去吧?!?/p>

幾人默默品茶,平心靜氣。

還是三哥打破僵局,抿嘴笑了笑,說:“既然小泉大哥親自出面調和我們的關系,我無話可說,只是還不知道人家的意思呢?!?/p>

“哈哈,我就知道三哥是明白事理的大哥?!斃∪ψ畔蟣劾塹閃艘謊?,“爆眼狼,既然三哥都開口了,你的意思呢?”

“三哥都如此爽快,我爆眼狼也不是一直記仇的人?!北劾瞧ばθ獠恍Φ刈⑹幼湃?。

“四哥你的意思呢?”小泉見他們都嘴上答應,也看著四哥,看他的意思。

四哥沉默著點了點頭。其實他心里很清楚爆眼狼這人,就是你不去惹他了,日后也不能保證他不動你。

“哈哈,好,既然你們能夠冰釋前嫌,接下來的生財之道,我就放心了?!斃∪似鴆璞?,抿了一下,“爽快!”

李夢夢沉靜地坐著,對于他們的話好像當做耳邊風,其實每一句都記在了心里。她在心里猜測這位小泉大哥到底是干什么的?依照目前的情形來看,爆眼狼和三哥都給他面子,想必是位很重要的人物。在漁州,他到底是黑道還是白道呢?她這么想,假裝泡茶的時候不經意瞥了一眼他身邊這個雍容華貴的女人。這位女人看起來比姚姐還要成熟。

接下來,氣氛變得不再緊張,其實是暗里藏刀,殺人無形。

四個女人相互介紹過,漸漸有了話題。

喝了幾杯茶,外面夜色漸深,四個女人也聊熟起來,彼此有了姐妹般的好感。

四個男人只是有一句無一句的閑聊,自始至終,李夢夢也都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他們到底要干什么,不過字里行間,透露出的可能是一宗席卷漁州的大案。

“聽說小泉夫人能歌善舞,不知道今晚有沒有雅興讓我們欣賞一下呢,我可是仰慕已久?!比綰鋈晃⑿ψ拋⑹有∪吶?。

“哦?大姐這么厲害??!”其他三個女人也紛紛向她投過來驚訝的目光。

小泉夫人羞澀地微笑看著小泉,小泉默許地點了點頭。

這時,姚姐的電話忽然響起,她掏出見是山莊姐妹打來的,起身說了聲抱歉,然后離座出去。姐妹在電話那頭說,有個老顧客來了,對小姐不滿意,一定要親自見姚姐。姚姐知道這位老顧客不能得罪,說馬上就回去。她掛了電話,進入房間,向三哥貼耳說了幾句,三哥便讓她先回去。姚姐抱歉地拎起手提袋離開。

此時,小泉夫人已經優雅地跳了起來,并拿著麥克風唱起了“夜來香”。歌聲婉轉動人,令眾人嘆服。

掌聲每隔片刻就會響起。

從茶莊出來分道揚鑣之后,爆眼狼的四大手下神不知鬼不覺地不知從哪里冒出來,開車呼嘯而去。

四哥因為有要事和三哥商談,讓胡龍親自送李夢夢回家一趟,胡龍自然無法推卻,這也非常合他的心意,可以和李夢夢單獨聊聊。他很想打探一下李夢夢背后的事情。

李夢夢的家在西街,那一帶都是老城區了。街道昏暗,房子破舊,一到夜里,四周就一片死寂。

在車上,兩人一直沉默著,各懷心事。

李夢夢一直以來都以為胡龍是四哥身邊的一條走狗,不過很疑惑他眉宇之間透出的英氣,或者只有女人才能夠看出來吧。上次在圖書館偶然遇到他,他竟然說出自己和那個男人見面的事情,當時盡管自己慌張說謊,想必他也能夠看出一些端倪。除了這些,她還發現高飛離開圖書館之后,緊接著胡龍也下來了,她便推測兩人之間到底有沒有關聯。她想應該很少有這種巧遇的情況。

小車緩緩開進李夢夢指引的街道,停了下來,胡龍出來為李夢夢打開門。沒有月亮的夜,四周黑黢黢的,黑暗中好像隨處都隱藏著魔鬼。橘黃的路燈若有若無,像幽靈的眼睛。

“不用送了,你回去吧?!崩蠲蚊巫⑹幼藕?,指著前面一棟房子。那是一棟兩層的破舊樓房,里面亮著燈。

胡龍倚靠在車上,點了點頭,然后憂郁地掏出香煙點上,皺著眉頭看著李夢夢裊娜離開的背影,心里蕩漾起一片片漣漪。

李夢夢掏出鑰匙開門進去,到父母房間看望抱恙的父親,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屁股還沒有坐熱,忽然響起沉悶的敲門聲。她嚇了一跳,低聲問:“是誰?”

“是我!”

李夢夢聽出是胡龍的聲音,便疑惑地過去打開門。胡龍閃了進來。

李夢夢一臉驚訝地看著胡龍。

“不應該就這么讓客人站著吧?!焙溝蛻?,抿嘴笑了笑。

李夢夢回過神來,連忙讓座。

胡龍觀察了一遍房間,覺得還算整潔,隱約散發著女人的香氣。

“到底有什么事情?”李夢夢猜測胡龍這么神秘前來的原因,她知道他有重要的話要說。

胡龍忽然注視著李夢夢,把臉靠過去,悄聲說:“我去而復返,就是想問你一件事情?!?/p>

李夢夢也把臉靠了過來,兩人的臉幾乎貼在一起:“你想知道什么?”

“你的身份?”

“哦?一個普通女孩,還能有什么身份呢?!?/p>

“是嗎?”胡龍決定還是把四哥安排他和狗皮子暗中調查她的事情簡單說了一下。

李夢夢臉色瞬間變得灰白,額頭上沁出冷汗。

沉默片刻,李夢夢冷靜下來,避開胡龍的目光,冷淡地笑了:“你既然猜到了我的身份,這不是白問了嗎?”

“你真的是線人,管副局的線人?”胡龍還是微微吃驚。

李夢夢搖了搖頭,說:“我不是管副局的線人,但是……既然你已經發現了我的秘密,你就回去對四哥說吧,反正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正義了?!崩蠲蚊嗡底?,突然眼眶一熱,眼里噙滿了淚水,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胡龍扭頭看見臺面上的紙巾,抽了出來,李夢夢接過,輕輕擦拭。

“既然你不方便說,我也不繼續打聽,不過有一點你可以放心,我不是四哥的人,至于是什么身份,目前還不能向你透露,重要的是你要相信我?!焙渙吵峽業廝?。

李夢夢看著胡龍,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突然,李夢夢壓抑不住,撲進了胡龍的懷里,緊緊地抱住他。

胡龍感到全身一陣顫抖,手愣在半空中,不知所措。

李夢夢忽然把臉抬起來,含情脈脈地注視著胡龍,閉上眼睛把嘴貼了上去。胡龍嘴唇哆嗦了一下,李夢夢已經咬住他的下唇,他感覺全身如同電擊一般,打了個激靈,連忙推開。

李夢夢如同狐貍般溫順地看著他。

胡龍轉身離開,悄無聲息地開門走了。

后面傳來咿呀的關門聲和重重的喘息聲。

胡龍上了車之后,緩緩地向山莊方向開動。他透過反射鏡,猛然發現背后出現了一輛黑色小車,不由大驚。他暗想,這回又被人跟蹤了。那么,剛才和李夢夢的情景會不會也被對方看見了呢?他這樣一想,額頭頓時冒出汗來。但是,他還是太過敏感,后面的黑色小車轉眼便超過他的小車,往右邊方向開去。這輛小車,他沒有印象。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