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90vs足球比分:第9章 對決(2)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我說矮子強,你他媽的想嚇死人??!”胡龍用力拍了下矮子強的肩膀。自從胡龍進入看守所之后,他不知不覺中也有了那種黑道的脾氣和語氣。

“龍哥,你這芭蕉扇……”矮子強撅著嘴嬉笑著。

“見狗皮子哥去哪兒了嗎?”矮子強賊頭賊腦地再次向四周張望。

“上廁所了,你是不是帶……那東西來了?”胡龍假裝不經意地說。

矮子強好像老鼠一樣嘻嘻笑著,露出老鼠牙。

胡龍心里清楚,也不方便多問。昨晚的事情發生后,想必四哥他們也提高了警惕,萬一自己不留神問了不該問的東西,可能會引起他們的懷疑。

“哦,我說矮子強啊,我覺得有點兒奇怪了?!焙室饃ιδ悅潘?。

“怎么了?”矮子強認真地看著胡龍。

“瘦子不是和你一起上班的嗎,他怎么沒影了,是不是休假了?”

“瘦子?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不干了,到省城去了?!卑憂墾圓揮芍?,避開胡龍的目光。

“哦?”胡龍愣了一下,看來矮子強對于瘦子的事情也大概知道,惟獨他是個局外人。按照胡龍的推測,瘦子可能正如麻友一樣,神秘失蹤了,而且還找不到尸體。想到這里,他不由得不寒而栗。

矮子強見狗皮子舒暢地哼著歌,扭著肥鴨屁股出來,就溜過去,拉著狗皮子低語了。胡龍聽不太清楚,便無趣地打算出去轉轉。

凌晨1點,胡龍早早感覺到今晚有些不對勁兒,而這一切,是敏銳的直覺告訴他的。每天晚上,來山莊一樓吃搖頭丸跳舞的人,都是流里流氣的青年,這晚也不例外,但是讓胡龍疑惑的是,今晚的客流量有些不尋常,比起以往的要多很多。他從手機上調出日歷,也沒發現是什么節日,按理說生意不會突然間好起來。更有一點讓他起疑的是,胡龍第一次跟蹤瘦子來山莊的時候,看見的那幾個鬧事的人,今晚也出現了,而且是十幾個人一起來的。因此他擔心這些人今晚可能鬧事,便讓其他保安提高警惕,防患于未然。

為了安全起見,他決定進入娛樂城一樓先查看一下。

推門進去,無一例外地震耳欲聾的DJ響起,發羊角風般的人在旋轉燈下狂舞,陪酒女和客人在雅座上搖骰子,吆喝著,有幾個假裝喝醉酒軟倒在客人懷里,來撩起他們的情欲,好讓他們開房包夜。

胡龍也沒有心情去看這些,掃了四周一下,沒有什么異常,便揚手招住一名男服務員,問哪間房的客人最多,服務員指著1108。這里的每一間房,里面都配有一個舞池。

胡龍走到1108房門外,并不推門進去,只是從門板上的透明膠玻璃看進去,里面黑壓壓的一片,烏煙瘴氣的。為了不打草驚蛇,他看了一會兒,便出來了,通過對講機讓手下注意1108房。

山莊結束營業時間是凌晨2點,胡龍看了下手表,老針已經走向1點半。為了打發時間,他便到狗皮子的柜臺前坐下。狗皮子正戴著耳塞陶醉地搖頭丸晃腦,抬頭見是阿龍,便摘下耳塞,沖胡龍大聲喊:“阿龍,來一杯?”

胡龍搖搖頭。

狗皮子重新戴上耳塞,搖晃起來。

“真他媽的都是瘋子!”胡龍在心里罵了句,轉過身去。他這么一轉,剛好看到不遠處一名男顧客或許是喝醉酒了,正強拉著陪酒女的衣服。對于這種現象,胡龍見怪不怪,四哥交代下來,除非鬧出什么大的事情,這些小事都由姚姐解決。陪酒女憤怒起來,拿起酒杯就往拉她衣服的男人身上潑。男人愣了一下,好像清醒過來,揚起手來就一巴掌揮過去。陪酒女掩住臉往里面跑了,一會兒見到姚姐快步走過去,和顧客說著什么,好像是在賠不是,一會兒姚姐揚手招來另外一位小姐。那小姐坐下之后,姚姐就笑著抽身起來。

姚姐起來之后,一直往胡龍這邊走來,胡龍以為姚姐有話和他說,便站起來走過去。

“姚姐,要幫忙嗎?”

姚姐不說話,指了指旁邊空著的位置。胡龍明白過來。

兩人坐下后,姚姐直視著胡龍,嘆了口氣,說:“這是老顧客了,都是些敗家子,不過有的是錢,也不好得罪?!?/p>

胡龍意會地點點頭。

“真他媽的煩死了!”姚姐竟然罵起粗口來。

胡龍愣了一下,他可是從來沒有看見過姚姐發這么大脾氣。

“陪姚姐喝一杯,怎么樣?”姚姐對近處的服務員招了招手。

姚姐這是先發制人,他也不好意思推卻。

服務員剛把酒端過來,1108房門忽然被一腳踹開了,接著里面沖出來二三十個青年,每個青年手上都拿著啤酒瓶。其中兩個正扭打在一起。

胡龍便拋下姚姐,快步跑過去。

這時,這些青年嚷嚷起來,個個好像瘋狗一樣,沖向舞池,見人就砸。

狗皮子那邊反應比較快,音樂霎時就停下來,燈也亮了起來。

胡龍通過對講機喊了人馬過來。

舞池里的人正在蹦跳,無緣無故被人從背后拿啤酒瓶砸了,他們幾乎都是團隊的,見自己人被砸,立刻還手,于是混打成了一片。女孩的尖叫聲也不斷響起。

胡龍的手下趕了過來,看到混亂的場面,個個瞪大了眼睛。胡龍對他們說了幾句,他們就立刻向從1108房沖出來的青年打,當然混亂中,也有打錯人的。

胡龍擔心這些人沖過來傷害姚姐,便沒有過去,而是通知了虎子和四哥。四哥電話那頭說讓他先處理,他馬上過來。

正鬧哄哄地打成一團,大門突然被人踹開,一下子沖進幾十個身穿制服的警察。帶頭的不是別人,正是高飛。

“住手!”高飛瞪大眼睛怒吼了一聲。

那些人正打得熱鬧,完全聽不到他的吼聲。

高飛見狀,憤怒地掏出槍來,對著天花板一扣,“砰”的一聲,打在吊燈上,吊燈立刻破碎掉了下來,散落了一地。

大廳內霎時便安靜下來,一個個魂飛魄散地看著高飛。其中好幾個抱住流血的頭鬼哭狼嚎。

“他娘的,嚎什么嚎!”高飛用嘴對著槍口吹了一下,把它放回腰間,掃了四周一眼。狗皮子和胡龍便連忙走上前去。

“我說狗皮子,這是怎么回事?”高飛瞪了狗皮子一眼。

胡龍默契地和高飛交流了一下眼神。

“這些人鬧事,所以我們的人才……”狗皮子低聲下氣地說。

“鬧事就能夠打人了嗎?”高飛責備了一句。

“是我讓他們打的,如果我們的人不動手,這娛樂城還不是讓他們給砸了嗎,更何況我們要保障顧客的生命安全?!焙蚓駁廝?。

“喲,打人還有道理,你是誰,敢這么囂張!”高飛瞪著胡龍。

“我們的副隊長龍哥?!憊菲ぷ釉諗員囈檣?。

“我管你什么副隊長,今晚打人的全部帶回去!”高飛一揮手,他背后的人便趕過去。

“高隊長,我們被坑了,他們賣白粉給我們,價錢太高,我們看不過去,所以才砸場?!逼渲幸桓齟蟾吒鱟幼呱锨襖?,憤憤不平地說道。

“什么?白粉?”高飛愣了一下,指著他嚴肅地問,“話不可以胡說,白粉在哪里,誰賣給你們的?”

“在1108房里,要不相信,你們進去搜,是他們這里叫矮子強的人賣的?!備吒鱟鈾底啪突贗匪拇φ胰?。

高飛不理睬其他人,就帶著幾個人往1108房趕過去。

狗皮子嚇得臉色一青一紫的。但是就在這些人說話的當兒,矮子強悄無聲息地從1108房溜了出來,沿著墻壁一溜煙地溜走了。

這個時候,虎子和四哥幾乎同時趕到,問清楚情況之后,狗皮子想說什么,四哥揚手制止了他。但是胡龍卻發現四哥的臉色很白。

“擔心什么呢,矮子強都溜了?!焙睦镎餉聰?,表面上卻裝作很不安的樣子。

高飛他們還沒有出來,四哥對狗皮子低語了幾句,便趁其他人不注意溜走了。胡龍看著四哥消失的背影,愣了一下,再找姚姐,不知道什么時候也沒影了。

“他娘的,連警察也敢欺騙,哪里有什么白粉!”高飛一出來,就罵著向高個子踹了一腳。

狗皮子眨巴了幾下眼,好像完全不相信這個事實。

胡龍便清楚了狗皮子的確讓矮子強賣白粉給這些人,但是這些人到底為什么砸場,恐怕不只是為了價錢問題這么簡單。

“怎么可能呢,明明是矮子強賣給我們的,矮子強就是狗皮子的手下?!備吒鱟尤套⊥?,嘟囔著,然后指著狗皮子。

“狗皮子,他說的是真的嗎?”高飛冷冷地看著狗皮子。

“我們這里是正當經營,怎么會賣白粉呢,這不是冤枉我嗎,至于……”狗皮子說著兇狠狠地瞪著高個子,“至于他說的矮子什么的,我是從來沒有聽說過?!?/p>

“你說什么?”高個子也毫不示弱地瞪圓眼睛。

“你們也少廢話,具體情況回警局再說?!備叻上蚴窒祿郵?,說,“把人全部帶走,另外再多叫幾部車過來?!?/p>

“我說高隊,我們可是沒犯罪??!”虎子一張兇巴臉笑著遞煙給高飛。

高飛似乎認識虎子,推掉煙,說:“你是隊長,麻煩也跟我們回去一趟吧?!?/p>

“好??!”虎子哈哈笑起來。

狗皮子、胡龍和虎子從刑警隊放回來,進入宿舍屁股還沒有靠在床沿上,四哥便打電話過來,讓他們去他辦公室一趟。四哥的辦公室就是那棟別墅,三哥也是住在那里。

上了樓,推門進去,四哥、三哥、非洲蒙、瘋藝,已經圍著茶幾坐好了。他們先問候過三哥、四哥。四哥便指著對面空著的位置讓他們坐。

他們坐下后,三哥便說:“昨天晚上大家辛苦了,今晚我做東,為兄弟們壓壓驚?!?/p>

“三哥,這是哪里話,都是我們的分內的事?!憊菲ぷ漁移ばα車廝?。

“昨天晚上要不是阿龍精明,發現得早,及時做出選擇,事情想必很難收拾,因此阿龍這回的功勞不小?!彼母繾⑹幼藕?,雙眼放出贊許的光芒。

“四哥言重了,還不是四哥平常指導的好,阿龍只是舉手之勞而已?!焙?。

“好,有勇有謀,而且懂得謙虛,還真是難得!”三哥拍著手笑道,“看來阿四這回得了個虎將?!?/p>

四哥嘻嘻笑了幾下。

虎子由于一宿不眠,那張兇巴臉的臉色越發蒼白。

“阿龍,你是怎么發現的,說來聽聽?!彼母縲ψ盼?。

“其實也沒什么,只是覺得昨晚一下子擁進太多人,又不是有什么節日,所以感覺到不對勁兒而已?!?/p>

“其實一個多月前,他們就來鬧過一次事,這事阿龍不知道?!彼母緄懔說閫?,眉頭皺了一下,“大家有沒有想過,這些人是什么人,竟然敢到我們的場所來鬧事,要不是矮子強事先把那東西撿出來,后果不堪設想?!?/p>

除了大眼三,大家都搖了搖頭。

胡龍心里笑了一下,昨晚的推測果然沒有錯,這些人就是有備而來的。

“他們這些人不是明擺著陷害我們嗎?”虎子瞪大了眼睛。

“虎子說得不錯,我已經打聽清楚,這些人就是明擺著陷害我們,他們從我們這里買了那東西,昨晚抽檢的時候,卻沒有一個人吸上,而且高飛他們來得很準時,看來是事先報了警的?!?/p>

“???”大家很是驚訝。

“他們是誰的手下?”狗皮子看著四哥說。

“在漁州,有誰敢這么和我們對著干,你們猜猜?!彼母綈じ隹醋潘?。

“牛大腸?”瘋藝很肯定地伸出手指。

四哥和三哥會意地對望一了眼,點了點頭,算是默認。

“他奶奶的,竟然敢公開到我們場所來鬧事,看我不把牛大腸的脖子扭下來,當球踢……”虎子握緊拳頭,憤憤不平地罵道。

“我猜想,按照牛大腸的為人,他不太可能這樣做,恐怕這件事背后的主謀不是牛大腸,而是他的二當家爆眼狼。除了阿龍,大家應該很清楚,牛大腸雖然是大當家,但是基本上都是爆眼狼說了算?!彼母緹倨鶚?,打斷虎子的話。

“爆眼狼?”胡龍假裝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喃喃道,“該不是沖著我來的吧?”

四哥一聽,就哈哈笑了起來。除了三哥莫名其妙以外,其他人都笑起來,特別是狗皮子,更是捧腹而笑。

“狗皮子,說說,怎么回事?”三哥疑惑地問。

狗皮子便將阿龍在看守所打他們的經過詳細地說了一遍。三哥聽了,也忍不住拍手稱好。

“這次他們沒有得逞,想必還會有下次,你們以后要多注意一些,特別是狗皮子?!彼母縊底琶濟惶?,瞪了狗皮子一眼,“那東西目前查得嚴,爆眼狼他們也盯上了,你暫時就不要動,矮子強你先放一段時間假給他?!?/p>

狗皮子怏怏地點了下頭。

“我們也不能總這么被動吧,放著生意不做?!狽枰沾曜潘?,咬牙切齒地說。

“嗯……你們先回去休息,具體情況我和三哥另外安排,你們隨時做好出發的準備?!?/p>

除了三哥,各人都點了下頭。

{ganrao} 连码专家六肖复式 江西十一选五测下期出号 浙江6+1开奖结果 排列三预测推荐 中国福利彩票怎么看第几期 11选5傻瓜打法 股票交易数据 2012年股票推荐 WG秒秒彩 杭钢股票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带预测 中石油股票论坛 十一选五昨天开奖结果查询 中国福利彩票七乐彩开奖结果 大发快三彩票是否合法 体育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