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即时比分捷报比分:第1章 跟蹤(1)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十年前的梅雨時節,胡龍被安排到南方漁州這個耳朵眼兒大的小城來。

胡龍接替師兄的位置后,師兄表現出前所未有的開心,但也深感擔憂,他對胡龍只說了一句:“以后在漁州展開暗訪工作,特別要小心大眼三這個人?!?/p>

胡龍在師兄先前租的房子里住下來,之后的第三天晚上,便開始了暗訪工作。此次,上司將他從北方縣城調過來,主要是讓他負責調查漁州賣淫女的真實生活。之所以考慮到讓胡龍來接替他師兄,上司自然有他的道理。

胡龍自從一年前考入報社做暗訪工作以來,除了他的上司——主任,還有目前接頭的師兄,就沒有誰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這晚他打扮整潔,牛仔褲搭配黑色T恤,李寧運動鞋,對著一塊碎裂的玻璃鏡仔細端詳一下,依然是那張千年不變的黑臉,銳利精神的目光,魁梧的身材。再看了下手表,10點剛到,他便挎上一背包,悄無聲息地從宿舍出來。

宿舍臨街,外面的情況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頭一天,他便打聽清楚南街的旅館基本上都是古代妓院的樣式。

從出租屋出來,過了十字路口和一條馬路,一直往前走有一間旅館,盡管門口的燈很暗,但他如同貓一般銳利的目光還是看清楚了那四個字:妖艷旅館。

旅館門前沒有小姐,有一臺半殘廢的小車??吭諑繁?,幾乎把半條街堵住了。

胡龍站在門口停止腳步,向里張望,七八個小姐坐在里面低聲聊天。

這時,有兩個兇神惡煞的男人向他走過來,不懷好意地掃了他一眼,隨即打開車門,邊放著DJ,邊搖搖晃晃向外面闖,像是匹野馬。

胡龍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抬腳往前面走,他覺得先摸清楚旅館的數量和情況再說,不急于找小姐閑聊。

越往前走,路面越發黑暗,他的心揪緊了。大概走了二十米,發現其他更加狹窄的巷子也有旅館。這時候,他已經發現小巷錯綜復雜,不是一時三刻能夠弄清楚的。

胡龍一路大概看到二十多間旅館,估摸著進去其中一間先摸清楚情況再說,便抬腳走進一間叫做金瓶兒的。

坐在柜臺里的老板娘見來了客人,連忙打招呼:“嗨,帥哥?!?/p>

懶洋洋地坐在客廳里的幾位小姐看到來客,雙眼露出炙熱的光芒,好像一把火,隨時能把對方燃燒。

胡龍也不多說什么,直接交了房錢,然后由一位瘦小的阿姨領上去。

上了三樓,開了305房門,阿姨故作神秘地問:“要不要小姐?”

胡龍不假思索地點了點頭。

阿姨馬上就樂了,伸出手來:“麻煩五塊錢介紹費?!?/p>

胡龍爽快地掏給了她,然后進入房間,順手關上門。他仔細打量了一下房間,不足十平方,布置倒也干凈整潔,不過有股悶騷味。

他剛坐下,打開電視,便聽見敲門聲,接著房門被開了條縫,順著門縫好像蛇一樣溜進來一個打扮妖艷的女孩,約莫二十三四。

“嗨,老板,要小姐???”女孩一進來,雙眼就滴溜溜地在他身上轉。

胡龍仔細打量了一下對方,對她沒有半點兒好感,反而是有種同情的意味。他沒有說話,用手示意她坐下。

女孩一屁股坐在床上,就緊挨上來,用胸部緊頂著他的后背,操著普通話在他耳邊嬌聲嬌氣地說:“你應該知道規矩吧?!?/p>

“哦?說來聽聽?!焙簾芰艘幌?。

“我們這里有三種服務,第一種是三百包夜,第二種是十七八的女孩,一百一次,第三種就是我這種?!?/p>

“你這種怎么算?”胡龍想不到里面還有這么多學問。

“五十塊戴套?!?/p>

“不戴套呢?”

“不戴套我可不干,你要不找其他小姐吧?!彼底潘盞卣酒鵠?,哼了聲,便轉身要去拉門。胡龍沒有攔住她。

女孩前腳剛走,他便溜出房間,見走廊沒有人,就四周察看起來。他發現每層樓的設計都一樣,十個小房間,每層樓的走廊之間都響著電視的聲音,還有嫖客和小姐夸張的放浪聲。

在頂樓之間,有個天橋,他俯身往下看,亮著燈的陽臺上,都掛著五顏六色的文胸,讓人一下子感覺走進了一個活色生香的世界。

胡龍捉住機會拍了一些照片。大概到了11點半,他便出來準備到其他旅館去看看。但是剛踏出旅館的路口,突然從前面小巷拼命跑出來一個男人,緊接著后面擁出來三個青年,手上都拿著長刀。

胡龍嚇了一大跳。

這幾個人跑出一段距離后,他深呼吸了一下,來不得遲疑,便急忙跟隨上去。他不敢跟得太緊,擔心他們發現,會反過來砍自己。

前面,逃跑的男人只管拼命跑,頭也不敢回。后面的人好像狼一般,一邊狂追,一邊罵娘。

他完全沒有時間去掏照相機,更何況閃光燈一閃,他就會暴露,危險可想而知。

被追砍的男人可能事先已受傷,跑到稍微亮一些的橋邊,就被第一個追上的人從背后猛砍左邊肩膀一刀。

他沒有喊,忍住痛,轉身在對方還來不及砍第二刀的瞬間,向對方肚子上踹了一腳。對方躺了下去,接著被后面的人拉起來,一起又追上去。

從這個快速的動作中,胡龍看出逃跑的男人懂得功夫,要是這些人單打獨斗,壓根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對方受了傷。

忽然,前面出現了一輛小車,打著雙閃燈,接著車門拉開,跳下兩個高大男人,舉著刀,也不言語,直接向這個男人奔來。

他一激靈,看情況不妙,便轉身向右邊的小道跑去。那三人向新來的兩人喊了聲什么,便匯成一股洪流向對方涌去。

于是一路亡命逃跑,一路緊追不舍。

轉過幾條小巷,那個男人被追殺得慌不擇路,逃進了中心市場。

中心市場,一片死寂。不知道哪處在漏水,偶爾的滴答聲響亮地傳來。

攤主用帆布遮蓋起來的攤位,像一座座墳墓。被追殺的那個人就在這些“墳墓”間穿梭。

此時,被追殺的男人身上已中了幾刀,血沿著肩膀緩緩流淌下來。不過,他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依然跌跌撞撞向前跑。如此追逐,砍殺……最后被追殺的那個人再也沒有力氣跑了,斜靠在攤位上面,大聲地喊救命。

與此同時,胡龍聽到那些流氓說:你這小子有種,連大哥也敢出賣,枉費大哥這么器重你。動手!不要留下證據……

中心市場出現命案,一時之間,生活在附近的居民都炸開了。而胡龍,卻裝作毫不知曉的樣子,一直到10點,才懶洋洋地起床。他心里清楚,昨晚發生的兇殺案一定會轟動漁州。根據以往的經驗,他只能夠繼續關機,避免警察追查報警人的下落。他猜想如果他出現在刑警大隊,會給自己帶來一定的麻煩,何況身份一旦曝光,漁州之行便要結束。不過為了能夠讓警方掌握自己目擊的情況,他還是寫了詳細的目擊過程裝進信封投進了郵局的郵筒。當他似乎完美地做完這件瑣碎的事情后,已經是中午了。

他從郵局出來,便開始尋找地方吃飯,肚子餓得實在受不了了。

一踏入飯館,一股人身體散發的熱氣迎面撲來,夾雜著如同腌菜的汗酸味。他四下掃了一眼,發現最靠近里面倒數第二的位子上起來兩個人,便快步走過去。

服務員收拾干凈后,他點了份豬雜和牛肚。

他要的豬雜湯和牛肚大概15分鐘后端上。在這之前,嘈雜的環境中,他還是聽清楚其他顧客都在談論一個共同的話題,就是昨夜中心市場的兇殺案。他愣了下,想不到消息傳播得這么迅速。本來他以為是黑幫的仇殺,也沒有什么大驚小怪,值得稀奇的。但是,從這些市民的口中聽到的卻說法不一,正如他推測的一樣,有人說是黑幫仇殺,也有人說是雇兇殺人,還有人說死者是線人,警察臥底。

這些話基本上都是從左邊隔壁桌上聽來的。其中一個肥胖的,咬著牙根,神神秘秘地說,這宗案件,可能和大眼三有關聯,畢竟大眼三目前在漁州,最吃得開。另外一個三角眼的就說,事情也說不定,不過依照大眼三的脾氣,一旦有人得罪他,就會……他故作詭秘地笑了下,然后伸手抹了下脖子。接著斷斷續續聽到他們談論大眼三的發跡史,還有傳奇故事。對于他們的胡扯,胡龍并沒有仔細聽,不過有一點他還是聽入耳了,大眼三的背后一定有著特殊的關系,要不然怎么連派出所所長也敢打,那不是膽大包天了嗎?

在他不留神的當口兒,右邊坐下了三個青年。

等吃好了飯,胡龍舉手準備買單,隔壁桌上三個流里流氣的青年似乎喝高了,其中一個瘦子從臉一直紅到脖子,都如同火爐般。他按捺不住,梗著脖子繪聲繪色地說起兇殺案,突然,被旁邊一個男人從底下踹了一腳,才愣回神來。他連忙小心地掃了四周一眼,然后白了踹他的人一眼,卻很乖巧地沉默了。

這一切胡龍都看在眼里,憑著他的敏感,他覺得瘦子剛才可能說漏了嘴,說不定他和兇殺案有著緊密的關聯。他腦子里快速回放昨晚追殺那個男人的人,也不確定瘦子是不是其中的一個。昨晚事情實在太亂,而且他也不敢跟蹤太近,所以看人就像霧里看花。

服務員過來問他需要點兒什么,胡龍愣了下,連忙說要牙簽。

這時,他暗下了一個決定。

當這三個流里流氣的青年晃晃悠悠走出飯館,胡龍不緊不慢地起身跟隨上去。胡龍猜想他們開車來的,打算叫輛摩的,卻看見他們向路口走去。三人互相交頭接耳說了什么后,瘦子便和兩人分道揚鑣,獨自搖晃著過馬路。

胡龍見另外兩人搭乘一輛摩的離開,便假裝無所事事的人一樣向瘦子的方向緊走了幾步。

瘦子頭也不回,沿著人行道一直往前走,大概走了一百米,向右轉身,消失了。

胡龍愣了下,快步跟了上去。

瘦子消失的地方是條小巷。

眼前出現分岔路。他仔細聽了下,右邊傳過來腳步聲,便跟了上去。一會兒,隱約看見一個背影,但是那個背影轉眼轉入另外一條小巷。他不由得小跑起來,前面小巷空蕩蕩的,卻一個人影也沒有,忽然不知道從哪家傳過來砰的一聲關門聲,很是響亮。

胡龍心里難免一陣失落,思索了一下,轉身往回走。出到路口,然后向左邊的小巷走去,路上只有幾個老人和小孩的身影。大概10分鐘,他便走出了網絡一樣的小胡同,回到鳳凰街??醋懦道闖低穆礪?,他愣了片刻,瞥見對面馬路有間報亭,扭頭看看沒有車,便走了過去。

他買了份今天的《漁州報》后,便往宿舍方向走,邊走邊打開來,在首頁標題上掃了一眼,很快就發現很醒目的標題:漁州兇殺案,誰是幕后兇殺黑手?內容大概的意思是說目前案件正在調查中,可能是一宗仇殺案,不過一定有幕后的黑手。

入夜后,大概8點,胡龍就從宿舍出來,在沒有必要拍攝時,他決定不帶照相機出門。出門后,依然沿著昨晚的街道往旅館方向走,他決定要和一名小姐搞好關系,然后才能夠打探出最真實的小姐生活。但是當他穿過馬路,準備走進昏暗旅館入口的時候,念頭一轉,轉往郵局的方向走去。他的職業敏感告訴他,暗查瘦子,可能會知道兇殺案的真正內幕,盡管這些工作是警察干的。

他一邊走,一邊估摸著瘦子應該就住在白天失蹤的小巷里,但是小巷的路錯綜復雜,他會從哪里習慣性地出入呢?要么鳳凰街——鳳凰街就有幾個出口,要么就是白天瘦子消失的地方。對面是一家婦幼醫院,兩邊幾乎都是賣家具的店鋪,還有發廊,早餐店,專賣店……他后來知道這條大道是同德三路。

旅館大道和同德三路是同一條大道,相距大概兩公里,十來分鐘的腳程。

胡龍就在路口駐足,掏出香煙點上,假裝在等人,眼睛卻不時地瞥著從路口進出的人。憑直覺,他猜想瘦子外出時會走這個路口,主要原因是這個路口是大道,搭車比較方便。

他把煙頭扔在地上踩熄,看了下手表,指針走向9點,依他的經驗,過夜生活的人,現在應該開始了。但是他左等右等,一直到9點半,也沒有發現瘦子。為了不讓人起疑,他向斜對面走過去,進了一間糖水店,選擇靠窗的位置,點了份西米露。

為了打發時間,他喝得優哉游哉的,眼睛卻一直盯著路口。

或是他的直覺錯誤,還是瘦子壓根兒不住在這一帶,或者瘦子從另外一個路口出去了,反正沒有瘦子半個影子。不過他并不著急,暗訪工作早已讓他磨出耐性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影從幽暗的小巷走出來,胡龍看清楚了,心里暗喜一下,掏出錢放在臺上,趁服務員走過來的瞬間,一溜煙溜了出去。

瘦子在馬路旁邊探頭探腦地張望,揚手招住一輛摩的,往上一跨,摩的便屁股噴出兩股黑煙往北面而去。

胡龍連忙攔住剛想從身邊過去的出租車,出租車“吱”的一聲急剎車。胡龍小跑兩步過去打開車門,邊關門邊如機關槍般射擊:“快,跟上前面紅色的摩的!”

出租車司機眼尖,猛踩油門,一下子沖出很遠。

“捉賊嗎?”司機頭也不回地問。司機的話很明顯,他以為胡龍是便衣警察。

胡龍也不否認也不肯定,直注視著瘦子坐著的那輛摩的。他的心里在推測,對方這么晚出現,到底去哪里呢?昨晚的兇殺案真的和他有關嗎?

瘦子在帝都山莊娛樂場門口外的水池邊下了車,像猴子一樣轉身向里面溜了進去。緊接著,胡龍也跟了進去。

一進入一樓,就沒有了瘦子的身影。一進門口,是一排雅座,大廳的中央是一個舞池,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伴著一群人在旋轉燈下蹦跳。

胡龍找不到瘦子,就挑選個僻靜角落坐下。剛一落座,便見一個身穿套裝工作服的服務員過來,點著蠟燭,開了位,然后才問胡龍需要什么,自己一個人嗎?胡龍心想既然來了,也不好意思不要東西,不假思索,要了兩瓶啤酒,還有一碟下酒小菜。

他斟滿酒杯,爽快地飲了一杯,再慢慢續上。一邊吃著小菜,一邊假裝好奇地把四周掃了個遍,包括舞池里,但是瘦子真的好像耗子鉆地洞里去了,沒有半個影子。他的目光最后停留在里面房間,他的直覺告訴他,瘦子進入了其中一間房里。為了不引人注意,他暫時沒有必要挨個房間去敲。

“帥哥,這么無聊啊,單獨一個人喝悶酒!”一陣嬌甜的聲音傳過來。胡龍的目光正好對著桌子前面的短裙,慢慢往上移動,裊娜的身材上面是一張濃妝打扮的小臉,一雙眼睛目光灼熱地上下打量著胡龍。

胡龍愣了,隨即不動聲色地抿嘴點了點頭。此時,他一時生了錯覺,竟認為對方是他的初戀女友。如果不是,她們怎么會長得如此相似?

“介意我坐下來嗎?”女孩不等待胡龍答應就在他身邊落座。

女孩身上的不知名牌子的香水味刺激著鼻子,幾乎讓他受不了。

胡龍從剛才的掃視中,發現不少穿著這種套裝的女孩在陪客人喝酒,便明白是陪酒女。

“要小姐陪酒嗎?”女孩似乎猜透他的心思,很直接地問。

“啊——”胡龍注視著對方,愣了下。

“你一定以為我是陪酒的小姐了”,女孩很自然地抿嘴笑了,“我是這里的領班,看你面生,好像是第一次來我們的娛樂場吧?!?/p>

胡龍吃了一驚,想不到對方一眼就看出他是新人。胡龍也不肯定也不否定,他喝干了女孩斟滿的酒,然后自己慢慢斟上。

女孩似乎明白他的意思,也不強求,站起來笑著說:“我叫姚姐,如果需要小姐叫服務員喚我一聲?!?/p>

胡龍點了點頭,默默注視著她離開。影像往回倒流,他和初戀女友在一起的情景透過迷茫的煙霧,一幕幕浮現……

{ganrao} 000046股票行情 北京pk赛车6码2期技巧 山东体彩扑克牌奖金 快3技巧100准 东方6十1基本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州期货配资 淘宝广西快三形态走势图 下载北京快三 随州股票配资 多乐彩11选五走势图江西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 加拿大快乐8平台 600031三一重 股票涨跌的计算原理 河南22选5专家最新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