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球探即时比分:第三十五章 死而無憾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蕭天帶領著眾兄弟快速地清理著現場,在蕭天等人的重手下沒有一個日本兵從場房中逃脫,全部葬身在場房內。日本兵的尸體橫七豎八地躺在廠房的地面上,咕咕的鮮血不斷地從尸體中流淌出來。

此時溫暖的陽光從廠房頂棚照射下來,照在人身上感覺暖融融的,如果不是時機不對地點不對的話,相信享受這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件十分愜意的事情。然而命運總是會開這樣或者那樣的玩笑,就在城市里的所有人都為早晨和上班忙碌的時候,蕭天和自己的兄弟們卻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里為自己的生存打拼著。

更讓人為之氣結的是生死打拼的這個結果是一早就注定了的,更可笑的是蕭天帶領著自己的兄弟正在為這個可以預見的結局做最后的掙扎。

不到最后一刻誰也不知道結局是什么,不掙扎到最后一刻誰也不會清楚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不知道忠言他們在干什么,蕭天竟然在這個時候想起了在臺灣的劉忠言,還有老冰,小龍小虎等兄弟。在這個時刻蕭天竟然是那么的想見他們,難道人在這個時候都會有那么強烈的感情么?蕭天在心中這樣的問著自己。最后蕭天還是搖了搖頭,不是否定了這個想法,而是蕭天認為只有生存下去了,自己才有機會再次見到他們。

“老大,全部清理完畢!”一名黑旗向蕭天匯報著。

蕭天點了一下頭,在思索下一步打法。說是打法,其實蕭天知道現在自己這一方是在被對方追著打,一對一對抗的天平永遠不會向他們這方傾斜。現在自己這一方重要的是爭取生存下去的時間,如果連這個都爭取不到那么所有這些人最終都將會葬身在這里。

“天哥,我們下一步該怎么辦?”火鳳問道。

“我也在想這個問題?!畢秈齏鸕饋拔銥此腥碩枷冉叵?,我覺得在這里不是十分安全,在地下那是易守難攻的地方?!?/p>

“好吧!”火鳳說道。

易守難攻!真的易守難攻么?蕭天在心里其實并不這么認為,自己所藏身的地下是一個兵工廠,說白了一個手榴彈或者一發子彈都可以把自己這些人送上天。那里是一個比地面安全不了多少的地方,但是此時又能怎么辦呢?總不能在這里等死吧。自己的人馬是有限的,而且大部分的人都受了重傷,即使沒有受傷的人再經歷幾次這樣的沖鋒身心也會抗不住的。而外面的日本軍隊相對于自己這一方而言卻是無窮無盡的,自己能抵擋住一次,兩次,甚至十次,但是能抵擋得住百次,千次么?尤其當蕭天看到從自己眼前經過的兄弟疲憊眼神的時候,心中就充滿了一種莫名的愧疚之情。

現在唯一的也是最好的辦法就是藏身到地下,希望外面的小日本能夠投鼠忌器。

我們的身價似乎沒有這地下兵工廠重要吧,蕭天在心中這樣的安慰自己。蕭天不相信外面的日本軍隊會用諾大一個兵工廠來換蕭天等人的性命。

蕭天和張強加緊指揮著廠房里的黑旗進入地下兵工廠,同時吩咐兄弟們注意安全。

“老大,你聽!這是什么聲音?”張強突然停住身形仔細地聽著外面的聲音,同時提醒著蕭天。

蕭天此時也聽見外面不時傳來的轟鳴聲,其他沒有進入地下的黑旗軍也都停住步伐靜靜地聽著巨大的轟鳴聲。蕭天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東西竟然能發出這樣類似于發動機的聲音,是直升機?不像。直升機的聲音沒有這么悶。是卡車?也不可能阿??ǔ檔姆⒍粢裁揮姓餉創蟀?!

突然,蕭天和張強幾乎在同時反映過來,這個巨大的轟鳴聲什么?

“坦克!”二人幾乎同時大聲喊出來。

但是就在蕭天和張強二人知道這巨大轟鳴聲是外面軍隊中坦克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廠房外圍四輛日式2000型主戰坦克依然厚重的履帶緩緩前行,在到達指定位置時同時停住。四輛坦克在同一時間調整著大炮的方向和目標,四輛坦克分別從四個方向對廠房實施了包圍,幾乎在同一時間,四輛坦克同時開炮。

“轟!―――轟―――!轟―――!轟―――!”

四聲巨大的震耳欲聾的炮聲響徹大地,每個人都感覺是要地震一樣,在坦克發射炮彈的瞬間每個人都感覺自己站地方的顫動感。就見三菱最大的廠房,也就是蕭天等人藏身的廠房,在一瞬間被巨炮夷為平地,霎時間巨大的火球沖天而起,廠房里本來存放的摩托車和上百加侖的汽油也都被炮火點燃,發生了接二連三的爆炸。不時飛起的廠房殘骸沖到半空中又回落下來,整個廠房一片火海。

廠房外圍指揮這次自二戰以來最大的一次僅次于演習的軍事行動的日本軍務大臣小野望著火光沖天的三菱廠房暢快地笑了,笑得是那么陰險而狡黠。突然小野一聲領下,一千余人的日本軍隊跟在四輛坦克車的后面朝三菱廠房的廢墟走去。

廠房的廢墟中唯一一處突出地面的就是兵工廠地面上的那扇大門了,在如此近距離猛烈炮火的攻擊下依然完好無損。蕭天和李東等人用力推開覆蓋在身上的廠房殘骸,滿臉灰塵的蕭天朝旁邊吐了一口涂抹,把嘴中的塵埃吐出來,回頭沖張強問了一句“其他人都怎么樣了?”

聽到蕭天的問話,被雜物埋在下面的張強努力的揚起頭,四周回顧著,說到“只要幾名兄弟沒有回來,其他的都在地下,好像沒什么事情?!?/p>

“這幫混蛋!”蕭天一想到又死去幾個兄弟,心中不僅又咒罵了一句。

突然蕭天又聽見了坦克履帶的聲音,而且越來越大,他不僅從廢墟的縫隙中望了過去。這一望不要緊,就見大批的日本軍人在坦克車和卡車的掩護下緩慢地向自己這邊走來。此時蕭天腦海里轉了千萬個念頭,每想到一個都立刻被蕭天給否決掉,望著越來越近的日本軍隊,蕭天此時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拼!還是不拼!蕭天心中在做著激烈的思想斗爭。拼!自己這些人現在已經是疲憊之兵,真正能戰斗也就剩下幾十人了,無論怎樣到最后都難免是被消滅的命運。不拼的話!那么自己真要帶著自己這些兄弟投降么?先不說自己殺了多少山口組的人馬,光是殺了這么多的日本兵就夠自己這些人在日本兵的槍口下死上好幾回的了。

“踏!、踏!”蕭天都能聽見日本兵的腳步聲了。這個時候后面的李東跟了上來,一把把蕭天拉了回去……

小野帶著日本部隊一點一點在三菱廠區里前行,所到之處看到的竟是自己的軍隊,而蕭天的人馬是少之又少??吹瞇∫靶鬧幸環矯媸嵌宰約貉盜凡慷鈾刂示谷蝗绱說拖露械狡?,另一方面更是對蕭天的黑旗軍團所表現出來的戰斗力感到無比的震驚。能把一個國家的特種部隊軍人打到毫無還手之力,到最后只能靠重武器將之擊敗,這無論如何對日本軍方來說不能稱之為一場勝利?;渙私嵌?,如果蕭天擁有同等的裝備,自己是否還能把他們消滅在這里呢?又或者換個位置,自己的軍人依靠如此懸殊的優勢還能堅持這么長時間么?

小野不敢想下去了,他怕得出的結論連他自己都害怕。小野現在是越來越想抓到幾個人來問問話,尤其是他們領頭的,看他們到底是些什么人,哪怕是具完整的尸體也好。畢竟從日本官方得到的信息相對而言比較匱乏,而且對于主要人物的描寫含糊其詞。小野不明白為什么消滅這些人要出動一個國家的軍隊,直到現在小野才明白了。因為這些人的實力根本只能依仗國家的武裝才能消滅掉,他們到底是些什么人?小野不斷地在三菱的廢墟中找尋他想要尋找的東西,但是很遺憾一無所獲。

在三菱工廠的三井老工程師的帶領下來到了三菱兵工的入口處,他們應該在這里面躲藏著吧,小野心中猜測道。

“放下你們的武器,接受投降!”

“馬上從地下出來,接受投降!”

……………

幾分鐘過去了,里面毫無動靜,小野和身邊的軍官們狐疑地對視一眼。由于里面就是兵工廠他們其實是不敢貿然開火進攻的,只能對蕭天進行恐嚇威脅希望他們自己走出來。最后小野奪過士兵手中喊話器,大聲地喊道“給你們一分鐘時間,否則我們就要進攻了!毒氣彈準備!”

聽道小野喊毒氣彈,他身邊的所有軍官均睜大眼睛望著小野,心中暗道,還當是二戰時期呢?我們哪有毒氣彈,那是違反國際法公約的。

但是小野依然自信滿滿地喊著,最后他放下喊話器站在一旁望著地下兵工廠的入口。站前軍隊前的小野更顯囂張,眼睛一動不動地望著兵工廠的地面入口處。

“他們會出來么?”小野身邊的軍官小心翼翼地問著這個脾氣古怪的頂頭上司。

小野陰險地一笑,回答道“一定會出來的!”

“他們會上當么?”

“你在懷疑我???”小野不滿地問道。

“不…。不是!”身邊的軍官惶恐地答道,同時暗罵自己干嗎這么多嘴。

“放心!中國人那點狹隘的民族自尊心我還是了解一些的,他們寧肯戰死,也不愿意就這樣的被毒死的,盡管我這是在詐他們,但是他們一定會上當的?!彼低?,小野抬起右手腕看著自己的手表不再言語。

一時間諾大一個廠房廢墟站滿人卻沒有一絲聲音發出,只要燃燒未盡的廢墟發出火焰的滋滋聲。剩下十秒鐘的時候,地下兵工廠里傳來一陣聲響。

“全體戒備!”小野身邊軍官一聲令下,坦克前面的所有士兵俱是舉起手中的槍對準了兵工廠地面的出口處。

不一會,陸續地從地下走出一群人,小野的包圍部隊也在這股人流的沖擊下不斷地向后撤退著。

這是怎么樣的一群人???!隨著這股人流在地面的固定,所有人的表情都一絲不漏地進入在場的每個日本兵的眼里。

就見這百多人的隊伍,一個個相互攙扶著,每個人的身上幾乎都有傷痕,很多類似刀傷的傷口在身上掛著,有的甚至還滴滴答答地流著鮮血,即使有的傷口包扎著紗布,但是也早已被鮮血給殷紅了。他們三五成群,成雙結隊地相互依靠在一起,堅毅的表情上流露出的是不屈的冷峻。即使面對一個國家的軍隊,每個人的臉上也絲毫沒有露出一點害怕,即使手中早已沒有了武器,所有人的眼神也沒有散發出一絲膽怯的光芒,所有這些不僅讓包圍著的日本兵暗豎大拇指。

小野正想說話,就見前面的人流自動分開一條道路,從后面走出一位年輕人,身上的風衣盡管早已經千瘡百孔,但是依然無損俊朗的身材所散發出的王者之氣,雙目冷冷地望著包圍他們的日本軍隊。

蕭天在兄弟們的最前面站立,后面是受傷的李東和火鳳二人,其次是張強和張剛,最后是十八鐵衛。

小野用贊許的目光望著蕭天,心中十分肯定地認定蕭天就是他們領頭的。小野一揮手身后一隊軍人立刻奔上來就要逮捕蕭天等人。

站在黑旗軍團前面的蕭天瀟灑地舉起右手手掌制止了就要上前的日本兵們,隨后一把扯開自己的風衣,蕭天身后的所有人也幾乎在同一時間都扯開了自己的風衣,正要圍上前來的日本兵立時被眼前的情景給嚇住了,猛地向后撤去。不僅是他們,包括小野和他身后的千多人隊伍也幾乎在同一時間向后退了一大步,都用害怕的眼神望著蕭天兵團的人馬。

就見包括蕭天在內的所有人的衣服內都掛滿了手榴彈,每個人的身上都有幾十個之多。如果只是一個人的身上掛如此之多的手榴彈還不足以可怕的話,那么上百人的身上都掛滿了手榴彈,而且又都是聚集在一起。如果其中一個引爆,那么著幾千個手榴彈爆炸的威力可要比坦克榴彈的大多了,在場的所有人一定沒有一個生還的。

“你…你要干什么?”小野沒有想到蕭天等人竟然如此沖動,如此的不理智,所以有點驚慌失措地說道。

“你也會害怕?你們也會害怕么?”蕭天用手指著眼前的千多名日本兵,大聲地質問道。

“你們來??!你們來??!”張強大踏步地走上前用力扒開自己的上衣沖著最前面的日本兵瘋狂地叫囂道,嚇得那名日本兵一下子倒坐在地上。

“我們是不會跟你們去的。我們想回的只是我們的家鄉,即使我們今天要死在異國的土地上,我也相信我們的靈魂回到我們的家鄉!如果今天一定要死在這里,有這么多的兄弟一路同行,我死而無憾!”蕭天沉聲說道。

“對!我們死而無憾!”蕭天兵團的每個人高高舉起自己的手和同伴的手大聲地喉出自己的心聲。

蕭天又回到李東和火鳳中間,雙手和李東還有火鳳握到一起,三人幾乎異口同聲道“死而無憾!”

最后蕭天毅然地拔掉了自己身上手榴彈的插銷………。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