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大赢家:第七十章 營救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第七十章 營救

馮維把眾人都召集過來,而后問趙大海道:“有義和冷庫的平面圖嗎?”

趙大海連忙說道:“有的,維哥!”說著話,他拿出小本子,打開,放到馮維近前。

他一邊在本上指點,一邊詳細地講解道:“這里是義和冷庫的大庫房,在庫房的里面,還有個小庫房,袁偉就被關在小庫房里,張莉在外面的大庫房。

“通過通風管道,可以進到大庫房,順著通風管道一直往里面爬,能直接進到小庫房里。”

馮維看得認真,聽得也認真,等趙大海說完,他問道:“兩個庫房里,各有多少人?”

趙大海說道:“人都在大庫房,小庫房里只關著袁偉!”

馮維揚了揚眉毛,問道:“你確定?”

趙大海仔細回想了一番,重重地點下頭,說道:“維哥,我確定!不過,大庫房里的綁匪,會偶爾進小庫房,給袁偉喂些吃的、喝的!”

馮維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而后他的手指在本子上點了點,對周圍眾人說道:“我們可以從小庫房做突破口,爭取先把袁偉救出來!”

事情有輕重緩急,這人也分重要和不重要。就以袁偉和張莉二人而言,袁偉的重要性,自然是遠遠大于張莉,先救袁偉,這也是最穩妥的策略。

眾人沒有異議,紛紛向馮維點下頭。馮維看向一名精壯的漢子,問道:“阿義,工具都帶全了嗎?我們得把通風管道打通,進到關押袁偉的小庫房。”

阿義的全名叫張存義,是馮維是心腹兄弟之一,也是馮維麾下最心狠手辣、最兇狠彪悍的打手。他沖著馮維重重點下頭,說道:“都帶齊了,維哥放心吧!”

“好!”馮維低頭看了看手表,斬釘截鐵地說道:“現在就動手!”

他沒有多余的時間去等待,血殺即刻就到,他必須得趕在血殺到來之前,把人給弄出來。

馮維帶著李勝、張存義等七八名精銳的弟兄,由趙大海領路,步行向義和冷庫接近過去。

趙大海剛剛打探過一次,現在已是輕車熟路,他帶著馮維等人,來到義和冷庫的側身,而后,幾人紛紛翻墻,跳進義和冷庫的院子里。

進來之后,他們沒有馬上行動,而是先蹲在墻根底下,仔細觀察四周的環境,確認院子里沒有放哨的人員,他們這才放下心來。

趙大海走到院子角落的墻根底下,從浮土下面拿出梯子,而后放到通風口的下面,他正要順著梯子往上爬,馮維把他拉住,向一旁的張存義甩下頭。

張存義會議,帶著兩名手下,率先爬上梯子。站在下面的趙大?;寡溝蛻秈嶁訓潰?ldquo;通風口外面的柵欄都是活的,可以拿下來!”

果然,抓住鐵柵欄,只稍微一用力,鐵柵欄便脫離了墻體。

而后,張存義在前,順著通風管道向里面爬去,他的兩名手下緊隨其后,再后面,則是馮維、李勝、趙大海等人。

路過通風管道銹死的破口處,張存義停下來,順著鐵皮的窟窿,向下觀瞧。由于洞口不大,所能看到的范圍也很有限。

他所能看到的是,有三個人在玩撲克,另有一人摟抱著一名女子,坐在草甸子,至于倉庫里還有沒有其他人,他完全看不到。

張存義緩緩轉回頭,向后面的手下兄弟做個小心的手勢,然后放緩動作,繼續往前爬去。

到了通風口的盡頭,這里就是趙大海所說的關押袁偉的小冷庫。他慢慢趴下來,耳朵緊貼著通風口的鐵皮,仔細聆聽下面的動靜。

庫房里,只有呼哧呼哧的喘息聲,并無說話聲,聽喘息聲,似乎也的確是只有一個人。

張存義琢磨了片刻,他把背后背著的雙肩包慢慢放下來,緩緩打開拉鏈,從里面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盒蓋,取出一把特制的螺絲刀子。

他把螺絲刀子頂在鐵皮上,緩慢轉動。

沙、沙、沙!

螺絲刀子與鐵皮摩擦,發出輕微的聲響,時間不長,鐵皮上被鉆出個小凹坑,又過了一會,小凹坑變成了一顆小窟窿。

張存義把螺絲刀子收起,順著鉆出的小洞眼,向下觀瞧。

這間小庫房面積不大,里面空空蕩蕩,什么擺設都沒有,只有墻角處,鋪著一張破爛不堪的草甸子。

在草甸子上,還坐著一個人,手腳皆被捆綁住,頭上還裹著黑色的頭罩。

除了這個人之外,再沒有其它人??窗?,張存義暗暗點頭,趙大海打探的本事還不錯,起碼得到的消息都是準確的。他回頭,向后面的一名手下兄弟點點頭。

那人從背包中取出一把小型的電焊槍,遞給張存義,然后他又拿著一只吸盤,爬到張存義的身旁,將吸盤吸附在一塊鐵皮上。

再之后,他取出兩副護目鏡,先是幫著張存義帶上,再給自己也帶上。張存義點燃電焊槍,對準通風口的一塊鐵皮,順著邊緣進行切割。

電焊槍不大,發出的聲音也很小,只有嘶嘶的低微聲響。

義和冷庫的年頭已經不短,得有接近二十年,廢棄的時間也得有五、六年,通風管道的鐵皮本就不厚,加上這些年無人維修、養護,鐵銹腐蝕得很嚴重,早已讓鐵皮變得脆弱不堪。

在電焊槍的切割下,一大塊四四方方的鐵皮被切了下來,因為有吸盤的吸力,鐵皮并沒有掉下去,被張存義的小弟用吸盤提起鐵皮,緩緩放到一旁。

張存義摘下護目鏡,順著通風口的破口處,跳進小庫房里。

雖然他的動作輕盈,但還是發出了輕微的聲響。

在鴉雀無聲的小庫房里,這輕微的聲響還是異常刺耳。原本縮在墻角,一動不動的人質,被這聲輕響嚇得身子一哆嗦,嗓子眼里發出嗚嗚的哽咽聲。

張存義跳進來后,快速地巡視了一圈,然后掏出手機,調出圖片,三步并成兩步,來到墻角的人質近前。

他一把將人質頭上的黑色頭罩扯掉,對照著手機上的圖片一對比,確認這名人質正是他們要找的袁偉。

張存義心跳一陣加速,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見袁偉驚恐地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自己,眼中滿身驚慌和恐懼,張存義壓低聲音,在他耳邊小聲說道:“別緊張!我們是來救你的!”

不緊張才怪!如果此時袁偉的嘴巴不是被堵得死死的,他肯定早已大叫出聲。

見袁偉還是一臉的呆滯,張存義拍了拍他的臉頰,低聲說道:“聽清楚了沒有?我們是來救你的!”

袁偉瞪得又大又圓、充滿驚恐的眼睛,終于漸漸有了焦距,一瞬間,他的眼中蒙起一層水霧,淚水如同斷線的珍珠,沖著張存義連連點頭。

張存義提醒道:“現在我要把你口中的東西拿掉,千萬別叫出聲,不然把外面的綁匪吸引進來,我們誰都活不了!”

袁偉再次連連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張存義抓住他口中的那團破布,一點點的抽出來。等到布條全部從他口中抽出,袁偉張大嘴巴,呼哧呼哧地狂吸著空氣。

見他還算冷靜,并沒有神經錯亂的大喊大叫,張存義隨之取出匕首,將他身上的繩子一一割斷,與此同時,馮維等人一個接著一個的從通風管道跳入進來。

馮維進入小庫房后,快步來到袁偉近前,蹲下身形,上下打量他一番,又對照著手機里的袁偉照片,仔細比較了一遍,確認是袁偉本人沒錯,他長松口氣。

他說道:“袁偉是吧?我們是來救你的!”見袁偉張開嘴巴,準備說話,馮維向他擺擺手,繼續道:“現在什么話都不用說,我們先帶你離開這里!”

說著話,他回頭向通風管道里的手下兄弟揮了揮手。

有人在上面扔下一根繩子下來。李勝接住繩子的一頭,遞給馮維。袁偉邊喘著粗氣,邊顫聲說道:“小莉……小莉還在那些綁匪的手里!你……你們……”

“袁先生放心,我們會全力營救張小姐的。當務之急,是你先出去!”說著話,馮維把袁偉拉倒通風管道的下面,然后將繩子的一頭緊緊系在他的腰間。

系好之后,他向留在通風管道的兄弟揚揚頭,又揮揮手。

幾名還留在通風管道中的漢子,齊齊用力,回拉繩子,袁偉被幾名大漢合力拉進了通風管道內。

進入通風管道,袁偉轉回頭,看向馮維,顫聲叮囑道:“你們……你們務必要救出小莉!”

馮維抬頭看了他一眼,點下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等袁偉被手下兄弟帶走后,馮維看了看四周,留在小庫房里的人,除了他和李勝、張存義、趙大海外,還有三名兄弟。

馮維向眾人使個眼色,又向小庫房的外面努努嘴。眾人會意,紛紛站在房門的兩旁。馮維走到墻角處,用胳膊肘狠狠撞了兩下墻壁,發出咚咚兩聲悶響。

隔了一會,他又連續撞擊墻壁,發出嘭嘭嘭的持續響聲。

外面的幾名綁匪都聽到了庫房里面的動靜,坐在墻角、手摟著張莉的那名漢子皺了皺眉,沉聲說道:“老六,去庫房里看看,如果袁偉不老實,就打到他老實為止!”

“是!”一名干瘦漢子站起身形,邁步向小庫房走過去。

到了庫房近前,他掏出鑰匙,把門鎖打開,拉開庫房的拉門,毫無防備地走了進去。

也就在他走進房門的瞬間,側方突然伸過手來兩只大手,一只手死死捂住他的嘴巴,另只手則狠狠勒住他的脖頸。

干瘦漢子連叫聲都沒發出來,就被人強行勒到房門的一側,他雙目圓睜,正要掙扎,張存義手持匕首,對準他的胸膛,一刀捅了進去。

這是直插心臟的一刀。張存義生怕人還死不干凈,抽出匕首,對著他的心臟,又連捅兩刀。

刀刀致命,干瘦漢子來不及掙扎,也來不及發出叫喊,雙目圓睜,但瞳孔放大,雙目死灰,當場斃命。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