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500.:第六十九章 斗爭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第六十九章 斗爭

趙大海打探清楚義和冷庫內部的情況后,順著通風管道,一點點的倒爬了回去。出了通風管道,他把通風口的柵欄裝回原樣,然后又把梯子埋在墻根底下。

一切都處理妥當,趙大海費力地翻過院墻,和外面的兩名兄弟匯合。

等了這么久,看到趙大海終于出來,兩名青年急忙上前,一臉關切地問道:“海哥,查清楚了?”“海哥,里面什么情況?”

趙大海臉頰的肌肉抽搐了幾下,抹了一把臉上的汗珠子,擺手說道:“什么都別問了,走,趕快走!”

在往回走的路上,趙大海的嘴角不自覺的向上揚起,他很清楚自己在義和冷庫打探到的消息有多重要,他也知道,自己這次可能是立大功了。

回到車上,趙大海急聲說道:“回夜色!快!快點!”

一名青年啟動汽車,直奔夜色酒吧而去。

在路上,趙大海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機,給李勝打去電話。

電話沒響兩聲,便被接通,接電話的人不是李勝,而是馮維。

話筒里傳來馮維渾厚的話音:“我是馮維!”

“維哥,我是小海!”

“嗯!義和冷庫查得怎么樣了?”

“維哥,袁偉和張莉,就在義和冷庫。”

“……”話筒里一片寂靜。坐在夜色包廂里的馮維,手拿著電話,好半晌都是一動不動。

過了許久,他緩緩吐出一口濁氣,語氣毫無起伏地說道:“小海,你要知道,這次的事很重要,涉及到的人,也都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所以,話,可不能亂說!這件事,也開不起玩笑!”

“維哥,我沒有亂說,更沒開玩笑,我說的都是真的,剛剛我已經潛入義和冷庫了,親眼看到袁偉和張莉就在里面!”

馮維瞇了瞇眼睛,問道:“他倆現在怎么樣?”

“都沒事,我看那些綁匪,沒打算立刻就弄死他們!”

“哦!你現在在哪?”

“在回夜色的路上!”

“別回來了,在義和冷庫附近盯著,我們馬上就到!”

聞言,趙大海急忙捂住手機話筒,向開車的青年急聲說道:“停車,調頭,回去!”

“啊?回……回哪啊海哥?”

“義和冷庫!”趙大海放開話筒,正色說道:“是維哥,我這就回去盯著!”

“你只要盯住就好,不要擅自行動,不要打草驚蛇,只要把人給我盯住了,以后,你就是我馮維的兄弟!”

“哎哎哎,維哥您放心,我肯定把人盯住了。”

“好,先這樣,等我們過去!”馮維和趙大海通完電話,沉吟片刻,他重重地咳嗽兩聲,又清了清喉嚨,而后,給謝文東打去電話。

等電話接通,馮維下意識地站起身形,欠身說道:“東哥!我是B市堂口的馮維!”

即便謝文東不在他面前,只是通個電話而已,馮維還是表現得畢恭畢敬,這便是謝文東在社團內的威信。

“有什么事?”

“東哥,是這樣的,我這邊的兄弟,好像查到袁偉和張莉的下落了。”

正在B市酒店里休息的謝文東聞言,從床上坐了起來。他問道:“他們現在在哪?”

“在義和冷庫!”

“義和冷庫?”

“東哥,義和冷庫是愛利商貿的產業。”

“愛利商貿……”謝文東瞇縫起眼睛,喃喃說道:“張保慶!”

B市堂口為何不敢輕易去碰一家商貿公司,不是因為B市堂口的人太慫,而是愛利商貿的幕后老板不簡單。

張保慶雖然只是個商人,但他的父親,曾經是常委之一。

直至最近換屆,才退出,擔任一不太重要的閑置,新任常委李昌華,也正是接替他的位置。

謝文東和張保慶是有私交的,張保慶和謝文東一樣,野心勃勃,胸懷大志,只不過謝文東著重于黑道,而張保慶著重于商場。

雖說兩人走的路不同,但在業務領域上,有高度的重合和互補。

他二人的合作,能鯨吞蠶食掉很多大型企業,從中大發橫財。

謝文東還真沒想到,袁偉和張莉的綁架案,會和張保慶扯上關系。這已經遠遠超出了商戰范疇,而是涉及到了政治,而且還是最高級別的政治斗爭。

吃飽了撐的嗎這不是!人走茶涼沒那么快,以他父親留下的人脈,張保慶如果安安穩穩的在商場打拼,完全可以建立一個自己的商業帝國。

可他倒好,非要去參與政治這個大泥潭。

電話那邊的馮維,聽謝文東說出張保慶的名字,他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小聲說道:“東哥,這次的事,我們還插手嗎?”

謝文東揉著下巴,陷入沉思。

涉及到政治派系之爭,最穩妥的策略,就是作壁上觀,哪方都不幫,如此一來,無論哪方失敗,都波及不到自己身上。

但若想謀求利益最大化,那就得冒險,就得選邊站,站錯了,萬劫不復,可站對了,一飛沖天。

就選邊站這件事,謝文東還真挺佩服東方易的,這只老狐貍,選邊那叫一個準,沒有根基,白板出身,靠著站隊,已經做到副部長,政治部未來的部長。

現在局勢很明朗,東方易是站在李昌華這一邊,也就是新任首長這一邊,而張保慶及其父親,都是退休老首長那一邊的。

新人上位想要權,老人退位了不愿放權,新老更替,勢力更迭,這其中的政治斗爭,沒有硝煙,但卻是你死我活。

謝文東琢磨了一會,說道:“馮維,把地址發給我。”

“是義和冷庫的地址?”

“對!”

“是!東哥!我這就把地址發過去!”馮維掛斷電話后,時間不長,謝文東的手機嘀嘀響起,馮維把義和冷庫的具體地址發到謝文東的手機里。

謝文東隨手轉發給五行兄弟。而后,他下了床,起身穿衣。

無論怎么選擇,他現在首先要做的是,趕緊把袁偉和張莉救出來。于公于私,他欠袁華的人情得還。

謝文東將中山裝的扣子一顆顆的系好,穿戴整齊,而后,邁步走出房間。

他出來的同時,五行兄弟也紛紛走出各自房門,一同向謝文東躬身施禮。

謝文東點下頭,轉身向電梯間走去。同時,他拿出手機,給姜森發去信息,讓他派兄弟到義和冷庫。

馮維、李勝等人先一步到達義和冷庫。

和趙大海一樣,他們的車隊沒有開到冷庫近前,在距離冷庫還有兩三里遠的時候,車隊的速度慢下來,然后開下公路,停在隱蔽之處。

躲藏在暗處的趙大海,快步跑上前來,看到來了這許多的車輛,他也嚇得一跳,沒想到這次有這么大的陣仗。

等馮維下了轎車,趙大海一溜小跑的上前,畢恭畢敬地深施一禮,說道:“維哥!”

馮維應了一聲,問道:“小海,有人在冷庫附近盯著嗎?”

“維哥放心,我的幾個兄弟都在冷庫周圍,有點風吹草動,第一時間就會通知我!”

馮維滿意地點點頭。李勝在旁,暗嘆口氣,這個趙大海,原本是他的小弟,現在倒好,直接越過他,和維哥搭上線了!

這時候,馮維的手機響了。他接通電話,原來是宋明勛打來的。他說道:“明哥!”

“阿維,你們那邊查到線索了?”

“明哥這么快就知道了。”馮維嘴角上揚。別看宋明勛在堂口里不太管事,消息倒是蠻靈通的。

“是森哥給我打的電話,讓我多派人兄弟到義和冷庫。”

馮維心中一動,小心翼翼地問道:“明哥,森哥會來義和冷庫嗎?”

“已經在路上了。阿維,你現在在哪?”

“就在義和冷庫。”

“那好!你把人盯緊了,森哥和我馬上就到!”

“是!”

李勝走上前來,小聲問道:“維哥,什么情況?”

“血殺要過來,已經在路上了!”

“啊!”李勝倒吸口涼氣,他將馮維向旁拉了拉,湊到他耳邊,低聲耳語道:“維哥,等血殺的兄弟過來,可就沒我們兄弟什么事了!”

人是他們找到的,最后只落得個提供線索的功勞,這未免也太讓人窩火了。

馮維又何嘗不知道血殺一到,所有的功勞就都是人家血殺的,別說和他馮維沒多大干系,即便和整個B市堂口,也沒多大干系。

李勝一臉的焦急,說道:“維哥,你倒是拿個主意啊,這么大的事,連東哥都親自出面了,這個臉,我們就不露了?”

馮維眉頭緊鎖,眼珠子轉動個不停。琢磨了一會,向站在不遠處的趙大海招招手。后者急忙上前,說道:“維哥!勝哥!”

“里面有多少人?除了袁偉和張莉外,里面具體有多少綁匪?”

趙大海仔細回想了一番,模棱兩可地說道:“有……五、六個人,或者,四、五個人!”

李勝臉色一沉,低聲呵斥道:“說清楚了,到底幾個人!”

“反正……反正不超過六個人!”

“你確定?”

“確定!”

馮維深吸口氣,說道:“夜長夢多,不等了,我們自己動手!”說著話,他對李勝說道:“把阿義他們都叫過來!”

李勝面露喜色,他等的就是馮維這句話,正所謂富貴險中求,不冒險,怎么出人頭地,不冒險,一輩子都得混跡在社團底層,默默無聞,仰人鼻息。

{ganrao} 股票指数基金怎么买卖 单机正宗哈尔滨麻将 广西快3第76开奖结果 网上棋牌开元棋牌 神测网幸运28公认最准 西甲360高清直播 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 十一运夺金最稳定玩法 四肖选一肖免费大公开 炒股是大赌 河南福彩快三一定牛网 有在手机网上赚钱 四川麻将玩法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微信捕鱼达人 四川麻将入门基础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