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奥运足球比分直播:第1641章 極獄五人組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到底是什么人,在這個時候如此的落井下石,想要趁機將我夜昌東置于死地?

雖然我夜昌東貴為殺手之王,在世界上面得罪了不少人,我也不期盼誰能夠盼我點好,但是這一招未免也太絕情了吧?天魔跟葉汐玨,顯然不是一個團隊的,那就是說,除了葉汐玨背后的人(齊麟)之外,還有另外一股勢力想要加害于我,到底是誰?

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難道這些人不怕我夜昌東挺過這次的劫難,然后瘋狂報復嗎?

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類型的人不怕報復,那就是確定對手必將死無葬身之地,根本沒有機會再施展報復的人。

“兄弟,何出此言?”,天魔異常冷靜的說道“你看清楚我是誰,我可是當年跟你一起打拼江山的人呀,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會背叛你,但是我不會,瞪大眼睛看清楚我是誰?!?/p>

“那你為什么讓我去找小葉,這不是蓄意的想讓我們自相殘殺?”,夜昌東質疑著問道。

“難道你被奸人陷害,我不該這么說嗎?”,天魔還是非常的冷靜。

“天魔,好話好說的時候最好把真相告訴我,搞不好我還會念及著兄弟的舊情給你留個全尸,你以為我這些年在時代中混跡的是什么?每天花天酒地?每天大魚大肉嗎?我告訴你,你是一條豺狼還是一只白兔,你這個人靠近我,我就能夠從你身上聞出味兒來,不要自作聰明的想要誤導我,當一個人覺得自己聰明絕頂的時候,他已經離愚蠢不遠了?!?/p>

看來是隱瞞不了你了,天魔突然低下頭,緊接著身體突然一個狠狠的顫抖。

“領導者神游?”,夜昌東猛然的松開手,震撼的退后了一步。

顯然,他已經知道除了齊麟之外,還有誰在背后陷害自己了。

果不其然,重新抬起頭的天魔變成了一幅淡然自若的樣子,然后環抱著雙手用一幅調侃的語氣看著夜昌東“看你腦袋上面的頭發都白了幾根,想必這幾天挺焦慮的吧?我記得以前我們五個人里面,你是最為瀟灑的呀,看到你這樣,我也很難受?!?/p>

劍仙,夜昌東咬牙切齒的喊道“為什么要這樣的趁人之危?”

天魔聳聳肩膀,嘴角一撇,然后兩手一攤的說道“因為感覺是將你徹底打掉的最好時機呀,不過,說話不要難聽嘛,時代里面的事情,怎么能夠用趁人之危來形容呢?東子,試問,誰能夠一直屹立在巔峰呢?再試問,想要一直站在巔峰的人,他需要具備怎樣的品質呢?難不成跟你夜昌東秉燭夜談嗎?或者跟你把酒言歡,拜托,那都是表面功夫,你不會真的以為我跟你演戲,演的我們是好兄弟的假情假意,你當真的吧?”

夜昌東握緊拳頭“我不會那么傻,但是我沒想到居然是你?!?/p>

那是當然,畢竟你是血榜之王嘛,天魔笑起來“東子,趁著還有點利用價值的時候,趕緊將血榜的殺手們全部都拱手相送吧,否則他們也只有跟你一樣,死路一條?!?/p>

“血榜再怎樣的虎落平陽,還淪落不到任人宰割、走投無路的地步?!?/p>

“有志氣!”

天魔翹起大拇指看著他“這句話說的很有志氣,希望到時候你手足無措的時候,也能夠像現在這樣豪邁慷慨,老哥送你一句話吧東子,一個人走上巔峰可能會需要一輩子的時間,但是一個人從巔峰掉落谷底,可能只需要幾分鐘的時間,對我而言,你都算是掙扎的很久了?!?/p>

夜昌東的臉色愈發的冰冷,這句話他明白,他還時常的告訴別人。

說著天魔一步步的后退著,張開手看著四面八方

“殺了這么多世界政府的戰士,你覺得帝君虹會不會小題大做呢?忘記告訴你了,帝君虹也夠狠的,這些來刺殺你的戰士,全部都是平時對他有意見、瀆職的人員,他也趁機擠掉了身體上面的很多不要的骯臟物質?!?/p>

劍仙,你這個混蛋,殺掉我對于你而言有什么好處?夜昌東有些控制不住情緒。

“東子,白靈可是死的很體面的,老國王也是善始善終的,我當然希望你也有一個好的結局,不要落到一個橫尸街頭的下場,腦袋在美利堅,尸體在英帝國,骨灰埋在…華夏?!?,天魔說完迅速的轉過身飛速的離去。

與此同時,不遠處一條公路上面,一輛帕拉梅拉的車前蓋上面,一個穿著灰色風衣的男人從上面跳躍了下來。

他是在很早之前就到了,一直都在觀戰之中,一邊喝著燒酒一邊吃著薯片,夜昌東和天魔的對話他全部都聽到了,看不清楚面容,因為戴著帽子,但是聽力很強,因為只有一只耳朵,看到天魔離開,他吸了吸手指上面的薯片調料,然后上了車。

發動車的時候,能夠看到他脖子上面掛著一個項鏈。

那個項鏈是天門的新徽章“領導者徽章-東方巨龍”,雕刻的十分精美,目前天門這枚徽章只會給一些對天門做過重要貢獻的人,這個家伙無論從打扮、裝飾都看起來極其的普通,是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的家伙,而且看著好像是一個殘疾人,他是誰?

夜昌東并沒有阻止天魔的離去,此時此刻他看著滿地世界政府戰士的尸體,看著血榜那些人因為打贏了這場戰斗而瘋狂的怒吼咆哮,品嘗著勝利的喜悅的時候,他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他向青軍姬要過來一個手機。

但是在這個人情寡淡的世界,他一個人的電話都記不住。

“老大,天魔不是你以前最好的兄弟嗎?為什么他也……”納蘭流沙問著他。

“你都說了是以前,其實我也沒有想到他會跟著殿長做事,道不同…不相為謀,沒必要責怪別人的志氣,在他眼里我不懂他,在我眼里他不懂我,沒什么好遺憾的,到了我這樣的年齡和地位,可能會逐漸的對任何事情都習以為常?!?/p>

夜昌東將電話還給了青軍姬,然后吩咐道“各自逃散吧,帝君虹是故意派遣這些人來的,這樣他就有了抓捕我的好機會,我現在身份格外的敏感,你們不要跟著我在一起?!?/p>

老大…

很多血榜殺手還想要說什么,夜昌東痛苦的閉上眼睛揮揮手“走,散開,該干嘛干嘛?!?/p>

老大,我們等著你東山再起的那一天,需要我們,一呼百應,納蘭流沙他們離開的時候說道,夜昌東對著他們微笑著點點頭,等到一大群殺手們走遠,夜昌東自言自語的苦笑“流沙,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將局面反轉的,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夠慷慨的賦予選擇的權力的,這個世界上,比更讓人看不起你事情還痛苦的是,每個人都在同情你?!?/p>

“呵…”

夜昌東扯著嘴角淡淡一笑,轉過身看著被鮮血染紅的湖面,漸漸的握緊拳頭。

世界政府,帝君虹的辦公室里面,大主君正在用兩只筷子攪拌著大碗里面的炸醬面。

聽完寇梟的匯報

“殿長的誘導計劃失敗,天魔誘惑失敗了,夜昌東沒有去找葉汐玨,雙方兩敗俱傷”

“夜昌東現在隱藏起來了,局面反轉,他在暗,我們在明?!?/p>

“啊,我不喜歡吃這個,大主君?!?/p>

寇梟說著說著,帝君虹夾起來一塊糖醋肉喂他吃,無法拒絕,寇梟還是吃下來。

接著頗具得意的看著對面的殿風雷“看到沒?大主君就是這么關照我,心疼我?!?/p>

殿風雷“呼嚕嚕”吸著炸醬面比劃了一根中指,接著帝君虹剝著烤紅薯說道“但是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立刻對夜昌東下達追緝令,全球追緝的那種,只要我們有這個特權在,即便抓住了夜昌東,其他的領導者,也不會對我們有動作?!?/p>

他畢竟是五大領導者,貿然動手會激怒其他的四個人,這也是帝君虹所考慮的。

果然立場不同,考慮看的方式、行事風格全部都大不相同。

“但是這個夜昌東挺聰明的,一眼就識破了天魔的陰謀詭計?!?,殿風雷擦擦嘴。

帝君虹將烤紅薯遞給他,然后拍拍手笑道“那畢竟是領導者,有這樣的智慧很奇怪嗎,如果他被牽著鼻子走,我才會懷疑呢?!?/p>

吃完東西的殿風雷站起身“那么,我去將天魔帶回來?!?/p>

“做的滴水不漏點,不要讓殿長知道我們表面跟他合作,背地里面抓他的人過來嚴刑拷問,做的漂亮點?!?,帝君虹囑咐道。

殿風雷點頭前腳剛走,下一刻上官寧騷拿著夜昌東的懸賞令走進來。

“向全球報導夜昌東‘擅自殺戮逃離安全屋’的事件,并且發布全球追緝,這些夜昌東平時看不起的報告,關鍵時候最能夠籠絡人心,大象往往都是被螞蟻騷擾的不堪其擾,懸賞金也順便發布吧,會有很多人有興趣的?!?/p>

夜昌東懸賞金——39億9千7百萬。

上官寧騷點頭稱是前腳剛走,下一刻阿爾法大熊疾步的走了進來。

“大主君,金表組的最新情報,鳳凰翎的-極獄五人組來到美利堅了?!?/p>

帝君虹眉頭一皺都直接忘記了這個名字,寇梟也想了想才說道“鳳凰翎麾下的戰斗組織之一,跟‘四大魔女’地位并列,是鳳凰翎的高層管理團隊之一,但是很多年前就隱退了,沒想到這次隨著鳳凰翎浮出水面,他們也跟著出現了?!?/p>

看著帝君虹還是想不起來,寇梟提醒道“就是當年將‘魔法之國’‘龍人都市’打的痛苦不堪,讓這個兩個國家一天幾百個電話催促我們支援的那個團隊?!?/p>

“啊…”,帝君虹一拍腦袋“血侯爺他們啊,當年活躍的時候搞了不少事情,死了不少人,哎呀這群家伙復出了,那真的是挺有意思的,他們的目的地呢?”

大熊通過宇宙里面的‘世界之眼’勘測著說道“好像在朝著夜叉工廠那邊移動過去?!?/p>

“那就是沖著夜叉去的呀,估計要跟天門的人撞車了,這是好事情,鳳凰翎也該跟天門的人碰一碰了?!?/p>

xxxxxx

夜叉工廠的前方,一輛輛豐田阿爾法車輛從前方大張旗鼓的行駛過來,緊接著一字排開停在工廠外面,自動車門打開,一群群的黑影如同過江之鯽般“嘩嘩”的下車,緊接著在這些阿爾法后面,一輛豪華房車緩緩的停下。

再看那些戰士們,全部都是留著清代的時候的鞭子,額頭光亮高挺,眉毛上面全部都是刺青著兩只金色的鳳凰羽翼,左右各自一只。

“鐵衣貝勒?!?,隨著房車的緩緩的打開,一個身穿蟒袍的男人背著手昂首挺胸的從上面走下來,金色眉毛,俊俏臉蛋,看起來三十歲出頭,他在一群人點頭哈腰中負手朝著前方緩緩的移動著,纏繞在蟒袍上面一根根漆黑的絲帶在風中飄舞。

他同樣是清代辮,站在夜叉工廠的前面,他用力的咳嗽了一聲。

身后的戰士們紛紛的將辮子一甩,咬在了嘴巴里面,然后低吼著沖鋒上前,工廠的大門立刻被他們踹開,緊接著這些人右手一陣舞動,一把把的“鳳凰刺刀”不斷的從衣袖中滑落出來,沖鋒進入工廠里面就開始搜尋。

鐵衣貝勒始終閉目養神背著手,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三分鐘后,有人沖鋒出來匯報“貝勒爺,里面空無一人,但是有戰斗的痕跡,情報里面說裝著夜叉的鐵籠,也消失不見,但是看到了很多殘余的夜叉肉?!?/p>

“看來有人比我們早了一步?!?,他不驕不躁的說道。

鳳凰翎-極獄五人組-猛禽-鐵衣貝勒爺。

“這可是一塊肥肉呀,可不是只有我們盯著他們?!?/p>

身后的房車車頂上面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一個人,一身赤紅色西裝,胸口佩戴著“青鸞、孔雀、大鵬鳥”的三頭鳥金色勛章,一頭銀發,臉上戴著一個遮擋著眼部的‘佐羅面罩’,身披硬質的‘赤羽風衣’,雙手插在褲兜里面,穿著一雙黑色的馬靴,因為身材估計有兩米多,赤羽風衣的衣袖在風中飄揚,年齡估摸著也是三十歲以上,不露真容。

鳳凰翎-極獄五人組-飛天-血侯爺。

“問問青帝,接下來的動作呢?”,鐵貝勒依然不慌的說道。

“說是去美城找一個叫做天魔的人,這家伙就是夜叉的組織者,這么多夜叉就是他帶來這里的,如果能夠找到他,順藤摸瓜就能夠找到夜叉的老窩?!?,血侯爺從車頂上面跳躍落地的時候,一團血紅的漣漪在雙腳下面擴散。

緊接著他走向工廠,每一步的地面上都會有一朵血影綻放然后消散。

他親自觀察了整個工廠,然后聳了聳鼻子“這里有大補品的味道?!?/p>

“啊…估計又要跟王將們打交道了…這么多年他們也應該蒼老了一些吧,當年年輕的時候,那可是生龍活虎的啊?!?,鐵貝勒搖搖頭,似乎不想要跟王將碰上。

“那是在所難免的事情?!?,血侯爺再次一步一血影的走回來“上車,出動吧?!?/p>

先說工廠這里,龍斗在夜叉的身上發現了不對勁后,臺風他們趕來的速度很快,飛機幾乎是直接到達了不遠處,連鐵籠帶夜叉接著是天魔的幾個部下全部都裝上飛機,被帶走,臺風和子龍做事情很穩重,知道夜叉是一塊肥肉,而且那里是世界政府的地盤,為了避免節外生枝,將這些人帶往俄羅斯那邊研究更好,因為陸時剛好在哪里。

再說此時此刻在天空的圣域中,神殿以南的一片野生的湖泊的旁邊,殿長將手中的魚竿拋出去,看著魚線在天空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后落水,殿長握緊拳頭喊了一聲“漂亮?!?,接著拍拍手掌上面殘余的飼料問道“你肯定很好奇,為什么不讓天魔直接回來?”

“他已經引起了太多人的注意,身份暴露的消息也傳的很快,如果此時此刻回到天空的圣域的話,那就是帶著無限的麻煩回來?!?,神災說道。

“睡一覺,你倒是睡出覺悟來了?”,殿長點點頭稱是。

神災打開了兩瓶可樂遞給他一瓶說道“但是這樣的話,會被詬病,我們不愛護部署?!?/p>

“我把他們培養成五禍,不是讓他們遇到了事情就屁顛屁顛的跑回家嚎啕大哭的,也不是做完了任務后其他的收尾工作就理所當然的交給別人的,如果一直這樣,他們怎么成長???能夠擺脫身上的麻煩回到天空的圣域,那才配得上五禍的名頭?!?/p>

殿長放了一根吸管到可樂里面,突然看著神災笑了一下

“覺得我很冷血嗎?”

“就是怕寒了其他手下的心,認為您對手下就這樣,泛泛而已?!鄙裨趾苊魅返乃檔?。

殿長很慷慨的說道

“那可以離開這里,沒有人會攔著他們,玻璃心,怎么會適應時代呢?只有強者,才有資格留在這里,我不需要那些遇到點事情就喜歡責怪別人不幫忙的手下,更加討厭那些遇到點挫折就怨天怨地的人,自己長不大,自己實力不行,難道要責怪這個時代的規則太殘忍嗎?”,殿長說到這里搖搖頭。

神災喝著可樂,若有所思。

“有一天,如果把天空的圣域交給你,你想要做一個怎樣的龍頭?”

神災一愣,然后立刻搖搖頭說道“我不敢想?!?/p>

沒關系沒關系,殿長開始掰著手指頭給神災現場模擬

“第一,你要當一個有親和力的老大,知悉手下的心態,體恤他們”

“第二,你要當一個實力強悍的老大,你必須最強,沒有人超越你”

“第三,你的手下在出去辦事的時候你必須要時時刻刻盯緊,他感冒發燒,你都要立刻送藥”

“第四,手下男女還要區別對待,不能夠虧待他們,不能夠苦著他們,要?;つ腥ㄅ??!?/p>

“第五,一定要親切,照顧他們的想法,不要責怪他們,要做的面面俱到,哪怕就算是一個不強的手下,也要苦口婆心的教育他,一定要做到百分百的優秀,讓任何人挑不出的毛病?!?/p>

殿長大拇指和食指并攏著強調著

“一丟丟,一丁丁的毛病都不行,更不要說還要有大局觀、讓手下變強、大大小小的事情去處理了?!?/p>

神災立刻搖搖頭“殿長,一劍殺了我吧,這樣我會累死的,這樣的龍頭簡直是完美,不可能,您說的根本不切實際呀,怎么會有這樣的龍頭?”

殿長感慨的放下可樂,走到湖泊邊緣的木棧道上面,看著遠方。

自顧自的感慨“是呀,不可能有這樣的人?!?/p>

然后看著身后跟上來的神災問道

“那我為什么要成為這樣的人?我也很討厭,我也不喜歡?!?/p>

神災直接愣住,然后仿佛瞬間明白了什么。

湖水在微風下擴散出一道道的漣漪,浮標被漣漪不斷的拍打著,似落非落。

xxxxxx

“我很理解你因為喪妻之痛、喪子之痛還沉浸在悲傷里面,但是有些事情,你不給天門一個交代,根本說不過去?!?/p>

夏天直接打斷了想要說話的齊麟“先別急著說那是玄霄的策劃,玄霄是你的部下吧?一句那是玄霄的策劃,就想要將責任撇清的干干凈凈?這個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這么好的事情呢?”

夏天拿起桌子上面的打火機點燃了一根香煙,然后指著自己說道

“你是在故意的欺騙我,把我夏天當成一個白癡呀?是不是玄霄,我能夠不知道嗎?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所以還是坦誠相待吧,不要說那些有的沒的,這件事情,如果你指望著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過去,根本不可能?!?/p>

世界,圣輝島,海瀾莊園的某棟別墅里面,猩猩等人在外面坐鎮,別墅的大廳里面,只有夏天和齊麟兩個人,白天的葬禮上面,猩猩他們就已經發飆了,源自蘇遜一句

“有些事情,老大是不方便直接當場發怒的,所以得我們做?!?/p>

到了現在晚上,葬禮辦的差不多后,夏天才給齊麟這樣一個機會。

“那你要我怎么樣?把整個水之都賠給你?是嗎?你想要就拿去?!?,齊麟看著裝瘋賣傻已經糊弄不過去了,干脆破罐子破摔。

“好啊,那你就滾出圣輝島?!?,夏天爽快的說道。

被懟的齊麟咳嗽了一下,他沒想到夏天這次如此的干脆。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是tm當我是你手里面聽話的猴子呢?我有心讓替天跟你們合作,目的就是為了修復一下天門和水之都的關系,兩個大型的集團前面,就算有再多過去的往事摻雜,你裝樣子,你總會裝吧?沒想到你真的是毫不顧忌我的想法,還真敢這么做,每個人告訴我,應該殺了你,直接給你一個痛快?!?/p>

夏天吐出一口香煙看著他“我讓你活,是想讓你知道,是我,讓你活著?!?/p>

這句話說的齊麟慢慢的握緊拳頭,這句話說的太傷人了,他臉色紅一陣白一陣,不斷的深呼吸著。

夏天不廢話,直接伸出兩根手指

“兩件事情,第一,軍機十一處,跟沉戟交接,從你手里給我交出來?!?/p>

齊麟猛然的站起身,剛剛想要說話,夏天坐在沙發上面面無表情的說道

“敢說一個‘不’字,我保證你到不了明天?!?/p>

齊麟嘴唇動了動,將自己的話全部都咽下去,然后咬牙切齒的握緊拳頭“好,好,你夠狠?!?/p>

“第二…”

夏天將香煙捻滅在煙灰缸里面,然后用右腿將茶幾掃到一邊。

然后指了指地上的時候,身體完全陷入沙發里面,右腿放在膝蓋上面,雙手搭在的兩邊,儼然一副大佬的做派和威風。

“夏…夏天…”,齊麟看懂了那個手勢,紅著眼睛說道“別太過分?!?/p>

“我給你一個活著的機會,但是…你知道天門的風格,我相信天門戰神他們的脾氣,不需要太多的介紹,此時此刻他們就在別墅外面,他們做事情,我向來都很放縱,他們每個人都非常的討厭你,我只要一句話,他們馬上會沖進來,手撕了你,你不相信猩猩的力氣嗎?”

夏天與紅著眼睛的齊麟正面對視,絲毫沒有讓步的空間。

齊麟的喉結不斷的滾動著,不斷的深呼吸。

“要我招呼猩猩他們嗎?”,夏天再次問道。

哼,你覺得這樣有什么大不了的嗎?

齊麟昂首挺胸,“咚”的一下跪在了夏天的面前。

“很好,我很滿意?!?,夏天笑著點點頭,然后將右手甩了甩

“把眼睛閉上,我打你臉的樣子,你應該不想要看到?!?/p>

“那你來啊…”,齊麟怒目圓瞪的看著夏天。

沒想到夏天突然臉色一變,一巴掌呼過來的時候,齊麟被嚇得一個哆嗦連忙歪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眼睛緊閉,差點跌下去。

幾秒種后巴掌聲沒有響起,齊麟睜開眼睛憤怒的站起身看著夏天

夏天系上的扣子,將一個白色紅包塞進齊麟的衣領里面

“你們圣輝島的規矩,人情紅包,給令夫人和孩子的,別說我這個當叔叔的,不懂禮貌?!?/p>

夏天拍了拍齊麟的肩膀,轉過身

“節哀順變?!?/p>

齊麟站在原地全身瘋狂跳躍著看著他的背影,眼珠子鮮紅的更是如同地震般,他用力的攥緊手里面的白色紅包,越來越緊,越來越緊。

“我不會讓你走在我前面太久的,你給我等著,夏天,你給我等著?!?/p>

圣輝島,西海岸,靠海別墅,房間里面沒有燈光,張命寒慢慢的走進來,然后將手中買好的“艾莎公主”玩具放在了客廳的桌子上面,然后將幾張銀行卡放在了旁邊,他站在里面很久很久,還在思索著怎樣補償的時候,靠在門口的墨璽說道

“教授,那里可是你的全部家產,你要想清楚了?!?/p>

“我只是覺得用這種微不足道的方式來彌補一點點?!?,張命寒說道。

“行了吧,那都是自欺欺人,再多錢也換不回玄霄的,你給人家這些,別人也不會感動的,你只不過是想要自己心里面好受點罷了,但是那時候你跟他大戰,也是時代影響,也是立場影響,所以…”,墨璽從煙盒里面彈一根女式香煙叼在嘴巴里面,無奈的歪了一下頭

“好多東西,沒辦法說對錯,也沒辦法說清楚?!?/p>

是啊,只不過是想要自己心里面好受,小張突然偏過頭看向墨璽

墨璽連忙警惕的說道“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啊,我在天門打工掙點錢不容易,好了,別一副凄凄慘慘戚戚,全世界你最溫柔可憐的樣子了?!?/p>

她將一個頭盔扔過來“走,姐姐帶你去兜兜風,感受一下圣輝島的夜景?!?/p>

經典哈雷朝著圣輝島的“七彩橋”緩緩的行駛過去,墨璽開車,小張在后面,兩只手尷尬的了半天也不知道抓那里,索性直接放在墨璽的肩膀上面。

墨璽摘掉頭盔說道“教授,拜托,你不要搞得像押犯人一樣行嗎,我們好歹也是商業情侶,表面情侶,你抱一下也沒有人說你不守身如玉的?!?/p>

小張尷尬的咳嗽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抱住她。

“不要這樣的謹慎,我好慘一女的,這么大的人了,連胸都長不出來,你就當抱戰屠好了,不對,戰屠哥好像比我還大,就當抱流年就行了?!?,墨璽說的很瀟灑,卻讓小張噗嗤一下笑出來。

“你剛剛說,你在天門打工?天門對你而言,是打工兼職的地方嗎?”

他不知道為什么,對墨璽這句話特別在意。

“我不是隨遇而安的人,做不到到一個新地方就立刻把那里當做自己的家?!?/p>

“攢那么多錢,想要干什么?”,小張突然問道。

墨璽卻笑出來“這是我長這么大有人第一次問我這樣可愛的問題,教授,難道你不知道嗎,任何美好的事物、未來都是建立在金錢的基礎上面,我想要以后自力更生,有能力買得起自己喜歡的東西,靠自己去想要去的地方,我不想要我的后半生在瑣碎的家事、接孩子上學、買點好吃的都要跟公婆吵鬧半天的那種生活?!?/p>

小張看著她的背影。

“簡單點說,就是不想要自己以后過得很落魄,讓很多人同情我,貧窮是很可怕的,因為沒有經濟支持,所有世界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沒辦法看到,這樣會直接導致我會變得自私、偏激,對任何人,對任何事情,都是一種怨婦的態度,每天看不到希望,每天都活得很卑微?!?/p>

“你知道嗎?教授,我真的不想要成為那樣的人,所以即便再難,我也要咬牙撐著,再不喜歡天門,我也只能夠強迫自己喜歡,但是我很喜歡天門里面的很多人,超級酷的罪姐、臺風大哥、說話很有道理的小蘇軍師,如果有一天我對天門沒用了,我會收拾行李乖乖滾蛋的,不會影響你們發展替天?!?/p>

小張點頭“你很聰明啊看來,很多事情看的很透徹?!?/p>

“一般的男人,都不太喜歡太聰明的女人?!?,墨璽轉了一個車道,彩虹橋近在咫尺。

“你沒有什么夢想嗎?”,張命寒問道。

“沒有!”

墨璽回答的很干脆“夢想這兩個字,既害人,又耽誤人,還非常容易摧毀一個人,我只想要好好的為天門工作,好好的賺錢,然后去過自己喜歡的人生,真的沒有那樣拯救世界的愿望,只想要好好的活著?!?/p>

“估計你以后離開天門了,我會想你的?!?,小張在后面很認真的看著她的背影。

“想我干嘛?”,墨璽咧開嘴笑起來,然后突然有些傷感的垂下眼眸

“我對你又不好?!?/p>

摩托車緩緩的進入彩虹橋里面,七彩的燈光照耀在墨璽和張命寒臉上,不斷的變幻著,夜風輕輕的吹著。

前方的道路很遠,他們被五彩斑斕的光芒包裹著,天地之間,海浪的柔美旋律外,只剩下摩托車的搖滾轟鳴。

{ganrao}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全天 上海快3最新开奖定牛 分分彩是不是有人控制 麟宝股票配资 重庆快乐10分钟 三肖必中特马 青海十一选开奖结果 不需要网络的单机游戏 腾讯杭州麻将下载 极速赛车技巧 内蒙11选五开奖走势图真准 九游棋牌游戏中心下 …? 高位双十字星洗盘图解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乐彩网 棋牌游戏卖多少钱? 股票分红前买入划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