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号欧冠足球比分:第301章 再回首,曾經的遮天會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看到我的時候,謝佳偉拍了拍我的肩膀,開口說道,“老大!”

其他人也都齊齊地叫了一句老大,人不多,就三十多人,但是這一聲老大叫出來,我卻感覺自己的眼眶開始變得濕潤起來,這些都是一開始跟著我的兄弟們,然而我們因為生活,大多都天南地北地分散了,早就已經物是人非了。

真正在這條路上走下去的就只有我們幾個人,我清楚,我,白八指,葉恒,建國,宋喬他們并沒有過的比其他人好,可能我們的物質生活的確要比他們好很多,但是我們的精神世界卻是非常的不堪!

我們是病人,我們的精神已經被蛀成腐朽了!

這一場酒席,觥籌交錯,大家都喝的很開心,不知道是誰說起以前讀書的事情,說著說著,我們這些在年齡上已經可以說是踏入小社會的大男人眼眶都不由得潤濕了!

以前的事情?就在不久之前,但是在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后,一切的一切都變得讓人傷感起來。

沒有人清楚,我們究竟為什么會這樣,當初同一條心的我們,為什么如今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我開口大笑起來,舉起了酒瓶,對著已經喝的有些爛醉如泥的兄弟們開口說道,“咱們天南地北地好不容易相聚一堂,今天這一瓶酒,我敬兄弟們!”

說完,我直接講啤酒口對著自己的嘴一口口咽了下來。

沒有一個人猶豫,所有人都跟著一起講啤酒瓶口對著自己的嘴巴一口口地灌下去,哪怕是一些實在是喝不下的人,這一刻都不認慫!

喝完后,有人吐了,也有人哭了,更有人笑了,有人沉默了。

人間百態在這一刻變化的淋漓盡致,我看著面前的這一幕,伸出手臂,狠狠地砸在自己的胸口,開口吼道,“紀念我們曾經的遮天會,曾經!”。

“別說了!”白八指紅著眼眶把我從椅子上拉下來。

我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今天一定要把事情都說了,我們這群兄弟為什么走到現在,已經大多沒有聯絡了?生活改變了我們,但是我知道,我們每個人的內心中都有著一個遮天會,我們!”

“我一直到老死,我都會驕傲地和自己的子孫說,聽說過四川的遮天會嗎?當年我就是第一批成員!遮天會的會歌就是我寫的!”謝佳偉站了起來,伸出拳頭砸在自己的胸膛上,落地有聲!

“我也不會忘記,我曾經有這么一群生死與共的兄弟!”白八指站了起來,伸出拳頭砸在自己的胸膛上!

建國咧開嘴笑了起來,伸出手擦了一把眼淚,“我永遠記得當年我們打十中的時候,兄弟們是多么的神勇!那一刻,我為你們驕傲!”。

葉恒開口說道,“我永遠忘不了謝佳偉被半閑捅的那三刀,可以說,如果沒有謝佳偉,就沒有今天的謝佳偉,老謝,你以后驕傲地資本大了,那刀疤你該不會洗了吧!”

謝佳偉馬上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開口說道,“怎么可能!”。

所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笑著笑著,都開始哭了,而作為這一次婚禮的女主角王雪兒則是安靜地站在一邊,看著面前的這一幕,這一刻,她大概懂了,什么才是兄弟。

哪怕以后不走同一條路,再見面,可以繼續勾肩搭背地說話的就是兄弟。

兄弟之間永遠沒有隔閡,兄弟十年后再見面,還是兄弟!

我喝多了,有些想吐,連忙跑到廁所里面吐了,吐完回來,感覺好多了,看到全場氣氛極其地高,我也是開口說道,“為了慶祝哈特有了自己的兒子,干杯!”

“干杯!”沒有一個人認慫!

“為了慶祝哈特成為東莞老大,干杯!”我在一起舉起了酒杯!

“干杯!”依舊沒有一個人認慫!

“為了……”還沒有等我說完,葉恒一把打斷了我開口說道,“哥,我實在是喝不下去了,咱能不能不干杯了!”

“好!”我很豪氣地應了下來。

也不知道是誰開的頭,開口有人唱起很久,很久沒有唱過的遮天會會歌!

一年,兩年,還是三年?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多久沒有聽過這首歌了。

一開始,只是三三兩兩的人在唱,而且大多都跑調了,但是越唱到后面,就越是整齊。

一個人,兩個人,四個人,到最后,所有人都是站了起來,目光通紅地開口齊唱。

沒有人知道,下一次這一群兄弟在一起的時候,會不會再少了幾個人。

就好像是李歡,就好像那些因為遮天會而戰死的兄弟!

所以我們只能今朝有酒今朝醉,何需留酒至明日。

所以我么開始肆無忌當,開始瘋狂酗酒!

因為誰也不知道,明天究竟會發生什么事情!

我們是一群睚眥必報的狼,做我們的敵人永遠不要奢望能夠全身而退!

揮灑著熱血,肆無忌憚,對著不爽的世界瘋狂地爆發出我們的咆哮!

男人,是為了心中的榮耀和熱血而戰,男人需要的只有征服后再征服。

野心無法填滿,我要這天下只手遮天我為王。

榮耀不死,兄弟不滅!

戰火不熄,兄弟不退!

聽著這稚嫩的歌詞,我忽然感覺無比的悲哀起來,我們睚眥必報,想要這世間沒有人敢作為我們的敵人,但是我們的敵人卻越來越多,還有更多的敵人毫發無傷地在那兒,我們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

我們肆無忌憚,也為自己的肆無忌憚付出了代價,對著世界發出我們的咆哮?最后只能是世界改變了我們,我們終究埋怨不了世界,我們只能去適應這個世界,而不是讓世界來習慣我們。

男人為了榮耀和熱血而戰?到了今天,我已經不知道我內心中的榮耀是什么了?只剩下來征服后再征服,無比的空洞,我們已經沒有了夢想,我們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區別呢?

曾經我們以為榮耀不死,兄弟便不滅,當看到兄弟一個個因為自己倒在自己腳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真的錯的離譜。

曾經我們以為,戰火不熄,兄弟不退,蛋蛋的一招釜底抽薪,抽出了多少會背叛遮天會的兄弟?沒有人是真的兄弟,把你自己當一回事的,也就只有你自己罷了!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殘酷,無情,霸道,你想要在這個世界上只手遮天我為王,那么你就只能跟著這個世界一起殘酷,霸道,無情,迷失自我。

我醉了,不知道是酒喝的多了,還是自己想的多了,但是我從來沒有一刻覺得自己是如此的爛醉如泥!

我不是我,那我是誰?

將曾經的兄弟們一個個送走,最后留在原地的依舊只有我們幾個人,我,白八指,建國,葉恒,宋喬,王洪軒走了,李歡走了,現在連肖楪也走了,我們這些曾經一起拜過把子的兄弟,現在就只剩下來,我們五個了。

白八指人在東莞,也就是說,最后能夠有機會經常聚在一起的也就只有,我,建國還有葉恒,宋喬四個人了。第三天,白八指也走了,在白八指走的當天,我的手機響了,我拿起手機,接了起來,“喂?!?/p>

“趙半閑?”聲音聽起來無比的陰沉,是秦吞龍。

我笑了,“你到底有沒有臉皮啊,難道你不知道我已經把你拉黑了嗎?至于這么辛辛苦苦地找一個新手機給我打電話嗎?”

“從來沒有人能夠這么侮辱我,你是第一個!”秦吞龍冷聲開口說道。

我笑著摸了摸自己的眉毛,開口說道,“嗯?別說的好像我奪走了你的第一次一樣,你難道就不嫌很變態嗎?”

“你!”被我嗆了一下,秦吞龍的聲音也是有些氣憤起來。

我將手機放在自己的左手邊,將自己的右手****兜里,開口說道,“怎么?打算要來和我一戰嗎?”

“會有那一天的!我這一次來是想告訴你,你死定了!”秦吞龍開口說道。

我笑了起來,“我說了,我現在人就在成都,你有本事就來弄死我!”

“的確,我現在的白道實力還不夠在成都拿你怎么樣,但是東三省的事情你可不要想這么簡單就結束!”說完,秦吞龍就將手中的電話掛了,而我則是看著嘟嘟直響的手機,抿著嘴笑了起來。

看來秦吞龍的確是要和我硬玩到底了?我從口袋里面拿出硬幣,開口說道,“正面,要你的狗命,反面,要你全家的面!”

話音剛落,我便是將手中的硬幣高高拋起,啪的一聲將硬幣蓋上,掀開來一看,是正面,“算你運氣好!”

我轉過頭去對著不明所以的葉恒還有建國開口說道,“成都這邊就交給你們了,千萬不要給余伏羲一點兒崛起的機會,現在他已經是死狗了,那么我們就要在人脈,經濟上徹底把他壓過去,讓他吃老本,讓他無力回天!”

葉恒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這一點我還是挺有把握的,他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李歡也是死在他的手里的,這個仇,我一定會報!”

我點了點頭,對著建國開口說道,“幫我訂一張去哈爾濱的機票,要最快的!”

很快,機票就搞定了,我兩手空空地上了飛機,朝著東三省飛去!

秦吞龍,既然你要和我玩,那么好,我們就好好玩玩,看看是你能把我給吞了,還是我把你給打的形神俱滅!

如果說你好好地搞你的白道生意,那么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現在你既然要插手我的利益中來,我只能按照自己的原定計劃來,擋我者,死,無論是誰!

到了東三省后,我也是開始詢問周文太事情的進度怎么樣了……

周文太放下手里的合同,對著我開口說道,“事情開始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了,黑龍會的所有人都開始一起攻打納蘭家,失去了King作為依靠的納蘭家在黑龍會的攻打下已經節節潰退了,另外,范向雄也已經和陳破釜達成了共同目的,納蘭家必須要消失,而我們黑龍會在奪得東三省后全力支持King的發展!”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