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球探网007:第299章 能殺我的話,你就試試看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等這一場宴席結束后,現場也就確定了一致對外的方針,先殺納蘭家,然后再談家事!

而在這一場宴席中,因為有了周文太的囑咐,杜問鼎也有著驚人的表現,首當其沖的就是他驚人的領導能力,從他的口中所說出來的一系列部署也讓所有人震驚,沒有人會想得到杜問鼎竟然會是這么的有條不紊。

在所有人看來,杜問鼎只是一個有勇無謀的首領,這也是他們為什么會選擇謀反的原因,跟著一個有勇無謀的老大,結果也只能是一條死路!

但是今天,杜問鼎的表現可以說是讓所有人都大大地震驚了一下,沒有人能夠想到杜問鼎竟然這么有策略。

一時之間,每個人的內心都是開始打起了小九九。

等到事情告一段落后,所有人都散了,我坐在角落里面,隔空對著杜問鼎舉了舉酒杯,杜問鼎看到了,對著我笑了笑,舉起了自己的酒杯,我們就像是隔空干杯一般,各自飲下了各自手中的酒!

杜問鼎今天的表現讓我覺得很滿意,就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杜問鼎并不是一個只會打的人,那么在解決了鄧超之后,收服其他人也就開始變得簡單。

畢竟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他們要么選擇死,要么就選擇投降,杜問鼎有這個實力讓他們投降,那么他們就會選擇投降!

因為杜問鼎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吳下阿蒙了!

等散了酒宴后,我走出門,夏季的暖風撲面而來,我張開了臂膀,呼吸著權力的味道!

這就是真正的掌權者嗎?一切都盡在掌握,那就是掌權者,在和杜問鼎隔空干杯的時候,我甚至感覺到了,一種來自于權力的召喚!

一種類似于王者的感覺那一個變得痛快淋漓。

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我愣了一下,接起了電話,開口說道,“喂?”

“趙半閑?”電話那頭的聲音顯得有些冰冷。

我看著電話,不確定自己認識對方,也是開口說道,“你是誰?”

“沒想到你已經不認得我的聲音了,還真的是貴人多忘事啊,我是秦吞龍!”電話那頭的聲音傳了過來……

秦吞龍??

我沒想到這個時候秦吞龍會給我打電話,因為我壓根兒除了上一次在北京的銅雀臺之外就沒有和秦吞龍有所交集,也不知道秦吞龍為什么會被我打這個電話!

所以我頓了頓,開口說道,“找我做什么?”

“你最近是不是在插手黑龍江的事情?”秦吞龍輕笑著開口說道。

“是,怎么樣?”我挑了挑眉毛,開口說道。

秦吞龍的聲音中充滿了揶揄,“黑龍會是我們秦家必然要吞下來的一塊肥肉,我還是奉勸你不要不自量力地和我們秦家搶,不然我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聽到秦吞龍這么一說,我才想起來前些日子白景騰和我說的,秦吞龍和杜心爺有合作,原來秦吞龍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不是想和杜心爺合作,而是想要吃了杜心爺!

我笑了,開口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我要是和你爭奪,你會讓我死的很難看?”

“沒有錯!”秦吞龍的聲音中充滿了絕對的自信,甚至可以說說自負,“你難道以為你有白景騰罩著你,你就可以和我斗了嗎?說實話,如果我想要動你,白景騰根本就護不了你,你身上的資料和漏洞太多,之前你之所以能夠僥幸逃脫,是因為調查你的人力量不夠,所以被活生生地鎮壓下來,但是如果我要調查你,那么你會死的很難看!”

“你能弄死我的話,你就試試看!”我輕笑著開口說道。

“什么?”秦吞龍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么說,一下子也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咳了咳,開口說道,“如果說,你想要弄死我的話,你就試試看,大不了我們斗一個魚死網破,我們都是一條命,誰死誰活還真不一定?要試試嗎?秦少?”

“你!”秦吞龍的聲音有些氣惱。

我卻是淡然一笑,開口說道,“我?我怎么了?能殺我的話,就來試試,東三省的事情后,我在成都恭候大駕!”。

我是秦吞龍的對手嗎?又或者說,我怕秦吞龍嗎?這兩個問題雖然不一樣,但是答案卻是完全一樣,我不是秦吞龍的對手,但是我也不怕秦吞龍!

他秦吞龍是很厲害,但是終究只是北京的土皇帝,而我在成都也是土皇帝,山高皇帝遠,他能奈我何?自從我和余伏羲鬧翻,并且占取了上風之后,整個成都真正的地下王者就已經成為了我趙半閑了!

在整個成都,有兩種制度,一種是白道明面上的制度,還有一種是黑道暗地里的制度,前者是由政府來制定,而后者則是由我趙半閑來制定,誰都清楚白天,由官方來統治成都,而晚上,整個成都,歸我趙半閑來管。

十二點后,這塊地盤,聽我的,而不是聽政府的!這塊地方,歸我管!這在一點上,我比起秦吞龍在北京的勢力還要更加手眼通天的多!

所以我才會愈加的肆無忌憚,你要打,那來??!看看是我死在成都,還是你死在成都!把老子給惹惱了,老子殺到北京去屠了你!

你秦吞龍玩商業,有家世,而我趙半閑玩黑道,無牽無掛,光棍一條,亡命之徒,我會怕了你?

這時候我才發現,不知不覺之間,我竟然已經有了可以和政府叫板的能力,這也意味著我的復仇之路已經快要走到頭了,快了,很快我就可以將林家狠狠踩在自己的腳下蹂躪了!

掛掉了電話,看著電話上的那個號碼,我果斷將這個號碼拉黑了,眼不見為凈,他秦吞龍想要和我斗,那么我就和他斗,斗到最后,看看是魚死還是網破,說實話,已經發展到這種程度,東三省我是肯定可以拿下了,加上四川,我的實力比之我爸和九龍叔都要強大一些了,甚至已經可以威脅八大家族的程度了,甚至現在我就可以脫離龍幫,自立門戶!

我又怎么可能會被秦吞龍的三言兩語給嚇到?真是可笑!

點了一根煙,我瞇起了眼睛,把玩著手里的打火機,納蘭家,納蘭王爺?你是王爺又能怎么樣?最后我還是要把你給踩在腳下!

一切攔在我面前的敵人,我現在都需要快速地將對方給踩在腳下,用力地踩在腳下,現在我已經如同九曲黃河般來勢洶涌了,誰來擋我?又或者說,誰可以擋我?

不過納蘭家似乎是和陳破釜站在一條船上的,動了納蘭家,陳破釜那邊又應該怎么辦?

一想到這里,我又開始躊躇了,但是我很快想起來,這一次陳破釜之所以能夠成功地殺死杜心爺,最后也是范向雄幫助的,這其中這盤棋,陳破釜是偏向納蘭家多一點呢,還是我這里多一點,是一個值得玩味的問題。

但是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種程度,那么就已經到了不可不破的程度了,人,我已經叫來了,計劃,我已經安排好了,總不可能讓我就這么拋棄勝利的果實回到成都吧!

我輕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后,坐在沙發上,閉上了眼睛,我發現自己的全身都在戰栗,不是在恐懼,而是在興奮。

快了,一切計劃都要快了!

如果這時候我的面前有一面鏡子,而我要是睜開眼睛看著鏡子的話,那么我絕對能夠發現,鏡子里面的我,眼睛紅的讓人膽戰心驚,這已經不是一雙屬于人類的眼眸,而是一雙野獸的眼眸。

窮兇惡極!

我無所無懼是無所畏懼,但是這也不代表我就是一個喜歡隨便招惹敵人的傻逼,我不可能隨隨便便地就和陳破釜交戰,在和納蘭家徹底開戰之前,深思熟慮后,我還是決定先打個電話找葉守靜問一下。

畢竟從葉守靜的那兒我知道,葉守靜和陳破釜站在同一條戰船上,電話打通后,葉守靜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我笑著開口說道,“葉子嗎?”

“嗯?怎么了?”葉守靜的聲音充滿了疲倦。

我笑了笑,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開口說道,“不瞞你說,我最近要打納蘭家了,但是納蘭家好像是和陳家站在同一條船上,所以我打算來問問你這兒的意思?!?/p>

“你是想來我這探探口風嗎?”葉守靜不由得輕笑著開口說道。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沒有錯?!?/p>

葉守靜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打吧,納蘭家遲早要打,另外,要不要我給你引薦一個人?”

我挑了挑眉毛,開口說道,“嗯?誰?”

葉守靜開口說道,“陳寧,陳破釜的兒子,也就是我之前和你說的那個弟弟!”

我這才渙然大悟,開口說道,“難怪上一次你會幫陳破釜去打杜心爺,還特地來我這兒借人,你和那個陳寧怎么又是兄弟了?你爸爸是陳破釜?”

“我爸是葉青帝!”葉守靜沒好氣地開口說道,“這里面的事情有些復雜,一時半會兒也解釋不清楚,不過納蘭家現在已經不屬于我們陳家的陣營了,你要是打納蘭家,我會幫你,陳破釜也會幫你,而且王詡也會幫你!”

我愣了一下,開口說道,“王詡?王詡怎么也牽扯進來了?!?/p>

葉守靜撇了撇嘴,開口說道,“王詡那個妹妹你認識吧?!?/p>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上次去上海的時候見過一面,好像是叫王馨吧!挺漂亮的一小女孩?!?/p>

葉守靜開口說道,“這個王馨就是陳寧的老婆,王詡也是陳寧的大舅哥,這會兒你應該知道了吧?!?/p>

我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開口說道,“他有個你這樣的哥哥,又有個王詡那樣的大舅哥,還有個陳破釜這樣的絕世梟雄爸爸,這他媽的是要逆天??!”

“行了,我到時候介紹給你認識吧,反正東北的事情有周文太頂著,你這幾天來一下上海吧,你們遲早會碰面的?!幣妒鼐部謁檔?。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