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第278章 不忠不義,照此蓮花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很快,時間就到了開壇的那一天,我和九龍叔兩個人上了龍幫的總部,在龍幫總部的大門口我也看到了正站在那兒抽煙的余伏羲,已經好幾個月沒有見到過余伏羲了。

我以為這一次我看到余伏羲還不會太過于暴躁,但是看到余伏羲的時候,內心中李歡的面容再一次浮現在我的眼前,我的拳頭不由得拽緊了,余伏羲也注意到我了,彈了彈煙灰,瞇著眼睛含笑看著我,表情無比的揶揄。

我上前一步,馬上就被九龍叔拉了回來,九龍叔看著我,開口說道,“小不忍則亂大謀,現在不是出手的時候,忍,一定要忍,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你打算前功盡棄嗎?”

被九龍叔這么一攔,我內心中的憤怒這才稍稍地緩和了一些,我深吸了一口氣,對著余伏羲伸出手來劃了劃自己的脖子,挑釁味道十足。

余伏羲則是哈哈大笑,沒有搭理我,繼續倚在門上抽著煙。

過了一會兒,相繼來了三個人,這三個人都是和我們一樣,全是新晉的龍幫堂主,不過我們是從外界并入龍幫的,而那三個人則是龍幫下面堂口選舉上來的新老大。

等時間到了晚上九點鐘后,正式開壇了,我們一群人依次排隊,九龍叔站在第一位,余伏羲是第二位,第三位到第五位是那三個新晉的堂主,而我因為年齡的關系被排在了最后一位。

每進去一個人,就會有人開始“盤問條……”,我知道這是必須要走的過程,只有答出了盤問條,才能算是龍幫的內部人,之前唐老爺子和我對的那個就叫三把半雨傘問答,九龍叔答得是“洪先生根本問答……”,而余伏羲則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問答?!鋇諶瘓褪侵疤評弦友飾業娜尋胗晟∥蝕?,第四位是五陰六陽問答,第五位是將軍,每個人全都是對答如流,相繼進了香堂,我的心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雖然我把盤問條給記得清清楚楚,不過這時候還是不由得有些緊張。

那個盤問的人看了我一眼,笑了笑,開口說道,“請問閣下在何處發燭?在哪座名山得道?拜兄頭上何人?”

我深吸了一口氣,是盤底問答,我背過,不由得松了一口氣,開口說道,“兄弟在昆侖山發燭,羅浮山得道,洪始祖祖傳,老拜兄二人?!?/p>

那個人這才點了點頭,含笑開口詢問,“何謂插柳上山,上山插柳?”

這時候我的心也是開始松下來,開口說道,“一步一登,步步超群,是插柳上山。一步登天,連升三級,是上山插柳!”

在這里的六個人里面,有三個人是插柳上山的,那就是那三名繼承堂口的人,而我和九龍叔還有余伏羲則是上山插柳,我忽然想起來,之前唐老爺子顯山不露水地和我說過,讓我好好記一記盤底問答,估計是知道我是最后一個人,讓我來總結。

那個人點了點頭,開口說道,“那何謂‘指日’與‘紅日’?”

我頓了頓,開口說道,“指日既是東升之日,紅日則為西墜之日。又日出為東,日落為西!”

那個人這才笑了笑,伸出手來摸了摸我的腦袋,我知道,這是盤頂,是承認我是龍幫中人的手勢,終于過了,我松了一口氣,邁過門檻走進門去。

總算是走到了這一步,走進了這個門檻,就意味著我已經完全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我所能夠做的,就是在龍幫之中一步步腳踏實地地去走,盡可能地拉攏多一點兒的勢力和林武抗爭,聽起來似乎很簡單,但是真的要是做起來,才能感覺到其中的艱難之處,畢竟龍幫不是遮天會,遮天會是我一個人的遮天會,我說什么就是什么,而龍幫則是八大家族的龍幫,即使是八大家族的家主,也不一定真的能夠在龍幫內只手遮天。

即使是和李老爺子一樣當上了龍幫的龍頭老大,卻依舊不能以一家之言而定天下!

等所有人都進去后,我們一群人都跨過了一把支起來的刀,又跨過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盆,意味著過了刀山火海,以后就是兄弟,我不由得冷笑了一下,和余伏羲是兄弟?簡直搞笑,我會殺了他,千刀萬剮的那種!

顯然余伏羲的想法和我也差不多,但是這個時候我們兩個人都沒有表現出來異狀,就好像是兩個互不相識的人一般。

這時候唐老爺子出來了,站在了關圣帝像前,直視前方,開口將康熙焚少林,五祖建洪門的開場白說了一頓后,旋即看向我們,開口吼了一句開壇。

我們六個人相繼跪在了關圣帝前的蒲團上,唐老爺子給了我們每人一炷香,都是倒著的,旋即他用砍刀相繼拍了我們的后背,詢問我們愛兄弟還是愛黃金,我們依次答了愛兄弟后,就開始跟著唐老爺子繼續念了十三誓。

旋即齊齊將手中的香掐滅在地上,唐老爺子將我們的金榜念完,每個人用針講自己的手指刺破,擠出一滴鮮血,滴進酒中,旋即殺雞,焚書,飲血酒,禮成,唐老爺子開口說道,“有忠有義,富貴榮華,不忠不義,照此蓮花!”

旋即將那青花碗砸爛在地上,屋內煙氣裊裊,將每個人的表情都映照的無比神圣,但是腹中的黑水誰又能知道呢?

而我則是閉上了眼睛,腦子里面不?;匭乓瘓浠?。

不忠不義,照此蓮花!

在龍幫總部開壇的時候,南京的紈绔圈內此刻也是沒有一點兒的松懈,因為今天將會選出整個南京紈绔圈中最能打的五個人,分別為南京五霸,但是讓所有人所沒有想到的是,原本他們以為五霸應該是軍區林家的林寅,政界周家的周申,以及軍區梁家的梁虎和龍幫林家的林乘風以及林乘云兩兄弟,為南京五霸。

最后卻殺出了兩匹黑馬,其中一個是南京軍區眼老爺子的曾外孫,叫做葉守靜,另外一個則是龍幫李老爺子的孫女婿王詡,這兩個人將原本能夠進入南京五霸的林乘風還有林乘云兩兄弟擠出南京五霸的圈子,到最后,即使是林寅,周申,梁虎都不是葉守靜和王詡的對手。

到了最后,葉守靜和王詡兩個人都已然精疲力竭,只能算平手。

桂冠由兩個人共同擁有,而每個人在南京的圈子里都打出了名氣,根據個人打架和為人處事的風格,分別給五個人灌輸了五個稱號,分別是,雪中狐王詡,守山犬葉守靜,東北虎梁虎,熊瞎子林寅還有野豬王周申!

當我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已經正好剛走出龍幫總部,是葉守靜帶給我這個消息的,并且告訴我說他們五個人正在帝華酒吧,問我要不要一起過去。

我本來在龍幫就沒有多少事情要做,所以也就直接說去,等我到了帝華酒吧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鐘了,我剛到帝華酒吧,就看到了一個我最不想看到的人,周然。

看到我的時候,周然也是不由得抿開嘴笑了起來,開口說道,“喲,咱們又見面了!”

雖然心里對這個惹事精有著千種百種的敬而遠之的態度,不過要想和周家扯上關系,還是得和這個周然有所聯系,所以我笑了笑,對著周然開口說道,“是嗎?好巧!”

“剛才我可在這里看了一出好戲,那個葉守靜,差點就把林乘風給廢了你知道嗎?”周然開口說道。

我怔了一下,開口說道,“這么?”

周然點了點頭,“對了,和你說了你也不知道誰是葉守靜,就是那邊那個,很能打啊,是我見過打起來最帥氣的男人了,也只有宗星大哥可以和他一較高下,那個叫王詡的雖然也不錯,不過打起來都是野路子,講究的是一個快準狠,也就沒了那種賞心悅目的感覺?!?/p>

我不由地笑了起來,看來葉守靜和王詡之間的差別在周然面前還是一目了然,顯然這一次的交鋒葉守靜在周然的內心占了極大的極大的好感,當然在這種情形下,周然的審美觀不是太有用,畢竟絕大多數的人并不覺得打的好看就厲害,也有很多人喜歡王詡的干凈利落,總而言之,似乎王詡和葉守靜之間的高地之分還得過一段時間才能夠分的出來。

我對著周然開口說道,“聽你這么說起來那個葉守靜很兇殘?連林乘風這樣的硬骨頭他都敢差點把人給打殘了?”

周然心有余悸地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我從來不開玩笑,這個葉守靜確實牛逼轟轟帶閃電,他的眼神中帶著的是一股冷冽的殺氣,似乎所有人都不在他的眼中一樣,這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個絕世高手睥睨天下一般?!?/p>

見到轉眼間,周然就成了葉守靜的腦殘粉,我也是有些扛不住了,不由得伸出手來扶住了自己的額頭,開口說道,“那找你這么說,誰敢惹他,不是死的很慘?”

周然點了點頭,“按照我理解的來說,是這樣的?!?/p>

我咧開嘴笑了起來,“這樣吧,咱們打個賭,如果我上去拍一下他的屁股,他要是不打我的話,那么你就要答應我一個條件?!?/p>

“只要是個人條件,什么我都答應你?!奔詞故欽庵智榭?,周然依舊一副水潑不進的感覺,我笑了笑,對著她開口說道,“一言為定!”

周然開口說道,“對了,今天開壇怎么樣,好玩嗎?”

我撇了撇嘴,開口道,“讀過書嗎?”

周然先是愣了一下,旋即開口說道,“讀過,怎么?”

我開口說道,“那種感覺就像是參加月考一樣,你說好玩嗎?”

周然思考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如果是別人參加的話是挺好玩的?!?/p>

我不想理會周然這個做事沒有絲毫忌憚的女孩兒,扶著自己的額頭開口說道,“剛才的賭局還有效的吧?!?/p>

“當然!”周然高高地抬起腦袋,似乎勝券在握,我忽然想起來這小妮子最擅長的就是煽風點火,這該不會是拿我去當煽風點火的汽油了吧。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