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捷报触屏:第269章 誰才是雜種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誰知道呢?!蔽頤蚱鵒俗?,挑了挑眉毛,從口袋里面掏出一根煙來點了起來,旋即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連串的煙圈,然后開口說道,“既然你不敢和我交手,那么不打就行,你跪下來給我認錯,我就保證不打你!”

林乘云怒極反笑,“很不錯的激將法,既然你執意求死,那么我就成全你!”

說完林乘云便是將自己身上的襯衣用力地扒拉開來,露出肌肉虬結的上身,在他的上半身上紋著一條猙獰的黑色巨龍,隨著他的呼吸,這條黑色巨龍不停地扭轉著,栩栩如生。

我忽然想起來陳破釜的后背也有這么一條黑色的猙獰巨龍,同樣的紋身在陳潑婦的身上表現出來的是一種不可一世的崢嶸氣息,而在林乘云的身上,只能看出一股賣弄的感覺。

見林乘云將自己的上衣扒掉了,我也是拉扯住自己的上衣,一把撕開,我的上身沒有一點兒紋身,只有手腕處有著一枚鳶尾花的圖騰紋身,那是遮天會的幫主代表。

而除此之外,我的上身可以說是無比的干凈,但是沒有一點兒紋身的上身卻是布滿了刀疤,自從三年前開始到現在,我已經經歷了大大小小最起碼二十場戰役,每一次都是身先士卒。

在成都境內說起趙三刀,即使是余伏羲都會豎起一個大拇指,因為我是成都所有大佬里面唯一一個說跟我上,而不是給我上的存在。

看到我的前胸后背全是刀疤,現場的笑聲慢慢地小了下來,而當他們看到我的腹部上還有幾個被子彈所打中過的傷疤時,每個人都是錯愕地張大了嘴巴,刀疤才是一個男人最好的紋身,這句話在這一瞬間從別人的臉色變化中宣泄的一清二楚!

雖然我身上的肌肉不如林乘云那樣一塊連著一塊而顯得無比的猙獰,但卻是顯得很是干練,不是那種大塊頭,但卻是一看就知道非常具有爆發力,我笑了起來,在監獄里面的三個月我可不是白白坐在那兒發呆的。

再加上我原來的基礎也并不差,所以我這時候看上去居然要比面前的林乘云還要招搖一些,林乘云這時候眼眸中再也沒有一點兒的輕視,他沒有想到,穿的這么溫溫柔柔的我,脫掉了衣服后,居然有著一副比他看上去要更野獸派的多的上身!

他大步走上了擂臺,對著我很是挑釁地豎了一個大拇指,然后猛地朝下。

而我也是沖上了擂臺,手指對著他玩世不恭得比劃出一個槍的手指,微微張嘴,作出一個砰的嘴型后,這才將自己的手收了回來。

這時候幾乎所有人齊齊開口吼道。

“第一,不可以攻擊下陰?!?。

“第二,不可以殺死對方?!?。

“第三,在適當的時候,經過兩個人的同意,每人可拿一把開山刀,此時,第二條規定作廢!”

“三,二,一……”

“開始!”

我才知道,在這里,沒有裁判,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裁判,而在他們的話音剛落的時候,林乘云直接怒吼一聲,渾身肌肉上的毛孔猛地炸毛,腳掌猛地踩在地上,宛若一頭發狂的公牛一般朝著我沖殺過來。

我深吸了一口氣,自然知道若是比力量,我絕對不會是林乘云的對手,所以我的腳掌朝著后面慢慢得退了一步,前腳腳跟點地,腳掌上揚如蒲扇,雙手大開大合,抱元守一。

“太極!”有人已經從我的先手看出來我的動作意味著什么了。

而這個時候,林乘云卻是冷笑,“華而不實的招式罷了,我打的你這個狗雜種跪地求饒!”

在沖到我身前的瞬間,林乘云的身子陡然停下,右拳啪嗒一聲宛若長槍一般朝著我甩了過來,而他的左拳則是縮在自己的肋下雖然打算爆發出來,我朝著右邊微微一側,胸口和林乘云的拳頭擦身而過,而同時林乘云的左拳便是從自己的肋下鉆出,朝著我的胸口猛地刺了過來。

我則是不驕不躁地伸出手去搭住了林乘云的右手,在他左拳即將砸過來的同時,腳尖微微一點地,將他所灌注過來的力量用太極推手的方法推了出去,頓時林乘云一個吃力不穩,自己被自己的力道給弄得摔倒了。

宛若一頭公牛的林乘云啪的一聲摔倒在地上,也是引起了全場的哄笑,畢竟林乘云現在的模樣確實是可以說的上憨厚可掬地宛若一頭笨重的大熊貓。

幾乎是摔倒的同一時間,林乘云就從地上翻了起來,聽著全場的笑聲,那一張漲紅的臉這時候也是變得鐵青,他怒吼一聲,“雜種,我要你死!”

“求大俠賜我一死!”我輕笑著開口說道……

我的話語也是使得全場再一次爆笑出來,只是現在的這些笑聲都是朝著林乘云沖去,我抿開嘴笑了笑,“就你這水平也能稱得上是南京五虎?你是覺得南京沒有人才了,還是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在選舉的那一天拉肚子了?”

全場的笑聲更是響亮了,這在林乘云的耳朵中聽起來更加的刺耳。

“你找死!”這時候惱羞成怒的林乘云已經失去了理智和方寸,在他看來,我完全沒有資格和他動手,原本應該是我受嘲笑才對,為什么現在反倒是他倒霉!

內心中的這種反差感愈加強烈的扭轉翻滾起來,林乘云一轉眼就沖到了我的面前,大吼,“拿命來!”

“真是聒噪!”我冷笑一聲,在我看來。林乘云的力量雖然很大,都是卻漏洞百出,別說是我,就算是建國都能輕輕松松地解決他。

始終是一個沒有真正動過手的黑二代,他是溫室中長大的花朵,而我則是用自己的生命去一刀刀地博取自己的榮耀,二者之間的差距無比大!

我一把將林乘云的拳頭撥到了一邊,然后用自己的腳猛地在林乘云的膝蓋上一踹,他的膝蓋一軟,左拳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整個人就已經摔在地上了,而我則是一拳接著一拳,如同狂風暴雨一般砸在了林乘云的腦袋上。

沒兩拳就見血了,見到血的瞬間,我非但沒有感覺害怕,反而覺得無比的興奮!

雜種?到底誰才是雜種!

既然你們林家做的孽,那么今天,就先從你的身上拿回來利息!

我還沒有打上幾拳,馬上就有人上來拉住了我的拳頭,我轉過頭去一看,拉住我手臂的人正是林乘風,我對著林乘風笑著開口說道,“難道帝華俱樂部里面打擂臺還有別人可以上來幫忙的規則?”

被我這么一墻,林乘風的臉色變得鐵青,死死地盯著我,對著我開口說道,“趙半閑,得饒人處且饒人?!?/p>

“喲呵,現在不叫我雜種了?剛才你們林家人叫的倒是挺歡快的!”我瞇著眼睛看向林乘風,眉眼間中的殺氣再也抑制不住,直直地朝著林乘風撲涌而去,我還記得,就是面前的這個林乘風把我給搞進監獄里面去的,而余伏羲也正是投靠了他!

這時候林乘云也是緩過氣了,對著我怒吼連連,“雜種,有沒有本事和我玩刀,生死各安天命!”

我看著依舊還是死死抓住我胳膊的林乘風開口說道,“放開!”

林乘風的手臂宛若鐵鉗一般箍住我的手腕,沒有絲毫想要松手的趨勢。

“砰!”

一道槍聲陡然炸起,然后手里拿著一把迷你左輪手槍的周然漫步朝著我們這邊走了過來,槍口直指林乘風,而剛才的那一槍,打在了正要上來的一名林乘風的保鏢身上,周然淺淺地笑了笑,“你林乘風當年也是創立帝華的八位元老之一,難道現在連自己當年所定下來的規矩都忘記了?”

所有人都是深吸了一口氣,呆呆地看著說動手就動手的周然,我也是錯愕地看著周然,這難道才是傳說中的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所謂的女魔頭居然是如此的兇殘,實在是太耐人詢味了!

林乘風沒有說話,而周然則是繼續開口說道,“還是你覺得整個龍幫你們林家一手遮天,已經不把我們其他七位家族的直系繼承人放在眼里?”

“退下!”一道聲音從二樓的方向響了起來,正是李靈兒,李靈兒那一對美眸掃視著下方擂臺上的林乘風,宛若金剛怒目!

而這時候黑虎也是站了起來,嘴角上掛上一道玩世不恭的笑容,“退下!”

“退下!”某一個陰暗的角落,一名穿著華麗,懷里一左一右摟著兩位美嬌娘的男子冷笑著開口說道。

“說得好,退下!”從三樓的轉角處慢慢走下來一名穿著淺棕色西裝的男人,他是宗星!

在這五個人發話之后,剩下來的兩個人這才緩緩開口,“退下!”

當七道退下聲依次響起的時候,就意味著整個帝華俱樂部的最高指令,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是隱藏在陰暗的角落里面,振臂高呼退下!

一時間聲音不絕于耳,莊嚴而又肅穆。

而一直死死箍住我手的林乘風這時候也是面色鐵青,整個人的眼眸中浮現出來的是無盡的怨恨,他死死地盯著我,開口說道,“趙半閑!你給我等著!”

我冷笑一聲,“林公子不要一直這么牽著我的手嘛?我們又不是很熟,我嚴重懷疑你有龍陽癖,要不你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把褲子脫下來讓大家看看是不是彎的來給你自己澄清一下?”

“哼!”林乘風冷哼一聲,一把將我的手臂甩開,大步走下臺去,這時候那莊嚴肅穆的退下聲這才戛然而止,周然笑了笑,轉身走向了二樓,而我則是瞇著眼睛轉過頭去看著林乘云,開口說道,“你是說你想和我玩刀?不論生死?”。

說出這句話后,我的嘴角揚起一道妖異的弧度,那是一種對自己實力的絕對信任才能浮現出來的自信笑容,林乘云只感覺到一股肅殺之氣撲面而來,我不是他這樣的紈绔,直接,或者間接性地死在我手里的人數不勝數,在這種人命的堆積下,我的身上也是自然而然地帶著一股煞氣。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