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足球比分:第225章 紈绔扎堆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白景騰也是開口說道,“趁著現在發展的比較快趕緊把不干凈的東西都給洗掉,一些留下來的東西,我會讓我爸幫忙把你擦掉,不過你還是得好自為之,有些東西不能搞的太過火?!?/p>

我點了點頭,“這個我清楚,國家的容忍程度是有限的,在中國不存在黑社會,我們只是一些用暴力手段,但是卻也不是違法的商人罷了!”

“上道!”白景騰咧開嘴拍了拍我的肩膀,哈哈大笑起來。

我和肖楪依舊還是住在白景騰之前給我們安排的那件公寓,直到后來我查了一下,才知道湯臣一品里面的房子究竟有多貴,可以這么說,這時候的我,買三套公寓就差不多要完蛋了!

在上海呆了幾天的時間,雖然上海是一個國際都市,不過春節的氛圍絲毫不比其他地方差,畢竟上世紀的老上海也是一個中國代表城市。

宴會前的第三天,九龍叔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問我在上海的哪里,他的那個紅包要給我送過來。

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也是報出了湯臣一品這邊房子的地址,九龍叔開口說道,“他娘的,小子,你真他媽的奢侈啊,竟然住湯臣一品,我這紅包都有些不好意思送出手了?!?/p>

被九龍叔這么一說,我心里也是有些期待起他所謂的這個紅包究竟是什么,我開口,“我現在是住在朋友家,你應該也認識,白景騰?!?/p>

“白景騰啊,你現在還有和他來往嗎?”九龍叔的聲音開始變得沉重起來。

我點了點頭,“怎么了?”

九龍叔笑了笑,“沒事,多和他親近親近,對你以后絕對沒壞處,你只要知道他是一條很粗很粗的大腿,抱住他,你就相當于抱住了自己的半條命!”

“這么夸張??!”我也是笑了起來,和九龍叔又貧了幾句,這才掛掉了電話。

宴會開始的那天中午,九龍叔的禮物都還沒有到,不過我也不是很介意,畢竟早收晚收都沒什么問題,我帶著肖楪和白景騰一起去做了一個發型,然后又去西裝店和禮服店里面拿了前幾天定制的西裝來,不得不說,穿上晚禮服,將頭發挽起來的肖楪看上去分外動人。

甚至我覺得就算比起我看到的任何一個女人都不會遜色,果然,呆在我身邊是埋汰了這一顆注定能夠璀璨星空的星辰。

即使是白景騰都是不由得看呆了過去,畢竟肖楪他之前也見過,雖然感覺好看,不過因為穿的衣服和發現都很男性化,也就沒太在意,今天一下子這么打扮起來,確實看的他眼珠子都掉出來了!

我開口說道,“對了,太子,你的那個青梅竹馬林夕今天會不會來啊?!?/p>

白景騰笑了笑,“上次見面后,我們就沒有再見面了,我覺得我們之間是真的錯過了,有些東西錯過了,就再也拿不回來了?!?/p>

不知道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李珊珊,想起了劉郁,有些東西錯過了,就再也拿不回來了嗎?

還真是操蛋的人生啊。

等我們都準備就緒后,我們也是坐進了白景騰家的那輛奧迪A6里面,這時候奧迪A6已經取代桑塔納成為中國的官車。

到了門口的時候,我也是看到了院子門口停著各式各樣的奢侈跑車,還真是紈绔扎堆??!

這個世界上就是這樣,充滿了階級,有著各種各樣的圈子,有的人一生下來就能在所謂貴族的圈子里面混的風生水起,有的人窮其一生也只能仰望那些圈子,看上一輩子,卻連邊緣都摸不到。

在上海,圈子,是一種品味,他們深信一個真正的貴族是需要經過最少三代人的換血才行,所以這個圈子不是有錢就能進來,相反,他們很排斥所謂的暴發戶,雖然他們祖上也是暴發戶,但是現在,他們自詡貴族。

這在其他地方也有,不過這種所謂的品味將沿海一代更加渲染開來,甚至到了一種病態的程度,可以這么說,如果不是白景騰帶我來這里,哪怕我再有錢,也不會有任何機會能夠進入這個圈子,所以我也是開始有些緊張起來。

畢竟這些人所謂的什么貴族禮儀,我一點兒也不懂,到時候要是給白景騰出丑了,那我就有些太過于對不起白景騰了。

當然,確實也如同白景騰所說的,在這種場合,你越能裝逼,你就越混得開,進入這個圈子,只需要一個敲門磚,只要這么敲門磚讓你進來了,那么接下來,要想出人頭地,那么就需要一系列的動作,具體就是比誰的錢多,誰的勢力大!

進了這家高級會所后,白景騰也是讓我自己一個人先逛著,自己去處理一些事情,畢竟這一次他是主辦人,所以有很多瑣事需要處理。

我也就帶著肖楪開始四處亂逛起來,看的出來,這個圈子里面的人每個人都是認識的,所以我這個新面孔一進來,也是引起了別人的注意。

當然,大多的都是一些帶著善意的目光,畢竟能夠來這種場合,就說明自己在社會上有著一定的地位,而一小部分的人則是肆無忌憚地打量著穿著淺藍色晚禮服的肖楪。

對于這些人的打量,我也是毫不在意,繼續開始用自己的目光掃視著這個高級會所。

看得出來,對于這一次的聚會,白景騰也很是在意,布置的極其有品位,而有些時候,所謂的品味是跟鈔票成正比,你砸進去的錢越多,只要不是故意炫富,那就是有品位,說來也是有些簡單!

就在我百無聊賴地打量著,準備找一處位置坐下來等著開席的時候,一名穿著白色西裝的男人走到了我和肖楪的面前,對著我笑了笑,開口說道,“你好,我叫衛風?!?/p>

雖然看的出來衛風的眼眸中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桀驁感,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所以我也對著衛風笑了笑,開口說道,“趙半閑?!?。

“這個名字還真的是有些稀奇啊,聽說在成都有個黑老大就叫做趙半閑?!蔽婪縲ψ趴謁檔饋?/p>

我抿了抿嘴,“有點湊巧罷了!”

衛風對著我開口說道,“你身邊這位是你的女朋友嗎?”

我開口說道,“是我干妹妹,不過今天是我的女伴,她叫肖楪?!?/p>

衛風點了點頭,對著我開口說道,“那么今天晚上你可以把你的女伴借我一下嗎?相對的,我也可以把我的女伴借給你,做什么都可以!”

說這句話的時候,衛風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淫邪的目光,我自然知道衛風所說的是什么意思,正想要說些什么來拒絕的時候,衛風便是走到了肖楪的面前,對著肖楪開口說道,“小姐,你很漂亮?!?/p>

肖楪雖然心里厭惡,但是知道今天這個場合對于我來說也有點重要,一時摸不清這個衛風究竟是敵是友,也是對著衛風點了點頭,說了一句謝謝。

衛風開口說道,“不知道這位美麗的小姐今天有沒有興趣陪著我一起度過一個美妙的晚上?!?/p>

“我想,她應該沒有空?!蔽疑锨耙徊?,阻攔了衛風和肖楪之間的對話,連我自己都搞不懂為什么自己一下子這么緊張起來。

衛風對著我笑了笑,開口說道,“這位小姐都還沒有出聲呢,你這么緊張做什么?”

“滾!”肖楪干凈利落地開口說道……

衛風一下子還沒有能夠反應過來肖楪這個看上去文文靜靜有氣質的女孩說了什么,下意識地開口說了一句,“什么?”

“她讓你滾!”我上前一步,用手指點在了衛風的胸口一字一句地開口說道。

衛風一臉兇悍地看著我,“你說什么?”

比兇?比狠?手上已經有了幾十條人命的我顯然不會怕這個,所以我也是毫不示弱地一眼掃向了他,壓抑在內心的暴戾,狂躁,血殺一瞬間都是透過我囂張跋扈的眼神爆發出來,嘴角勾兌起來玩世不恭的笑容也是將我的眼神鋪墊的愈加的殺氣凜然。

衛風哪里見過這種場合,當即也是后退了兩步,氣勢一下子慫了下來,僅僅只是對視一下,他就不敢繼續和我對視了,撇開了目光,不過氣勢上慫了,他的嘴還是不會慫的,他伸出手來推了一下我,不過卻是推不動我,當然,這并不妨礙他放出一句“你給我等著!”的狠話!

肖楪見到衛風推我了,朝著前面邁了一小步,我自然知道肖楪要做什么,我要是不攔著她,估計今天這個叫做衛風的紈绔就得折在這里了,所以我也是攔住了肖楪,對著衛風開口說道,“我會等著的。等著操你大爺!”

“我操你大爺!”這時候衛風也是顧不上風度,大聲吼了出來,就想要朝著我沖來給我一拳,不過很快就想起來這樣似乎并不是很紳士,所以也是停了下來。

看著停下來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的衛風,我咧開嘴笑了起來,這個世界還真的是不公平啊,一句我愛你有可能換不來另外一句我愛你,不過一句我操你大爺鐵定能換來十句百句的我操你大爺。

這時候上來一名穿著深紫色晚禮服的女人,對著我們笑著開口,“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們想在這里動手?”

“小子,你行,不管你是誰,我會讓你在上海不好過的!”衛風對著我惡狠狠地開口說道,然后轉身走了,顯然是給那名穿著深紫色晚禮服的女人面子。

這個女人應該就是所謂圈子里面的那些調停的和平主義者,她對著我笑了笑,開口說道,“新來的,你做了什么?平時衛風可是很注重于自己的儀表,沒失態過?!?。

“我不叫新來的,我叫趙半閑?!蔽也槐安豢旱乜謁檔?,因為我想起來白景騰和我說的那句,在這里,不需要慫,只管強硬就可以了。

女人笑了笑,對著我伸出了手,開口說道,“倒是我不注意了,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舒巳,上海的舒氏財團就我家開的?!?。

我也是伸出手去和她握了握,開口,“也沒什么,他想要過來和我換女伴,我的女伴讓他滾,然后我說話稍微難聽了一點罷了?!?/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