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足球比分直播90vs:第212章 大戰前夕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怕?!敝芪奶芾鮮檔乜?,“不過那僅僅只是怕,真到了抉擇的時候,我知道怕是沒什么用的,那給你帶不來任何的好處,反而丟了自己的臉?!?/p>

“很有趣的思想?!蔽頤蚱鹱煨α似鵠?,然后開口道,“那么我問你,如果你離開了天津,你想要去哪里?”

周文太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開口,“天下之大,我就不信沒有我周文太的一個容身之地?!?/p>

我笑了起來,“你這種想法不符合你目前為止作為一個聰明人的想法,不過我倒是有一條路讓你走,就看你走不走了?!?/p>

“什么路?”周文太開口說道。

我笑著開口,“你有沒有興趣去成都,我想我在成都可以給你一碗飯吃?!?/p>

周文太愣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

而肖瑤這時候也是把緊緊指著周文太腦門的槍拿了下來,對著周文太開口,“你走大運了?!?/p>

我則是笑著開口,“等這場戰斗勝利后,我可以送你去成都,你去成都城西的一家遮天酒吧找一個叫做葉守靜的人,就說是我讓你來的,接下來要做什么,他自然會告訴你的?!?/p>

“你肯要我?”周文太皺著眉頭開口說道。

“為什么不呢?你這么有心機,我現在就缺少有心機的手下,整個天津,幾乎大小勢力都被你這么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給耍弄于鼓掌之間,肖鵬,黃傅,還有舒家的人,現在連紅派都在你的算計之中,我覺得你完全可以有所作為?!蔽倚ψ趴?。

“那你不怕我像咬黃傅和肖鵬一樣反咬你一口?”周文太開口說道。

我卻是抿著嘴笑了起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有個人是這么和我說的,我一直貫徹的非常徹底?!?/p>

周文太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對著我開口,“你成功地打動了我?!?/p>

我笑了笑,“我想也是,那么歡迎!”

周文太沒有說話了,而是伸出手來和我握了握,我不知道找周文太加入遮天會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但是我清楚,錯過了這家店,就沒有下一家了。

在我和周文太談完后,肖瑤也是瞇著眼睛笑了起來,“看來這是狼狽為奸的預兆了?!?/p>

“哈哈!”我開口哈哈大笑起來,表情卻是有些說不出來的復雜。

就在我想要繼續說些什么的時候,肖瑤接到了一個電話,表情一變,最后小聲地開口說了幾句,等掛掉了電話后,也是放聲笑了起來,“天助我也,這一次,我想黃家要真正淪落在我們的手里了,周文太,不介意你的錄音筆借我一用吧?!?/p>

“為什么不呢?”周文太聳了聳肩,將自己手中的錄音筆丟給了肖瑤。

肖瑤接過了筆后,也是笑了起來,“那我出去一趟?!?/p>

“見舒家的人?”看到肖瑤拿著錄音筆,我就知道肖瑤要做什么了。

肖瑤點了點頭,我也是對著周文太開口,“接下來的時間看來你要東躲西藏了,舒家的人不會放過你,而要是在五天后,你還能夠安穩地站在我的面前,那么我就真正讓你去成都!”

“一言為定!”周文太轉身離去,他自然知道這是我考驗他能力的伎倆,而這一次來,他也是做好了成為犧牲品的準備。

人生,不付出點代價的風險,又怎么能夠真正的成功呢?即使是空手套白狼,也要做好被狼咬的準備!

在周文太和肖瑤相繼離開后,一旁的肖楪這才開口,“就這么放他走了?”

我挑了挑眉毛,開口,“不然你以為呢?”

肖楪笑了笑,開口,“你真的決定要收他做手下?”

我點了點頭,“到時候我會囑咐葉守靜好好地打磨一下,如果是一把利刃,那么我就可以拿來用?!?/p>

“不怕是一把雙面刃嗎?”肖楪開口說道。

我卻是撇了撇嘴,“在我的手中,再鋒利的雙面刃,也只會砍到敵人的身上,而不是我?!?/p>

“盲目的自信?!斃G開口說道。

我卻是嘿嘿一笑,“確實是如此,不過這又算得了什么呢?”

肖楪撇了撇嘴,沒有說話了。

而我則是伸了一個懶腰,對著肖楪開口說道,“晚上的戰斗一定會很精彩!”

“是嗎?我倒是覺得這是一場不公平的屠殺?!斃G開口說道。

“這一次,紅派要迎來真正的勝利了,如果舒家不對紅派出手的話?!彼低暾餼浠昂?,我也是深吸了一口氣,龍幫舒家,又是龍幫,隨著我地位的增高,我漸漸地開始和龍幫有了一點瓜葛,我也知道,自己和龍幫真正的瓜葛肯定不止這么一點。

龍幫舒家,不知道為什么,我想起了去年英雄大會上出現的黑虎,他也是舒家的人,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這個龍幫的舒家,如果是這個舒家的話,那還真是有點兒湊巧啊。

我在自己的腦海里面給龍幫這兩個字給畫上了一個叉叉,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真正站在龍幫的相對面。

這一天不知道什么時候來臨??!

不過龍幫的勢力根深蒂結,其中的關系錯綜復雜,從之前黑虎出現在英雄會上可以看的出來,黑虎和我九龍叔他們是一伙的,而李宏圖也是龍幫李家的,或者說,我的外公就是李家的家主!

那么龍幫究竟是怎么樣的呢?我有些像不太明白,也有些迷茫于自己和龍幫之間究竟是敵是友!

不過只有等我真正地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后,我才會知道這一次的事情究竟應該怎么做,現在暫時還太早。

我咧開嘴笑了起來,對著肖楪開口,“吶,肖楪,你說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會不會有人想起世界上還有一個我?!?/p>

“為什么這么說?”肖楪開口詢問。

“只是忽然想起這個問題罷了?!蔽疑斐鍪擲慈嗔巳嗵粞?,開口說道。

肖楪卻是一臉認真地開口,“不管別人怎么想,反正我肯定是會記住你的。永遠?!?/p>

“永遠有多遠?”我開口詢問。

肖楪仔細思考了一下,然后開口,“窮其一生所行走的距離,那就是永遠的距離,差一分鐘,一秒鐘,都不是永遠?!?/p>

“是嗎?”我笑了起來,“那我來到這個世界上算是來的值了,至少在我死后,還會有人記得我?!?/p>

“不過我想,我可能會記不住你?!斃G忽然開口說道。

我轉過頭去看向肖楪,肖楪卻是一臉認真地開口,“因為如果你死了,那么我肯定是死在你的前面?!?/p>

我站了起來,走到了肖楪的身邊,伸出手來摸了摸肖楪的腦袋,“傻孩子,做事不要老為別人想,多為自己想想,現在你已經回家了,在這里,是你的家,你不再是以前一個人了,平靜的生活在前面等著你呢,所以你沒有必要這么想,我更想你留在這里,好好地過生活,安安穩穩地度過一輩子,而不是為了我而死知道嗎?”

“你不要我了嗎?”肖楪抬起頭,死死地盯著我,那張精致的臉頰上布滿了一種叫做失落的情緒,而那清澈見底的眼眸中也是泛起一陣波瀾。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內心一動,伸出手去抱住了肖楪,“怎么會呢?我只是不想讓你為了我而冒險?!?/p>

“可是除了這樣,我想不出來我能夠為你做什么,想不出來我存在的真正價值?!斃G的聲音有些無助。

我卻是伸出手去摸了摸肖楪的螓首,“傻孩子?!?。

十二月十九號晚上,月如圓盤,皎潔的月光在空中散發出一道銀白色的光芒,覆蓋在地上,就好像是在地上凝聚出一道霜來,我站在紅派總部的大門口,看著月色,忽然笑了起來,又是一年過去了,距離我離開陽城已經過去了兩年。

這兩年的時間里面我究竟做了什么?我忽然有些迷茫,兩手空空的我站在這里,自己好像什么都沒做,但是又好像做了很多,過程發生了很多,但是結果還是和兩年前一樣,除了我的身邊還站著肖楪之外,一切都和兩年前沒有什么不同。

唯一不同的是,正處于長身體時期的我比之兩年前又是高了些許,雖然不至于當高富帥什么的,但是卻也不算是矮了,至少不會在身高上拖國家人民的平均身高。

我伸出手來將已經略長的劉海稍稍理了理,也是對著站在我身邊的肖楪開口說道,“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圓?!?/p>

肖楪抬起頭來,看著已經稍稍有點兒缺塊的月亮,在腦海里面閃過一個念頭,圓嗎?不盡然,月圓不圓不是看的它本身,而是看的賞月的人,就好像是一個人好不好,不是看他自己怎么說,怎么做,而是看別人怎么認為。

我個人覺得自己雖然不是一個好人,但是卻也差不到哪里去,畢竟缺德事我一點兒沒干,但是在別人,特別是成都市區的人來說,我就是一個黑社會大佬,無惡不作,百死都難以洗刷我所犯過的罪孽。

我有些自嘲地笑了笑,對著肖楪開口,“今天過后,天津的牌面要重新洗了?!?/p>

肖楪只是點了點頭,一點兒也不在乎的樣子,我也是開口,“怎么了?”

“沒事,成功與否對我來說根本不重要?!斃G開口說道。

“為什么?”我開口詢問。

肖楪卻是笑了笑,開口,“因為自從肖鵬死后,我這一次來到天津的事情也就沒有了任何的遺憾,從此我的世界里面只有你,也只能有你?!?/p>

不知道為什么,一向口才比較好的我卻是緘默了,我嘆了一口氣,和一個神經病一樣,再一次感慨,“今天的月亮好圓啊?!?/p>

肖楪沒有說話,站在我的背后,似乎就要這么站上一整天,一個月,一年,一輩子。

而另外一方面,肖瑤卻是快要被瑣事給忙瘋了,黑派的人前來和肖瑤說談和的事情雖然早在肖瑤的預料之中,但是今天這一戰失去了敵人,她原先的部署就完全亂了套,她自然不會不接受,她和黑派的人再怎么斗,贏了的人還是叫紅門,而要是輸給黃家的人,那么紅門就不復存在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