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足球比分直播90vs:第197章 紅門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我的手一僵,然后放下來將肖楪抱住,開口,“不要怕,有我,我會?;つ愕??!?/p>

出乎預料的是,這一次肖楪點了點頭,開口嗯了一聲!

我們就這么呆呆地抱在一起,相互都能夠感覺到對方身體上的溫熱,有那么一瞬間,我想要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

而這個時候,門鈴響了!

我和肖楪兩個人條件反射地松開了擁抱,各自的臉上都是有了一點尷尬……

我走到門口看了一下,從貓眼中看到一名穿著火紅色T恤的女人,女人和肖楪有幾分相似,不過相對于肖楪的冷淡,女人長的很是妖嬈嫵媚,是那種能讓人一看就產生強烈強征的那種,完全就是和肖楪站在兩個尖端的存在。

見到貓眼中只有她一個人,我這才打開了門。

我剛打開門,一個拳頭便是呼嘯而來,我腦袋一偏,躲開了這一拳的攻擊,正打算還手的時候,對方卻是收走了拳頭,笑著開口道,“身手不錯,看來不是虛的公子哥,你好,我叫肖瑤?!?/p>

果然,這是一個做事說話都天馬行空的女人,我苦笑著收回了已經探出去準備搭住肖瑤手臂的手掌,有些尷尬地撓了撓自己的腦袋,苦笑著開口道,“你好,我叫趙半閑?!?/p>

肖瑤點了點頭,走進了房間,看到了肖楪后,也是直接沖過去抱住了肖楪,肖楪愣在了原地,原本因為警惕肖瑤剛才出手對付我而緊握的拳頭也是根本不知道應該放在哪里。

我看到這一幕,也是笑了笑,將手插在兜兜里面沒有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肖瑤這才松開了肖楪的擁抱,在肖楪的額頭吧唧一下用力地親了一口,開口,“我的好妹妹,姐姐終于找到你了,該死的黑派的人我還以為你也和爸爸一樣遭到不測了?!?/p>

肖楪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肖瑤的話。

肖瑤也不嫌尷尬,坐在了床上,從口袋中拿出一包女士煙,拿了一根出來點了起來,然后將手中的煙朝著我揚了揚,我搖了搖頭,開口,“太淡,抽了想吐?!?/p>

肖瑤吐出一個煙圈,笑著開口,“看來還是一個老煙槍?!?/p>

我笑了笑,從口袋中拿出一包煙,抽了一根出來點了起來,對著肖瑤開口道,“聽說現在紅派的局勢有些不樂觀?”

“這不是你應該擔心的事情,不過如果你是我妹夫的話,那么就沒問題?!斃ぱ謁檔?。

還沒等我開口說些什么,肖楪便是開口說道,“請注意你的言辭?!?/p>

肖瑤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摟著肖楪的肩膀走到一個角落,小聲地說了幾句,過了一會兒,等兩個人回來的時候,肖楪已經是滿臉緋紅了,肖瑤對著我開口道,“聽說你是成都遮天會的老大?”

“前任老大,現在跑路呢?!蔽銥嘈ψ趴?,感慨,肖瑤這個女人也太自來熟了,這才剛見面,就弄的好像是已經認識了幾十年的老搭檔一樣。

“別唬人了,誰不知道葉守靜也是你安排進遮天會的?!斃ぱ謁檔?。

我有些錯愕肖瑤這個人怎么會對遮天會這么了解,肖瑤卻是直接開口,“接到白景騰電話后我就查了一下,不得不承認你這個人有勇有謀,懂得舍棄,顧全的是一整個局面,而不是暫時的義氣之爭?!?/p>

對于肖瑤的夸獎,我也是有些不置可否,笑了笑,開口道,“多謝夸獎!”

“沒事,我說的是實話,你也不需要和我客氣?!斃ぱ?,然后彈了彈手中的煙灰,開口,“這家賓館的環境雖然不錯,不過作為我們肖家的客人住賓館也未免讓人覺得我們肖家上不了臺面,走吧?!?/p>

“去哪?”我疑惑地開口,然后補充道,“如果是你們肖家的老宅的話,我想我一個外人就不方便去了?!?/p>

“去我住的公寓,空出來三個房間,招待一下你還是可以的?!斃ぱψ趴?。

“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太方便啊……”我有些猶豫地開口,畢竟那相當于肖瑤的閨房……我一個大男人的住確實是有些不太方便……

肖瑤卻是笑著開口道,“我一個女人都沒說什么,你大男人的說什么,走!”

說完肖瑤就拉著肖楪的手朝著外面走去,肖楪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我也是笑了笑,提起了行李箱,跟著肖瑤一起朝著樓下走去,肖楪本來想要過來幫我提的,卻是被我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其實這一次來天津,我也是有一點兒私心的,我想把肖楪放在天津,讓她以后都留在這里,不然她老這么跟在我的身邊,雖然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卻耽誤了她的人生。

肖楪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所以才會這么害怕,我知道她不是害怕見到家人,而是害怕我就這么突然地離開。

肖瑤的車子是一輛賓利,說實話,我長這么大也沒有見過賓利,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賓利,不過卻也沒有太多的敬畏,畢竟我自己也可以買得起,所以我笑了笑,也是跟著她一起坐進了車子里面。

很快,車子就開動了,朝著市中心的方向開去,肖瑤帶著我們到了一處公寓群后,也是帶著我和肖楪兩個人上了樓,打開了房門后,對著我開口,“你的房間是那邊那間,我已經幫你整理好了,晚上我和肖楪睡,我還有很多話要跟她說?!?/p>

我點了點頭,然后拿起行李箱,將肖楪的衣服整理了出來,遞給肖楪,然后拿著行李箱來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回到房間,我先是洗了一個澡,然后伸出手去扶住了額頭,現在的紅派示弱,似乎就這么把肖楪留在這里也不安全,如果紅派一敗涂地了,那么肖楪還不如跟在我的身邊。

但是現在我所能夠動用的力量也就只有我自己一個人,我又應該怎么去幫助他們紅派奪得勝利呢?

難難難!

最后我在自己的腦海里面得出了這么一個結論,也是苦澀地笑了起來,看來有些事情還是不太順利??!

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是葉守靜打來的電話,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接起了電話,葉守靜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過來,“你現在人在哪里?”

我開口道,“天津!”

“好家伙,前些天還在上海,轉眼間已經到天津了,是打算全國都走一遍嗎?把成都這個爛攤子留給我,自己卻瀟灑去了嗎?”葉守靜沒好氣地開口,末了,還補充了一句,“還是帶著一個美女保鏢瀟灑去了?!?/p>

我也是被葉守靜給逗笑了,開口道,“找我有什么事?”

“沒事,就是和你說一下,山西那邊局勢已經定下來了,雖然暫時還不能收益,不過至少已經站穩了腳跟,是打算繼續派人過去增援?”葉守靜開口。

我皺起了眉頭,開口,“你覺得大勛哥這個人靠譜嗎?”

葉守靜開口,“說靠譜也靠譜,不靠譜也不靠譜,在利益的面前人人都不靠譜,但是在相同的利益面前,再不靠譜的人都會變得極其的靠譜?!?/p>

“你這不是廢話嗎?也就是說,在局勢徹底穩定下來之前,大勛哥這個人還是靠譜的嗎?”我開口問道……

葉守靜打了一個響指,開口,“賓果,答對了,不過沒獎!”

“別學我說話!”我沒好氣地開口,然后繼續開口,“繼續增援吧,另外成都方面也注意發展一下,還有,山西那邊留一手。讓侯平注意一下,盡量先消耗大勛哥的力量,這樣以后他要是反水的話,我們也好有本錢抵抗的住?!?/p>

“我清楚了?!幣妒鼐駁懔說閫?,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開口,“你在天津啊,那邊現在有點亂,天津的紅門現在正在鬧內訌,注意一下,別卷進這個漩渦里面,你只有一個人?!?/p>

我苦澀地笑了起來,開口,“那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我已經被卷入這個漩渦了?!?。

話筒那邊頓時沒有了聲音,然后葉守靜的聲音弱弱地從對面傳來,“什么?”

“唔,我是說,我好像已經被卷入紅門的漩渦之中了,你剛才說的那個美女保鏢,就是紅門紅派的人?!蔽銥嘈ψ趴謁檔?。

葉守靜那邊的話筒中傳來了拍大腿的聲音,然后他破口大罵,“該死,你的保鏢竟然姓肖!”

我笑了笑,開口道,“不用擔心,我就一個人,我總不可能沖到最前線去砍人吧?!?/p>

葉守靜開口,“說的也是,需要我這邊派人過去支援你嗎?”

我搖了搖頭開口,“不用了,本身遮天會的人手就已經不夠用了,再加上被大勛哥那邊帶走了不少人,現在的遮天會光是守住自己的地盤都已經夠麻煩了,人來多了,不敢保證余伏羲不會魚死網破,人來的少了,也沒多大的用處?!?/p>

“行了,你自己做事心里有數,我就不多插手了,光是遮天會的事情就已經夠讓我忙的焦頭爛額了,對了,你遮天會以后打算怎么發展?洗白?還是更黑?我覺得,你既然開賭場,那么應該可以玩一玩高利貸?!幣妒鼐部詰饋?/p>

我搖了搖頭,開口道,“高利貸的話就不玩了,雖然盈利大,但是太過于勞累,最主要的是,我不想再繼續往下走黑了,洗白吧,洗的越白越好,現在這個社會,錢的數量才是決定勝利的關鍵?!?/p>

葉守靜開口,“行了,我清楚了,另外,聽說肖家的肖瑤是個尤物,我覺得如果你寂寞空虛冷的話,可以……”

他說到一半,我就掛掉了電話,然后有些郁悶地看向窗外,忽然想起剛才肖楪說的狗不理包子的故事,也是拿出了手機準備查一下,究竟是不是這個意思,結果才發現,原來是這個包子的創始人叫狗子,別人說狗子賣包子不理人,所以才把這個包子的名字叫做狗不理!

我暗罵自己是被肖楪耍了一道,難怪我感覺那時候肖楪的笑容帶著一點兒揶揄的調皮味道,原來是耍我玩呢,我也是不由得笑了起來,這妮子,最近倒是越來越有生氣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