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188分:第195章 天津肖家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我也是訕訕一笑,開口,“這個計劃先放到一邊,我暫時還不想讀書,我現在想要快點回到成都,沒有時間去學校里面拖拖拉拉了?!?/p>

“那就難辦了?!卑拙疤謁伎劑撕靡換岫?,也是老老實實地開口說道。

我笑了笑,開口道,“沒事。這幾天我先在上海玩幾天,散散心,過幾天等我下定主意了,再決定做什么吧,不過我想,我在上海呆不久,至少對于我現在來說,呆不久,因為上海根本沒有我的用武之地,當然,等過幾年,我手上有錢了,我絕對二話不說就會來上海!”

白景騰點了點頭,開口,“的確是如此,這也是一個問題,不過值得商榷的是,接下來要怎么走,現在趁著還在上海,人比較安全,你好好思考一下,等過些日子決定下來了,再行動?!?/p>

我點了點頭,開門進去后也是連忙跑到衛生間里面去洗澡了,白景騰早就料到我會洗澡,也就笑著開口,“換洗的衣服在浴室里面,男女的都有,男的是你的,女的那份是肖楪的,另外,我下午還有課,就先去上課了,等我回來帶你好好逛逛?!?/p>

我哦了一聲,也是打開了淋浴噴頭,洗了一個熱水澡出來后,也是對著肖楪笑了笑,開口,“你去洗澡吧?!?/p>

肖楪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走進了浴室里面,而我則是點了一根煙,將已經沒有電的手機插上去充電后,這才從落地窗看出去,這一片繁華的都市,并沒有我的落腳點,我接下來到底應該怎么走?

上海這里我的確可以安安全全地呆著,但是這并不是我最開始的想法,我還是必須要找到自己的事情做,到底應該怎么辦呢?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也是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這時候肖楪也已經洗完澡出來了,因為白景騰不知道肖楪不愿意穿裙子,所以給肖楪買了一套連衣裙,肖楪從浴室里面出來的時候,臉頰也是緋紅。

看到肖楪的模樣,我先是愣了一下,沒有想到肖楪穿上了裙子后竟然會這么動人,最后也是訕訕一笑,開口,“挺好看的?!?/p>

肖楪紅著臉嗯了一聲,坐在了沙發上。

而我抽完煙后,也是閉上了眼睛,開始不停地思考起來,最后還是毫無頭緒,忽然發現自己挺可悲的,想要扳回一局談何容易,至少對于現在的我來說,無疑是和登天一樣。

這時候我的手機也是響了,是宋喬打來的,我愣了一下,然后接起了電話,開口,“喂!”

“老大,你去哪了?”宋喬火急火燎地開口……

我笑了笑,開口,“上海!”

“你去那做什么?”宋喬開口疑惑道。

我開口,“為了勝利!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幫派還是交給葉守靜來管理,所以你也不用太擔心我?!?/p>

宋喬愣了一下,最后還是開口道,“我知道了?!?/p>

我笑了笑,開口,“對了,讓葉守靜注意一下山西那邊的情況,我總感覺大勛哥有點問題?!?/p>

宋喬開口,“行了,我知道了?!?/p>

“另外,我不會在上海待太久,你也不用來找我,我要做什么我會清楚的,你不需要太擔心我,過幾天我應該就離開上海了,到時候換了號碼,我打電話給你?!蔽銥詰?。

宋喬卻是開口,“葉守靜值得信任嗎?”

我先是沉默了一會兒,很快就知道宋喬具體要說的是什么,也是笑了起來,開口道,“值得信任,他是一個可靠的人!”

“好的,我清楚了,我知道我應該怎么做了?!彼吻槍業裊說緇?。

而我則是將手機放到了一邊,腦子開始紊亂起來,接下來應該怎么走,還真的是一個問題,不過就目前而言,我算是走一步算一步,暫時還不用太擔心什么問題。

反正就現在而言,擔心是沒有作用的,我還是先慢慢尋找自己可以落腳的地方吧。

我和肖楪兩個人去了一趟銀行,取了三萬塊錢出來,這三萬塊錢就當我在上海的花費,在花完之前一定要相處一個辦法!

我也只能這樣催促著自己了。

差不多在五點鐘左右,白景騰也是回來了,打開了門,對著正和肖楪一起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我開口道,“餓壞了吧,走,哥哥帶你去吃好吃的!”

我笑著和肖楪一起站了起來,跟著白景騰一起走出門外,上了車后,白景騰帶著我們來到了一家舊城區的燒烤店,他說這里的烤肉味道是一絕!

點了一大串東西后,我們兩個人也是聊開了,大多都是白景騰在說,我在聽!

很快,東西上來了,白景騰開口對著肖楪道,“能拜托這位美麗的小姐去買幾瓶飲料嗎,這里沒有賣?!?/p>

肖楪點了點頭,起身朝著門外走去,等肖楪走出門外的時候,白景騰這才開口道,“你的這個保鏢有點麻煩?!?/p>

“麻煩?”我皺起了眉頭開口說道。

白景騰點了點頭,最后還是笑著開口,“她的家庭很復雜,如果我沒說錯的話,她的父母應該已經死了吧?!?/p>

我愣了一下,最后還是點了點頭,開口道,“沒錯?!?/p>

白景騰開口,“那就對了,她是天津肖家的人,而她的爸爸就是肖家當年的叛徒,肖成,這也是剛才看到她的時候我才想起來了,之前肖家有派人來問我,畢竟我那時候也是在一中扛把子的。只是沒想到她竟然和你在一起!”

我皺起了眉頭,“肖家?”

正想說些什么的時候,肖楪已經帶著飲料回來了,我連忙閉上了嘴,眉頭卻是越鎖越緊!

我不明白我為什么會忽然不說話了,按理來說這應該是肖楪的家事,對于肖楪來說這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不應該瞞著肖楪,但是我覺得,在我沒有完全弄明白事情的結果之前我不會告訴她,等我了解了,覺得她可以知道了才會告訴她,因為我不想讓她的心里難受,也不想讓她的內心充滿仇恨。

這一刻,我忽然有些明白過來,九龍叔,我爸,還有李宏圖的想法,他們的想法和我現在的想法是一樣的,我苦澀地笑了笑,打開了可樂瓶子,開始吃起燒烤來,不得不說這里的燒烤確實是好吃,不過再好吃的燒烤,這時候吃起來也是如同嚼蠟!

好不容易吃完了,我對著白景騰做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后,一群人也是離開了燒烤店,回到了家里后,很快,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拿起手機接了起來,果然是白景騰打來的,我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接起了電話,笑著開口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景騰開口道,“如同我和你所說的,之前那個找我的肖家人就是這么跟我說的,說他父親是前幾年從家里跑出來的一個叛徒,然后讓我如果發現了肖楪的話就和他們說?!?/p>

我皺起了眉頭,“不會吧?!?/p>

白景騰撇了撇嘴,開口道,“我也不太確定,不過我調查了一下,肖楪的父親原來是天津肖家的第一直系繼承人,他根本沒有理由背叛家族啊,畢竟家族就是他的,所以他根本沒有理由背叛啊?!?/p>

我開口道,“那事情就有點意思了,這其中的事情確實是有些復雜,除此之外你還聽到了什么消息?”

“具體我就不清楚了,要不我去幫你打聽一下?”白景騰開口說道。

我自然知道白景騰擁有多大的能量,只要白景騰想要做的事情,基本上就已經是和成功掛上了鉤,所以我也是笑了笑,開口,“謝謝?!?/p>

“沒事兒,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卑拙疤詮業裊說緇?。

而我則是抬起頭來有些迷茫地看著天花板。

說實話,肖楪現在無疑就是我的影子,我和她之間的感情不是一句兩句就能夠形容的出來的,至少我覺得,我不能在有關肖楪的事情上馬虎。

有一個人曾經說過,一個人如果不能在三分鐘之內拋棄自己所有的東西,那么在失敗后,他就再也無法爬起來。

我不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不過我的確是如此,離開成都,我雖然有一點兒不舍,但是內心中卻是沒有哪怕是一點兒的猶豫。

這就是我的決心,但是現在,這個決心似乎不管用了!

因為事情涉及到了肖楪,我需要幫肖楪把事情都給解決清楚了,但是如果是真的如同白景騰所說的那樣,那么我必然要重新回到成都,因為聽白景騰說,天津的肖家絕對不是一塊軟骨頭,如果沒有遮天會的幫助,我想,我很難能幫得到肖楪。

我皺了皺眉頭,當真是頭痛啊,我閉上了眼睛,雖然腦子有一點紊亂,不過我還是很快就睡著了,因為雖然離開了成都,我還是帶上了一盒沉香木,因為管理遮天會這一年半來,我已經成功地失眠了,沒有沉香木,我根本就睡不著。

因為我怕,我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但是自從踏上了這條不歸路后,我的內心就一直很害怕!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起身刷牙,走出門的時候,睡在沙發上的肖楪條件反射地站了起來,看到肖楪睡在沙發上,我也是有一點兒心疼,開口道,“這里不是成都,不需要這么小心翼翼,以后你回自己房間吧?!?/p>

肖楪搖了搖頭,開口,“回自己房間的話,以后你出門我就不能第一時間跟在你的身邊了?!?/p>

我伸出手去摸了摸肖楪的腦袋,笑著開口,“你讓我應該拿你怎么辦?”

肖楪撇了撇嘴,笑著開口,“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p>

“我覺得涼拌比較好,走吧,我帶你去吃早餐?!彼低晡揖蛻斐鍪秩ダ×誦G的手。

肖楪怔了一下,最后甜甜地笑了笑,跟著我一起走出門外。

不得不說上海人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和成都的高節奏融合為一體的工薪一族,吃的狼吞虎咽,生怕自己趕不上時間,而另外一種則是過的很精致,所以上海的早餐也連帶著精致了起來。

帶著肖楪吃完了早飯后,我們兩個人并沒有直接回屋子里,而是去了南京路,我打算好好地給肖楪買一身好衣服,不能老讓她這么下去,她也是一個女孩子,這么隨隨便便就應付一下,實在是不行!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