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500彩票网:第188章 中計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余家老宅中,余伏羲掛掉了電話,也是抿著嘴笑了起來,用手機又撥了一個號碼,號碼很快就接通了,余森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了過來,“魚兒上鉤了?”

余伏羲笑著開口,“你這一次的計劃非常的完美,我已經安排人去八水將那個葉恒成功地踹出了八水,不出意外的花,這段時間里面這個葉恒會呆在遮天會里面,并且開始嘗試著掌管一些事情,等他徹底和遮天會的人臉熟后,就是我們動手的最好機會了?!?/p>

聽完余伏羲說完的話后,余森也是抿著嘴笑著開口,“這樣最好,另外,我已經和李家的李賢雯聯系好了,到時候對付謝家,她會助我一臂之力?!?/p>

“李家嗎?你還真的是找到了一個好幫手啊,只要和李家的人打好交道,還有什么事情成不了?謝家在李家的面前,也就是只是一盤菜罷了?!庇嚳誦ψ趴?。

余森也是點了點頭,對著話筒開口,“另外在這邊的學校里面,我發現有不少的紈绔,我覺得我可以拉攏一批,到時候和我們家合作,能夠獲取到的利益是無比的驚人的?!?/p>

“你已經能夠獨當一面了,不過凡事還是要小心,具體怎么做,我想你自己心里應該也清楚,我想和你說的就是,要小心,我們馬上就要對遮天會發動真正的總攻了,到時候葉恒想必會更快的融入遮天會之中,再將那一盤光碟宣傳開來,勝利將會是屬于我們余家?!庇嚳順聊艘換岫?,開口說道。

余森開口說,“越是接近勝利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愈加的小心,這句話是你和我說的,現在我重新將這句話轉交給你,我們的勝利已經就在眼前了?!?/p>

余伏羲輕笑著開口,“現在這個世道啊,兒子都開始教育起老子來了?!?/p>

余森哈哈大笑,“只是提醒一下罷了,并不是教育,我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姜還是老的辣,雖然小的也不差,但是比起老姜,還是要嫩一點?!?/p>

“趙三刀有些不好對付,他在成都已經有了自己的?;ど?,李宏圖是他的義父,另外我也聽說,趙三刀已經和紀委書記有所關聯了,似乎是紀委書記的準女婿?!庇嚳絲謁檔?。

“等這件事情東窗事發的時候,你覺得唐書記還會將趙三刀當作自己的準女婿嗎?他又不是傻子,而且最主要的是,唐丹萍也不愁找不到婆家,所以到時候惱羞成怒的唐書記肯定會將自己的怒火轉移到李書記的頭上,你覺得李宏圖還能夠有余力去當趙三刀的?;ど÷??最主要的是,我們將這件事情給引爆之后,就能夠成功地將趙三刀給逼出成都市,只要出了成都,我們想怎么樣,還不是我們自己說了算嗎?”余森笑著開口。

“只要他一出成都,我就會馬上安排人去暗殺他,另外,沒有了趙三刀的遮天會,也蹦跶不了多久了,李宏圖再有心,也只能保住趙三刀白道上的產業,帶有一點黑色成分的東西,我相信,只要他敢去保,唐書記那邊也絕對不會姑息養奸的?!庇嚳誦ψ趴?。

“說到點子上了,這一次不管他趙三刀多么聰明,就算是有三頭六臂,都要死在我們的手里?!庇嗌彩槍笮ζ鵠?。

余伏羲笑了笑,開口,“另外,我這邊傳出了一點消息,好像是上海的陳破釜找到自己的兒子了,并且就在你所在的那個學校讀書,陳破釜和趙三刀有點兒香火關系,最主要的是,你既然想對謝家下手,不妨找出陳破釜的那個兒子,和他合作一起把謝家給端掉!陳家,李家,還有我們余家,三家只要合起伙來,區區謝家不在話下!”

“這真是我這個月來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了,雖然這個月的好消息確實是挺多的?!庇嗌ψ趴?。

王朝大酒店中,葉恒有些緊張地扣住了襯衫的紐扣,轉過頭來對著我開口,“三刀哥,待會兒不會有人反對吧?!?/p>

我笑了起來,“之前李歡和建國兩個人加入,也有人反對,最后怎么樣?還不是照樣服了,你現在想的不應該是他們會不會反對,而是要想,在坐上這一把交椅后,如果讓兄弟們安心把自己的后背交給你?!?/p>

葉恒重重地點了點頭,看起來有些興奮,而這個時候,哈特則是興高采烈地推開了大門,開口道,“小恒恒,看哥哥帶誰過來了?!?/p>

我和葉恒兩個人都是轉過頭去看向了哈特,也是看到了哈特身后怯生生地站著的韓丹丹,我和葉恒兩個人的表情截然相反,葉恒是滿臉的興奮,而我的表情則是一頓煞白!

哈特拉著韓丹丹走了進來,葉恒興奮地開口,“你怎么來了?”

韓丹丹小聲開口,“哈特說今天對你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把我叫過來了,你不會怪我吧?!?/p>

“哪里哪里,我開心還來不及,來,我給你介紹,這就是我的大哥,趙半閑,你在學校里面應該聽說過半仙趙三刀這個人,就是他!”葉恒拉著韓丹丹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忽然感覺有些害怕起來,韓丹丹卻是好像完全不認識我一樣,對著我伸出了手,笑著開口,“你好,三刀哥,我叫韓丹丹,很高興認識你?!?/p>

見到韓丹丹裝出一副不認識我的樣子,我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氣,笑著開口,“你好,我叫趙半閑。很高興認識你,早就聽葉恒說起過你,聞名不如見面,比他描述的要好看的多了!”

哈特也是上來搭住了我的肩膀,笑著開口,“怎么樣,我就說和甘藝有點像吧,看你一開始嚇得臉色蒼白的樣子,心理陰影這么深?”

我連忙笑著開口,“不說這個了,馬上要開始會議了,我們先去開會吧?!?/p>

哈特自然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點了點頭,我們一群人也是朝著會議室走去,那里有幾百名遮天會的兄弟在等著我們!

因為心虛,我走在了最后面,而在某一個瞬間,走在前面的韓丹丹轉過頭來對著我微微一笑,眼眸中充滿著一種說不出來的神采。

我就可以肯定,她是真的故意隱瞞那天的事情,但是這又是為什么呢?按理來說那天陳琪琪已經給她介紹過我了,她也知道我是葉恒的老大,怎么又會說出讓我當她男朋友的話,并且還這么主動。

最讓我感覺頭痛的是,那天我好像喝多了,竟然沒有反抗,真的和她搞上了,頭痛,真是頭痛??!

等到了會議室后,我先說了一個開場白后,也是將位置讓給了葉恒,下面零零星星的一片掌聲,和歡迎我的時候那些掌聲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退下臺后,來到了我們這群人站著唯一空缺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巧合,韓丹丹的腳碰了我一下,我皺了皺眉頭。

還沒等我說什么的時候,韓丹丹卻是在我的耳邊小聲開口,“那天晚上很刺激哦,我想和你再來一次?!?/p>

“請自重,葉恒是我兄弟,我不會做對不起我兄弟的事情?!蔽倚∩?。

韓丹丹卻是笑著開口,“可是你都已經做過了,做一次是做,兩次也同樣是做,來吧?!?/p>

說完,韓丹丹也是伸出手來將我的手肘放在了她胸口,瞬間我就感覺自己的手肘被一頓柔軟包圍了。

“那是之前,我不知道……”我小聲開口,正打算收回手的時候,韓丹丹卻是猛地一拉我的手臂,讓我的手臂整個貼在她的胸口上,大聲尖叫了起來。

正在臺上的葉恒聲音戛然而止!

這一聲尖叫聲就像是劃破了整個會議室一般,使得會議室全部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是將自己的目光轉到了我們這邊,也就是聲音的發源處,然后他們看到我用自己的手肘頂著韓丹丹的胸部,臺上的葉恒也是皺起了眉頭,走下臺來,開口,“你叫什么?”

這時候我也早就將自己的手肘給拉回來了,韓丹丹則是顯得有些憋屈地開口,“他,他剛才用手肘頂我的胸部?!?/p>

說完就伸出手來指了指我,我的面色也是有些難看起來,而葉恒則是開口,“你別亂說話,三刀哥怎么可能會這么做,只是不小心碰到罷了,你大驚小怪的,三刀哥什么樣的女人找不到,會缺女人嗎?”

被葉恒這么一說,所有人的面色也是一緩,我自然知道葉恒這是在給我臺階下,對于葉恒的機智我也是由衷地感覺佩服,竟然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想出這句話給我下臺階,從側面上來看,也是一定程度上證明了葉恒的腦子很好用的事實。

被韓丹丹這么一鬧,現場的氣氛也是開始變得有些尷尬起來,韓丹丹說了一句可是,正想說什么的時候,葉恒則是繼續開口,“三刀哥是我最好的兄弟,我相信他不會這么做,你不要再說了!”

韓丹丹生氣地哼了一句,撇過頭去,我的腦海也是開始急速地思考起來,開始從韓丹丹的這個動作中聞出了一點不一樣的味道,我皺著眉頭開始仔細思考起來。

而葉恒則以為我是生氣了,連忙開口,“丹丹還小,不懂事……”

我伸出手去打斷了葉恒即將要說的話,開口,“放心,我沒放在心上,就當是會議上的一個小調料吧,你繼續上去!”

葉恒點了點頭,走上臺去,而我則是繼續開始思考起來,韓丹丹的這個舉動無疑是要陷害我,她為什么要這么做?我還是從她第一次見面開始思考,一點細節都沒有放過,很快,我就查找出了關鍵點所在。

那天晚上,我記得自己明明沒有喝多,但是從廁所里面回來的時候,第一口酒的味道有些不一樣,然后再加上韓丹丹挑逗,我就開始控制不住我自己了。

很快,我的腦子里面就得出了一個結論!

下藥!

沒錯,韓丹丹給我下藥了,想到這里的時候,我也是深吸了一口氣,感覺這些天埋藏在自己腦海中那一股不安的思緒也是開始通了起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