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足球比分:第185章 不可恨,只遺憾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媽!”唐丹萍嗔怪道。

其他人也都是哈哈大笑起來……

顯然,唐丹萍的壞脾氣是公認的,被唐丹萍的母親這么一說也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畢竟唐丹萍這些年來的壯舉可謂是數不勝數,說是逆天也不為過,所以這時候也都是齊齊開口笑了出來。

唐丹萍也是被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了,過了一會兒,那個大堂經理也是送來了四張金卡,我給了唐丹萍的兩個姑父還有姨父一人一張卡,然后又給了唐丹萍的父親一張卡,笑著開口,“這算是晚輩第一次見面的見面禮了,雖然不是很厚重,不過大家大可以拿去,如果有人嚼舌根,你們就說是晚輩送的就可以了?!?。

我這句話與其說是說給他們聽的不如說是說給唐丹萍的父親聽的,畢竟唐父是紀委書記,要是手里拿著這么一張代表著特權的卡,未免有些人亂嚼舌根,所以我這么說也是給他們都打了一劑定心針!

事實上這一劑定心針打的也算是不錯,至少唐父他們都笑納了,等到我們走到門口的時候,也是開車,唐父和唐母為了避嫌,是坐出租車來的,我笑著開口,“這樣吧,我開車送伯父和伯母回去吧?!?/p>

唐母笑了笑,開口說,“可以?!?/p>

我也是帶著唐父和唐母走進了停車場,把我的那輛悍馬開了出來,無形之中又是把唐丹萍阿姨那邊的那輛廣本給比了下去,畢竟一輛悍馬可以買三四輛廣本了,這回我可以確定唐丹萍阿姨那邊應該能夠徹底閉嘴了。

等唐父和唐母都坐進車子后,唐丹萍這才坐進了副駕駛座,因為都是一家人的緣故車里的氣氛也是好了不少,唐父卻是開始慢慢褪下笑臉,開口,“小趙啊,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應該是成都黑道上三大紅袍之一的那個趙半閑,不是同名吧?!?/p>

我當即也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來,深吸了一口氣,笑著開口,“伯父,我可不是混黑社會的哦,我是正當的商人?!?/p>

“老唐,就你話多?!碧頗敢彩青涼腫趴?,然后也是笑著開口,“對了,小趙啊,你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啊,你這么年紀輕輕地就賺這么多錢?!?/p>

我笑著開口,“我這是中途輟學自己出來打拼的,我家里給我開了一家酒吧,然后我開始慢慢做大,開了好幾家酒吧和KTV,后來覺得酒店這方面能賺不少錢,所以才開了酒店,后來也和軍隊方面簽了合同,開了一家安保公司,幫那些退伍軍人解決就業問題,最近正和李伯伯合作,想要搞一搞房地產?!?/p>

“李伯伯?是市委書記李宏圖嗎?聽說他最近正在處理城南那一塊地?!碧聘縛?。

我點了點頭,“李伯伯是我的義父,因為我爸爸不在成都,所以在某些程度上,李伯伯應該也算是我的父親了?!?。

這時候唐母也是對著唐父開口,“我就說嘛,人小趙看上去這么文質彬彬,怎么可能是混黑社會的,你又不是公安部門的,怎么張口閉口的就是黑社會長黑社會短,還有,你最近是不是在抓李宏圖的小辮子?!?/p>

唐父愣了一下,剛想開口說什么,唐母就是義正言辭地開口,“我告訴你,現在小趙和丹萍在一起了,咱們和李宏圖就是兒女親家了,你抓誰不好,硬要和自己人過不起,想內斗給誰看,別讓我再看到你去抓李宏圖小辮子了,而且你抓了大半年,連根毛都沒抓到,不就意味著李宏圖很干凈嗎?”

“婦人之仁?!碧聘該緩悶乜?。

“什么?老唐,你再說一次?德行了現在,竟然敢說我是婦人之仁?你想大義滅親給誰看?”唐母直接彪了。

我看了一眼唐丹萍,也是從唐丹萍的眼中看出了一絲揶揄來。

而唐父在唐母的壓迫下,也是直線潰退,最后也是選擇了妥協,畢竟真的要抓市委書記的小辮子也確實有些難抓,他之所以這么做的主要原因還是因為想要做給其他人看看,連市委書記自己都敢動,抓得到最好,抓不到,也無所謂,畢竟這件事情警示作用比起正當作用永遠是要強上更多。

所以這件事情也就這么定了下來,顯然我也只是一個臺階,讓唐父決定退卻的臺階。

不過能做到這種程度在某些方面上來說,我也算是幫了李宏圖一個大忙了。

等到了唐家后,唐父和唐母下車了,唐丹萍正要下車,卻是被唐母給攔住了,唐母笑著開口,“我們老一輩的回去就好,你們年輕人就玩一玩那個什么羅曼蒂克好了?!?/p>

說完也就直接關了車門,和唐父兩個人回到了自己的房子,我對著唐丹萍苦澀地笑了笑,開口,“你父母還真的是開放啊?!?/p>

“只是我媽開放一點罷了?!碧頻て記嶁ψ趴?。

我點了點頭,開口說,“今天小弟做的不知道大姐你是否滿意呢?”

“滿意,怎么不滿意了,希望小弟弟你再接再厲。以后也能成為我最忠實的男朋友!”唐丹萍在男朋友三個字上特地加重了口音。

我笑了笑,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唐丹萍卻是繼續開口,“你和你的那個劉郁怎么樣了?”

“想聽嗎?”我開口。

唐丹萍開口,“想?!?/p>

“這是一個悲慘的故事,我怕我說出來你會被我感動地稀里嘩啦,然后以身相許了?!蔽儀嶁ψ趴?,連我自己都察覺到自己笑的有些勉強。

唐丹萍卻是開口,“你想的倒是挺美的,真按照你說的,那你以后泡妞不就是百發百中了嗎?”

我點了點頭,開口,“可以這么說?!?/p>

“哼,我發現你的臉皮最近越來越厚了?!碧頻て濟緩悶乜?。

我卻是抿了抿嘴,開口,“可能是因為我的嘴唇太性感了吧?!?/p>

“滾!”唐丹萍沒好氣地開口。

我則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唐丹萍這才對著我開口,“分手了嗎?”

我點了點頭,開口,“不管分手,不過卻也差不了多少?!?/p>

“想要再復合嗎?”唐丹萍開口詢問。

我抽了一口煙,將煙氣吐出來的同時,也是瞇著眼睛開口,“暫時來說,現在已經不想再復合了,我們之間的關系就好像是一張紙,裂了,再怎么縫合,那個裂縫還是在不是嗎?”

唐丹萍看著我,最后嘆了一口氣,開口,“你們之間發生了什么?”

“沒什么,她只是去尋找屬于自己的幸福了,對我們來說這是對彼此最好的答案了。更何況……”說道一半,我卻又說不出口了。

“更何況什么?”唐丹萍開口詢問。

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唐丹萍,最后還是開口,“更何況她媽媽也并不喜歡我?!?/p>

“為什么?”唐丹萍開口,然后小聲地開口,“我媽媽可是很喜歡你呢?!?/p>

“她覺得我還配不上她們家?!彼黨穌餼浠暗氖焙蛭頤饗愿芯醯階約旱撓鍥緣糜械愣掛?,甚至可以說是,猙獰!

而唐丹萍則是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那你恨她嗎?”

我轉過頭去,打開車窗,將手中的煙頭拋到了車外,開口,“不恨?!?/p>

“一點兒都不恨?”唐丹萍開口詢問。

“有一點點,不過卻也只能算是遺憾,有些東西自己抓不住,只能怪自己,不能怪別人?!蔽疫摯煨α似鵠?,笑容顯得有些苦澀。

看向窗外的天空,八月的成都的夜晚很美,繁星點點,一輪皎潔的月光掛在空中,我卻是不知道自己此刻心中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唐丹萍卻是伸出手打開了車門,對著我開口,“我們下車去逛逛吧,就和上次一樣!”

我才想起來,上一次分別,也是在這個廣場,打開了車門,跟著她走了下去,腦子里面也是開始有一點兒空白,剛才和唐丹萍說的話就像是揭開了我內心深處已經塵封了好幾個月的傷疤,很痛,痛的流血。

但是我卻是驚喜的發現,似乎并沒有我預料中的那么痛,至于為什么會是這種感覺,我有些摸不太清楚,可能只是錯覺,也可能是因為時間的流逝,心中的傷感淡了不少。

畢竟時間是見血封喉的毒藥,也是最好的解藥,所有的傷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變好,除非死了!

唐丹萍走在我的身邊,開口,“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我開口,“我也不清楚,我總感覺有一個陰謀始終圍繞著我,但是我卻是根本想不出來是什么陰謀圍繞著我,這讓我感覺很不安,生怕有一天起來,我會一無所有。因為我發現,沒了她,我就只剩下來這份事業,如果連這份事業都沒了,我就會感覺自己什么東西都沒了,沒有一點兒安全感?!?/p>

“你還有我?!碧頻て夾∩?。

我雖然聽到了,卻還是開口,“什么?”

“沒什么,那你就努力找出這個陰謀把它破開就行了啊?!碧頻て冀約旱娜彳璺旁諫焓?,食指和食指勾著,在路面上找著相同色彩的格子蹦蹦跳跳,就像是一個孩子一樣。

“事實上,這件事情我現在也正在做,雖然并沒有什么頭緒?!蔽銥嘈ψ趴?。

唐丹萍對著我開口,“我口渴了,想喝冷飲?!?/p>

我點了點頭,帶著她來到一處冷飲攤前,買了兩杯冷飲,也是開始喝了起來,這時候隨著夜生活的到來,廣場上開始有一些大媽放著歡快的旋律,開始挑著廣場舞來。

夜晚的到來給這片廣場帶來了不少生機,有出來納涼的,有出來解悶的,小孩子們,大人們都是齊齊地出現在廣場前。

這時候一名小女孩手中捧著幾束玫瑰花,對著我開口道,“哥哥哥哥,買束花送給姐姐吧?!?/p>

很老套的伎倆,我轉過頭去看向了唐丹萍,正好看到了她那雙水波流轉的眼眸中有了一點兒期待,也是笑了笑,拿出一張百元大鈔,給了這個小女孩,開口,“你手上的花我全要了,不用找了?!?/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