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90vs纯:第162章 抱歉我不打女人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因為我不說話的緣故,陳澤昊再一昧地攻擊我,也沒有多少意思了,畢竟數落人這種玩意兒得有人配合,數落起來才稍稍有點兒帶感!

等飯吃到的時候,陳澤昊也是笑著對著我開口,“不知道趙兄弟在哪兒讀書,和丹萍一樣都是成大嗎?”

我搖了搖頭,“我沒讀書了?!?/p>

“哦,實在是抱歉?!彼淙懷略籜幻揮興凳裁椿?,不過我還是能夠聞出來他話語中濃濃的火藥味,還有鄙夷的味道。

一個貪戀唐丹萍家世,付不起KTV包廂費,借別人的車抖威風,最后還是一個文盲的男人,長的還不是很好看,也不知道唐丹萍是怎么看上的!我估摸著他們這時候的心理是這么認為的。

我也懶得解釋,依舊還是有條不紊地吃著東西,時不時地轉頭和唐丹萍說一點話。

而這個親昵的動作落在陳澤昊的眼中,則是代表著一種對他權威性的挑釁。

等到快吃完的時候,陳澤昊也是笑了笑,開口,“聽說王朝大酒店的頂樓是一家賭場,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去開開眼界?每個人一萬塊錢的籌碼,我請客!”

“吼吼吼!”現場所有人都是興致勃勃地開口。

然后陳澤昊轉過頭來看著我,開口,“對不起,趙兄,你不是我的同學,所以我不能幫你付!”

如果說之前是旁敲側擊的話,那么現在就是正面沖鋒了,即使是和陳澤昊關系不錯的唐丹萍也是面色一變,性格極其火爆的劉晨更是忍不住開口,“陳澤昊你威風什么啊,不就幾個臭錢嗎?人趙子武比起你來有錢多了!”

“喲喲,劉晨,你這是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吧,誰不知道面前的這個趙子武是一個覬覦唐丹萍家世的窮光蛋啊,你講的這個笑話可一點兒也不好笑?!閉龐奔シ淼乜諦ψ?。

說實話,對于陳澤昊,我還能算是容忍,如果有人搶了我喜歡的女人,我做出來的事情比起他來要更加瘋狂,而這個無端放肆的女人,我實在是沒有一點兒耐心,我拿出餐巾慢條斯理地擦了擦自己的嘴巴,站了起來,伸出手撐住桌子,眼睛微微瞇起了起來,目光逐個掃視著在場的人。

他們沒有想到一直沉默寡言的我會做出這么具有攻擊性的動作,在我的目光下,也都是一個個安靜了下來,那個嘴巴臭的和剛從泔水里面撈出來一樣的張穎這時候也是安靜了下來。

我笑了起來,伸出手,翻出了一根煙,手指輕巧地從口袋中翻出一個打火機,啪的一聲點燃,抽了一口,“這樣不就好了嗎?安靜,我不想一個傻逼敗家娘兒們老是在我的耳邊唧唧歪歪,因為我不打女人,我很難有辦法讓這種敗家娘兒們閉嘴?!?/p>

“你個狗娘養的,說誰敗家娘兒們!”張穎直接站了起來對著我開口……

我坐了下來,雙手十指交叉放在小腹上,“抱歉,我不喜歡別人罵我媽?!?/p>

說完,我又挑了挑眉毛,有些無奈地開口,“不過我又不能打女人?!?/p>

這時候,從包廂的門外,一直默默跟著?;の業男G破門而入,一身黑色緊身風衣的她出現在包廂內便是讓所有人都記住了她那張精致的面容,還有那一頭精練的短發。

在所有人都是錯愕地看著她的時候,我開口,下手輕一點,還沒有人反應過來是什么意思的時候,她快步地沖向張穎,手指翻轉,抄起桌子上的一盤奶油蛋糕甜點,嘭的一聲就按在了張穎那張明顯經過精心打扮的臉頰上!

細滑柔軟,香嫩可口的奶油蛋糕砸在張穎臉上的時候,瞬間被那張算是漂亮的臉頰給弄的無比的惡心,各種色彩混合著白色的奶油掛在張穎的臉頰上,使得張穎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傻逼一樣,哦,不對,她本來就傻逼!

而肖楪在按完蛋糕后,立馬把盤子放在了桌子上,冷冷地開口,“哦,對不起,我不小心手滑了!”

手能滑成這樣?在場的人都是被肖楪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了一條,腦海中都是閃過了這個想法,畢竟肖楪的這個借口實在是有一些太過于蹩腳了一點!

我笑了笑,只是微笑著看著面前的鬧劇,就像是在看一處無比精彩的話劇一般。

人群中有喜聞樂見的,有憤慨萬分的,也不動聲色的,可以說在場的人硬生生地給我演了一出人生百態。

我抖了抖煙灰,抽了一口,這時候張穎才緩過神來,伸手抹了一把臉,感覺到自己的臉上滑膩膩的,瞬間也是開始大聲尖叫起來!

在場的人都是站了起來,死死地盯著肖楪,而肖楪則是不動聲色地站在了我的身后,矛頭自然就指向了我。

“趙子武,你這是什么意思?”

“虧我們還好心請你吃飯,你就這么對待我們的?”

“我終于知道什么是白眼狼了,如果十二生肖里面新加一個白眼狼,我想你一定會入選的!”

各種各樣難聽的話語都是傳了過來,不知道是不是記住了我剛才說的那一句,我最討厭別人罵我媽媽了,這些人雖然說的難聽,不過還沒有一個人牽扯到我媽媽的腦袋上。

我有些頭痛地揉了揉太陽穴,這時候唐丹萍也是一臉玩味地看著我,似乎要等著我怎么收拾殘局。

“諸位,實在是抱歉,我妹妹手滑了?!弊詈笪抑荒馨岢雋爍詹判G應付他們的那一套!

“真是晦氣!”陳澤昊冷笑著開口,現在的場面無疑是他最喜歡看到的,只要是對我有害的場面他都喜歡看到,他喜歡看到我成為所有人的敵人,不過不知道他有沒有想過,他的這些所謂的所有人,我還真的不是很在乎。

一個君王可能會在乎自己的子民對自己怎么看,但是一個人絕對不會在意一群螻蟻對自己怎么看!

“氣消了嗎?氣消了就繼續吃?!蔽乙讕剎煥洳蝗鵲乜?。

這時候張穎也是發飆了,直接朝著肖楪沖來,“我和你拼了!”

肖楪只是冷哼一腳,當起一腳踹在了張穎的小腹上,一腳將沖過來的張穎踹飛出去三四米,這一腳直接把張穎踹的躺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我是屬于正當防衛!”肖楪還是冷聲開口!

“哇!”而這時候被肖楪一腳踹倒在地上的張穎聽到肖楪這句話后也是直接急了,開口大聲地哭了起來。

我夾了一口鐵板牛肉,繼續不動聲色地吃了起來。

“趙子武,我想你應該要給我一個交代!”陳澤昊死死地盯著我。

“別介啊,弄得我好像人民的公敵一般,事情又不是我做的,要找找當事人負責?!蔽也歡乜?,不愧是王朝,鐵板牛肉做的又嫩又有嚼勁。

而在場的人都是用一種極其鄙視的眼神看向我,把事情推到一個女生身上,對于他們來說就是一個無法接受的懦夫行為。

我卻是笑了笑,如果他們對肖楪出手,最多只是皮肉傷,要是對我出手,我也不保證肖楪會不會把他們給殺了,沒想到我的一番好心反而被當作是驢肝肺。

我嘆了一口氣,“行了,你們有時間瞪著我,還不如去看看那邊躺著的敗家娘兒們究竟怎么了??此薜耐ζ嗖業??!?/p>

這時候也是有女生扶著張穎去了廁所里面開始整理妝容,而在場的男生則是死死地盯著我,我也感覺這一頓飯吃的確實是有點兒艱辛。

等張穎重新化完妝出來后,陳澤昊也是冷哼一聲,“有些人真是不識好歹,我們去樓上賭場完,料有些窮鬼也進不去!”

說完陳澤昊就帶著人上樓了,而我也是繼續吃著,劉晨和唐丹萍兩個人也是坐下來陪著我,那些人看著我的表情更加鄙夷了,估計是以為我沒吃過酒店,不舍得離開呢。

等吃的差不多了,我這才抿了抿嘴,擦干凈嘴后,劉晨也是興高采烈地開口,“我勒個去,你妹妹好威風,剛才打張穎那兩下看的我熱血沸騰?!?/p>

我苦澀地笑了笑,“你開心就好?!?/p>

劉晨則是繼續開口,“我早看那個張穎不舒服了,憑著自己會打扮一點,賣弄一下風姿,就真的以為自己萬人迷了?;估霞刀飾壹業て?,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貨色,有這個資格和我家丹萍做對嗎?”

唐丹萍笑了笑倒是沒有說話,看樣子是真的沒有什么想法爭奪什么勞什子的班花,不然她當初就不會拒絕這個稱號了。

而我也是笑了起來,“和丹萍比,她也就只能算是殘花敗柳了?!?/p>

“說的好!”劉晨樂呵呵地開口。

唐丹萍則是笑著不動聲色開口,“我請你來可不是給我丟臉的,現在好了,全班的人都知道我找了一個廢物男朋友,你讓我以后怎么做人。我不管,你得給我圓回來!”

我擦了一把冷汗,看著不笑,卻顯得更加恐怖的唐丹萍,也知道自己這一次玩的確實是有些過火了,來冒名頂替她男朋友,最不濟也要當一個實實在在的男朋友啊,現在反而把她的面子都給弄沒了。

我笑了笑,“雖然不想和這些毛孩子計較,不過似乎這樣也不是很正確,有個人還真的是不操他媽,就不知道我是他爸!”

“這句話我喜歡?!碧頻て夾ψ趴?。

我嘆了一口氣,打了一個電話給宋喬,說了幾句后,也是開口,“他們去樓上賭場玩,我們要不要也一起去?”

雖然劉晨聽不懂剛才我和唐丹萍說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不過我現在的這句她還是聽得懂,開口,“不好把,聽說賭場玩的都挺大,我們都是學生……”

我笑了笑,“沒事,這家酒店是我開的,籌碼隨便拿,別輸的太多就可以了?!?/p>

劉晨錯愕地張大了嘴巴,開口,“難怪從一開始進來,我就感覺這里的服務員對我們的態度有些不一樣,原來是大老板到來??!”

我抿了抿嘴,沒有說話,站了起來朝著外面走去,而唐丹萍也是挽住了我的胳膊,對著劉晨笑著開口,“走吧!”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