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第148章 爸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就在所有人都感覺塵埃落定的時候,一直被人忽略的王德勇猙獰地從懷里掏出了一把槍,槍口直指著我,氣急敗壞地開口?!罷勻?,我草你媽!”

“不好!”九龍叔開口吼了一句,所有人都是朝著王德勇看去,而王德勇則是獰笑著扳動了扳機。

砰!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聲巨響后,我就感覺到自己像是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全身的力氣瞬間消散,身體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喧囂聲,叫罵聲,槍聲,組織成了一片交響樂,越來越輕,越來越輕。

我失去了知覺……

那之后究竟發生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個月后的事情了,從侯平的口中我得知了接下來究竟發生了什么。

王德勇在開槍打了我之后,全場都是陷入了安靜,最先反應過來的是九龍叔,九龍叔直接掏出一把槍嘭的一聲搭在了王德勇的身上,九龍叔帶來的人全部都拿出了槍,噼噼啪啪的槍聲不絕于耳。

還沒等王德勇打出第二槍,九龍叔帶來的人就直接將王德勇給打成了馬蜂窩,血液涌出來染紅了本來就血紅的地毯,聽侯平說,王德勇的血特別的黑,即使在紅色的地板上,也是綻放開一朵瑰麗的黑紅色的花朵。

然后九龍叔就跟發了瘋一般抱起已經被王德勇一槍打倒在地上的我,沒多久,我就被送到了市醫院,醫院方面給出的結果是,這顆子彈打中的地方就在神經中樞的附近,如果動手術的話,很容易就成了植物人,或者說是半身癱瘓。

九龍叔紅著眼拿出槍頂在了主治醫生的腦袋上,惡狠狠地開口,“錢,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只要治好我的侄子,如果失敗的話,他成為植物人,你就陪著他一起成為植物人,他要是死了,你就陪著他一起!”

那個醫生被九龍叔的氣息給完全震懾到了,聽說我被人用槍給打進了醫院后,宋喬馬不停蹄地就趕到了醫院,然后這個消息八水里面的哈特,建國,葉恒,李歡他們也都知道了,全部都一股腦地都趕到了醫院。

連一直在閉關的肖楪都回來了,等我除了手術室后,醫生說,如果可以撐過三天,那么就度過危險期了,但是什么時候醒來還是一個問題。

肖楪只是看了我一眼,轉頭就走了,回到了遮天會,找宋喬要了五十個尖刀隊的人,當天晚上就殺到了城南,生怕肖楪會出事,宋喬又帶上了剩下來的五十來個尖刀隊的人,還有百來號兄弟,浩浩蕩蕩地朝著城南殺去。

等到了城南王德勇的第一個場子的時候,直接吐了!

因為里面沒有一個活口,在這個場子里面看場子的人全部都被用利器給分尸了。第二家,第三家,都是如此,一直到了第四家,宋喬才追上了肖楪的腳步。

大部隊跟著肖楪一起沖殺起來。

僅僅只是一個晚上,在付出了五十多人的死亡,遮天會將整個城南給打下來了!

當然,這其中也因為王德勇死去,城南組織不起來攻擊占了太大的優勢,不然就算可以贏,也絕對不可能贏得這么簡單……

而肖楪也是直接殺紅了眼,如果不是后來宋喬攔著,估計肖楪還得殺去舒家。

這一次的事情甚至都驚動了中央,整個成都開始打黑,那些小幫派全部都被警察局給掃掉了,遮天會還有余伏羲這兩個全成都最大的黑幫反而沒有被動!

聽完后我也是嘆了一口氣,對著侯平開口,“太亂來了?!?/p>

“可是我們贏了不是嗎?現在成都的黑道上,誰敢說三刀哥你身上的這一件大紅袍是靠關系得來的?”看的出來,侯平的身上也積累了很多的怨氣。

我皺了皺眉頭,最后還是笑了起來,“草他媽媽的,餓死老子了,快給我送吃的!”

侯平連忙跑到樓下去弄吃的了,而在侯平走后沒多久,哈特和建國兩個人也是嬉皮笑臉地走進來,看著正無精打采地躺在床上的我,哈特開口,“老子的內心總算平衡了,為毛總是我和建國兩個人住院,現在終于輪到你了?!?/p>

“滾!”我沒好氣地開口。

哈特咧了咧嘴,開口,“好點了嗎?”

我點了點頭,“有煙嗎?”

哈特正要掏煙,建國卻是攔住了哈特的動作,開口,“他現在在住院呢,你給什么煙啊,想害死他嗎?”

被建國這么一說,哈特這才恍然大悟,開口,“還真是,不過我也沒有帶煙啦,哈哈?!?/p>

建國也是跟著一起哈哈大笑起來。

我沒好氣地白了這兩個無良的人一眼,就想要起來給這兩個狗日的來兩拳,卻是牽動了傷口,痛的直叫!

哈特他們又是笑了起來。

這時候侯平也是買了飯過來,我對著哈特開口,“快,給我喂飯,我動不了,一動就痛?!?/p>

“草泥馬,你要求還真多?!憊孛緩悶乜?,不過還是從侯平的手中接過了稀飯和小菜。

我咧了咧嘴,“你別得意,下回你躺這,我絕對任勞任怨地去給你送飯!”

“滾你媽逼里重生去!”哈特沒好氣地開口,朝著我的嘴里塞了一口稀飯,“吃的還堵不住你的嘴?!?/p>

我含著稀飯哼哼笑了起來,最后咽下了稀飯,揚了揚眉毛,“乖兒子,動作利索點!”

“擦!”哈特氣急敗壞地開口,但是卻顧忌我是一個病號,不好下手。

鬧著鬧著,一碗稀飯很快就被我干掉了,這時候肖楪也是走了進來,看著躺在床上的我,開口,“對不起?!?/p>

我愣了一下,讓哈特去收拾碗筷,然后開口,“為什么?”

“我沒能夠在你身邊?;つ??!斃G直截了當地開口。

“那時候?;と陡緄娜聳俏?,要說對不起也是我說?!焙釔攪?。

肖楪卻是倔強地搖了搖頭,“不一樣,我的這條命是趙半閑的,我是為了他而活,只有我死在他的前面,沒有他死在我前面。這種情況,我絕對不允許發生?!?/p>

“肖楪!”我有些生氣地開口,“我不是說了嗎?我們是兄妹!”

“但是我這條命是你的!”肖楪依舊倔強的開口。

看著犟的像一頭驢一樣的肖楪,我竟然一下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去說她了。

而肖楪則是繼續開口,“從今天開始,我哪里都不去,就跟在你的身邊?!?/p>

“什么?”我錯愕地開口。

“我不允許你再受到傷害!你不答應,我就死給你看!”說完肖楪的手掌中翻出一柄匕首,直接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鋒利的匕首將她細嫩的皮膚劃破一個小口。

我頓時嚇了一跳,自然清楚肖楪說到就會做得到,也是連忙開口,“成,我答應你!”

“好!”肖楪干凈利落地收回了匕首,那一把漆黑色的匕首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嘆了一口氣,“何必呢?”

“人都有自己活著的價值?!斃G開口。

我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而這個時候九龍叔也是從外面走了進來,跟著他一起進來的人,是我爸!

我愣了一下,就想要起身,卻是被九龍叔給按住了肩膀,他不知道扣住了我什么穴位,我感覺全身發麻,一點兒力氣都沒有,我爸走到了我的面前,“你做的很好,沒讓我失望?!?/p>

頓時我感覺自己所做的事情變得開始有價值起來,可能我做的這么多,不是為了劉郁,也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從我這個從生下我就幾乎沒有理過我的父親嘴里得到一句肯定。

不知道為什么,我感覺自己的鼻子開始酸了起來,再倔強的人,可能都會因為一句微不足道的話語而熱淚盈眶。

我曾經發誓自己再也不哭,但是在我爸的面前,我卻還是忍不住像是一個孩子一般哭了出來。

而我爸則是摸了摸我的腦袋,“孩子,辛苦你了,爸爸對不住你!”

我只感覺自己內心的血液在這一刻都得到了釋放,開始劇烈的沸騰起來,身體不住地顫抖起來,房間里面的人都退出去了,只剩下來我,九龍叔,還有我爸。

過了很久,我這才咽哽地開口,“爸!”。

等九龍叔和我爸走后,宋喬他們這才回到了病房中,從始至終我都沒有問九龍叔和我爸之間的計劃究竟是什么,因為我隱隱約約感覺到這一盤棋絕對無比的浩大,即使是我現在也最多只能算是棋子罷了。

我也不敢知道計劃,我怕我知道了后會露出馬腳,從而讓我爸他們的計劃破產,不過從四爺的倒臺,黑虎的冒頭來看,我清楚地發現了一件事情,似乎這個計劃是圍繞著我而轉的。

黑虎,你究竟是一個什么角色呢?擁有這么龐大的背景,結果只是在學校里面玩玩鬧鬧,我一下子發現原本我覺得能夠看的清楚的棋局開始變得紊亂起來。

宋喬走進來,開口,“對了,老大,你和那個唐丹萍好上了?”

“???”我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唐丹萍?怎么又扯到唐丹萍了?

哈特也是開口,“你住院的這段時間,唐丹萍來看了你不下于二十次,每一次來,都和你碎碎念不知道講些什么,看的出來,她好像喜歡你?!?/p>

我愣了一下,唐丹萍喜歡我?沒理由吧,我連忙搖了搖頭,開口,“不可能,她比我大,世界觀比我成熟,在她的眼里我估計就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換做是你,你會喜歡一個孩子嗎?”。

哈特思考了一下,開口,“你怎么知道我是蘿莉控?”

“滾!”我沒好氣地開口。

建國也是開口,“我覺得你和那個唐丹萍挺配的,你住院了,劉郁看都沒有來看你,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打,我和哈特都打她電話和她說了你的情況,說再不來,她就可能見不到你了,她只是冷冷地說了一句哦,到現在都還沒過來?!?/p>

我愣了一下,心里頓時無比的冰涼,我看向了哈特,開口,“他說的是真的?”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