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第145章 利益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當然,李老虎的這個姿態也是給在場所有人一個印象,那就是我和軍區扯上了關系,以前李老虎也沒有和別人這么親密過,就算是以前同為大紅袍的余伏羲和大勛哥都沒有這種待遇。

開張當天,收到的禮包加起來竟然也有一百萬!

這一百萬可是我的面子錢啊,光憑我的面子竟然就能夠斂財一百萬,這讓我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難怪說窮人越來越窮,富人越來越富,對于有錢人來說,來錢絕對快得很!

我將所有人都請入了王朝酒店中最大的廳里面,一共拜了十桌才堪堪讓人都坐下來。

在外面,這些人都是叱咤風云的老大,但是在這里,他們都是我遮天會的客人!

來了客人,我自然不可能就傻傻地站在這兒讓他們吃喝,我也是端著酒,開始一桌桌地過去,開始打起招呼來,雖然很多人在毒品方面都和我有了一些糾紛,但是現在他們絕對不會將這些糾紛掛在臉上。

而在場很多人都有仇人在這兒,但是他們卻是沒有一個人敢動,誰敢動?大紅袍余伏羲和李老虎都來給遮天會的趙三刀面子,他們算個吉霸?他們毫不懷疑如果今天在這里鬧事,除了惹了遮天會之外,連帶著余伏羲和李老虎都給一起惹了。

眾所周知,惹了李老虎和余伏羲,還有成都的新秀遮天會,基本上在成都就混不下去了,所以他們一個個都從兇狠的老虎蛻變成溫順的綿羊。

一圈酒下來,雖然我每次只是一口,也喝的夠嗆,回到了一開始的桌子上,這張桌子上只坐著四個人,余伏羲,余森,李老虎,還有宋喬,我笑著坐了下來,對著他們笑了笑,“抱歉抱歉,喝的有點多了?!?/p>

余森看到我回來了,一臉興奮地想說些什么,不過最后好像是因為怯場,一直憋著話沒有說,而余伏羲則是笑著開口,“自古英雄出少年,半閑,我可是看著你成長開來的,這一路過來,不得不說你是一個人物,叔叔要在這里給你敬一杯!”

我連忙起身,端起酒,比余伏羲的酒杯稍稍低了一點,然后一口悶了,雖然肚子里面翻江倒海,不過還是笑著開口,“哪里哪里,余叔叔過獎了,如果不是大家的支持,我趙半閑哪里能走到這一步!”

“謙虛了??!”李老虎抿著嘴笑了起來,和我又碰了一杯,我一杯酒下肚,這回是真的撐不住了,連忙跑去廁所吐了起來,身后也是傳來李老虎和余伏羲的笑聲。

吐完洗了一把臉,我坐在廁所的門口,看著富麗堂皇的酒店,這家酒店,現在是我趙半閑的了!雖然感覺很是開心,但是還是感覺內心空蕩蕩的,這些東西似乎對我來說并沒有什么意義,我的內心總感覺缺了一塊什么玩意兒。

“全成都的黑道大哥都來給你慶祝,開心了?”一道聲音響起,然后一個人坐在了我的身邊,我轉過頭去一看,是唐丹萍,幾個月沒有見,她還是沒有變,一樣的那么好看。

我苦澀地笑了笑,“不開心,倒也不難過,遲早有這么一天,只是這一天比我想象中的快了一點兒?!?/p>

唐丹萍白了我一眼,開口,“打算洗白了?”

我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莫名地感覺有些頹廢,“不然呢?現在早就不是二三十年前的那個時代了,不是你人多,講義氣就是你老大了,喬四是怎么死的?不就是因為洗的不太白嗎?現在這個年代,沒有黑社會!敢說自己是黑社會的,都是一些小蝦米?!?/p>

唐丹萍咯咯笑了起來,“看你年紀不大,感慨卻不小?!?/p>

我又抽了一口煙,抖了抖煙灰,這才感覺好多了,抿著嘴笑著開口,“官家的千金大小姐,你現在可是和全成都首屈一指的黑社會說話,不怕被有心人見到說閑話嗎?”

“我爸是紀委書記,誰來查?”唐丹萍頗為豪氣地開口。

“我就喜歡你這種霸氣,和女漢子似的?!蔽易眭鉻傅乜?。

唐丹萍樂呵呵地摸了摸我的腦袋,“小弟弟,喜歡這兩個字可別亂說出口哦?!?/p>

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我竟然鬼使神差地說了一句,“姐姐,我要吃奶!”

說完我就后悔了,真想抽自己一耳光,這尼瑪酒真是一個壞東西,這說話都不經過腦子了!

唐丹萍的俏臉瞬間就變得通紅,最后風情萬種地白了我一眼,“你喝醉了!我先走了!”

我愣在原地,抬頭看向天花板,沒打我一巴掌?不科學???

“啪!”

我自己給了自己一巴掌,就當是唐丹萍補上的,這才感覺自己的心里好受了一些,站了起來,將煙頭丟在紅地毯上踩滅,反正是老子的酒店,老子喜歡怎么糟蹋就怎么糟蹋!

回到了酒局,李老虎也是笑嘻嘻地看著我,開口,“酒醒了?”

“李老哥,我這就得說你了,什么叫醒了,弟弟我從來就沒有醉過!”我醉醺醺地開口。

李老虎也是哈哈大笑,開口,“成了,你沒醉,我醉了可以吧!”

我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個可以有!”

這時候余伏羲看著我,開口,“你開王朝準備碰賭場這一塊的蛋糕了?”

總算牽扯到主題了,我的酒一下子醒了,渾身汗毛豎了起來,感覺就像是被野獸盯上了一樣,最后抿著嘴笑了笑,“是的。到時候還請叔叔照顧照顧?!?/p>

余伏羲抽了一根煙,沒有說話,我的內心也是有些忐忑,不知道余伏羲葫蘆里面打算賣什么藥。

要是他現在和我翻臉的話,我可不保證李老虎會幫我,我在鄭局長那有關系,但是作為成都的土地主,余伏羲的關系比起我來只深不淺,所以要是和余伏羲斗起來的話,不管是人數,還是關系,我都被他完虐,所以目前我還不打算和余伏羲做對。

“賭場好??!”余伏羲只感慨了一句,并沒有說其他的。

我則是低頭夾了一塊甲魚肉,咀嚼了兩下,內心更加的忐忑了,大哥,你倒是說的明白一點啊,你這么不清不楚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怎么做了。

余伏羲話鋒一轉,開口,“下個星期成都要開今年的英雄會了,不知道半閑你有沒有想法拿下那一件大紅袍?”

我瞇起了眼睛,“我輩分還小,年齡也小,要是拿了這個大紅袍,咱們成都可就被其他人笑城內無老虎,猴子稱大王了!”

余伏羲哈哈大笑,“如果你想要拿下大紅袍的話,有一個人你需要注意下?!?/p>

我皺起了眉頭,開口,“誰?”。

“城南的王德勇,以前大勛的手下,最近在城南混的風生水起,似乎是想要將大勛的金聯余黨都給召集到自己的旗下,我知道你手下也有不少大勛的人,要注意一下這個王德勇,小心你手下有奸細,你起來的速度太快,手下的人太松散?!庇嚳嗣釁鵒搜劬?,不動聲色地開口。

我深吸了一口氣,心中對余伏羲也是有了很大的好感,如果余伏羲沒有和我說的話,我現在估計還沉浸在勝利之中無法自拔,被人玩死都不知道。

王德勇,確實是一個角色,雖然我不太清楚這是怎么樣的一個人,不過想來在大勛哥的手下有著不小的聲望,如果他真的想要起來和我爭的話,遮天會就有危險了。

不行,這個人得趕緊除掉!

我在心里下定了決心后,也是有了殺意,打算等回去后直接準備將王德勇這個人給除掉,永絕后患,然后將城南給打下來。

城北和城東是余伏羲的地盤,我是沒有辦法,但是城南這塊蛋糕我也絕對要拿到手!

不管是從自己的安危,還是從遮天會的發展上來看,王德勇這個人物,一定要除掉!

我深吸了一口氣,剛想要說什么的時候,李老虎卻是不動聲色地開口,“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余老哥,你在城西還有一些生意吧,這趙兄弟開張第一天,我看你可以把彩頭送的大一點,你說呢?”

余伏羲轉過頭去看了一眼李老虎,這個一直被他刻意隱藏起來的話題竟然就被李老虎給提出來了,這使得他全身的氣勢完全炸毛。

我深吸了一口氣,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要怎么辦了……

全場的氣氛雖然還和之前一樣,所有人都是有說有笑的,但是我卻明顯感覺到氣氛在某一種程度上產生了質變,究竟是什么地方變了,用屁股來想都知道,我瞇起了眼睛看向面前的余伏羲,沒有說話。

就在我感覺時間被無限拉長,忐忑不安的時候,余伏羲先是抿了抿嘴,然后淡然地開口,“有何不可?”

李老虎哈哈大笑起來,“老兄這個禮給的可真夠重的啊?!?。

“李兄弟都說出口了,我余某還有不做之理?”余伏羲抿著嘴笑著開口。

我這才松了一口氣,雖然這一次的聚會因為李老虎的緣故得罪了余伏羲,但是也因為李老虎的壓迫讓余伏羲的那兩間賭場,這對即將開始站穩腳跟的王朝來說是一件無比有好處的事情。

這將證明,整個城西只有王朝一家賭??!

我舉起了酒杯,在桌子上磕了一下,開口,“敬諸位!”

說完我就將酒杯里面的酒一飲而盡,終于是感覺一股眩暈感涌上頭來,我醉過去了。

等醒來已經是第二天的事情了,我拍了拍有些發脹的腦袋,掀開被子走下床去,拉開窗簾,看著窗外的陽光透過窗戶鋪灑進來,說不出的開心。

從今天開始,城西就只有一個主人!

他的名字叫遮天會!

換了身衣服,推開門出去,酒店的服務員見我醒過來了,也是紛紛對著我行李,我點了點頭,穿過大堂走出了酒店,我琢磨著是不是應該買一輛車了,這每次都打的,太操蛋了一點。

回到了遮天酒吧后,宋喬對我笑了笑,開口,“余伏羲已經放出話了,一個星期內城西的兩家賭場都會搬走,到時候咱們再開張?!?/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