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球探亚洲杯:第127章 殺人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別開槍!”這回笑面虎這才軟了。

而我也是被他松了開來,有些面紅耳赤,一巴掌直接甩在了笑面虎的臉上,從他的手里躲過槍,一下子甩在他的腦門上,“******,還敢反抗?”。

被我打了兩下,笑面虎的臉上也是見血了,不過這回頂著他的是林威,所以他不敢動了,我們就駕著他朝著外面走去。

剛出門,我就發現在房間外面還站著十幾個人,九龍叔對著那十幾個人開口,“都解決了?”

那十幾個人點了點頭。

九龍叔開口,“里面的都解決了吧?!?/p>

這十幾人一下全部沖進這個房間里面,拿出槍啪啪啪啪幾聲巨響,我就知道里面的人估計都死的不能再死了,因為剛才他們丟下了槍,再想拿起來的時間都夠他們死好幾次了。

我們這邊的人開始沖進房間里面補刀,而九龍叔則是看著笑面虎,伸出手在笑面虎的臉上拍了拍,“喲呵,虎爺,看不出來,胃口挺大的啊,連我趙九龍你都想吞了?”

“誤會,這都是誤會……”笑面虎笑著開口,“我那還有很多貨,只要你肯放了我,你的,都是你的,以后我們做生意,我收來多少錢,賣給你,還是多少錢?!?/p>

九龍叔一腳踹在了笑面虎的腦袋上,“傻逼!”

我們一群人駕著笑面虎坐上了電梯,很快就是下樓,坐進了車子里面,我皺著眉頭開口,“九龍叔,這房間里面……”

九龍叔挑了挑眉毛,“沒事兒,這酒店是葉家開的?!?/p>

我看了一眼這家酒店,難怪九龍叔能在外面安排這么多人,難怪他敢這么囂張跋扈地就出手殺人,原來還是有所保障的。

而笑面虎則是在車里不斷地開口討饒,不過卻是被彌勒大仙一巴掌一巴掌刮個痛快,很快就不敢說話了。

我們一群人開到了郊外的一處破工廠,九龍叔將笑面虎從車里拖出來,綁在工廠的一個破舊車床上,開口,“你的銀行賬號密碼!”

這會兒笑面虎反而不犯慫了,“我給了你們,你們還會放過我嗎?”

“說!”九龍叔開口。

笑面虎沒有說話,“先放了我,回去我可以把錢打給你!”

彌勒上去就是一刀砍在了笑面虎的身上,“我草泥馬,說不說!”

“說了也是死,不說也是死,我他媽的還不如把錢留給老婆孩子養老!”笑面虎冷哼一聲。

九龍叔笑著開口,“你的孩子老婆?你是說在倫敦的那一家子?”

笑面虎的臉色變了,“你怎么知道的?”

九龍叔開口,“知道王五嗎?”

笑面虎破口大罵,“臥槽,那個畜生,竟然敢出賣我!”

“這一次我就沒打算和你交易。因為王五可以和我交易,簡單有效?!本帕逍α似鵠?。

“******,趙九龍,你不得好死!生兒子沒屁眼!”笑面虎開始有些氣急敗壞了。

九龍叔聳了聳肩膀,“罵我的人太多了,我還真怕我生兒子沒屁眼,所以我只有一個侄子,罵,繼續罵?!?/p>

笑面虎開口,“錢我可以給你,但是王五,我要殺掉!”

“你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力,你只有兩個選擇,第一,被折磨到死,第二,痛快地死?!本帕迨鵒礁種縛?。

笑面虎開口,“殺了我吧!”

九龍叔對著林威開口,吊起他。

林威從口袋中拿出一個勾勾的東西,然后將這東西綁在了繩子上,一把將這條繩子丟在了橫梁上,然后將那個勾勾掛在了笑面虎的鼻孔里。

我愣了一下,這么吊起來?太他媽的有才了!

林威慢慢地一拉繩子,笑面虎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不停哎喲,哎喲叫。

而林威則是繼續朝著上面拉去,很快,笑面虎就踮著腳,不停地哎喲哎喲叫,這個場面非?;?。

彌勒更是直接笑趴在地上,我也不由得跟著笑了起來。

“太惡心了,還是別用這個了!”最后九龍叔忍不住了,開口制止。

“為什么,這是我好不容易想出來的,九龍哥,你這是在歧視我的勞動成果!”笑的最慘的彌勒開口。

林威一腳踹在了彌勒的屁股上,破口大罵,“滾!”

而這時候笑面虎也是松了一口氣,開口,“士可殺,不可辱,趙九龍,你不得好死!”

“讓他不得好死!”九龍叔不動聲色地說了一句。

林威從一旁拿過一個挺大的塑料袋,將塑料袋套在笑面虎的腦袋上,九龍叔笑著開口,“想說的時候就說?!?/p>

說完林威就把塑料袋繞住,又用一圈保鮮膜將塑料袋完全密封了。

笑面虎癱坐在地上,那個塑料袋隨著他的呼吸不停地變大變小,過了差不多一分鐘,這個塑料袋變大變小的頻率開始變得大了起來……

九龍叔開口,“按理來說,一般人能夠支撐個四五分鐘,你加油!”

過了差不多三分鐘,笑面虎直接暈過去了。

九龍叔讓林威把袋子解開,然后用水把笑面虎潑醒,還沒等笑面虎罵出來,就開口,“再來!”

林威點了點頭,又把那個袋子套在了笑面虎的腦袋上,這回笑面虎學乖了,不亂動了,差不多堅持了三分鐘,開始堅持不住胡亂掙扎了起來,而那個袋子也是不停地起伏起伏。

九龍叔在笑面虎快窒息的時候,又把袋子解開了,“放心,我現在又舍不得你死了,我看你很搞笑,倒是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

很快,九龍叔又把袋子給笑面虎蒙上了。

“這回哥哥我親自給你蒙上的,你算是長臉了??!”九龍叔樂呵呵地開口。

又是三分鐘,笑面虎再次支撐不住了,九龍叔把袋子解開了,這回笑面虎已經淚流滿面,哭著開口,“我說,我都說,我銀行卡號是……”

九龍叔拿過筆記本,按照笑面虎的銀行卡號和密碼打進去后,開口,“喲呵,三千萬四百萬英鎊,老虎,你家底還真厚實!”

說完九龍叔就把錢給轉走了,然后開口,“本來我是想留你一命的,畢竟我對王五那種叛徒內奸也沒有什么好感,結果你這狗日的罵的太難聽,讓我感覺我的人格受到了侮辱,沒辦法,你只能去死了!”

“給我一個痛快!”笑面虎慫拉著腦袋開口,現在他也不想著活了,只想快點死,與其被九龍叔那么玩著吊起來半生不死,還不如死個痛快。

九龍叔從桌子上拿起一把軍刺,丟給我,“半閑,去殺了他!”

“???”我愣了一下,傻乎乎地拿著刺刀不知道要說什么。

九龍叔開口,“捅死他,可以直接捅在心臟上,當然,不怕惡心的話,你可以直接朝著他的眼睛捅,捅進大腦里,他就死了!”

我愣在原地,雖然我之前殺過人,但是那會兒是逆境,控制不住用槍殺得,事后也用刀砍過幾個人,但是現在在我面前的這個人可是一個毫無還手之力的人,讓我殺了他?

我有些猶豫。

“怎么?不敢?”九龍叔挑了挑眉毛看著我。

我深吸了一口氣,沒有說話。

九龍叔嘆了一口氣,“彌勒,你去吧?!?/p>

“好嘞!”彌勒走到了我的面前,對著我伸出了手,“軍刺給我!”

“你們他媽的有完沒完,要殺就殺,別玩這個誰來殺,你真不知道我很怕的??!”這時候,躺在地上的笑面虎終于忍不住了。

“我來……”我小聲地開口。

聲音被笑面虎壓住了,所以彌勒有些聽不清楚,開口詢問,“什么?”

“我來!”這回我的聲音更響了,我直接操著手上的軍刺,大步走到了笑面虎的面前,閉著眼睛一下子扎在他的身上。

“小弟,捅歪了,痛快一點行不行!”笑面虎有些無力地開口。

這會兒我腦子完全亂了,大叫著用手中的軍刺一下接著一下地朝著笑面虎的身體捅去。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少刀,只知道將軍刺拔出來,再捅進去。

機械一般無限循環……

鮮血濺出來將我的拳頭,衣服,臉染得血紅,而我卻是不停地朝著笑面虎的肚子一刀刀地捅進去,很快,他癱軟了下來,很快,就有一只手將我的手臂抓住了,“他死了!”

我全身的力氣仿佛一下子沒了,哐當一聲,手里的軍刺掉在了地上,呆呆地看著癱軟在地上的笑面虎,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什么。

笑面虎已經成了一具尸體,他的身體被我捅成了窟窿,有些傷口大的地方甚至有內臟留了出來,而他的眼睛也是死死地睜著,嘴里涌出來血沫,看起來很是惡心!

我后退了一步,有些不知所措……

啪啪啪啪!

一陣響亮的掌聲響了起來,彌勒大仙開口,“艸,真吉霸牛逼,老子活了這么多年,就沒見過一直拼命捅人,捅了十幾刀還捅不死人。硬生生地把人給折磨死的,論刀工,你趙半閑稱第二,沒人敢稱第一,難怪大家都叫你趙三刀,原來你刀工有一手!”

“少貧你會死??!”黑寡婦一巴掌拍在彌勒大仙的腦門上。

九龍叔走到了我的身邊,開口,“沒事嗎?”

我忽然笑了起來,伸出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沒啥事,就是剛才捅了太多刀,感覺手有點酸?!?/p>

說完我轉頭看向黑寡婦,一臉沉靜地開口,“寡婦姐,剛才太忙都忘記問你了,肖楪什么時候回來啊?!?/p>

對于我這么快就冷靜下來,彌勒倒是有些錯愕,他呆呆地看著我,“半仙,你不怕嗎?”

“一開始有點慌張,后來想想,要是我沒來,九龍叔就被他捅死了,就不是很慌張了?!蔽胰縭悼?。

“好樣的?!本帕迮牧伺奈業募綈?。

黑寡婦也是開口,“差不多年底的時候就能回去了,怎么了?”

“沒什么,就是有點兒想她了?!蔽倚α誦?,開口。

黑寡婦抿了抿嘴,開口,“我會轉告她的?!?/p>

九龍叔將那三個箱子推了一個過來,“這一箱東西,你今天的報酬!”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