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90vs纯:第125章 我等著你們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我話剛說完,侯哥就怒了,“我草你媽,長出息了這是,還懂收錢去打人?你們這是干嘛?想當職業殺手了?”

孫菜和三水兩個人被侯哥一頓訓斥,也不敢還口,我也就清楚侯哥就是這三個人里面的老大,孫菜和三水兩個人都得聽他的。我笑了笑,開口,“其實是這樣的,他們是為了侯哥您的醫藥費,所以才這么做的,不過最后他們也收手了,說明他們也并沒有做錯事?!?/p>

“是這樣嗎?”侯哥的表情有些松動,孫菜和三水兩個人點了點頭,看起來有些可憐兮兮的,然后侯哥語重心長地開口,“想想都不行,我寧愿自己腿斷了,也不想你們去干這些事情?!?。

我開口,“這事情也不怪他們,您想想,難道他們就真的忍心看您在醫院里面沒有醫藥費而煩惱嗎?”

侯哥沉默了,他也知道我說的是對的,錢,這是這個社會發展的基礎,沒有錢確實是他們的硬傷,曾幾何時,他們心中也有宏圖霸業,但是現在,卻都全被這個狗娘養的現實給磨得一干二凈,在這個社會上,沒有錢,你什么都不是。

這里不是部隊,不是你打架牛逼就是你老大,在這里,你打了人也得被抓進警察局。

我笑了笑,開口,“其實我這一次來,不光光是為了來道謝的,我是想來和幾位老大哥做生意的?!?/p>

“生意?我們一窮二白,能做什么生意?”侯哥皺了皺眉頭,開口。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最后開口,“不瞞幾位哥哥說,其實我是做這個的?!?/p>

說完我指了指自己的衣服,黑色的,侯哥也是有些動容,“我擦,你們這么小就玩這個?不怕死?”

我抿了抿嘴,“無路可走,這些年出了一點運道,開了一家酒吧,就是城西那家遮天酒吧,你也知道,開酒吧要是沒有社會上的人罩著,來鬧事的人得有多少,我們又不想將利潤的兩成給社會上的人來保平安,就打算自己干?!?/p>

“你是城西的趙三刀?”這時候阿菜有些錯愕地開口。

我有些錯愕,難道我現在這么出名了,開口,“正是?!?/p>

“我擦,還真是趙三刀,今天黃毛那幾個人找上我們兩個的時候,我就想著,誰能和他有這么大的深仇大恨,果然是三刀哥?!卑⒉說謀砬橛行┘ざ?。

這時候侯哥沒好氣地開口,“這沒你說話的地方,閉嘴!”

孫菜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侯哥開口,“我也聽說過你們,這幾天在成都的黑道上你們也算是風聲鵲起了,你是想來拉我們入伙?”

我見侯哥這么單刀直入地說話,也是笑著開口,“正是如此,既然侯哥您聽說過我們,自然也應該知道,我們遮天會的人都是一些剛畢業的學生,在搏斗上缺少經驗,雖然人數多,但是還沒能夠起的上人數上的作用,最多只能拼狠,但是這又不是戰場,進去一個兄弟我都心疼,所以我就琢磨著給這群狗娘養的請幾個教官。順便提高一下我們的戰斗力?!?/p>

孫菜和三水兩個人也是滿臉激動,顯然是想要加入的節奏。

但是侯哥臉色依舊還是很平靜,他開口,“我們是軍人?!?/p>

“那是以前?!蔽銥?。

侯哥那對眼眸看向我,開口,“但是我們還是軍人,我們的血液為了祖國而流,現在卻讓我們去當混混,這不是和國家對著干嗎?”

我笑了笑,“但是國家給你們什么了?你們將最寶貴的青春獻給了國家,然后在而立之年,在一個小區,當保安?”

侯哥面色一變,我知道他有些意動了,從口袋中拿出一包玉溪,遞給三水和阿菜一人一根,然后又遞給了侯哥一根,開口,“這樣吧,我把我的聯系方法告訴你們,你們有困難了,就找我,價格隨便你們出,你們也知道,現在遮天會剛剛起步,正需要你們這些人才,我絕不吝嗇,別的地方不惜才,讓你們當保安,但是來遮天會,你們可以拿到比別的地方五倍,甚至十倍的工資。言盡于此,我們走了!”

說完我就帶著哈特他們朝著外面走去。

事實上我剛才那段話告訴了侯哥一些事情,先說了我們珍惜他們是個人才,然后告訴他但是也局限于現在遮天會剛剛起步,現在加入,地位絕對不會低,以后就難免了,然后又說了好處,我相信這個侯哥是個聰明人,能夠聽出我話里的意思。

侯哥對著阿菜和三水開口,“你們兩個送送三刀哥?!?/p>

走出門口的我嘴角抿了起來,看來成功率還是有很大的。

我們一群人走遠了,三水這才興奮地開口,“我擦,真的是半仙趙三刀啊,我們差點就打了半仙趙三刀,真他媽的命懸一線啊?!?/p>

我笑了笑,“其實沒這么懸,都是別人給我把牛逼吹出去的?!?/p>

阿菜比較沉穩,開口,“三刀哥,以前的事情,對不起,這件事情是我和三水兩個人做的,不關侯哥的事情?!?/p>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事,我不當真?!?。

說完我們就打了一輛出租車,坐上出租車之前,我對著阿菜開口,“我等著你們!”。

坐上了出租車后,哈特這才開口,“我看剛才那個侯哥都已經有些意動了,你怎么不趁勝追擊?”

“這么快就咬下來,以后就難壓了,緊一下,松一下,才能讓對方珍惜這個機會?!幣恢背聊囊逗愫鋈豢?。

哈特這才恍然大悟,“我擦,興邦啊,你現在都快成心理學家了?!?/p>

我笑了笑,“草泥馬,能不能不要這么搞笑?”

我們一群人到了遮天酒吧后,我看到了一個有些意外的來客,葉守靜的女朋友,謝夢旋,準確的說,是前女友。

我下了車,走到了謝夢旋的面前,開口,“夢旋姐,怎么站在酒吧門口?”

謝夢旋訕訕笑了笑,“我剛才進去問了下,說你不在出去了,就尋思著在酒吧門口等你比較好?!?/p>

我點了點頭,“怎么了?有事嗎?”

謝夢旋抿著嘴開口,“過兩天我就要去美國了?!?/p>

雖然早就從葉守靜的嘴里聽到這個消息,不過我還是感覺有些難過,畢竟謝夢旋和葉守靜兩個人是真的配,也只有謝夢旋才能容忍的了葉守靜那種傲嬌的性格,我開口,“不回來了嗎?”

謝夢旋點了點頭,“按理來說,應該很少回國了?!?/p>

我哦了一聲,沒有說話了。

謝夢旋卻是從包里拿出一封信,“以前讓你送過很多次情書,這回是最后一次了,幫我交給守靜,可以嗎?”

我發愣地看了一眼謝夢旋,“正好晚上我有空,我待會兒送過去吧?!?/p>

謝夢旋笑了起來,“謝謝?!?/p>

“不用謝?!蔽矣行┠壓?,我是真拿葉守靜當作自己的好兄弟了,所以這時候也是無比的難受。

謝夢旋走后,我打了一輛出租車,和司機說了葉守靜家別墅在的位置,才想起來自己都還沒有把鑰匙還給葉守靜,到了別墅后,拿出鑰匙開了門,走進了院子,院子里面養的那條黑背牧羊犬還認得我,竟然對著我吐著舌頭,我笑了笑,開了房門,葉守靜正窩在地上玩兒PS2,看到我來了,也是笑了笑,“這兩天有沒有扎馬步?!?/p>

我笑了笑,“除了被砍進去的那兩天,其他時候大清早就爬起來扎馬步了?!?/p>

葉守靜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手指在手柄上眼花繚亂地按著,最后抿了抿嘴,“你小子倒也是勤奮,現在都成了黑幫老大了,還扎馬步?!?/p>

我咧了咧嘴,“哪里是老大,馬仔還差不多?!?/p>

“現在學校里面可全都是你的英雄往事啊,說你在外面多么牛逼轟轟帶閃電,在學校里面帶著兄弟們打敗十中是多么的牛逼轟轟帶閃電,就差沒說你是牛逼了?!幣妒鼐裁緩悶乜?。

我咧了咧嘴,開口,“學生們的眼界還不是很高,稍稍在社會上有點兒地位的在他們眼里都是牛逼轟轟帶閃電了?!?/p>

“不說這個了,今天來找我做什么?”葉守靜單刀直入地開口詢問。

我抿了抿嘴,“剛才謝夢旋來找我了?!?/p>

“哦!”葉守靜哦了一聲,用手柄繼續調了三國無雙,手指在按鍵上迅速地扭動著著,開口,“然后呢?!?/p>

我從口袋里面那那封信遞了過去,“她讓我給你一封信?!?/p>

葉守靜愣了一下,終于還是暫停了游戲,拿過那封信開了起來,看了一會兒,將信重新裝進信封里面,站起來,“我去上個廁所?!?/p>

我嗯了一聲,到了沙發上坐了下來,點了一根煙,我知道他現在的心情不太好。

過了好一會兒,葉守靜才從廁所里面走出來,從表面上來看,他絕對沒有一點兒異常,但是我注意到他的衣服有點兒濕了,剛才肯定是洗臉去了。

葉守靜坐了下來,又調出游戲,開口,“最近有什么打算嗎?”

我咧了咧嘴,“還能怎么樣?得過且過唄?!?/p>

“說的倒是輕松,聽說你前幾天和魔都的陳破釜一起去東北打獵了?”葉守靜開口。

我知道他這是在盡量轉移話題,所以我也就順著他的話說了下去,“確實是如此,我認識了一對在云南做生意的兄弟,一個走軍火的,一個搞白面的,雖然有點危險,但是來錢快?!?/p>

葉守靜抿了抿嘴,“你小子現在是越來越滑頭了,越來越有一種黑社會老大哥的感覺了?!?/p>

我撇了撇眉頭,開口,“我的目標就是黑社會老大哥,這要是沒有他的感覺,我還混個吉霸啊?!?/p>

葉守靜拿了一根煙丟了過來,開口,“說說看接下來你想做什么?”

我開口,“我打算找幾個退伍軍人,弄一個尖刀隊?!?/p>

“這個主意好,我建議你去找找李陌,這小子家里就是軍區里面舉重若輕的老首長,你要是和他打好交道,以后那些退伍軍人,你大可以挑過來幾個塞進遮天會?!幣妒鼐不安瘓擻鋝恍蕕乜?。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