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90足球比分直播:第116章 酒吧開張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宋喬一臉錯愕地看著我,“老大,你要拒絕?這可是很大一條魚啊,我記得以前鵬泰也有賣的?!?/p>

我一下子扇在了宋喬的腦門上,“你腦殘啊,你不知道青狼幫的那個寶爺是怎么死的?就是死在了一個毒品上,可能一時之間沒有人能夠抓到我們,但是你能保證你一輩子都順風順水?要是哪天逆風一下,就是死期了!”

宋喬點了點頭,笑著開口,“對不起,我們酒吧不搞這東西?!?/p>

“傻。逼吧你,酒吧不玩這個,賺個雞。巴錢啊,一群小逼崽子湊一塊兒,真以為自己是黑社會啊?!蹦歉靄酌婺腥思約荷庥行┳霾懷閃?,當即也是直接開口埋汰。

蛋蛋不是一個忍得住氣的人,見對方還在磨磨唧唧的,直接操起一個酒瓶子啪的一聲砸了下去。

我看著蛋蛋下手,倒也沒有出手去阻攔,而是繼續抿著嘴看著這場熱鬧。

正愁沒有人來給他們弄一套殺威棒,現在這不就送上門來了么。

而這個白臉男正好給了我一個機會,我上去一腳踹了上去,“我讓你看看什么是黑社會!”

說完我就操了一把刀,一刀直接劃拉上去,然后伸出手去抓住白臉男的領子,獰笑著開口,“草泥馬,還不快給老子滾!”

其實我也知道,像是白臉男這種油頭粉面,販毒的人,基本上沒有什么勢力,真正有勢力的販毒者,自己都有門路,壓根兒不用找到別人酒吧里面推銷。

白臉男顫顫巍巍地跑了,連一句狠話都沒敢放出來,我這邊的人也全部都是放聲大笑起來,顯然,白臉男這種慫逼的行為讓人感覺很是蛋疼。

“聽說趙公子今天酒吧開張,不過這生意可未免有些太過于冷淡了一些吧?!幣壞郎舸用磐獯私?。

我轉過頭去,正好看到穿著一套黑色寬松長袍,鎏金色的寬邊將整個黑色長袍變得無比的華麗,而兜帽雖然蓋住了那個人的半張臉,不過我還是認出來這個人是誰。

“王詡!”我開口……

“這都能被你認出來?!蓖踮祭露得?,笑嘻嘻地看著我,“今天我們要開中世紀歐洲風格的派對,正愁找不到地方狂歡,我覺得這兒不錯,就說正好今天你開張,他們就都說來了?!?/p>

這時候從門外走進來很多和我們年齡差不多,但是穿著各異的紈绔,大多都是穿著白色燕尾服,也有少數幾個扮著教堂的守夜人,或者說牧師,甚至我還看到了穿著鎧甲,拿著巨劍的騎士,這是得多腦殘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但是這些人進來后,顯然我眼睛也是一亮,因為這些都是紈绔啊,這一個晚上下來,酒吧的名氣自然就上去了。

果不其然,很快,馬上第二批人,以李靈兒,唐丹萍為首的女子紈绔軍團到了,這一伙男男女女的紈绔軍團一共有五十來人,我出門看了一下,停車場幾乎算是奢華車子的聚集地,幾乎清一色的奧迪,這些都是官二代,當然,其中還有一些捷豹,奔馳,路虎的,這些都是富二代,而王詡的那輛哈雷摩托停在最前面,我想起王詡穿著黑色長袍,開著哈雷摩托在大街上風馳電掣的模樣,也是有些想笑。

“小二,上酒!”不知道誰開的口,整個遮天酒吧就開始徹底啟動了起來。

這一群人的瘋勁完全不比其他人要差,酒吧的音樂也是開了起來,雖然五十來人比較少,但是卻也能夠讓遮天酒吧的氣氛帶起來。

漸漸的,開始有人進來了。

然后看到這一群紈绔不要錢地在狂歡,那些酒怎么貴的點什么,人就開始越來越多起來。

我們整個酒吧也是一掃頹靡,人手竟然開始不夠起來。

王詡笑著對唐丹萍開口,“丹萍。你唱歌不是很厲害嗎?上去唱一首,幫半仙鎮鎮場子?!?/p>

我也是很錯愕地看著唐丹萍,穿著修女服的唐丹萍猶豫了一下,開口說,“成吧!”。

說完,唐丹萍就一把將外面的修女服給脫掉,露出了里面的短褲+露臍T恤,她將修女帽摘掉,然后將自己滿頭長發松開,對著一些還在瘋狂的伙伴招了招手。

“伙伴們,輪到我們了!”

“喔!”

那幾個之前和唐丹萍一起跳街舞的紈绔全部都站了起來,跟著唐丹萍一起走上舞池,唐丹萍和DJ師說了幾句話后,然后也是走到了舞池上,拿起閃閃發光的話筒,身后的人以她為中心一字散開。

當《Toxic》的節奏響起來的同時,全部的聚光燈打在了舞池最中心的唐丹萍身上,女王般冷冽卻顯得霸氣十足的聲音從她的喉嚨中爆發出來!

“喔~~~”

一排人全部都站了起來為她歡呼!

這一年,她十八歲,剛高中畢業。

這一刻,所有人都被她所散發出來的氣質所吸引。

唐丹萍剛唱完一首歌的時候,馬上就有要求再來一首,這個舉動也是引起了所有人的同意,她是舞臺上的女王,幾乎所有人都為之而瘋狂,再一首這個呼聲也是越來越高起來。

就在唐丹萍剛說那就成的時候,一陣刺耳的酒瓶摔在地上的聲音響了起來,一開始只有少數人聽到,但是很快,接二連三的酒瓶落地的聲音讓整個酒吧的人全部都安靜了下來。

遮天會的人全部都站了起來,酒吧的音樂也是停了下來,所有人都是朝著酒瓶落地的地方看了過去。

我看了一下,竟然還是老朋友,就是之前大勛哥跑路的時候來鬧事的那個黃毛,但是今天他帶的人比上次要多不少,竟然帶了三十多個人。

我剛想開口說些什么,王詡上來搭住了我的肩膀,“來鬧事的?”

我點了點頭。

“酒吧里面都是我的朋友,出去打?!蓖踮伎?。

其實不用王詡說,我也會出去打,但是王詡用這種幾乎是命令的口味說出來的時候,我還是感覺到了一點兒不舒服。

王詡卻是笑了笑,穿著黑色長袍的他從雅座中站了起來,整個人慢慢地朝著那個鬧事的黃毛走去。

“草泥馬!你是誰,讓這家酒吧主事的出來!”黃毛還在大大咧咧地罵著。

王詡卻是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頭發,一拳猛地掄在了黃毛的腦門上,瞬間就把黃毛那張臉給打的有點兒變形,黃毛那邊的人全部都是朝著王詡圍了過來。

王詡沒有說話,對著黃毛的肚子又是一腳,一腳直接將黃毛踹的飛了起來,但是黃毛的頭發還是被王詡抓住,所以黃毛的身體直接朝著地下墜去,王詡伸出膝蓋一腳狠狠地頂在了黃毛的臉上。

咔的一聲細響,連我都感覺自己的臉狠狠的一痛。

黃毛的鼻梁直接被王詡給磕斷了,王詡直接扯住黃毛的頭發,朝著外面拖去。

黃毛那邊的人忌憚王詡是不是會弄黃毛,也是有些不敢沖上去,就這么圍著王詡朝著門外走去。

我們這邊遮天會的人五六十人全部都一股腦地站了起來,跟著他們一起走向了外面,到了外面后就看到王詡一個人拖著黃毛的腦袋站在停車場,停車場除了黃毛那一伙人,竟然還有十來個黃毛的人,加起來竟然和我們這邊遮天會的人數差不多。

我吸了一口冷氣,今天這一戰,似乎好像很懸乎!

我們這邊每個人都提著砍刀,刷拉拉地站在了黃毛他們的對面,而酒吧里面那一伙紈绔也是頗有些不怕死地跟了出來,絲毫沒有小說里面寫的高富帥都是怕死的那種性格。

這些人巴不得事情鬧得越大越血腥!

王詡聳了聳肩,“你們給我退到門口,我放了你們老大!”

黃毛在王詡的手下不停地哀嚎,鮮血從他的臉上涌出來,這一幕就像是人間地獄一般,而穿著黑色長袍的王詡此刻微微一笑,竟然給人一種路西法一般的感覺,和煦的笑容,血腥的手段,除了墮天使之外,實在找不出別的人物來形容王詡。

黃毛的那些手下也是一直盯著王詡,最后在王詡提起拳頭想要繼續給黃毛來一下的時候,這才慫了,一個個朝著門口退去,但是手中的刀還是握的緊緊的,絲毫沒有休戰的意思。

等到他們全部都退到門口的時候,王詡這才將黃毛松開,隨著我笑了笑,“好了,接下來看你了!”

“兄弟們,還等什么!”我直接朝著砍刀朝著前面殺去,而我身后的遮天會也早就渴望著有這么一天,他們在白景騰的帶領下南征北戰,這兩天的憋屈也是讓他們感覺無比的郁悶,現在發泄的對象就在眼前,說不上的都是傻逼!

“殺??!”

我們這邊喊殺聲響徹天際,瞬間一伙人就全部朝著對面黃毛的人沖殺過去。

黃毛的人只是拿著鐵棍,并沒有像我們一樣拿著砍刀,我們這一下子沖殺過去也是讓他們發現了自己的輕敵。

他們之前以為我們只是一群學生,不敢拿刀砍,所以都帶著棍子過來,卻沒有想到我們竟然能夠拿著刀就殺上去了。

我沖在最前面,雖然挨了一棍,但是我還是一刀朝著前面一個人的臉就砍了過去。

然后我身后的遮天會上就全部一擁而上,所有人手中的砍刀都在月光下爆發出一股無比攝人的寒光。

我一腳踹在一個人的身上,一刀猛然砍去,然后腦袋就挨了一棍,我只覺得鮮血順著傷口流了下來,搖了搖頭,直接叫喊著朝著前面殺去。

我們這邊雖然拿著刀,但是對方好歹也是成年人,所以我們這邊倒下去的人竟然和對方差不多,一下子我們之間就好像是成了消耗戰一般。

我開始有些慌張了,這才是第一波人,我們再這么打下去,人就全部交代在這里了!

就在我慌亂的時候,從門外走進來一名板寸頭的中年人,中年人帶著十幾人,他抽著一根煙,煙霧從他的鼻子中噴吐出來,很是霸氣。

我認得他,他就是我第一天來鵬泰的時候和青狼幫起沖突的江西幫,全是一群江西人!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