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探足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第108章 典型的黑道代表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白景騰開口,“不多,五十來個?!?/p>

五十來個還叫不多?整個青狼幫也就五十來個人,當然,我知道這五十多個學生仔戰斗力肯定是沒有青狼幫厲害的,但是誰能一開始就厲害?

人不都是越來越強的嗎?

我抿了抿嘴,“都有誰?”

“帶頭的三個除了有能力上大學,蛋蛋和老貓這兩個人肯定是會去混的。剩下來的都是一些高三的考不上大學的人?!卑拙疤誄聊艘幌?,開口。

“成吧,讓他們來成都,不過到時候可不是******了?!蔽彝嫖兜乜?。

白景騰哈哈大笑,“如果他們服你的話,叫什么都無所謂,我畢業后就不玩這個了?!?/p>

我跟著白景騰一起笑了起來,眼神慢慢變得陰沉起來。

既然這條船要翻,我也得自己給自己找一條出路!

跟白景騰掛掉了電話后,我也是感覺心情有些澎湃,這意味著我將有一批即將踏入社會的生力軍,五十來個高三畢業的,雖然還比不上社會上的這些老流氓,但是我相信,我至少能夠打出一些名頭,最起碼能夠成為青狼幫這種級別的黑幫。

不要以為青狼幫被金聯一晚上就滅了就很弱,他們能夠在成都打出名頭就足以說明一些事情,只是這一次的對手太強了,他們敗就敗在太過于囂張跋扈了。

但是即使是如此,青狼幫也是一個頗為強大的幫派了,我深吸了一口氣,只要支撐過去兩年,等遮天會邁上正軌,到時候八水里面的兄弟也就來了。

到時候就是開始打天下的時候了。

但是我還是將事情想的太簡單了,想要打出名氣,而不是打進監獄,在官場上沒有路子可不行。

這還是一件很厚實的事情啊,我有些頭痛地揉了揉太陽穴,瞇起了眼睛,看著手機屏幕上的號碼,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將這個電話打出去。

手機屏幕上是劉郁的電話,我不知道她找我有什么事情,過了一會兒,我還是打了過去,手機這次沒有關機,過了一會兒,劉郁接了起來,“喂?!?/p>

“我是興邦?!輩恢牢裁?,我的內心有些忐忑。

“嗯,前些日子怎么打你的電話打不通?!繃跤艨諮?。

我抿了抿嘴,不想讓劉郁擔心我被砍了的事情,所以也就小聲開口,“手機被偷了,這兩天才補到卡?!?/p>

劉郁哦了一聲,沒有多問,“過幾天要高考,所以我打算去成都找你?!?/p>

我的心一下子被吊了起來,“來找我?”

劉郁那邊開口,“嗯?!?/p>

“好的?!輩恢牢裁?,我總感覺有些不安。

然后劉郁說了一句小心安全后也是掛掉了電話,我點了一根煙,表情有些陰霾。

彌勒大仙上來搭住了我的肩膀,笑嘻嘻地開口,“小伙子,失戀了?”

我咧了咧嘴,“還沒呢,不過感覺應該快了?!?/p>

彌勒大仙哈哈大笑,“正是年少輕狂時,哪能為情所傷,這下面都是妞,你一天換一個,日日做新郎也沒問題,小年輕的,玩什么專情?!?/p>

“人各有志?!蔽矣行┛嗌匭α誦?。

顯然,我和彌勒大仙確實是人各有志,彌勒大仙剛和我說完就下樓和妹子相互調戲了,也不知道是他調戲妹子還是妹子調戲他。

而我則是趴在二樓的欄桿上,有些不知道應該做什么。

這時候,從酒吧外走進來一名穿著白色T恤,寬松牛仔褲的少年,他剛進酒吧,立刻就引起了轟動,因為這個少年長的實在太帥了一點。

我看到他的時候,他也注意到了我,我們兩個人相視一笑。

他是王詡。

王詡抿著嘴走到了我的面前,“兜兜風?”

我沒明白過來他口中說的兜兜風是什么意思,我咧開嘴開口,“我還得在酒吧里面看場子呢?!?/p>

王詡有些無奈地聳了聳肩,“帶你去洗澡,順便見見大人物?!?/p>

大人物?我沒明白過來王詡口中說的大人物究竟是誰,不過我還是點了點頭,對著王詡開口,“成,既然你邀請我了,我沒必要不去,反正酒吧也不少我一個,之前打了青狼幫后,城南的人都知道這酒吧是大勛哥罩著的,可沒人敢來鬧事了?!?/p>

王詡抿了抿嘴,朝著樓下走去,我只好跟著王詡朝著樓下走去。

王詡坐上一輛看上去有些拉風的重型機車上,丟給我一個頭盔!我接過頭盔,坐上了后座。

其實在王詡開車的時候我就已經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這逼開車絕對是一個快,在馬路上飛馳,機車在夜光下拉出一條詭異的弧度,每一次都是險險撞上一輛車的時候,陡然轉彎。

就這樣,我們在市區越過了一輛又一輛車子,來到了不夜天中最為豪華的洗澡城,華富,王詡帶著我朝著樓上走去,竟然沒有人出來阻攔。

而我看著一樓華麗的裝潢,也是有一點發愣,這么豪華的裝潢,這里是皇宮?

王詡似乎并沒有在意我這個土包子行為,帶著我坐上了電梯,到了頂樓后,穿過過道,到了一個房間后,脫下了褲子,在腰間圍了一條毛巾,而我也是換上了毛巾,一時之間兩個男人相見,倒也是有些尷尬。

我記得我和王詡之間似乎并沒有這么好的關系。

王詡則是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我身后那條傷疤上,“喲呵,看不出來出校一個月就掛彩了啊,這條刀疤帥氣!”

我苦澀地笑了笑,我寧愿不要這條刀疤,我哪里想得到,三年后再次和王詡一起泡澡的時候,我的后背上已經掛滿了宛若老樹盤根的傷疤,那會兒的我看上去和現在截然不同。

我們走進了桑拿房,顯然這是我第一次洗桑拿,所以我也是有些好奇。

王詡進去后,勺了一勺水,澆在一個發燙的石頭上,煙霧彌漫。

桑拿房里面有兩個中年的男人,其中一個背影看起來倒是沒什么,就和普通人一樣,而另外一個則是讓我眼睛一跳,他的后背紋了一條大黑龍,還是點了眼睛的那種,難道他就不怕被紋身給克死嗎?

相信自己的命硬?

我撇了撇嘴,跟著王詡,倒是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王詡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我跟在了他的身邊,這時候那個普通背影的男人開口,“小詡,朋友?”

“是的。我一個朋友,叫趙半閑,這次正好爸你和陳叔叔兩個人來成都玩,我就打算帶他看看?!蓖踮祭俠鮮凳檔乜?。

“有什么好看的,我們又不是動物園里面的猴子?!蹦歉鏨硨笪譜糯蠛諏哪腥蘇饈焙蛞彩親防蔥ψ趴?,他轉過身來的時候,我的眼睛也是一跳,因為我看到了他的胸前紋著一個怒目關公,我擦,這個人是真的不要命了嗎?在后背紋龍點睛就算了,竟然在胸前紋了關公。

要知道紋身很有講究的,關公是不能紋的,紋關公的都是一些很有自信的黑社會大佬,而真要紋,關公也只能紋在背后,意思就是你背關公,但是這個人卻把關公紋在了自己的胸前,意思是讓關公背他?

我有些不敢想,這是得多自負的一個人?

這個男人長的一般,但是留著板寸頭的他卻是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力,之前見到的北京小佛爺已經很厲害了,這個男人的壓迫力更加強大,他只是隨隨便便地坐在那兒,慈眉善目,就給人一種不敢對視的威嚴。

“叔叔好!”我有些禮貌地對著這個轉過身來的男人鞠了一躬。

這時候另外一個男人轉過身來,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還沒等我開口,他連忙開口,“叫伯伯?!?/p>

“伯伯好?!蔽矣行┟環從次裁匆脅?。

那個文質彬彬男人也是哈哈大笑,開口,“破釜,我就說我比你看起來要成熟大派的多嘛,這伯伯可比叔叔要大?!?/p>

之前王詡叫他陳叔叔,那應該叫做陳破釜了,陳破釜笑了笑,不置可否,沒有說話。

王詡則是小聲在我的耳邊開口,“那個文質彬彬的就是我爸爸,叫王夸父,那個紋身有點恐怖的是現在魔都的黑道老大,陳破釜。他可是典型的黑社會代表,他現在已經把全部的家產都洗白了,你怎么查,都查不出他是一個黑社會,這點你得和他學學?!?/p>

“魔都?”我有些疑惑,這究竟是什么地位。

“就是上海。為了避嫌,我們都叫它魔都?!蓖踮夾α似鵠?。

上海的黑道老大?還是典型的洗白代表?

不知道為什么,看著這個中年男人,我感覺有些心驚肉跳……

我不明白我這么一個剛剛踏足于社會的小菜鳥是得有多大的幸運,轉眼間就看到許多老大哥,首先是九龍叔,然后是成都的葉青帝,雖然不知道葉青帝是不是混這碗飯,不過在成都的地位絕對不小,然后就看到了成都三大紅袍之一的余伏羲,還有大勛哥。現在又看到了上海,哦,不對,是魔都的黑社會洗白典型代表陳破釜!

這里面每一個人一跺腳都能在黑道界中引起一陣狂風暴雨的存在,而我卻是一一的見過面了,最主要的是,我現在只是一個帶著十幾個小混混的小頭目,這倒是有一點兒嘲諷色彩了。

“能讓王詡你帶過來的朋友可不多啊,我算算,除去南京的梁老虎,就是成都的李陌了,現在這個小兄弟怎么稱呼?”王夸父瞇著眼睛,不動聲色地打聽。

我卻是能夠聽得出他的話外之音,他是在詢問我究竟有什么資格能夠讓王詡帶我到這里。

王詡抿著嘴笑了起來,“趙半閑,十五年前這個名字應該還是很響亮的,在江浙一代?!?/p>

“九重大哥的兒子啊?!背縷聘笮?,看起來有些豪邁。

我愣了一下,我爸的名聲在江湖上這么響亮?雖然這并不是一件值得我驕傲的事情。

王詡也是點了點頭,“趙九龍將他帶到了成都,押給了葉家當人質。不過不管怎么樣,趙家現在第二代可就只有他一個人,趙九龍手下的東西遲早得交到他的手上?!?/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