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赢家即时比分足球比分:第100章 潰敗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女人笑了笑,“白家那小子好像和你交情還不錯,應該事先和你通過風了吧?!?/p>

我點了點頭,“剛打完電話,您就來了?!?/p>

女人又抽了一口煙,“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黃丹萍,是劉郁的母親?!?/p>

“看的出來,阿姨好?!蔽伊φ酒鵠?,給她鞠了一躬。

黃丹萍只是笑了笑,并沒有阻止,而是繼續開口,“你覺得你能夠配得上劉郁嗎?”

正題來了!

我身后開始冒出了冷汗,雖然有空調,但是還是滋滋地往外冒,我開口,“可能目前配不上,但是我會努力?!?/p>

“努力?”

黃丹萍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有些蔑視地看了我一眼,似乎覺得我的這句話無比的滑稽。

我沒辦法反駁,也不敢反駁。

黃丹萍開口,“你想怎么努力?當小混混?然后子承父業,和你爸一樣當一個大混混?販毒,走私軍火,洗黑錢?拿自己的生命來賺錢?”。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知道她說的都是真的。

“離開劉郁?!被頻て己蓯強隙ǖ乜?。

我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最后深吸了一口氣,似乎用盡了我全身的力氣,開口,“我愛她?!?/p>

“愛?你知道什么是愛嗎?”黃丹萍再次毫不留情地戳中了我的軟肋……

我局促地擦了一把冷汗,感覺很是無助。

“愛就是,你口口聲聲地說愛她,卻不管她的想法,整天在外面打打殺殺,讓她跟著你擔驚受怕,最后的結果可能還和你的母親一樣,因為你而死去?”黃丹萍冷笑著開口。

我母親?我一下子直起了身子,這不是我第一次從別人的口中聽到我母親的事情,面前的黃丹萍顯然是知道的,但是我清楚,我要是問她,她絕對沒有這個心情告訴我。

對于她來說,我就是那個玷污了她女兒的混小子,或者說壞了一鍋粥的老鼠屎,劉郁是那鍋粥,而我,是那粒老鼠屎。

“愛情對你們來說還太早,你知道愛情是什么嗎?愛情就是生活,你能給劉郁一個穩定的生活嗎?你能給劉郁一個寬厚的肩膀嗎?你能做什么?你能做的只有讓她頂著父母的壓力,讓她為你擔驚受怕,讓她整天為了生活四處奔波。這叫愛情嗎?”黃丹萍笑了起來。

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回答,我知道她說的都是真的,我無力去反駁她所說的這些,也沒有理由去反駁,因為如果我和劉郁在一起,真的就如同她所說的這樣。

“可能你會在心里覺得我是一個老巫婆,一個阻礙你們愛情的人,一個壞人,但是在這之前,我是一個母親,我需要為自己的女兒考慮未來?!被頻て伎?。

我苦澀地笑了起來,“不敢?!?/p>

“不敢,卻還是有這想法,對吧?!被頻て伎醋盼?。

我沒有否認,卻也沒有否定。

黃丹萍伸出手撐在桌子上,看著我,“離開劉郁,以前你做的這些事情,我都能給你抹消掉,一點兒痕跡都沒有?!?/p>

我聽出她話語中的其他意思,我離開劉郁,以前的事情一筆勾銷,不離開,那就等著東窗事發吧。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這時候我反而有些不害怕了,我想起了劉郁,想起了劉郁給我留得信,想起了分開那天劉郁對我說的話,我站了起來,開口,“我是不會離開她的,除非她先離開我?!?/p>

“你配不上她?!被頻て祭湫?。

“我知道?!蔽矣α?,有點兒懦弱,卻還是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男人。

“我不會同意的?!被頻て己斂皇救醯乜?。

我聳了聳肩,“可能在您的面前,我是一個小屁孩,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一個混子,但是請記住,我不會放手,因為我是一個神經病,一個進去過神經病醫院的神經??!”

黃丹萍忽然笑了起來,“你會同意的?!?/p>

說完她就起身走了出去,只留下我一個人呆呆地坐在包廂中,那包煙還在,我抽過煙,點了一根,煙霧彌漫,迷了我的眼……

我在這個包廂里面坐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剛才黃丹萍和我說的話,我發現我確實配不上劉郁,我確實不能夠給她帶來所謂的幸福,或者說是安全感。

我會放棄嗎?

我忽然笑了起來,因為我想起了劉郁那一句,你若不離,我定不棄。

一想到這里我也是有些頭痛,伸出手指在茶杯里面點了一下,在桌子上寫道,世上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寫完這幾個字后,我忽然好像失去了全身的力氣一樣。

黃丹萍的到來讓我真真正正地感覺到了一個失敗者的味道,一個弱者,面對強者,根本就沒有多少可以還擊的機會。

她,是強者,而我,則是弱者。

這一點我無法否認。

為什么她是強者?因為她是劉郁的母親?不,這并不是關鍵,關鍵在于,她有底氣能夠在我面前說我配不上她的女兒。

為什么她有底氣?

終究不過是兩個字,權力!

這時候我才知道權力究竟意味著什么,如果我能夠到達九龍叔這樣的高度,至少我今天遇到黃丹萍的時候就不會這么慫,如果我再更上一層樓,那么我完全可以挺直了腰桿,和她說,我能夠給你女兒幸福,因為沒有能夠在我的手中傷害的了你的女兒。

但是我什么都不是。

我只是一個無名小卒,我只有一個目前還算是退隱江湖的爸爸,和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叔叔,我現在只是一個連自己的兄弟都無法?;さ姆銜?,我只是一個壓在葉家的人質。

我是什么?

我什么都不是。

所以黃丹萍能夠肆無忌憚地在我的面前用我配不上劉郁來打我的臉。

理所當然,合情合理。

只是為什么,我卻感覺這么無力。

過了一會兒,我的手機響了,是白景騰打來的,我接了起來,“太子?!?/p>

“劉郁的母親找你了?”白景騰關切的聲音讓我感覺到一點兒溫暖。

我點了點頭,開口,“你剛打完電話,她就來了,她剛走,你就來電話了,我有些懷疑你是不是在我的身邊安插了私人偵探?!?/p>

“哈哈,哪能??!只是剛才我爸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問我是不是有一個叫做趙半閑的兄弟,讓我不要和你來往了,我一想,就知道肯定是黃阿姨找你了?!卑拙疤詰納舸踴巴倉寫斯?。

我咧了咧嘴,“那你還打了電話過來?”

“我爸說的話我從來當他是在放屁,他之前叫我不要在學校里面太張揚,結果呢,我當上了一中的太子!”白景騰的聲音有些肆無忌憚,但是我還是聽出了他故作輕松的感覺。

我笑了笑,“謝謝?!?/p>

“謝個****毛,對了,過幾天,劉郁的表哥應該會找到你,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她媽媽和你說了什么?”白景騰開口詢問。

我開口,“她調查了我在陽城,還有成都的事情,雖然沒有開口威脅,但是說了如果我和劉郁分手,這些事情她就能夠給我壓下來,相當于威脅了?!?/p>

白景騰笑了起來,“至少她肯浪費時間來和你說,如果真的討厭你,估計理都不會理你,想來是感覺你有點意思,打算拔苗助長一下吧?!?/p>

我笑了起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還得謝謝她了,我抿了抿嘴,“希望如此?!?/p>

“好自為之吧。不管如何,有問題找我,我永遠會站在你的身后的,另外,以后別叫我太子了,感覺有點兒生分,叫我騰哥吧,你我長你幾歲,不算占你便宜?!卑拙疤詰納粢讕苫故譴乓壞愣屢?,溫暖地讓我有些虧欠他的感覺。

“騰哥?!蔽依俠鮮凳檔乜?。

白景騰掛掉了電話,我坐在那兒,想了一會兒,拿起手機給劉郁打了一個電話,關機,我抿了抿嘴,發了一條短信過去,“你若不離,我便不棄,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但是我會努力,哪怕這條路充滿荊棘,哪怕我遍體鱗傷,站都站不穩,但是既然我答應了你,我爬著,也要爬到你的面前,為你帶上戒指!”

發完這條短信后,我瞇起了眼睛,手機又響了,是哈特打過來的,我想了想,接起了電話,哈特的聲音很快就傳了過來,“出事了嗎?剛才那個女人是誰?好恐怖的樣子,還和教育局掛鉤,誰都知道,那個老人今天不是主角,主角是那個女人,僅僅只是為了見你一面,就這么大的排場,太逆天了一些吧?!?/p>

我咧了咧嘴,“劉郁的媽媽?!?/p>

“警告你不準接近劉郁?”哈特開口詢問。

我點了點頭,“沒錯,而且她還知道我在陽城和成都發生的事情,說只要我離開劉郁,就可以幫我把這些事情都抹消?!?/p>

“你答應了?”哈特詢問。

我搖了搖頭,“不,沒答應?!?/p>

“你他娘的是個多情種啊,要是我我就答應了,什么東西比自己的命重要啊,你的過去就好像是一根肉中刺一般,如果不拔出來,以后八成會出那事情,你解決的不算完美,還是留下了很多蛛絲馬跡,她能找到這些蛛絲馬跡,別人一樣能夠找到,要是真的有人想搞你,很簡單?!憊乜?。

我笑了笑,“這不是沒有人要來搞我嗎?”

“你真是一個瘋子,劉郁對你來說就這么重要嗎?”哈特開口。

我咧了咧嘴,“相當于你內心中的董文文,別以為你能騙得過我,這些年你這么玩世不恭,還不是因為董文文?你告訴我,你能忘記的了董文文嗎?”

董文文準確的來說是我們初中的?;?,當初我們在剛入校的時候,哈特就喜歡上了對方,不過去告白的時候,卻是遭到了拒絕,他開始強烈的攻擊,但是對方都沒有把他當一回事。

直到有一天,她帶著一個男朋友來到了哈特面前,一字一句地對哈特開口說我們不合適。

也就是從那以后,哈特變了,變得有些不把女人當一回事……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