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3比2叫什么:第96章 建國的到來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雖然我一再地和他們說建國是一個肌肉男,但是真的在火車站見到建國的時候,他們還是大大地吃了一驚,因為建國的肌肉水平已經逆天了,這么說吧,在學校里面已經找不出一個人能夠在肌肉程度上和建國有的一拼。

他就像是一個移動的大衛雕像一般,不知道是不是他最近擼管擼多了的原因,這逼的臉上多了一些青春痘,但是很快,一個人緊隨著建國走了下來,讓我傻眼了。

肖楪?

她怎么來了?

建國見到我注意到了肖楪,也是聳了聳肩,“她說要來成都,我怎么勸都勸不住,就把她給帶過來了?!?/p>

我愣了一下,笑著開口,“事情解決了嗎?”

肖楪點了點頭,“好了?!?/p>

看到肖楪的時候,李歡的眼睛都快掉下來了,他捅了捅我的小肚子,開口,“半仙哥,這個美女是誰?”

我嘿嘿一笑,小聲開口,“想不想勾搭?”。

李歡傻眼了,“能勾搭的上?”

我點了點頭,“告訴你可別說是我說的,她喜歡別人用強的,你要是用強的,絕對能夠成功,我從來不吹牛逼!”

“真的?”李歡有些躍躍欲試起來。

“真的!”我無比確認的開口。

李歡屁顛屁顛地朝著肖楪走去,一把搭在了肖楪的肩膀上,開口,“美女,我叫李歡,能不能認識一下?”

肖楪沒有回答,而是看了我一眼,“打了不要緊嗎?”

我點了點頭,“不是很要緊?!?/p>

“什么打……啊啊??!”李歡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直接被肖楪扣住手臂,一個干凈利落的過肩摔甩在了地上,半天起不來。

火車站的其他人都是有些好奇地看了過來,因為我們沒有表現出打架的感覺,他們估計以為我們是在開玩笑,也就沒當真,不過即使是如此還是很好奇地看著李歡。

就像是在動物園看猴子一樣。

“我們先走吧?!蔽倚α誦?,指了指門口,我們一群人也都是朝著門口走去。

“報應!”葉恒淡淡地給李歡留下一句話。

“活該!”向來和李歡不對路子的宋喬巴不得落井下石。

最后還是哈特比較有良心,留下一句保重后我們一群人朝著門口走去。

只有李歡一個人躺在那兒不停地嚎叫。

“等等我啊~~!”

走出火車站后,我看了眼肖楪,有些不明白她來成都究竟是什么想法,開口問,“以后有什么打算?!?/p>

“跟著你!自從你借我十萬塊錢的時候,我這條命就是你的了?!斃G淡淡的口吻好像說的不是自己的事情,反而像是在說其他人的命是我的一般。

“如果我讓你死呢?”我開著玩笑。

肖楪直接放下包裹,從里面掏出了一把水果刀,我連忙拉住她,“成成成,我知道了!”

她把刀放了下來,沒有說話。

我嘆了一口氣,“其實你完全沒有必要,十萬,等你畢業了很快就能夠還清的?!?/p>

“金錢還得起,人情還不清?!斃G依舊淡淡地開口。

反而是我不知道說什么好,最后我還是覺得就這么讓她死心塌地地跟著我有些不好,開口,“我沒錢,養不起你,你還是自己回去吧?!?/p>

“我會自己賺錢?!斃G冷冷地開口。

我敗了,“成,您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吧?!?/p>

她點了點頭跟在了我的身后,我愣了一下,“要不我給你辦理一下入學手續?轉入八水?”

“隨便!我只需要跟在你身邊?!斃G冷冷開口。

我不懂她為什么這么執拗,我明顯執拗不過她,轉念一想,至少在我身邊我不會讓她吃苦,就把她當作自己的妹妹一樣來養就可以了,我笑了笑,“可以是可以,不過以后你是要當我妹妹?!?/p>

“老大,你這是想近水樓臺先得月,不厚道??!”葉恒連忙開口。

我一把扇在了他的腦袋上,轉過頭對著肖楪開口,“你想走,隨時可以走,想嫁人和我說一下,如果還認我這個哥哥,那么我會給你一份大大的嫁妝?!?/p>

“我去下洗手間!”留下這句話后肖楪直接轉身走了。

看著肖楪的背影,我嘆了口氣,真是個執拗的女孩子,肖楪走后,李歡這才偷偷摸摸地跑了過來,揉著自己的肩膀,心有余悸地開口,“半仙哥,這是怎么一回事?這妹子怎么這么彪悍?”

我笑了笑,“她可是一個世外高人,之前家里出了意外,找我借了十萬塊錢,現在估計是打算以身相許,當我的保鏢了,她估計是以為自己的利用價值也就只有拳腳了?!?/p>

“我擦,十萬塊錢就買了這么一個死心塌地的妹子,老大你夠賺的??!”葉恒連忙開口。

我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我壓根就沒打算讓她還?!?/p>

“誰知道呢?!幣恢泵揮興禱暗乃吻切∩?,卻是被我捕捉到了,我開口,“你說啥?”

“今天天氣好晴朗!”宋喬抬起手遮住陽光,開始轉移話題。

這時候肖楪也是回來了,看不出有什么變化,不過我還是看到了她的眼圈有點紅,衣服領子和劉海都有些濕潤。

這妮子,怕是一輩子都沒有遇到我這么對她好的人吧,我忽然開始有些可憐起肖楪來了。

我們一群人到了學校,建國剛到,還沒開始轉學,所以暫時先到我們的寢室,肖楪也跟了過來,肖楪的出現讓男生宿舍一陣慌亂。

畢竟天氣已經開始轉暖了,很多人都是只穿著一件內褲走來走去。乍一看到一個妹子出現在男生宿舍,誰不害羞啊,尤其是這個妹子還挺好看的。

到了寢室后,我這才對著建國開口,“這幾個就是我經常和你說的兄弟,宋喬你認識,這個剛才被肖楪摔了一跤的叫李歡,性格明騷,有點兒腦殘,那個戴眼鏡的叫葉恒,性格悶騷,有點兒黃?!?/p>

“滾!”李歡和葉恒兩個人異口同聲地吼了出來。

我轉而對他們說,“這個是我認識四年的好兄弟,王建國。性格和雞蛋一樣,外面看上去很正氣,打開來半清純半黃,你要是搗鼓搗鼓攪拌攪拌,那就全黃了!”

“滾!”見過沒好氣地開口。

李歡站了起來,對著王建國開口,“我爸也叫建國,老子不叫你建國了,看你滿身肌肉,我叫你肌肌吧?!?/p>

雖然肌肌和是一個讀音,不過建國還是點了點頭,欣然接受了這個陪伴了他一生的坑爹外號。

而葉恒也是站了起來,“我叫葉恒,很高興認識你,王肌肌……”

建國擦了一把汗,雖然很想否認肌肌這個名字,不過似乎這個名字已經給他的人生打上了記號!

不認不行!

我們一群人準備給建國還有肖楪兩個人接風洗塵,地點選在了王朝飯店。

點了一桌菜后,我們也是點了四箱酒,一共六個人,算上肖楪是七個人,四箱倒也不算多。

因為都是知根知底,我們一群人也就扯開了。

哈特站了起來,手指已經好的差不多的他顫抖著右手,開始說,“你們是不知道趙興邦那時候有多勇猛啊,那會兒大頭帶著他的人殺到包廂里面,我們本來以為他是來幫忙,哪里想到這個狗逼竟然是和龍翔那伙人是一起的,那會兒太子的臉都白了,但是,壯哉我大興邦啊,這逼直接掏出一把五四,對準大頭,大頭就笑了,吹牛逼說,‘你小子敢開槍打我?’我大邦哥多威武,說時遲那時快,嘭的一槍就出去了,正中大頭的心臟,這逼死的不能再死了,然后我大邦哥轉身給了龍翔那群狗雜種一槍,這一槍爆頭啊尼瑪,龍翔那邊的人嚇得屁滾尿流,我大邦哥面不改色心不跳,吹了一下槍上冒出來的白煙,只留下一句話和一個讓人高山仰止的背影!”

“臥槽,這個!”李歡這逼直接來了興趣,站了起來開口,“他留了什么?”

哈特開口說,“你求我我就告訴你!”

“特哥,哈特哥,您老人家就別賣關子了,快說吧?!崩罨墩獗撲亢撩揮興僥腥說姆綣?,直接就求了。

哈特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滿足,他點了點頭,“只見我大邦哥眼神微微一掃,瞬間對方如同土雞瓦狗一般直接崩潰,然后我大邦哥冷笑,擋我者死!”

“花擦,牛逼啊半仙哥,以后你就是我的偶像了,什么陳浩南,和你一比簡直太菜了,他你這個年齡的時候還在足球場被人欺負呢!”李歡直接就樂了。

我站起來用筷子敲了一下哈特的腦袋,“別聽他吹牛逼,那會兒我嚇得不行?!?/p>

“那后來呢?”李歡很好奇。

我開口,“還能怎么樣?家里有門路,跑路了幾天,給我搞個精神鑒定,說我是神經病,直接送進神經病醫院呆了幾個月,出來后就到了成都,然后就遇到了你們?!?/p>

“臥槽,半仙哥,這個牛逼,這個得干!”即使是葉恒這時候也是站了起來,一臉的興奮。

而宋喬和建國兩個人也是站了起來,肖楪有些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事實上從一開始她就一直坐在那里,一口都沒吃。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記住你的身份,你是我的妹妹,不是我的仆人,只管吃!”

肖楪哦了一聲,端起了手里的杯子,和我們碰了一下,一口悶了下去。

這時候我們也是聊開了,漸漸的肖楪也是沒有一開始那么拘束了,估計也是酒喝大了,而李歡則是搖了搖手,一臉的興奮,“老子中獎了,他媽的,啤酒10斤!”

“什么?啤酒10斤?現在啤酒按斤賣了?”我也是有些好奇。

李歡一臉得瑟地拿著手中的啤酒蓋在我們面前晃了一次,“看到沒,啤酒10斤!”

“傻逼,你敢再丟人一點嗎?啤酒1聽,他媽的這都能看成啤酒10斤,腦呢?”宋喬沒好氣地給了李歡一個腦瓜子。

李歡仔細一看,可不是嘛,還真是啤酒1聽!

當即我們這一群人的戰火也就燃燒到了李歡的腦袋上,這逼的一些糗事都是被我們挖了出來,甚至連在火車站被肖楪一個過肩摔都拿出來嘲笑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