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_手机即时:第95章 哥幾個,走著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我爸媽你們不需要擔心,因為我有個比我優秀百倍,千倍的哥哥,他們最多傷心個一段時間,就會將我這個帶給他們恥辱的兒子徹底從他們的生活,記憶中剔除,因為我不配,我就是一個沒什么用的兒子,弟弟,我是一個只知道給他們抹黑的家人?!?/p>

“呵呵,我想現在也就只有這兩個字能夠形容我的心情?!?/p>

“你曾經和我說過,江湖兒郎江湖死,我想我應該會選擇一個牛逼轟轟帶閃電的辦法死去,再不濟也得昂首挺胸地走進警察局,走到號子里面吃花生米之前,告訴別人,老子是為了自己的兄弟進來的,老子不后悔!你不認我這個兄弟,咱們恩斷義絕,但是我知道,一日兄弟,終身兄弟!”

“我文采不太好,寫到這里,竟然一下子不知道要說什么了,保重吧,趙半閑,保重吧,趙興邦?!?/p>

“最后,請允許我厚著臉皮,最后叫你一聲,半仙哥!”

我的手慢慢地慫拉下來,眼神中的焦點開始逐漸擴散,消失,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失去了顏色。

直到很久很久,我這才拍了拍自己的腦子,“他媽的,死了也不讓人消停一會兒……”

說完我終于忍不住砰然哭了出來,淚水大滴大滴地從眼眶中涌了出來,宋喬他們顯然也看過這封信,他們每個人都是聳拉著腦袋,不停地抽泣。

兄弟,走好。

咱們下輩子,還是兄弟!

王洪軒有錯嗎?沒錯,他只是因為一下子想不開,就算一開始有點錯,也錯不至死!

陳非凡有錯嗎?也沒錯,他因為自己手下的兄弟被砍了手指頭來報仇的,義字當頭,也錯不至死!

大鵬有錯嗎?沒錯,他看上了大東網吧,他先占了位置,我搶了他的,他砍了王洪軒,也沒錯。

我有錯嗎?也沒錯,我為了發展遮天會,侵占網吧是必須走的一個程度。

我們所有人都沒有錯,但是最后我們所得到的懲罰卻是我們每個人都不能接受的,王洪軒身死,陳非凡身死,大鵬少了指頭,變成了殘疾人,而我嘗到了兄弟被砍,兄弟背叛,失去兄弟的痛楚。

冥冥之中有一只大手將這一切推向了一個無法讓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結局,我們只是這該死的命運手中所掌握的一個傀儡罷了。

我想了一個晚上,想了哭,哭了睡,醒了繼續想,一個晚上過去了,我還是想不通。

然后這個白天,我依舊躺在床上想,我不明白我所做的事情究竟有什么意義,年少輕狂?

年少輕狂四個字,寥寥四字,二十六個筆劃,卻給我帶來了無法估計的損失,我不明白年少輕狂究竟有什么用,就是為了心中的一口氣,非得鬧出這么大的動靜。

我無法接受,卻是沒有后悔……

因為我知道,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還是會帶著人殺去十中,我還是會想要殺了陳非凡。

不因為別的,他砍了我的兄弟,還不止一個,我不讓他死,我心難安。

但是如果時光真的能夠倒退,可能我就不會讓哈特來成都,我不會想著和陳非凡和解,我不會讓王洪軒看守大東網吧,我不會想要大東網吧這塊地盤,也不會和大鵬起沖突。

只是時間這是一個殘忍的東西,他將你的青春年華用一把血淋淋的殺豬刀給宰的面目全非后,把你一個人孤零零地扔在人生的道路上,孤獨,才是一個人真正的伙伴。

他就像是一個惡魔,藏在你的內心,一直死死地盯著你,看著你,等你一不小心有一點兒松懈,他就張開血盆大口將你徹底吞噬。

而我現在就被孤獨這個惡魔給吞的尸骨無存。

八水攻打十中的事情完全被陳非凡和王洪軒的死所覆蓋,在一些有心人的操作下,甚至連媒體都沒有報道這件事情,似乎這件事根本就沒有發生一樣。

但是陳非凡和王洪軒兩個人是真正意義上死去了。

可能死對于陳非凡是一種恐懼,但是對于王洪軒卻是一種解脫,一種對自己內心那股罪惡感的宣泄,似乎只有死亡才能讓他從自責的深淵中拉扯出來,拯救他的精神,洗滌他的內心。

但是這全他媽的是操蛋的話,我不希望王洪軒死,他還當我是他的兄弟,那么我們就是兄弟,哪怕他曾經背叛了我,但是我們依舊還是好兄弟,一生的好兄弟。

我笑了,笑的有些苦逼,餓了一整天的我精神和都充滿了疲倦,但是我卻一點兒都感覺不到,因為我覺得那一場大雨,將我的年少輕狂,心浮氣躁全部洗刷掉,連帶著我那代表著青春的象牙塔也完全洗刷。

硬生生地將我從稚嫩的人生中拉扯出來,用最殘忍的辦法讓我知道了社會的黑暗,讓我經歷了一種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的心靈變化。

我開始怕了。

我怕自己的下個兄弟還會和王洪軒一樣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

我在想,我這么做的意義究竟是什么,我走上這條一將功成萬骨枯的不歸路究竟是為了什么?

子承父業?還是無路可走!

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了,我只想好好地睡一覺。第三天,哈特到了我的寢室找到了我,他的手指已經開始有些恢復了,再過段時間,就可以拆線了,按理來說,我應該開心才對,但是我卻怎么都開心不起來。

“起來!”哈特走到了我的身邊,小聲開口。

我慵懶地翻了一個身,沒有理會他。

“給老子起來!”這一會兒哈特的聲音卻是吼出來的,如同雷吼一般徹底將我震得炸毛。

“你就這么在床上躺一輩子嗎?”哈特字字珠璣,字字誅心。

他用左手將我從床上一把拉了下來,我從上鋪咕嚕一聲滾了下來,沒感覺痛,因為再痛都已經傳遞不上來了,我的心麻了。

我從地上跌跌撞撞地坐了起來,沒有說話。

哈特一只手很費解地解開袋子,從里面拿出一個饅頭硬生生地塞進了我的嘴里,“你想干什么?頹廢?你玩個吉霸頹廢,王洪軒他想讓你頹廢嗎?你的兄弟們愿意讓你頹廢嗎?”

我沒有說話,只是呆呆地看著前方。

“王洪軒是個爺們,是條漢子,是我們的好兄弟,但是你他媽的就是一個娘兒們,他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他想讓你毫無負擔地活下去你知道嗎?你這么頹廢下去給誰看?想泡妞?給我們看?還是給地下的王洪軒看?”哈特對著我吼著。

我笑了笑,嘴里含著一個饅頭,真心感覺漲的慌!

“你這么做對得起誰?”哈特留下一句,走了。

我對得起誰?我的腦海里面不自覺地有了這個念頭,我忽然有些害怕起來,我現在對得起誰?我誰都對不起,我他媽的就是一個屁!

我這么呆著想干嘛?憤世嫉俗?還是想自己把自己餓死想下去陪王洪軒?

就這么安靜地坐在地上,陽光從窗子外灑了進來,照在我的身上,暖暖的,我嚼了嚼饅頭,滿眼淚花!

咸咸的淚水滴在饅頭上,更咸了!

我拼了命地將饅頭塞進了自己的肚子里,把袋子里面的饅頭全部都給大口大口地吃了進去,邊吃邊哭。

吃完后一把跑到廁所里面吐了出來,渾身上下這才涌上來一點兒力氣。

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轉過頭去,是李歡,陽光照在他的臉上,很柔和,他笑著對我說,“兄弟,一切都會好的,你還有我們呢,哥幾個還沒有輝煌呢?我們帶著洪軒的份兒一起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既然他爸媽會忘記他,那么我們就背著他的信仰,在這條路上走下去,如果連我們都忘記了他,那么多年以后誰還記得這個世界上有一個人叫做王洪軒?”

我愣了一下,葉恒也從外面走了進來,站在李歡的身邊,伸手托了托眼鏡,“餓太久不能飽食,否則會吐的,我以前不是和你說過嗎?你怎么不聽,現在好了,五塊錢的早餐都被尼瑪給吐出來了,你這是浪費糧食啊兄弟!”

宋喬也走了進來他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起來吧,我們弟兄們還在等著你呢,要是沒有你,遮天會還是遮天會嗎?咱們兄弟還是兄弟嗎?你還沒有帶著我們一起走呢!”

哈特這時候也是端著一瓶牛奶走了進來,將牛奶遞了過來,“把肚子里面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吐干凈,哭你也哭完了,好好洗個澡,喝瓶牛奶,再起來,告訴我們,你不是娘們,你是一條響當當的漢子,你別讓洪軒在下面覺得丟臉?!?/p>

我呆呆地看著哥幾個,這個場面有些讓我熱血沸騰,以至于我的手都已經緊緊地握成了拳頭。

很久,似乎也不是很久,我驟然笑了起來。

他們難道就不痛苦嗎?王洪軒一樣是他們的兄弟,我有什么理由一蹶不振?

“你個傻逼,端著瓶牛奶到廁所里面讓老子喝。你安得什么心?”。

我站起來錘了一下哈特的胸膛,和其他幾個一個個擊掌!

未來的日子還很漫長呢。

哥幾個,走著!

緊隨其后的月考將我從幻想中直接拉進了現實里面,還好有葉恒這個學霸在,我成功地將答案拿到手,感覺自己能夠考出一個好成績后也沒感覺怎么樣,成績這個東西對我來說就是可有可無的東西,如果不是怕拖了班級平均分,我壓根兒都懶得作弊。

如果按照真實水平來算的話,我想我應該能夠成功的幫班級里面每一科的平均分給拉下來差不多1分左右,這是一個奇跡,全班只有我和葉守靜兩個人能夠創造出來的奇跡。

月考完后,一個消息接踵而來,建國要來成都,在得知這個消息后,我和哈特兩個人都是有些興奮,而同樣的,宋喬,葉恒,李歡三個人也是有些期待。

因為我們所有人都知道,等建國來了成都,我們就得再結拜一次,原來的303五虎要變成303六虎,少了王洪軒,多了哈特和建國。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