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直播90VS足球比分:第94章 江湖兒郎江湖死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孫子們,爺爺來自八水!”

我們這邊所有人也都是站了起來,所有人都是高聲狂吼,“孫子們,爺爺來自八水!”

我們的吼聲響徹天際,而十中的人一個個都是縮回了腦袋。

雖然有些好奇為什么十中的校領導還沒有出面,不過我還是得思考更加重要的地方,我撇了撇嘴,“陳非凡那個狗日的呢?”

“陳非凡呢?”

所有人都是齊齊問著,但是沒有一個人知道陳非凡在哪里。

而我們也是愣了,陳非凡跑了?

很快,有人說,陳非凡在體育館!

我笑了起來,成王敗寇,這年頭都是以成敗論英雄,既然今天你陳非凡栽在了我的手里,那么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拿刀來!”

我對著李歡開口。

李歡愣了一下,“半仙哥,沒必要搞這么大,打一頓,重傷就可以了……”

我死死地盯著李歡,“拿刀來!”

李歡嘆了一口氣,從口袋里摸出了匕首,放在了我的手上。

我直接操著匕首朝著體育館沖去,此刻我的腦海中已經完全被心中對陳非凡的憤怒所填滿,我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去克制自己內心的憤怒,我也不想去克制。

他砍了我的兄弟。

我他媽的就要他死!

不死不足以澆滅我心中的這口氣。

我們這邊的人也似乎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勁,都是呆呆地看著我。

我直接朝著操場沖去,身后一堆人也都跟了上去。

這時候一只手抓住了我,“夠了!”

“你說什么!”我憤怒地轉過頭,看到手包扎著的哈特用左手拉住我,心中的怒火也是澆滅的一般。

“我說夠了!”哈特大聲吼著。

我紅著眼看著哈特,“夠了?怎么可能夠了,你忘記是誰砍了你的手指了?是他陳非凡,你哈特是我的兄弟,你的仇我不來報,誰保?”

哈特深吸一口氣,“我草泥馬,你難道還想去蹲號子?還是繼續跑路?跑去云南?北京?還是哪里?”

說完后,哈特抹了一把眼睛,用幾乎是咽哽的聲音開口,“咱們三兄弟不能再散了,已經散了一次,我不想再嘗到第二次這個滋味!”

我還想說什么,我們這邊的人卻是一陣嘩然!

“陳非凡出來了??!”

我立馬轉頭看向了操場,正好看到陳非凡手中拿著一把槍,他的身上已經開始淌血,身上被砍了很多刀。

而他的前面,是,王洪軒!

我深吸了一口氣,難怪王洪軒之前一來就不見了,原來是追殺陳非凡去了!

我內心一下子就開始釋然了王洪軒的事情,此刻看到陳非凡拿著槍頂著王洪軒的腦袋也是慌了!

陳非凡和王洪軒一起走出了操場,在大雨中來到了我們的面前。

我們都是有些嘩然,學生間的斗爭竟然出槍了,不管是我們這邊還是十中那邊都是不由得有些膽怯。

陳非凡冷笑著看著我,“,繼續??!”

“放下槍!”我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陳非凡小聲開口,“放下槍,我就認輸?!?。

“哈哈!剛才不是很吊嗎?跪下,給老子跪下叫爺爺,艸!”陳非凡哈哈大笑!

“走!”走在陳非凡面前的王洪軒死死地盯著我,開口說了一個我有些難以捉摸的字眼。

“什么?”我愣了一下!

“他媽的快走,帶走所有人都回到八水去!”王洪軒吼叫一聲,直接轉過身去,死死地抱住陳非凡,手中的刀一把扎在了陳非凡的肚子上。

陳非凡慌了,手中的槍砰砰砰,連續三聲打在了王洪軒的身上,瞬間打出三個血洞。

“走??!”

王洪軒用盡最后的力氣吼著,手中的刀一刀刀地捅在了陳非凡的身上。

而陳非凡也是將最后的三枚子彈打掉!

淌下來的鮮血流了一地,被雨水沖刷開來!

無比的刺眼。

他們兩個人齊齊地癱軟在了地上,我眼睛一紅,葉守靜直接扛著我朝著門口跑去,我們這些八水的人也都是一窩蜂的涌出了十中。

江湖兒郎江湖死?

雨水從空中朝著地面摔落,水流沖刷開來,蔓延出一片黑,雨水在天際組成一副灰蒙蒙的帷幕,迷了我的眼。

王洪軒和陳非凡兩個人就那樣躺在血泊之中,任由雨水沖刷著他們的身體,血液沖刷出一朵朵瑰麗的血蓮,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就和這灰暗的天際一般。

我想我的腦子是進水了,不然為什么我眼中的眼淚怎么都止不??!

等葉守靜扛著我沖到了十中門口的時候,我這才反應過來,開始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掙扎起來。

“王洪軒,你他媽的怎么能死?老子還沒有找你算賬呢!”

“站起來,站起來,讓我報仇??!”

“我求求你,站起來,活下去,我不怪你了好不好?!?/p>

但是我視野中的王洪軒就跟離開了天空的雨水一般離我越來越遠,雨水在我們之間沖刷出了一道漫無天際的溝壑,這一條溝壑阻截了我和他的人生,甚至阻截了我們的生,死!

“放我下來,我要帶他走!”我大聲地吼著,已經不管扛著我的人是誰了,拼命地掙扎,捶打。

葉守靜伸出手在我的脖子上狠狠一砍,我就感覺眼前一黑,身上所有的力氣全部都消散的一干二凈。

好困,好想睡覺!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在寢室里面了,我唰的一聲從床鋪上坐了起來,噔噔噔跑到下面王洪軒的床鋪,一把掀開他的床單,我多么想看到他和以前一樣在被子里面酣睡,笑罵我一句,草泥馬,老子要睡覺。

但是回應我的是空蕩蕩的床鋪,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東西。

我失魂落魄的癱軟在地上,這不是夢。

我的年少輕狂終究讓我付出了代價,我終于知道九龍叔口中所說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是什么意思了,我拿槍打死了大頭和那個龍翔的人,而現在,陳非凡拿槍打死了王洪軒。

我的生命中已經沒有了這個叛徒,這個最后的關頭代替我殺死陳非凡的叛徒了……

我掏了掏口袋,口袋里面沒有煙,我開始拼命地尋找起煙來,很快,有人遞了一根煙給我,我抬起頭,門外走進來李歡,葉恒,宋喬三個人。

給我遞煙的是葉恒。

我呆呆地接過煙,卻沒有心情抽,夾在耳朵上,就這么呆呆地坐在地上。

葉恒開口,“洪軒的事情我都聽說了,沒有想到他是這么執拗的一個人?!?/p>

“都怪我,如果當初我沒有搶著去捅謝佳偉,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我低吼著開口。

“不怪你,真的?!崩罨蹲攪宋業納肀?,給我遞了一封信,我拿過信,落款人是王洪軒。

我沒有打開,而是開口,“事情怎么樣了?”

“洪軒死了,陳非凡也死了,我們走了沒多久,警車就來了?!彼吻翹玖艘豢諂?。

李歡開口,“是洪軒報的警,他本來就已經做好了自己來扛的準備了?!?/p>

“可是,他死了!”我激動地站了起來,一把抓住李歡的肩膀,“他死了,我們的兄弟,死了!”

“他不是我們的兄弟?!崩罨讀髯叛劾嵫蔬?。

我知道李歡這句話根本就是違心的,我又一下子蹲了下去,崩潰地低吼起來。

“振作點!”葉恒扶住了我的肩膀,大聲吼著!

我呆呆地看著他,“振作?振作什么?”

葉恒直接給了我一拳,“你以為洪軒希望你成為現在這樣?草泥馬!”

我站起來給了葉恒一拳,李歡連忙上來拉架,拉著拉著我們三個就打了起來,最后連宋喬也被牽扯了進來,打到了最后,所有人都是精疲力竭地躺在地上。

每個人的臉上都淌滿了淚水,這房間還真是差,都漏水成這樣了。

我忍不住大聲咽哽起來,李歡把王洪軒給我的那封信拿了起來,“看一下!”

我顫抖著手將這封信打開,還是和以前一樣,歪歪扭扭的字,一點兒也沒有爺們的龍飛鳳舞,依舊還是這么蹩腳的字跡。

“半仙哥,可能這是我最后一次這么叫你了,我發現我的人生就是一場錯誤,我生來就喜歡算計別人,我和兄弟不交心,我想著當老大,我將你們的掏心掏肺都當作了狼心狗肺,我,不是人?!?/p>

“我知道這一次我做的過火了,幫我向那個叫做哈特的兄弟說一句對不起,我想我是沒有機會,也沒有這個臉皮請求他的原諒了,如果真的不能原諒我的話,那就對著我的照片狠狠地吐幾口口水,咱都給接著?!?/p>

“有句老話說得好,一聲兄弟大過天,做兄弟的,就是義字當頭,才叫做兄弟,我不明白什么叫做義字當頭,我只知道,我當老大,跟著我的人就是兄弟,我想,我錯了,我就不配做你們的兄弟?!?/p>

“我在家里呆了很久,也想了很久,我不知道應該怎么去面對你,這個對我掏心掏肺,我卻認為是狼心狗肺的家伙,因為我發現我不管怎么鼓起勇氣,都沒有辦法厚著臉皮去請求你的原諒,甚至連見一面我都不敢?!?/p>

“因為我害怕,也憎恨,我害怕那樣的自己,也憎恨那樣的自己,雖然我知道我這么說你肯定會笑,沒錯,我他娘的就是一個正兒八經的小人,但是怎樣,我曾經也有過一群坦蕩蕩的兄弟,一個能在我受傷的時候丟下女朋友來給我報仇的老大,一個能在我做錯事的時候哭著指責我的兄弟,一個沉默寡言卻能為了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一個打架的時候總喜歡沖在我前面替我挨打的兄弟,我他娘的是小人,但是我的兄弟不是,我可以拍拍肩膀,自豪地說一句,我小人,但是我兄弟們都是響當當的君子好漢!”

“這么說有點兒矯情了,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我也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可能我做的事情讓我這輩子都無法回頭,但是我不后悔,永遠不會,人總要為自己做錯的事情買單,我現在只是為了自己的一時之念買單罷了,不管成功與否,我都不打算回來了。我沒這個臉回來?!?/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