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足球比分网怎么样:第86章 有內奸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等我?!蔽夜業裊說緇?,心中的怒火已經完全壓抑不住了,怒火從腳底板開始蒸騰起來,直接涌上了我的天靈感,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我現在的心情,我的腦袋里面只有一件事情。

哈特被砍了!

這個我認識了十年的兄弟,我這一生中最珍惜的一個兄弟,他媽的被陳非凡給砍了!

我深深地再吸一口氣,全身不停地發抖,眼眸中的恨意再也壓抑不住,整個人宛若瘋魔一般!

李陌看著我,開口,“半仙,怎么……”

“等我一下,我有點事情?!蔽揖×咳米約豪渚蠶呂?,快步跑了出去,越跑越快,快到樓梯口的時候,竟然一下子滾了下去。

一堆人嘩然地看著我,馬上有人扶起我,“同學,怎么樣了?!?/p>

我沒有說話,眼圈已經開始紅了,直接邁開腿朝著學校門外跑去。

跑到門口的時候,保安攔住了我,“同學,現在是上課時間,不能隨便出去?!?/p>

“讓開?!蔽銥?。

“這位同學,你老師是誰!”保安也是不依不撓。

我抬起頭死死地盯住他,“我說讓開,你聽不懂嗎?”

保安被我的眼神給嚇后退了兩步,本來還想說些什么,這時候王詡和李陌跟了上來,王詡對著保安開口,“給他開門?!?/p>

見到王詡,保安這才乖乖地跑去開門,我一下子沖了出去。

攔了好幾輛計程車,都沒有停下來,最后我一急,看到遠處開來一輛計程車,直接跑出去,站在了那輛計程車的前面。

那計程車在我面前兩米的地方急剎車,司機探出腦袋,“你他媽的找死??!”

我一把拉開了車門,“市醫院!”

“后面還有人……”司機開口。

我直接從口袋里面拿出一沓錢,遞給后面那幾個人,“能不能讓我先去市醫院,我有集市?!?/p>

那個人估計也是一個通情理的人,把我的錢推了回來,“先去市醫院吧,看這小兄弟這個樣子肯定出急事了,車費我付?!?/p>

司機這才點了點頭,朝著市醫院開去。

我說了一句謝謝,轉過頭去死死地盯著面前的路。

腦子里面亂七八糟,我想起了很多東西。

小學那一次,我被一個高年級的人欺負,是哈特給我報的仇,雖然他也被打了,但是他把對方咬出了血。那時候我感覺對不起他,但是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用稚嫩的聲音和我說,“我們是兄弟!”。

初中的時候,我失戀了,是他和建國兩個人帶著我去市中心廣場喝酒。他喝大了,和我說,“女人走了就走了,還有兄弟呢,別忘記了,我們是兄弟!”。

高中的時候打大頭,是他留下來陪我的,最后被打的骨折,那時候我說了一句對不起,他差點和我翻臉,后來他和我說了一句,“我們是兄弟!”。

我逃命到了成都,他毫不猶豫地從陽城轉學到成都。這一次他沒有說我們是兄弟,但是我知道,如果不是兄弟,不會這么做。他說的很輕松,但是轉學面對家人的壓力絕不輕松……

我們是兄弟!

這一句話死死地印在了我的腦海里面。

我忽然有些自責起來,我發現我們認識的這十年里面,他為我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想要帶我去破處,但是我卻沒有為他做過哪怕是一件事。

我有了難事,我第一個想起了他,但是他有了困難卻都沒有說,自己一個人扛了下來。

這一次他來成都找我,卻被我的仇人砍了,還他媽的剁了兩根手指頭。

這是什么,我對不起自己的兄弟!

不知不覺,我的臉上已經流滿了淚水,我開始有些憎恨自己,為什么你從來沒有詢問過哈特有沒有什么困難?為什么總是要自己的兄弟來幫自己,現在自己卻害的自己的兄弟被剁了手指頭。

車子到了市醫院,我一下子打開車門跳了出去,李歡已經在醫院門口等我了,他看到我來了,也是小聲地開口,“半仙哥?!?/p>

我擦了一把眼睛,紅著眼睛開口,“他人呢!”

李歡開口,“在里面?!?/p>

“醫藥費付了沒有?”我開口。

李歡開口,“還沒有……”

我直接跑過去把錢結了,根本沒看多少錢,直接刷了卡就走人了。

我上樓的時候,哈特還在手術室,宋喬和王洪軒兩個人正在外面等著,見我來了,也都是一臉抱歉地看著我。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怪你們?!?/p>

“邦哥,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想要抽一根煙,他們人也不會追過來!”李歡這時候已經哭了出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怪你?!?/p>

我就那么死死地盯著手術室,轉頭問宋喬,“醫生說手指頭能接起來嗎?”

宋喬點了點頭,“剛砍下來的時候,旁邊正好有一輛救護車,沒有耽誤多少時間,應該可以接起來,但是肯定沒以前好用了?!?/p>

“能接起來最好!”我咬著牙,聲音幾乎是從牙齒里面擠出來的。

“和我說說是怎么回事?”我看向最冷靜的王洪軒,開口。

王洪軒開口,“我們去接到了你的兄弟,沒有什么問題,不過后來李歡說要抽一根煙,等一下,然后陳非凡的人就殺過來了,我們只是被打了一頓,而陳非凡卻是直接抓住哈特,一刀剁了他兩根手指頭?!?/p>

我死死地壓抑住自己內心的憤怒,咬牙切齒道,“陳非凡,我要他死!”

“半仙哥,這件事情都是我的錯,我這就去把陳非凡的手指頭給砍下來!”李歡留下話后直接朝著醫院門口跑去。

我跑上去拉住了他,他死命地掙扎,“不要管我,我要去砍了那個王八蛋!”

“你現在去了你能找到他?你敢保證待會兒我不用像現在這么站在這里等你從里面出來?我不想再讓自己的兄弟受傷了!”說著說著我沮喪地蹲了下來,將自己的腦袋埋在了手臂上,眼淚止不住地涌了出來。

“可惡!”李歡的拳頭在地面上用力地捶打了幾拳,眼淚也是從他的眼睛里面涌了出來。

宋喬和王洪軒兩個人陰沉著臉,沒有說話。

當我終于將自己的情緒壓下去后,也是冷靜了下來,站了起來,朝著廁所走去,“我要去抽根煙!”

走到廁所后,我的情緒完全爆發出來了,用力一拳打在墻壁上,感覺不夠痛快,用力地錘了好幾拳,拳頭很快就血跡斑斑了,我將頭頂在墻壁上,像個孩子一般無助地哭了出來。

哭了好一會兒,我洗了一把臉,強迫讓自己冷靜下來,我總感覺這一次的事情有些蹊蹺,為什么哈特第一次來成都,陳非凡就找到了他,還非得砍了他的手。

十中距離火車站很遠,他們絕對不可能閑的蛋疼跑到火車站去玩,然后湊巧看到我們的人,那么問題就出來了,他們絕對是有計劃的行動,目標就是砍了哈特的手指頭。

那么他們為什么會知道哈特會出現在火車站,或者說,為什么會知道我們會去接哈特,我根本沒有和別人說啊。

答案只有一個,我們中間的人出現了內奸。

而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我們幾個人,我,宋喬,李歡,王洪軒。

內奸是誰?

當我的腦海里面生出這種想法的時候,一股罪惡感涌上了我的心頭,我他媽的竟然懷疑自己的兄弟?

我們可是拜過關公的兄弟??!我怎么能懷疑自己的兄弟?

但是這種念頭涌出來后我就再也遏制不住了,因為除了出內奸這個可能性,基本上沒有其他的答案,關鍵是這個內奸是誰?

我不可能打草驚蛇,也不可能就這么和他們說,這樣我們連兄弟都沒得做。

我抽著煙,感覺自己的手在不停的發抖,為什么,為什么我的兄弟會背叛我?

為什么?

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夠好?

我回想起在八水的事情,根本就找不出哪怕是一點兒自己哪里做的不夠好來,那為什么我的兄弟會背叛我?

心里很快有另外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你怎么能懷疑自己的兄弟?他們沒有理由背叛你,不要瞎想了!”

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肯定是出內奸了,內奸是誰,我想不出來。

李歡?

按理來說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李歡,如果不是他抽煙,這一堆人肯定不會被抓到。

但是我換位思考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老子要是內奸老子也不可能這么傻逼地露餡??!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別人自己內奸嗎?

而且從剛才李歡的表情中可以看的出來,他不是假裝的要去砍陳非凡,他是真的要去砍陳非凡。

那么他就排除了。

宋喬?

他從陽城轉過來,我們本來就在陽城一中有很大的矛盾,他要搞我的話,肯定是有一定的理由。

但是他到八水的時候還幫我隱瞞了我殺人的事情,如果不是我自己說出去,這件事情其他幾個人肯定不知道啊。

他要是想搞我,直接去警察局舉報我,我可能就吃不了兜著走了,他又為什么會轉了一大圈去當內奸,砍哈特?

他也排除了。

王洪軒?

王洪軒更不可能,我不記得他為我擋了多少次拳頭,多少次打架他都沖在最前面。

而且他是被陳非凡的人砍進醫院的,他怎么可能會再去給陳非凡做內奸。

和陳非凡的戰斗也是因為他,我們為了給他爭一口氣而戰斗,他又怎么可能自己出賣自己呢?

王洪軒也排除了。

但是這一次的事情除了我們就沒有一個人知道啊。

難道是我的錯覺?

我有些摸不清楚頭腦起來,不過我可以肯定一件事,那就是我寧愿相信這是一個錯覺,最后我收起了臉上的憤怒,一臉平靜地走了出來,對著他們開口,“我先出去一趟,你們看著點,待會兒哈特出來了和我說一下?!?/p>

說完我就走了出來。

兄弟們,如果這一次真的失敗了,證明你們不是內奸,那么我就給你們下跪道歉!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