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探网亚洲足球比分:第67章 叔與侄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過了一會兒,謝夢旋來了一個電話,嗯了一下,然后說,“我在電玩城這邊的這個臭豆腐店,對,就是老李臭豆腐,我上次帶你來的那家!”

說完謝夢旋掛掉了電話,瞇著眼睛開口,“不介意我弟弟也過來吧?!?/p>

我笑了笑,“哪能啊,您是東道主?!?/p>

謝夢旋笑了笑,小口小口地吃起臭豆腐來,過了一會兒,一名看上去和余森差不多大的少年跑了進來,一進來就對著謝夢旋開口,“姐?!?/p>

謝夢旋點了點頭,對著我開口,“這是我弟弟,謝少諾,什么本事沒有,打架一流,在實驗一中上學呢?!?/p>

我笑了笑,開口,“你好?!?/p>

謝少諾確實很有敵意地看著我,然后用自以為很小聲的聲音對著謝夢旋開口,“姐,這是你男朋友?”

謝夢旋白了謝少諾一眼,“想哪里去了,這是你姐在學校里面的弟弟,快叫半閑哥哥?!?/p>

謝少諾哦了一下,對著我開口,“半閑哥哥好,這位是?”

我開口,“他叫余森?!?/p>

謝少諾就很自來熟地搭住了余森的肩膀,開口,“兄弟,抽煙嗎?”

謝夢旋一巴掌拍在謝少諾的腦門上,“小小年紀抽什么煙?”

謝少諾撅了撅嘴,“爸上去去南京帶了幾條至尊過來,我給偷了一條,這不是想著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嗎?”

說完,謝少諾從口袋里掏出一包南京至尊,給了我一根又給了余森一根,自顧自地點了起來,開口,“還是至尊好抽啊,以前咱窮的時候抽的都是五牛,現在得改改伙食咯?!?/p>

謝少諾老氣橫秋的樣子也是讓我有些汗顏,這謝夢旋的弟弟和余森簡直就是兩個相反面,一個太過于外向,一個太過于內向,要不是我和謝夢旋認識,估計這兩人這輩子都碰不到。

有了謝少諾后,現場的氣氛也是開始慢慢提了上去,畢竟這小子是真的會說,口若懸河的那種。就算是余森都有好幾次被逗笑了。

等我們散了后,我帶著余森回到了富貴天成,余森的臉上帶著一點兒小興奮,估計今天的事情給他的世界觀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們回到包廂的時候,九龍叔和余森他爸似乎生意也談好了,見到我們進來了,也是笑了起來,“去哪玩了?”

我聳了聳肩,“帶余森打架去了?!?/p>

余森他爸有些好奇地看著我,開口,“他打了?”

我點了點頭,“踹了一腳?!?/p>

余森他爸哈哈大笑起來,我忽然想起了我爸,難道現在的中年人都很喜歡自己的孩子打架?這他媽的不是腦子有問題嗎?

九龍叔拍了我的腦門一下,“臭小子,自己打架就算了,還帶著別人一起去,看我怎么收拾你?!?/p>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

我們又吃喝了一些,這才散了,出門前,我感覺余森一直盯著我看,我也笑了笑,我想他這輩子估計都記我記得挺深刻的,我可是帶著他反抗的大哥??!

“今天做的很不錯!”開著車子的九龍叔冷不丁地開口。

我抿了抿嘴,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這個余家什么來頭?”

九龍叔笑了起來,“我說是賣軍火的你信嗎?”

我點了點頭,“信啊,你就是說他販毒的我都信!”

九龍叔笑罵了一句,然后也點了一根煙,“那個男人叫做余伏羲,在成都的黑道上算是一個一手遮天的家伙,我這一次來就是來找他合作的?!?/p>

“合作?讓他把到嘴的蛋糕給你吃?”我有些錯愕地開口。

九龍叔笑了起來,“你當別人都是傻逼啊,我是來和他合作將成都其他勢力一掃而光,他出人,我出錢,到手后,利益五五分?!?/p>

我深吸了一口氣,“是不是就是幾千人在街上大亂斗?”

“草泥馬!”九龍叔沒好氣地罵了我一句,“你當警察是吃屎的啊,小規模的人家睜只眼閉只眼,你人數超過一百人上街看看,別說打起來,剛抱團就被警察給盯上了信不信?到時候一股腦都給你丟進監獄里面去?!?/p>

我吐了吐舌頭,“那要怎么打?”

“擒賊先擒王!”九龍叔忽然瞇起了眼睛,就像是一尊在世阿修羅一般散發出一股陰森的氣息,我能夠從他的聲音中聽出來那種殺意,他是真的想殺人!

我深吸了一口氣,“殺一個?還是殺一家?”

“有區別嗎?”九龍叔看了我一眼,笑了。

我搖了搖頭,對于混黑道的人來說,你一個人死了,你的家人肯定會被仇敵打死,殺一個和殺全家根本沒什么區別。

九龍叔嘆了一口氣,“叔這些虧心事做的多了,殺得人也多了,遭了報應,到現在還沒有孩子,但是叔不怕,我趙家香火延續下去了,這就夠了。以后你不要學叔,叔會盡量打架一片能夠讓你一聲吃喝不愁的家業,所以半閑,你要快點長大??!”

我瞇著眼睛,忽然看到九龍叔的鬢角已經有了一點兒白發……

“半閑,我這一生沒有對不起過別人,唯一覺得對不起的人就是你和你爹,因為我的年少輕狂毀了你們的一生?!憊撕芫?,九龍叔點了一根煙,抽了一口,煙霧繚繞的時候,他的眼眸中盡帶憂傷。

我不明白九龍叔的意思,但是我隱隱約約感覺上一代所發生的事情是我所不能夠想象的,我并沒有開口詢問,因為我知道如果我可以知道的話,九龍叔就會告訴我,我安靜的點了點頭,點了一根煙。

“當年,你媽想讓你爸退出這個圈子,你爸也覺得可行,但是想要退出這個光怪陸離的圈子談何容易,只要你一腳踩進去,就已經沒有辦法退出去了?!本帕迕釁鵒搜劬?,聲音顯得有些沙啞。

我笑了笑,“我只想知道,我媽是怎么死的?”

九龍叔伸過手來摸了摸我的腦袋,“不急,不急,時間還沒到,等到了時間,我會告訴你的?!?/p>

我撇了撇嘴,在車子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我打開車門走了出去,回到寢室后,滿腦子都是亂七八糟的事情,九龍叔和我爸媽之間究竟發生了,我媽又怎么會死,這就像是一個巨大的謎團一般將我慢慢籠罩。

李歡他們也感覺到了我心情似乎不太好,也就一個個緘默著。

過了很久,我笑著開口,“清明節的時候,我要去一下陽城?!?/p>

“回陽城做什么?”宋喬有些疑惑地開口。

我開口,“就是回一中看看?!?/p>

宋喬嘆了一口氣,“要不我陪你回去?”

我抿了抿嘴,“這倒是不需要,我這一去時間上應該有些長,學校里面的事情就暫時交給王洪軒來處理,這小子處理我放心,他比較穩重?!?/p>

王洪軒哈哈大笑,“別人惹我,我還是會打的!”

“在一堆會挑事的人里面,不鬧事的就是沉穩了?!蔽頤緩悶乜詰?。

王洪軒撇了撇嘴,叼了一根煙在嘴上。

“那就這樣吧,睡覺,明天開始找幾個人去那幾個網吧看著,可別出什么差錯了,當然,是放學的時候?!蔽銥謚齦?。

王洪軒開口,“半仙哥,你就放一百個心吧!”

我翻過身去就想睡覺了,這時候我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我幾乎是第一時間把手機拿出來,是劉郁打來的,我笑了笑,這回不發短信,改成電話了?

我接起來后,開口,“喂?!?/p>

“傻蛋?!繃跤裟潛吆斂豢推乜?。

我樂了,“小姐,咱們熟歸熟,可不帶這么人身攻擊的,我小名叫笨蛋,笨蛋你知道嗎?不是傻蛋!”

“我不管,我叫你傻蛋,你就得是傻蛋!”劉郁那邊毫不留情地開口。

我深吸了一口氣,“好吧,你開心就好,從今天開始本人改名成傻蛋,可以了吧?!?/p>

劉郁那邊開始放聲大笑起來,笑著笑著慢慢停了下來,“傻蛋?!?/p>

“嗯!”我重重地應了一聲,眼神有些恍惚。

劉郁小聲地開口詢問,“你有女朋友了嗎?”

“嗯?你說什么?”我的心忽然緊張起來,感覺自己整個人有種飄飄忽忽的感覺,下意識地就開口說出來了。

“沒什么!”劉郁似乎是不想再說第二次。

我深吸了一口氣,“本人男,愛好女,目前暫無對象?!?/p>

劉郁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那好,我問你三個問題,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對于我的第二個和第三個問題,你可不可以只能用‘能’或者‘不能’來回答?”。

我愣了一下,搞不懂劉郁要玩什么,不過還是點了點頭,開口,“可以啊?!?/p>

劉郁就笑著開口,“我的第二個問題是,如果我的第三個問題是你能不能做我的男朋友,那么你對于我的第三個問題的答案能不能和第二個問題的答案一樣?!?/p>

我懵了一下,差點被劉郁給繞暈,過了好久這才反應過來,感情我不管選能或者是不能,這結果都是能啊。

而劉郁那邊也是沉默了一下,“趙興邦,我想你了?!?/p>

劉郁真的發現我了?而且還跟我告白了?

我拿著手機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過了好一會兒想起來要說話的時候,劉郁那邊已經掛掉了電話,我想再打過去電話的時候,她的手機卻是空號。

我自然知道這是劉郁因為害羞而開了來電轉移,轉移到了一個空號上。

當即我的內心開始感覺無比的歡悅。

劉郁接受我了?

劉郁要我當她男朋友?

我唰地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我下鋪的李歡連忙開口,“半仙哥,尼瑪悠著點,別亂來,床板塌了這要命??!”

他剛說完,嘭的一聲巨響。

床板塌了……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什么情況,就摔下去了,然后被床板壓著的李歡和王洪軒兩個人在那兒不停地哎喲,哎喲叫!

宿舍里面其他人連忙跑過來,把這兩人給救了出來。

還好沒啥事,剛被救出來,王洪軒就逮著李歡打,“草泥馬,讓你麻痹烏鴉嘴,讓你麻痹叫喚!”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