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彩500足球比分直播:第63章 有人在歡呼,有人在害怕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膝蓋狠狠地頂在他的臉上。

這是我打過很多次架后的經驗,用膝蓋頂人的臉最痛,頂了黑虎一下后,黑虎直接抱住我的腰,想和上次一樣把我推倒,我后退了一步,硬生生地扛住了黑虎這一下,直接一拳朝著他的后背打過去,然后用自己的手肘狠狠地再給黑虎頂了一下。

黑虎吃痛,松開了手,我直接一腳甩在了他的腦門上,他后退了幾步,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又是朝著我殺了過來。

這時候我看到高三段的教學樓中沖出來不少人加入了黑虎的團隊,當即開口,“兄弟們!跑!”

因為是無心算有心,我們打的對方措手不及,這一下子跑,很快就全跑了。

對方不知道我們為什么要跑,我們這邊除了那幾個參加討論的人知道也都不清楚我的意思,但是我既然說跑,所有人也都是跟著我一起跑了。

見到我們跑了黑虎他們一班人也是朝著我們追了過來。

我笑了起來,就怕你們不追過來,那樣的話老子就成了逃兵了。

跑到了操場,因為我們是逃跑,加上我有意無意地控制速度,我們這一邊倒是沒有散,而對方則是散開來了,我見時機差不多了,開口,“打!”

我們這邊的人早就憋著一口氣,剛才占著上風跑,就已經很憋屈了,現在聽到打,更是一個個無比興奮起來。

我這一聲令下,我們這邊直接全部殺了一個回馬槍,對方不知道我們會玩這套,被我們一頓蹂躪。

一腳踹翻一個人,在他的臉上狠狠地甩了兩拳,見到對方很快就要組織出一波新的攻擊,我立馬開口,“跑!”

我這跑字一出,所有人都是馬上停下了動作,有些被糾纏住的人也都是被旁邊的人救走,一群人朝著操場跑去。

“******逼!追!”又被打了一頓的黑虎無比的生氣,直接帶著人朝著我們殺來。

這一次他們聰明了,開始懂得聚攏在一起追,但是顯然刻意的控制速度,他們會被我們給跑沒了,所以他們也是分成了兩個縱隊,等跑到操場口的時候,我大吼一聲,“兄弟們,回頭操死他媽!”

所有人剛才吃過兩次甜頭了,這時候也是士氣沖天,直接轉身就朝著對方殺去。

我們這一群人將對方的第一縱隊拼了一下,吃了一點小便宜,然后我馬上開口,“跑!”

所有人又是跟著我朝著操場里面跑!

一連被我們偷襲了三下,黑虎也是有些惱羞成怒,“趙三刀,我草泥馬,你有本事別跑!”

“不跑草泥馬??!”我罵了一句,我們這邊的人哈哈大笑。

黑虎的人也是不顧一切朝著我們殺了過來。

等我們跑進操場深處的時候,我停下了腳步轉了過來,而兄弟們也是跟著我轉了過來,見到我轉身不跑了,黑虎也是得意地開口,“草泥馬,繼續跑??!”

我聳了聳肩,“兄弟們,我們勝利的機會來了,干死他們!”

黑虎剛想說草泥馬的時候,他的腦袋直接被人甩了一腿,整個人趴在地上,出手的人是葉守靜。

掃倒了黑虎之后,葉守靜笑了起來,“不是很牛逼嗎?來??!都給老子上來,看看老子今天能打多少人!”

我們這邊因為葉守靜的出現也是士氣大振,直接朝著對方殺了過去,而我則是跑到了黑虎的身邊,狠狠地踹了他一腳,跟著兄弟朝著對方的人殺去!

對方這時候已經被我們打的完全有些摸不清頭腦,這又是跑,又是打,已經讓他們感覺無比的疲憊,甚至到后來,有的人都不敢跑前面了,怕自己一個不小心被打,所以我們這一下直接就跟打雞蛋一樣。

兩邊打架,除了拼人數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士氣,本來我們的人數就差不了多少,加上現在有一個葉守靜在這,對方的士氣又無比的低迷,所以我們成功地殺得對方片甲不留!

我看到宋喬這個胖子甚至一個人打趴了三四個人,這是我第一次用計謀贏得的勝利,這讓我感覺無比的有成就感,這個勝利是屬于遮天會的!

我抿著嘴笑了起來,直接朝著對方的人殺去,很快,對方開始有人逃跑了,有了第一個,馬上就第二個,后面一大幫人都跑了,剩下來的都是逃不了的人。

等到對方跑的跑,躺的躺的時候,我也是舉起了手臂,“草他媽的,勝利是屬于我們的!”

“吼吼吼!”

所有人都是跟著我舉起了手臂。

對于一個男人來說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比勝利還要激動人心,這一次的勝利直接給遮天會的這些第一批成員帶來了無盡的信心。

見到高三段的黑虎就這么躺在操場上,所有人的鮮血都仿佛被點燃一般。

我笑了起來,“很久以前,我和其他人說過一句話,現在,我要在這里送給我們遮天會的兄弟們!”

我頓了一下,所有的人都是睜大了眼睛一臉激動地看著我。

我走到黑虎的身邊,一腳踩在黑虎的腦袋上,“我們是狼!”

黑虎罵了一句草泥馬,我直接一腳踹在他腦門,把他打的直哼哼,“做我們的敵人,永遠別指望什么和解!”

謝佳偉是第一個舉起手臂的,他干澀的聲音在夜空中劃亮一道光彩,“遮天!”

然后是李歡,他臉上早已經沒有了嬉皮笑臉,他鄭重其事地舉起了手臂,“遮天!”

黑夜中第二道光彩!葉恒上前一步,“遮天!”第三道!王洪軒上前一步,“遮天!”第四道!宋喬上前一步,“遮天!”第五道!“遮天!”

在宋喬話音落后,所有人都是舉起了手臂,齊聲高吼,“遮天!”

瞬間,黑夜中的光彩以燎原之勢在漆黑的空中劃開無數道光芒,這些光芒相互碰撞,相互交融,瞬間凝聚成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股力量叫做遮天!

我深吸了一口氣,跟著所有人齊聲高吼,“遮天!”

兩個字在操場上經久不衰,而黑虎這時候也是有些動容,那些他帶過來沒能夠逃走的人,那些逃走還在操場口看著的人,都是一臉發愣地看著我們。

我不知道他們的心理感受,但是我能夠從他們臉上的表情中看的出來,他們在恐懼,他們在顫抖!

他們,在害怕!

害怕的不是別人,而是正站在操場中那些舉起手臂的遮天會!

我們成功的讓那些敢于和我們做對的人付出了代價。

我們讓他們知道了,打敗他們的人。

叫做遮天!

等到氣勢完全達到巔峰的時候,我瞇著眼睛走到了黑虎的面前,他已經臉色蒼白,根本說不出什么話來了,我蹲了下來對著黑虎開口道,“很啊?!?/p>

黑虎雖然此時虎落平陽,但是卻還是有幾分骨氣,死死地盯著我,一字一頓道,“草泥馬!”

我樂了,笑著拍了拍他的臉,“給你一個機會,跪下,什么事情都好說?!?/p>

“你他麻痹的想得美!”黑虎唾罵道。

我撇了撇嘴,笑著從葉恒的手里接過了一把匕首,“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不貴,想來你應該知道我趙三刀名字的來歷,我不捅你,不過你要是不跪下來的話,你的這些兄弟我就說不準了?!?/p>

說完我就朝著黑虎那幫被打趴下的人走去,那幫人一下子義憤填膺起來。

“草泥馬趙三刀,有本事你砍死我,背地里搞這些有什么意思?”

“臥槽,老大,你別給這小****玩意兒下跪,不值當!”

“來啊,有本事你捅死我??!”

我沒有說話,而是笑著拖起那個罵的最響的人,用刀面在他的臉上拍了拍,“我認識你,你是這幾次都跟在黑虎身邊打我的,咱們新仇舊賬一起算算吧!”

“趙三刀!”躺在地上的黑虎忽然爆喝起來。

我笑著將那個人放了下來,“怎么?”

氣氛沉默了一下,最后黑虎幾乎是用盡所有的力氣從地上站了起來,對著我開口,“我跪!”

“老大,不要啊,你就讓他捅我,看看我能少多少肉,草他嗎的逼逼崽子!”

“老大,干死他!我們兄弟還能站的起來?!?。

“別瞎嚷嚷,老子就你們幾個兄弟,被捅了老子心里過不去!”黑虎吼了一句,說完就要給我跪下……

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是在黑虎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當年給大頭下跪的影子,想起了建國,也不知道怎么的,在黑虎下跪的時候我上去扶住了他,我的這個舉動也是讓所有人都錯愕地看著我……

“都說黑虎講義氣,果然是名不虛傳,他娘的我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我們不打不相識,聚一聚?”

我瞇著眼睛看著黑虎。

黑虎有些傻傻地看著我,不知道我要玩什么花樣,我卻是笑著開口,“我們之間本來就沒有什么債,你是因為謝夢旋來打我的,但是我告訴你,謝夢旋不是我的女朋友,她的男人是葉守靜,所以從根本我們就不一樣,而你打我的,剛才我已經還了,我們之間一筆勾銷,但是你剛才的義薄云天讓我感覺很佩服,這一口義薄云天卻是比幾十年的老白干入喉還要暢快一點?!?/p>

黑虎開口,“你是說謝夢旋的男朋友是葉守靜?”

葉守靜上前一步,“不是我難道還是你??!”

黑虎有些忌憚地后退了一步,葉守靜的兇名在整個學校都是無比的有名,他愣在原地,想了好一會兒,終于笑了起來,“草他媽的,老子就是一個傻逼,三刀,你是一條漢子,成,我他媽的也看你順眼,大量,說實話這事情擱我身上,我絕對忍不了,你是一個做大事的人,哥哥我服了,你說聚一聚,那成,怎么聚?”

“我想你們肯定不會沒有酒,正巧,我們也有酒,咱們去學校陽臺上聚一聚,他娘的今天晚上不醉不歸!”我笑著搭住了黑虎的肩膀。

黑虎的表情也是有些動容,點了點頭,“你這個兄弟我認了,說聚就聚,我們這就回去搬酒,明天我再出去真真正正地請你們吃一頓!”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