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球探直播:第46章 麻煩找上門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等緩過神來的時候,李珊珊已經唱完了,她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拿著話筒,倔強地笑著,笑著笑著,然后眼淚就出來了,用帶有無助的咽哽聲音開口。

“怎么辦,他沒有來?!?/p>

劉郁又推了我一下,“趙興邦,你還發什么呆!”

我看著劉郁,眼中滿是不解,忽然笑了起來,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多謝了您!”

說完我推開人群,朝著臺上走去。

似乎是注意到我這邊的異常,全校都安靜了下來,在我穿過人群,走上過道后,所有人都看到我了。

很多人扯開嗓子開口,“趙興邦!”

聲音宛若一注注振奮人心的藥劑扎進我的內心,但是我卻是忽然感覺很想哭,我再一次失戀了,我看向臺上的李珊珊,她哭的更大聲了,我強忍著想要哭的沖動。

走到臺下,對著臺上的李珊珊張開手臂,“傻孩子,別哭了,我會心痛的!”

而操場上也是爆發出一陣陣熱潮,聲浪響徹天際!

在青春期,沒有什么東西能夠和唯美的愛情更讓人向往了。

李珊珊蹲在地上哭了起來,然后她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淚,將話筒放在地上,從主席臺上跳進了我的懷里,那一刻,陽光揮灑著璀璨的光芒,將她的碎花洋裙綻放開一種叫做青春的色彩,我迷了眼!

這個膽怯,害羞的女孩兒,竟然敢在這種場合,說出自己的心聲,我癡了。

還沒等我做什么,馬上就有保安跑上來了,我看了一眼正躺在我懷里的李珊珊,“看來我們似乎要跑路了?!?/p>

李珊珊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我直接抱著李珊珊朝著操場外跑去,而操場內響徹著哦~~的聲音!

跑遠了,見保安沒有過來了,李珊珊這才對著我吐了吐舌頭,“看來我似乎闖禍了?!?/p>

看著李珊珊緋紅的臉頰,我抿著嘴笑了笑,“不后悔不傷心不討厭?”

李珊珊重重地點了點頭。

我笑了起來,“如果她和你一樣,那應該有多好啊?!?/p>

李珊珊沒有說話。

我將李珊珊從我的懷里放下來,“抱歉我還是沒能夠忘得了劉郁?!?/p>

李珊珊愣了一下,錯愕地看著我,最后忽然笑了起來,“從你沒有第一時間過來,我就猜到了,不過還是要感謝你過來,沒讓我下不來臺?!?/p>

這哪里是笑,分明就是哭,讓我生出一種想要將李珊珊擁入懷中的沖動,不過我還是壓抑住這種沖動,咧了咧嘴,“你在這等一下,我馬上回來?!?/p>

李珊珊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呆呆地看著我,最后乖巧地點了點頭。

我拔腿就跑,從學校的墻翻了過來,跑到了步行街,找到李珊珊上次看的那家玩具店,找那個售貨員買了那個布偶熊,帶著布偶熊跑出了玩具店,再次跑回學校已經是十分鐘之后的事情了。

懷里抱著玩具熊,再次翻墻進去就有些困難了,為了不讓玩具熊受損,我死死地抱住它落地,從地上爬起來,我就朝著教學樓跑去,李珊珊還在那兒等著,我笑了笑,帶著玩具熊走到了李珊珊的面前,對著她揚了揚手中的玩具熊,“這個送給你!”

李珊珊接過了玩具熊,有些惆悵若失地開口,“這算是道歉禮嗎?”

我還沒來得及說什么,李珊珊連忙開口,“不過很有心,我收下了?!?/p>

“作為回禮……”李珊珊朝著前方靠近一步,踮起腳,將臉湊近,我只覺得一陣柔軟的觸感和我的嘴唇觸碰,下意識地睜大了眼睛,而李珊珊則是伸出手環住了我的腰。

我忽然不知道我的手應該放在哪兒,只能保持這個姿勢。

但是我感覺我的內心在這瞬間似乎被融化掉了一絲,還沒等我做出什么反應,忽然一聲趙興邦打斷了我的思緒,我錯愕地轉頭,正好看到了急急忙忙跑出來的劉郁,劉郁看了我和李珊珊一眼,臉上似乎掛著一絲自嘲,“抱歉,打擾你們了!”

說完劉郁轉身朝著操場跑去。

我愣在原地,腦袋似乎一下子被炸了一般,變得完全空白,這是什么情況?我完全搞不明白,我蹲了下來,死死地盯著地面,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這一瞬間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了讓我完全無法接受的程度,李珊珊看了我一眼,對著我輕輕地推了一把,“還不快去追!”

李珊珊的這一推讓我想起之前劉郁推我的那一下,我忽然感覺很是揪心,從地上慢慢站了起來,自顧自地搖了搖頭,我他媽的意味著什么?是你們推來推去證明自己友誼的工具?

我忽然很想大笑,從口袋中拿出一根煙,朝著寢室搖頭晃腦地走去。

我不知道后面發生了什么,我只知道自己想要睡一覺,真他媽的好困!好困!

回到寢室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寢室里面其他人也都回來了,見我醒過來也是興高采烈地開口,“邦哥,你真他娘的威武,那個黑色巧克力你怎么想出來的?這簡直不是人能夠想得出來的?!?/p>

“麻痹,你說邦哥不是人?”

“哪能啊,邦哥連李珊珊這種仙女都能夠征服,他已經是神了ok?”

沉默的我和喧鬧的寢室格格不入,我站了起來,朝著門外走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心里有很多事情想說,但是卻找不到人傾訴,找哈特那吉霸玩意兒說,這逼八成會帶我去破處,建國又躺在醫院里,大柱這傻玩樣估計得和我講解一次戀愛到結婚的概念。

我抬起頭,看著已經掛上了一點兒殘缺的月牙兒的天空,又搖了搖頭,他媽的我真想到了一首歌,注定我要浪跡天涯,怎么能有牽掛!

走著走著,有人上來搭住了我的肩膀,我轉過頭去看了下,是白景騰,苦澀地笑了笑,“太子?!?/p>

白景騰遞過來一根煙,“怎么?半仙哥,有心事嗎?”

我嘆了口氣,“真他媽的操蛋?!?/p>

白景騰樂了,嘿嘿一笑,“看來還挺有故事,走,咱們找個地方嘮嘮?!?/p>

我點了點頭,跟著白景騰走出校外,白景騰開口,“你和李珊珊的事情究竟怎么了,鬧得這么大,校方本來想給你們記過的,我好不容易才變成通報批評,你小子戀愛就戀愛吧,至于這么大庭廣眾,這么高調嗎?”

我又點了點頭。

見我和傀儡一樣只會點頭,白景騰也是笑了,“得,你這****樣就跟萎了的****一樣,咱哥倆找個地方喝點小酒,好好嘮嗑嘮嗑,究竟是什么玩意兒能讓我們家半仙哥這么肝腸寸斷?!?/p>

到了KTV,我們包了一個包廂,點了四扎啤酒,互相喝著沒說話,終于,我扛不住了,準備去上廁所,而白景騰也是站了起來跟著我一起去。

進了廁所,我呵呵一笑,“太子,你懂那種被人推來推去的感覺嗎?”

白景騰挑了挑眉毛,脫了褲子,打了一個哆嗦,“哪懂啊,老子從來都是被人搶來搶去的?!?/p>

我忽然想起那次白景騰蹲在校門口哭的那次,想起那個開著R8的女孩兒,林夕,也是抿著嘴笑了起來,“嘖嘖,那您老人家和林夕是怎么回事?!?/p>

白景騰愣了一下,松開握住的爪子,一個腦瓜子就過來了,“尼瑪,有你這么戳老大短處的嗎?虧老子平時這么照顧你!”

被白景騰這么一鬧騰,我心情也是好了不少,有些事情想通了也就通了,我撅起屁股,對白景騰開口,“那要不這樣,人情債,人肉還,我用我的菊花才還太子對我的恩情?!?/p>

白景騰又是一個腦瓜子下來,把轉過來,“你丫看看,老子是直的,不是彎的!”

我見白景騰都快把尿撒我身上了,連忙躲開來,然后我的尿柱也就換了方向,朝著白景騰沖去,白景騰連忙跳開,“花擦,你小子竟然用尿液來暗算老子,老子飆死你!”

說完白景騰挺起小弟弟就想把尿沖我身上。

我連忙躲開,就想要反擊,但是他媽的尿又不是機關槍,我們本來就尿了一點,就沒剩下來多少,沒多久就尿完了,白景騰抖了抖,將作案工具收進了褲襠里,對著我指了指,“算你小子走運,老子補充一下彈藥,飆死你!”

我毫不示弱地開口,“那時候我也補充完了,還怕你??!”

我們兩沒心沒肺地洗了手,走出廁所,正好有人進來,走進廁所后忽然聽到啪的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然后我和白景騰兩個人面面相覷,因為我們都聽到那家伙在廁所里面嘀咕,“這他娘的地板怎么這么濕,老子他媽的滑了……”

我們哈哈大笑勾肩搭背地朝著走廊走去,回到包廂我們又開始拼酒,我也把自己和劉郁還有李珊珊的事情給白景騰說了,說著說著,忽然有人踹門進來,是一名穿著短背心的壯碩男生,他看著我們咧開嘴笑了起來,“喲呵,太子白景騰,好久不見??!”

從男生的身后我看到了一堆密密麻麻穿著龍翔校服的人。

我的內心一下子開始緊張起來,但是緊張之余也是充斥著另外一種情緒,那就是想要將站在我對面的人狠狠砍死。

而白景騰卻是笑了起來,雙手十指交叉,將下顎頂在手上,瞇著眼睛看著進來的那個人,笑著開口,“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龍翔的扛把子,叫……”

說完白景騰就停頓了一下,顯然是在思考對方究竟是叫什么。

說實話我很佩服白景騰的這種作死性格,明知道現在的情況不對勁,還敢這么明目張膽地挑釁對手。

對方那個穿著背心的人面色一變,瞇著眼睛看著白景騰,“沈杭成!”

白景騰這才恍然大悟地張大了嘴巴,“哦!原來是沈杭成啊,久仰久仰!”

我明顯感覺到沈杭成的嘴角跳了一下,當即也是準備好要干架的準備。

白景騰笑了笑,手指在腿上輕輕敲打著,“今天帶著這么多人來這干什么?似乎還挺熱鬧?!?/p>

沈杭成猙獰地笑了起來,“白景騰你是個聰明人,你應該知道我接下來要干什么?!?/p>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