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号欧冠足球比分:第20章 好膽你就來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白景騰扭頭朝著一個胡同跑了進去,我們也是馬上跟了過去,說實話,我有些受寵若驚,白景騰竟然會為了建國而跑過來。

我們跑了一會兒,這才看到了一堆一中的人正圍著一個地方,我罵了一句,給老子滾開,在其他人錯愕的目光中沖了進去。

其中有幾個在一中混的比較開的,剛想發作,看到跟在我身后的白景騰也是閉嘴了。

沖進去后,我看到了建國,他被打的鼻青臉腫,鼻子里面正不停朝著外面涌著鼻血,最讓我氣氛的是,他的身上還有幾處被砍刀砍過的痕跡。

鮮血從這些傷口中汩汩涌了出來。

“草泥馬龍翔狗!”我罵了一句,掏出手機打了一個120。

白景騰則是走到了我身邊,蹲了下來,“估計是看我們在一起,然后他從飯店里面走出去的時候被跟蹤了,然后被砍了,都是我的錯?!?/p>

我紅著眼睛,搖了搖頭,“不關你的事,那群龍翔狗,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想起之前建國陪著我一起挨打,對我說我們是兄弟,想起我們一起躲在廁所里面抽煙,我的眼圈也是漸漸地紅了起來。

哈特和大柱兩個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不是龍翔的人都走光了,現在我們絕對能夠殺人!

在救護車將建國帶走的時候,我對著站在我身后的白景騰詢問,“太子,什么時候殺去龍翔?”

白景騰看著我,我也看了過去,我可以肯定我現在的眼眸中滿是一種充滿狠毒的兇意,就像是一匹被惹怒了的狼崽子一般。

過了一會兒,白景騰嘆了一口氣,“過幾天等大頭出院了,我再聯系你吧,這兩天趁著大頭不在,你們這一幫子先去將高一段給收服了,能收多少就多少,到時候一口氣都帶去龍翔練手?!?/p>

我點了點頭,對著白景騰鞠了一躬,然后帶著大柱和哈特兩個人坐上了計程車,我們打算去醫院看看建國到底有沒有出事。

到了醫院后十幾分鐘,建國的父母這才匆匆趕來,從他們的臉色上來看,他們也是非常緊張。

建國的父母我和哈特都認識,我們上去叫了一聲叔叔阿姨,大柱也上來叫了一聲叔叔阿姨。

雖然內心很是緊張建國,不過他父母都是有涵養的人,不會將怒火牽扯到我們的頭上讓建國難做人,建國的爸爸對著我開口,“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p>

我低下了頭,“不知道,我們放學的時候去吃飯,然后建國說出去一趟,出去后就被人砍了,我們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砍得?!?/p>

建國的媽媽開口抱怨,“早就說你們學生的任務就是好好學習,不聽,現在好了,建國都進醫院了……”

還沒等她說完,建國的爸爸就轉頭看了她一眼,她這才閉嘴。

建國的爸爸對著我點了點頭,“學生有點兒血氣是好的,血氣方剛才是真少年,我小時候也是這么過來的,不過現在是文明社會,你們這搞的也太大了,連自己招惹到誰都不知道?!?/p>

我低下了頭,知道自己理虧,雖然建國被砍的事情和我并沒有多大的關系,不過他是我兄弟,所以他父母的指責我都得扛下來。

不為別的,僅僅只是因為我們是兄弟。

哈特顯然比我會做人一點,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包剛買的中華,抽出一根遞給建國的爸爸,“叔叔……”

建國的爸爸接過煙,夾在自己的耳朵上,“醫院里面不能抽煙,不過你這心意我收下了,我也不管這件事是不是和你們有關系,但是既然你們現在來醫院了,就說明你們和建國是好朋友,好朋友至少不會害他,所以我也不會罵你們,下午還要上課,你們先去上課吧,這里有我和建國他媽守著就好了?!?/p>

我點了點頭,帶著哈特他們走出醫院,剛出門,大柱就嘶吼起來,“艸,這一次一定要搞死龍翔那幫狗!”

哈特笑了起來,“大頭應該是一個月后出院,一個月就將整個高一拿下,這可是件大事情啊,我們又不是太子這種背景深厚,家里賊有錢的主兒,即使是太子,也要兩個星期,我們要一個月,簡直和開玩笑沒什么區別?!?/p>

我上前拍了拍哈特的肩膀,“有些事情沒有做過,你又怎么知道結果呢?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么成功只會離你越來越遠?!?/p>

哈特若有所悟地看了我一眼,大柱開口,“這樣吧,晚上我們擺一桌酒,將我手下的兄弟都召集起來,徹底宣布邦哥你是我們的老大,明天開始我們就將高一的幾個刺頭一個個拔掉?!?/p>

我從哈特的手里接過了煙,點起來抽了一口,“高一有幾個比較突出的刺頭?我記得是四個吧,還號稱四大天王來著。這其中就有你,大柱哥?!?/p>

魯大柱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摸了摸后腦勺,“這不都是鬧著玩嗎?高一除了我,就是陸逸寧,張沖,宋喬,陸逸寧你認識的,我就不說了,張沖人如其名,是一個挺沖的家伙,不過高一的這幾個刺頭哪個不沖,所以倒也沒什么,而宋喬則是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子,別看他看上去樂呵呵的,甚至愿意給一些自己的小弟打飯,但是如果真的動起手來,高一段還真沒幾個人比他狠?!?/p>

我點了點頭,魯大柱這粗略得介紹一番后,我也是對高一的幾個勢力有點兒了解,不過現在高一才剛剛來,是收拾勢力的最好時機,等過段日子,這些人根深蒂結后,再想征服就得吃力了。

將已經抽完的煙頭給踩滅,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先搞陸逸寧吧,我和他正好有點兒新仇舊恨,晚上放學我們組織一批人把他踩了,然后我請客去吃慶功宴?!?/p>

哈特錯愕地看著我,“你有錢嗎?”

我咧了咧嘴,“我找我爸要,反正對于他來說,錢的事情是最容易解決的,也只有在給錢這個點兒他才像是我的爸爸?!?/p>

魯大柱不了解我的家庭狀況,被我說的一愣一愣的。

我拍了拍屁股,也是回到了班級里面。班級里面梁吉正興高采烈地說著今天中午龍翔的人來砍了我們一中的人,看到梁吉高興的樣子,我也是很惱火,抓起桌子上的書一把甩了過去,“說說說,說你麻痹。被砍的是我們一中的人,你這么開心搞吉霸??!”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