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分网90vs:第19章 建國被砍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我則是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有些做賊心虛。

丫的,劉郁以后該不會打算玩死我吧!

被劉郁這一巴掌過來后,這一天我都是渾渾噩噩地過,等到放學,建國來我們班找到了我,他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劉郁,被劉郁瞪了一眼這才收回打量的目光。

我站了起來,跟著建國走出了門口,“對了,興邦,你的那個同桌……”

“別說她了,一說她我就心煩!”我沒好氣地說了一句。

建國本來還想說什么,看我一副很討厭的表情,也就作罷,“聽說了么,大頭被龍翔的人打成了重傷?!?/p>

我點了點頭,“這件事和我們脫不了干系,如果我們沒有去陰大頭的話,也許他就不會被打了?!?/p>

建國笑了笑,“打都打了,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肯定還會再打!”

我也是跟著哈哈大笑,拍了拍建國的肩膀,“沒錯,換做我,我也會選擇再打,打的他媽都不認識他!”

“那你接下來要怎么做?”建國有些好奇地開口詢問。

我思考了一下,“先帶哈特去認識一下太子,然后順便和太子說下這件事,看看他會怎么處理?!?/p>

“也只能這樣了?!北暇刮頤鞘切∴多?,雖然已經開始有一點崛起的感覺,但是相對于白景騰來說我們依舊還只是一個小嘍嘍。

我們找到了哈特,還有大柱,經過昨天一天的相處,大柱也融入了我們這個圈子里,雖然還沒有把他當作同生共死的兄弟,不過卻也相去不遠。

至少我覺得他是真心想和我們做兄弟。

我們一群四個人在校門口等著,很快,白景騰那一幫人說說笑笑地過來了,我帶著四個人走到白景騰的面前,“太子……”

“有事?”白景騰心情看上去還不過,顯然昨天的心情已經消散了。

我剛想說話,白景騰馬上開口,“正好我們要去吃飯,你也一起來,有事情飯桌上說?!?/p>

我點了點頭,跟著白景騰一起走,而一些高一段的人看到我竟然和白景騰這個一中的主宰者走的這么近,也都是紛紛打聽起我這個人來。

白景騰在一中就像是一個活動的廣告牌,只要和他有交際的人,都會跟著沾點光,變得出名起來。

我們找了個看上去挺干凈的飯店,白景騰一幫人點了一大堆菜,又點了一箱啤酒,這才坐了下來。

白景騰這一伙人和之前一樣,貓哥,,蛋蛋,我這邊也是哈特,建國,大柱,我們兩幫人,一共八個,倒也是對稱。

菜上了后,白景騰給我滿了一杯啤酒,這才瞇著狹長的眼眸,“說吧,什么事?”

我咳了咳,“龍翔的人把大頭打進醫院的事情太子知道嗎?”

“這個我知道,正煩著呢?!卑拙疤詰懔說閫?,夾了一口菜,端起啤酒。

“昨天晚上,我們四個人在大頭家門口把大頭給套了麻袋,打了一頓……”我小心翼翼地開口。

噗!

白景騰一口剛含下的啤酒就噴了出來,好在他反應快,只是噴在了地上,引起了飯店里面其他人的注意。

“你丫太了!”白景騰哈哈大笑。

見到白景騰沒心沒肺地大笑,我也是尷尬地撓了撓后腦勺,“這個,你說一中的人會不會把我們當作是龍翔的奸細啊?!?/p>

白景騰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個空煙盒,“咦,擦,我的煙呢,老貓,你們還有沒有?”

老貓等人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都是沒能找出煙來。

我也連忙找了一下,卻是從口袋中掏出一盒剛抽完的中華……

我們一行八個人面面相覷。

建國站了起來,“我去買!”

“等等!”白景騰攔住了建國,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錢包,從一疊百元大鈔中抽出一張,“用我的吧,不然別人傳出去不好聽?!?/p>

建國看了我一眼,我點了點頭,建國這才接過了白景騰手里的錢。

“我要利群陽光,就是黑殼的那種!”白景騰不忘囑咐。等建國走了后,這才開口,“這件事情倒是簡單,這一次大頭被打了,也聯系到我了,他希望和我化干戈為玉帛,以后只要我在一中一天,我就是一中的老大,但是代價是跟他一起去打龍翔!”

我深吸一口氣,“可是我和大頭有仇,這一次我肯定不會去,但是要是不去,事后大頭追究起來,我就是一中的叛徒?!?/p>

“其實我也不是很想去?!彼坪跏竅敫乙桓鎏ń紫?,白景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開口。

我自然知道白景騰的好意,大頭如果聽他的話的話,他就成了名副其實的一中老大,這個誘惑不可謂不大,他之所以這么說,完全就是因為我,我開口,“要不,我就去吧……”

白景騰搖了搖頭,“吃飯,喝酒!”

見白景騰不想說話了,我們一群人也只好戰戰兢兢地陪著白景騰吃喝起來,在飯桌上,我也把哈特引薦給白景騰,我們相處的也算是愉快。

很快,一箱啤酒就被我們每人一瓶解決了大半。

酒足飯飽后,哈特開口詢問,“建國怎么去了這么久還沒來?”

白景騰皺了皺眉頭,“確實有點奇怪?!?/p>

不過我們也沒當一回事,以后建國在路上耽擱了,繼續吃吃喝喝起來,剩下來的小半箱啤酒也都是被我們給瓜分了,等到所有菜和啤酒都被我們一掃而光的時候,建國還沒有回來。

這就讓人有些耐人尋味了。

這時候,有人從外面跑進來,“太子,龍翔的人把我們一中的一個人打了?”

我刷的一聲站了起來,“那個人長的什么樣?”

那個報告的人顯然是被我給弄懵了,不知道太子沒說話,我怎么會說話。

白景騰擺了擺手,“說吧,那個人長什么樣?!?/p>

那個人這才開口,“穿著高一的校服,看起來挺壯的?!?/p>

“艸!”我大罵了一句,操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就沖了出去,哈特和大柱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也都各自操著一個啤酒瓶跟了過來。

白景騰站了起來,對著老貓他們揚了揚頭,“看來我們的學弟有麻煩了,我們走!”

我們跑出去兩三百米,白景騰他們才從飯店里面跑出來,很快就追上了我們,白景騰氣喘吁吁地對著我說,“我知道路,這邊!”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