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大赢家足球比分:第5章 殺雞儆猴(1)

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007球探足球比分 www.266065.live,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我死死地盯著大頭,“你想干什么?”

大頭從一邊接過了一根鐵棍,“哦?沒什么,只是打斷一條腿罷了?!?/p>

“草泥馬!”建國直接就罵了起來,“興邦,你別聽他的,有本事他搞死我,沒本事他總有落單的時候,我們見他一次打一次!”

大頭一巴掌直接抽在了建國的臉上,把玩著手里的鐵棍,“現在,你考慮好了嗎?”

我懵了,看著周圍越聚越多的圍觀學生,看著面前的大頭,我忽然感覺整個世界變得一片空白。

如果只是我一個人的話,就算對方打斷我兩條腿我都不會吭聲,但是現在,對方卻是拿建國來威脅我。

建國明知道是絕路,也陪著我一起走了下去,我不可能為了自己而讓他斷一條腿。

我緊緊地咬住牙,看著面前的大頭,整個身體慢慢放松,膝蓋彎了下來。

“操,興邦,你給老子起來!老子不需要你這么做!”建國在一旁不停地叫著。

而周圍圍觀的學生也是一片嘩然。

大頭卻是摟著甘藝,冷笑著看著我,“快點吧,別磨蹭了!”

嘭!

一聲輕響,我跪在了地上,眼淚有些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活了這么大,我從來沒有下跪過,我跪天跪地跪父母,卻從來沒有跪過別人。

面前的大頭是第一個!

旁邊圍觀的人全部都嘩然,看著面前截然相反的一個成功者,一個失敗者,我想,下午,這個消息就會傳遍整個學校吧。

淚水啪嗒龐大掉落在地上,碎成碎片。

而大頭則是笑著蹲了下來,看著我,“孫子,你還沒叫爺爺呢!”

“那小子是誰啊,就他媽的跪了?太沒有骨氣了一點吧?!?/p>

“好像是高一段的那個叫趙興邦的,之前大頭不是說放出話來對付他嗎?”

“這種人真他媽的慫,要是我我絕對不會跪?!?/p>

“看好戲吧,大頭好像還要他叫爺爺,不知道他叫不叫?!?/p>

“這不是廢話嗎,這個慫逼跪都跪了,難道爺爺兩個字還說不出口嗎?”

我抬起頭,雖然這時候我看不到自己的臉,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眼神絕對是無比的陰狠毒辣。

大頭直接一巴掌甩了過來,“草泥馬,還不快叫爺爺!”

我閉著嘴,沒有說話。

建國也在一旁大叫,“起來,趙興邦,你給老子起來,你他媽的要是一個男人,就給老子起來,打他媽的?!?/p>

“馬勒戈壁,別他媽的給老子廢話!”

大頭一腳直接踹在了建國的肚子上,我看到建國捂著肚子倒了下來,大頭上去腳踩在建國的腦袋上,“還不快叫!”

說完,大頭就用手里的棍子朝著建國的腦袋比劃著。

我心里一緊,“爺……”

還沒說完,周圍就有人大叫,“老師來了!”

很快,周圍圍觀的人都跑光了,這種情況下被抓住可就是一個記過。

“算你好運!”大頭看了我一眼,帶著他的人走了。

我的腦袋已經完全空了。

我跪了,我竟然給大頭跪了,男兒膝下有黃金,而我所謂的黃金卻如此的廉價。

我從地上站了起來,朝著路口走去,意識模糊。

建國追了上來,對著我氣喘吁吁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做?!?/p>

我眼神空洞地看著建國,笑了,“王建國,你問我為什么這么做?我他媽的難道還眼睜睜地看著你腿被打斷?就為了那無聊的自尊?”

建國沉默了。

“不要想著你欠著我,上次你幫了我,這次我就當還了人情,如果覺得我趙興邦不夠格當你的兄弟,那么請隨便,我們兩個兩清了?!蔽銥戳艘謊勱ü謁檔?。

他還想說什么,我卻是直接轉身就走了,步履有些漂浮,最后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家的。

回到家后我直接悶在被子里面,情緒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啪嗒啪嗒留了出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沉沉地睡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我從床上爬起來,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煙。

煙霧彌漫中,我發現有些時間真的回不去了。

我終究只是一個沒有能耐的廢物,我莫名地感覺有些悲哀。

我閉上了眼睛,忽然感覺有些想哭。

哪怕我內心再不痛快,我依舊沒有能力找大頭報復。

“趙興邦,你他媽的就是一個廢物!”我站了起來,大聲嘶吼。

說完,我忍不住哭了,我起身來到了衛生間,看著衛生間鏡子,“你這個廢物?!?/p>

鏡子里的那張臉,無比的麻木,在我張嘴的時候,他也在對我說,“你這個廢物!”

懦弱的臉頰被鏡子倒影出來,映入我的眼中。

廢物,我不想當廢物,我想當強者,沒有人生下來就想要當廢物,我也是這樣。

我看著鏡子,瞇著眼睛,“你不是廢物!”

從漱洗臺上拿出我爸的刮胡刀,在我的手臂上劃了一刀,很快,鮮血伴隨著疼痛吱了出來。

我就這么呆呆地看著手上的鮮血,張開嘴吮吸了起來。

有點甜,有點咸,還有點腥,就跟眼淚一種味道。

我笑了起來,越笑越是大聲,越笑越是森然,就像是一個神經病……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最要緊的事情,那就是我昨天下午好像是曠課了。

不過我是請了病假的,昨天下午的老師應該還不知道。

抱著這種僥幸的心理,我去了學校,走進學校后,我發現周圍的學生似乎都在對著我指指點點。

無非就是那小子就是昨天給大頭跪下去的那個之類的。

既然我決定要改變自己,那么我就不可能對這些人的話語太過于在意,我冷笑了一下,走到了教室。

見到我來到教室,教室里面的人瞬間就安靜了下來。

我左右看了一下,回到了自己的位置,汪洋給我讓開了位置。

而梁吉則是對著我大聲喊道,“喲呵,這是誰啊,這不是我們那個下跪的邦哥嗎?我要是你我絕對沒這個臉皮來上課?!?/p>

我看了一眼梁吉,直接站了起來,“草泥馬,你說什么!”

梁吉也站了起來,對著我大聲吼著,“老子說你這個孬種,給人下跪了,還有皮有臉的來學校,我真他媽的崇拜你!”

{ganrao}